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随机性,算法,钱

2020-02-28 09:59:4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孤独大脑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老喻在加

  来源: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一

  如果说,赌场是研究随机性最好的地方,那么骰子则是理解随机性最好的道具。

  达·芬奇爱思考,爱动手,他宁可画画,也不写什么东西。(可见我在这里写公众号纯属浪费时间)。

  但他写过如下“微博体”:

  无生命的骨头的迅速运动掌握着推使它运动的人的命运:掷骰子。

  然而,一句话已经抵得上别人一辈子的文字。

  一个扔出去的骰子,真的具有完全不可测的随机性吗?

  拉普拉斯并不这样认为。

  他是个很奇怪的人,人品上综合了伟大和卑微,科学上综合了决定论和概率。

  拉普拉斯对概率的理解极深,他也是贝叶斯定律的养父。

  但是,这位“法国的牛顿”,认为骰子的随机性仍然是可以“决定”的,例如:

  假如有一个完美的机器手,以及一个高速的测量仪,我们其实可以在一个骰子刚出去的瞬间,根据其速度、角度、旋转、空气阻力、地面弹性等等已知条件,计算出骰子最后是哪一面朝上。

  拉普拉斯对随机性的理解是:那只是因为我们太蠢,对一个无所不知的“妖”而言,随机性根本不存在。

  至于随后量子时代的彻底颠覆,我们先不说了。

  

  教你一个好玩儿的魔术:

  可预测的骰子。

  1. 一个碗里有六个骰子,你可以随便摇动。

  2. 在你摇之前,我先预测你会摇出的六个数字之和,写在纸上,折叠起来。

  3. 然后你随机摇动,停止。

  4. 我们数一下,六个骰子朝上的点数之和是21。

  5. 打开那张纸,上面的数字正好是21。

  奇怪,我为什么可以控制六个骰子的随机性呢?

  和所有的魔术一样,我做了手脚,并且让你看不出来。

  原理如下:

  看似是六个独立的骰子,其实是三个“双联”的骰子,也就是把两个骰子粘在一起。如下图:

  相连的两个骰子的相邻两面,有三种组合:

  2和5,3和4,1和6。

  所以,无论哪一面朝上,加起来都是7。这是利用了从1到6的数字对称性。

  于是,不管你怎么摇,看似随机,其实每一对粘在一起的骰子朝上的数字加起来都是7,所以三对骰子加起来数字永远是21。

  

  魔术,只是造成了控制随机性的假象而已。

  现实中对随机性的控制,最典型莫过于赌场。

  赌场通过赔率的设计,哪怕只有1%到3%的“微弱”优势,也能在大数定律的强大魔力下,稳稳地把赌客口袋里的钱吸干。

  简单而强大的东西,其实真正理解并不容易。

  大数定律就是其中的一种。

  我曾经听某著名创业平台机构说,他们孵化出厉害公司利用的是“大数定律”。

  其实不是。天使投资和VC利用的都是小概率和凸性曲线。这方面最好的文章是如何用小概率赚大钱?(更正版)

  相反,现实中人们总是落在“小数定律”的陷阱。

  例如扔一个标准的硬币,假如连续10次都是正面,新赌徒会押正面,老赌徒会押反面。其实这两个都错了。

  还有,当下好多家机构纷纷研发抗疫神药,效果喜人,其实大多也是“小样本偏差”而已。(基本科学常识的欠缺我们就不说了)

  可是,开赌场需要特许权,我们能用随机性干点儿啥呢?

  其实,保险公司,以及各种卖卡的公司,都是在利用随机性背后的概率赚你的钱。

  我刚到温哥华,大约10月底的时候,去洗车。老板怂恿我说,现在正促销,你办一张季度洗车卡,我给你大优惠。

  优惠的确大到无法抵御,我就乖乖地办了。

  谁曾想,温哥华的英文名字Vancouver,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别称:Raincouver,也就是“雨哥华”,冬天下起雨来,可谓延绵不绝。

  办了卡之后的三个月里,我压根儿没机会赶在偶尔的几个晴天里去洗车。

  每当雨刮晃动,我仿佛在挡风玻璃里看见洗车店老板那得意的笑容。

  他对温哥华冬季下雨概率的认知优势,赢走了我口袋里的钱。

  类似的错误,我一犯再犯。几个月前去高尔夫练习场,看买卡可以便宜不少,于是就办了一张,结果用了一次,就怎么也找不到了。

  在北美,礼品卡是一个很大的市场,送亲戚送朋友送老师,给张星巴克或者对方喜欢的某个商家的现金卡,简单直接,皆大欢喜。

  据说,这个行业最大的利润来源,就是有相当比例收到现金卡的人,丢掉或者忘掉了。

  个人丢掉某个卡是随机的,但是统计下来,这个比例相当稳定。

  

  1990年左右读高中(那可是个正经的高考工厂)时,有天在男生宿舍的卧谈会上,我突发奇想:

  可否开一个青楼,两边开门,一边接待男宾,一边接待女宾,然后让大家彼此服务,还能两头收钱。

  再后来,我在微博上将此思路延展:

  何谓web1.0?你开一家青楼,招聘头牌N牌,接客,连锁扩张;

  何谓web2.0?你还是开一家青楼,不招接客员,分男宾部、女宾部,客户来了以后,自动匹配,男宾女宾彼此服务,尽情尽力,还双向收费;

  何谓web3.0?你成了JI监会,负责为男宾女宾颁发通行证,然后开放接口,为各种2.0青楼提供基础平台。

  但这个和随机性有啥关系呢?

