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与疫病赛跑,一场延续了40年的游戏马拉松

2020-02-24 08:16:41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游戏时光VGtime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箱子

  来源: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

  确诊病例、疑似症状、死亡人数,这些围绕着新冠肺炎而变化的数据,时不时就会在电视、电脑和手机屏幕上冒出来。特殊时期,整个社会充斥着焦虑的情绪。

  但也不是所有的数据都让人眉头紧锁,不断增长的捐款,以及从各地涌向武汉的物资,仍然算得上是灾难中的一丝宽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28日,就有200来家公司向疫区施以援手,累积金额接近60亿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捐款来自游戏行业,国内的腾讯和网易,以及海外的索尼和微软均有参与。

  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回看12年前的汶川地震,游戏业界在事发四天内就送去了4000多万元的救济金,堪称迅速。而大约40年前,游戏也早已和慈善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他们那时的对手同样是肺炎。

  跑一场马拉松

  1981年1月2日是个稀松平常的日子,但对于家住宾西法尼亚州的沃姆波尔一家子来说有点糟糕。18岁的利奥因肺炎并发脑性麻痹,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去世。尽管当地殡仪馆出于人道提供了免费的丧葬服务,但他家里还是付不起昂贵的墓碑费用。

  尽管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美国人的安葬支出一直不低。根据美国殡仪总监协会的统计来看,基本服务、防腐和设施人工费就要用到4000多美元,棺材、墓地和墓碑加起来又要花掉3000多美元(2014年),对于贫困家庭而言确实是“死不太起”。

  最先伸出援手的,是几个和利奥素未谋面的年轻人:丹·阿奇、简·特伦佐、罗伯、安迪和布鲁斯,均来自当地的希尔高中。虽然学生们的身上没什么钱,但听闻沃姆波尔家的悲剧后,他们还是决定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来做点好事,那便是游戏。

  募资地点选在了一家名叫“金矿”的街机厅里,方法很简单,在《爆破彗星》(Asteroids)的机台旁边摆上募捐箱,然后如同行为艺术一般持续不断的打游戏。

  不得不说,这项看似无厘头的计划还动了点脑筋。《爆破彗星》在当时是最流行游戏之一,矢量画面异常显得流畅,射击手感和物理惯性也做得恰到好处,玩家需要控制一艘飞船,击落四面八方涌来的行星和飞碟,此外还加入了随机“跃迁”到另一点的独特玩法。它可以视为“是男人就撑30秒”的鼻祖,在街机厅里非常火爆,围绕群众不会太少。

  丹·阿奇一行人每4个小时换班一次,就这样玩了132个小时,如果不是假期结束,募资本可以延续更长时间。但他们最终还是筹到了数百美元,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沃姆波尔家的经济难题。

爆破彗星爆破彗星

  这或许是所有慈善游戏马拉松的开端。

  一年之后,《爆破彗星》耐力赛成了宾夕法尼亚州一项慈善活动的一部分。15岁的斯科特当时拿着一枚25美分硬币,从新泽西州赶去参加11月13日的比赛,他几乎不眠不休的打了三天游戏,成功创造了41336440分的世界纪录,直到2010年才被人打破。

  当计分机构双子银河(TwinGalaxies)为了表彰这项成就,想要回头去找斯科特时,才发现他早已死于一场意外事故。不过,借助游戏来做慈善的想法仍然保留了下来,自那之后,游戏马拉松就不断的为需要帮助的人雪中送炭。

  转眼时间又过去了13年,作为游戏马拉松最有名的后继者,一款名为《沙漠巴士》的奇葩游戏,以及围绕着它的一系列故事正在悄然发生。

  镶金的“粪游戏”

  上世纪90年代,美国迎来了首位女性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象征着平权运动的又一次推进。但对于游戏行业而言这并不是个好消息,老生常谈的是,她曾宣称银幕上的暴力行为将引发犯罪,对电子游戏一直持批评态度。

  如此武断的声明自然让人不满,美国喜剧演员佩恩和泰勒(Penn&Teller)在一次节目排练中突发奇想,决定通过游戏本身来讽刺那些“反对游戏的人”。虽然由喜剧组合来为某个行业发声,这事显得不怎么靠谱,但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泰勒理清了其中的逻辑:

