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疫情暴露了中国医疗发展的短板:缺医院、缺病床、缺护士、缺设备

2020-03-01 08: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复杂的商业世界,听吴晓波就够了

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和健康产业的发展,到了提速扩容的新机会点。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每当危机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感到恐慌,但其实危机中往往蕴藏着千载难逢的机遇。曾经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千万不要浪费一场危机。

这句话的意思是当一场危机发生的时候,它虽然暴露了社会体制、企业组织等方面的缺陷,但同时也指出了为了弥补这些缺陷,我们需要改革的方向。

本轮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暴露了我们在社会治理、金融体制、产业结构等方面的缺陷。其中医疗体制的改革,成了最直接和最突出的一个命题。

比如疫情期间,很多医院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现象,队伍排到了医院外面,病床更是一床难求。而武汉临时建了两家医院——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新增了2000多张床位来应急。

这暴露了我国医院数量和医疗卫生资源短缺的现实。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78年我国的医院数量是9293家,2018年增加到了33009家,增长了3.5倍。1978年我国的医院病床数是185万张,2018年增加到了652万张,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从1.1张,增加到了4.6张。

也就是说,41年里我国的医院数量和病床数量增长了3-4倍。看似挺多,但是我们要知道,同期我国的GDP增长了240倍,二者增幅的差距还是非常巨大的。

如果跟日本比,日本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是13.7张,是我们的3倍左右。

此外,我国的公共卫生投资也明显不足。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的财政支出是1.6万亿元,仅占GDP的1.7%。而美国的公共卫生支出占到了GDP的17.8%,占比是中国的10倍。其他欧洲国家和日本大约占到了GDP的9%-10%。

更严峻的问题是,目前全中国顶级的医疗资源,基本都集中在北上广深等大型城市,尤其是北京和上海。而在其他地区,大部分的医疗资源都集中在省会城市或者副中心城市。

这导致任何一个老百姓不管大病小病、急病慢病,都喜欢往大医院跑,使得大型公立医院越来越拥挤,而社区基础医院则门可罗雀。我想对于这种现象,每一个中国老百姓都有切身体会。

这一次的疫情暴发还暴露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一线的医护人员数量远远不足;第二,医院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

在这次疫情期间,很多一线的医护人员没日没夜地奔忙,还有的医护人员因为过度劳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挪威是全球人均拥有护士数量最多的国家,每千人拥有护士17.27人,日本和美国分别是11.5人和9.8人,欧盟制定的标准是8人以上,而中国只有3人。

此外,这次疫情还暴露了很多医院基础设施比较落后的事实,并不能收治传染病人。

比如有些医院的通风系统,存在设计方面的问题,对传染病的控制没有足够的考虑,反而还会通过空调送风加速病毒的传播,产生交叉感染;还有一些医院没有污水处理设施,一旦收治传染病人,病毒很容易通过污水污染城市居民的饮用水。

一场疫情,暴露了中国医疗体制在数量、投资、基础设施、人员配置上的种种问题。

所以最近有一些经济学家提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政府一定要加大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

在以往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政府倾向用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但是最近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如果政府投资铁路、公路等设施,只有30%可以转化为当年的GDP;如果政府投资、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那么大概有60%-70%可以转化为当年的GDP。

同样的财政投入,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效率更高,对当年GDP的拉动作用更大。

前几年,我们政府公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我国的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要达到8万亿,2030年要达到16万亿。也就是未来10年,中国的健康服务业还有8万亿的市场成长空间。

这一次的疫情暴发,让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和健康产业的发展,到了提速扩容的新机会点。

今天,这篇文章的话题来自“每天听见吴晓波”的音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