  

  我们来看一家现在最赚钱的公司之一:头条。

  你看,头条的内容绝大多数是别人创造的,广告是别人投放的,花时间来刷头条的也是别人,为什么头条“啥都不干”能赚大钱?

  是不是有点儿像上面说的男宾女宾互相服务还双向收费?

  当然没这么简单的好事。头条的秘密是:

  个性化推荐智能分发

  头条算法架构师曹欢欢博士介绍道:

  头条的推荐系统,如果用形式化的方式去描述实际上是拟合一个用户对内容满意度的函数,这个函数需要输入三个维度的变量。

  第一个维度是内容。

  头条现在已经是一个综合内容平台,图文、视频、UGC小视频、问答、微头条,每种内容有很多自己的特征,需要考虑怎样提取不同内容类型的特征做好推荐。

  第二个维度是用户特征。

  包括各种兴趣标签,职业、年龄、性别等,还有很多模型刻画出的隐式用户兴趣等。

  第三个维度是环境特征。

  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推荐的特点,用户随时随地移动,在工作场合、通勤、旅游等不同的场景,信息偏好有所偏移。

  结合三方面的维度,模型会给出一个预估,即推测推荐内容在这一场景下对这一用户是否合适。

  这是对男宾、oh不,是对用户端的个性化推送,那么对于广告主而言呢?

  头条上投放的广告,是通过“机器人代码”过滤再分发出去的,因此了解“机器人”在分发过程中遵循的规则,无疑能够加大广告主对投放的把握。

  在头条的AD系统新建一条广告计划后,计划会经过 预分配曝光、预估CTR、广告排序、频次过滤 这四个步骤后,才会展示在用户面前。

  (以上两段来自知乎的钱哥。)

  随机性的丰富性,精确匹配的个性化,在头条完美融合,形成了一个超级赚钱平台。

  定价权,对于有些平台而言,就是“赔率调节权”。

  就像央行调节利息。

  

  光有算法还不够,还必须有传奇。

  就像赌场总会冒出超级大赢家一样,利用随机性的商业平台,也会放大平台上赢家的赚钱效应。

  淘宝达人,短视频红人,一夜成名的普通人......

  老虎机夸张的吐币声音,赌场对中大奖者的超级礼遇,莫不如是。

  当然,淘宝和头条,都没有义务保证让平台上的每个玩家都成为赢家。

  卖家、内容创造者、广告主,关注的是一个新平台的“赔率”。

  平台的革新,是效率的革新,往往体现在基于“赔率”的新机会。

  在中大奖者的示范作用下,在与别的竞争者的游戏刺激下,在尝鲜的探索下,在随机性的诱惑下,参与者们不分昼夜,贡献精力和智慧,乃至金钱,追逐了梦想,成就了平台。

  这也是符合自然界的进化规律和市场经济的基本原理的。

  人们需要随机性。

  在《自由选择》一书里,提及了在自由市场发挥个人积极性所创造的奇迹。

  米尔顿·弗里德曼和罗斯·弗里德曼(在1979年)为我们揭示:

  正是由于华盛顿当局制定了过多的法律法规、实施了过多的政府管制、建立了过多的行政机构、花费了过多的财政预算,才使我们的自由和财富受到了侵蚀和削弱。

  “一旦政府以中间人的身份插手干预,良好的愿望往往会导致悲惨的结果,对此,两位作者也进行了细致的考察研究。”

  我们的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巨大进步,正是来自那些充满个人积极性的自由活力,看似充满随机性,却极大改善人们的生活。

  最后

  人间也许是无所不能的神们营造的一个沉浸式游戏,这个游戏提供了神所没有、所向往的不可知、不可逆和随机性。

  因为无所不能的神们自己的一切尽在控制的日子是徒劳而绝望的。

  这个游戏有一个通关秘诀,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一句鸡汤: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所谓选择,就是去挑赔率较高的赌场,并比别人更早熟悉那个赌场的算法。

  否则,不管你多努力,多么拼命扔一个骰子,也无法让“6”朝上的概率大于六分之一。事实上是,你越努力,越接近于“六分之一”这个让你无法满足的平庸结果。

  我们有时候觉得自己在拼命扔手中的骰子,试图掌控自己的命运。

  殊不知自己其实就是那个骰子,在无意义地翻滚着,被随机性所驱动着。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