  “每隔几年,媒体就会把社会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电子游戏。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我为《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引用很多研究表明游戏对孩子的道德没有影响。但是我们还想要创造一些东西来证明这一点。与格洛杰茨基的对话孕育了一款游戏的想法,即让玩家扮演一个麻木、机械的公交车司机。”

1993年,面向农村的《班戈日报》对此事也有记载1993年,面向农村的《班戈日报》对此事也有记载

  于是在1995年时,《沙漠巴士》应运而生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是一款不折不扣的“粪游戏”,玩家们需要“真实的”驾驶大巴,从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到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总计72.4公里,连续不断的玩上8个小时。

  游戏中没有暂停,沿路没有乘客来增加演出,也没有激动人心的汽车追逐,唯一与你相伴的只有千篇一律的黄沙和路标。更气人的是,由于大巴车会持续向右偏移,一旦撞上沙地便会回到起点,几个小时的辛苦全部白费,玩家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握住手柄。

  而当你千辛万苦的完成挑战时,最后的奖励仅仅是一个积分。在制作组眼中,真实的公路驾驶就应该如此无趣,他们也是想借此证明,娱乐和现实是不能划等号的。

  佩恩和泰勒原计划给获得100分的《沙漠巴士》玩家提供一笔奖金,这意味着有人得“马拉松式”的玩上800个小时,堪称不可能的任务。然而游戏还未正式发售,负责开发的Imagineering居然突然暴毙,他们破产前几周把试玩寄给了一些媒体和记者,这才有幸留下了备份。

 沙漠巴士 沙漠巴士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沙漠巴士》变成一段无人问津的传闻,直到2005年9月才重新出现在人们视野。致力于挖掘“未发布游戏”的LostLevels网站,突然贴出了这款游戏的介绍和下载地址,又得益于本作无聊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玩法,在社交媒体上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有意思的是,之前没有实现的马拉松之旅,2007年时由加拿大的喜剧团体LoadingReadyRun接过衣钵。他们举办了名为“沙漠希望巴士”的慈善活动,主要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募集资金,目的是给身患疾病的孩子们送去游戏和主机。

  计划是这样的,只要捐款的数额每增涨7%,组织者就得多跑一小时的大巴。其实第一年的活动非常仓促,穷得连摄像机镜头的固定都用上了“橡皮筋大法”。主办方最初预计只能筹到1000美金,没想到观众的反应那么热烈,他们最终拿到了22805美元,旅程达到108个小时。

  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司机”汉贝克当时刚跑完40个小时的轮班,准备睡觉,没想到10分钟后就被电话吵醒——原来是《沙漠巴士》的制作人泰勒打过来的。他表示想要支持慈善工作,但汉贝克误以为是诈骗电话,骂了句娘又闭上眼睛,安然入睡。

到2019年时,“沙漠希望巴士”的团队已经有很多人了到2019年时,“沙漠希望巴士”的团队已经有很多人了

  “沙漠希望巴士”一直延续到了今天,每年11月都会定期组织,截至2019年底,他们的筹款数额已经超过600万美元。但这场活动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受到它的启发,2010年时,速通界知名的游戏马拉松GDQ(GamesDoneQuick)走上了历史舞台。

  与疾病赛跑

  跟上面两位相比,GDQ的筹款过程显得更有意思一点。每年夏季和冬季的两场大赛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好手相聚一堂,变着法子在最快的时间内打通各种游戏。和它人竞争、完成“完美收集”的成就,有时还得蒙上眼睛玩游戏。

  主办方通常会请来几名解说,搬张沙发让他们坐在选手的旁边插科打诨,时不时讲两个搞笑段子。观看网络直播的玩家同样能够有效的参与互动,捐款者可以给参赛者一定的激励、设置障碍,或是决定速通角色的名字。

  但也别把给钱的人当成大爷,这些人的留言时常会被拿出来公开“处刑”。比如在2019年的活动中,有人声称自己为了看比赛“把钱都省了下来”,但从主持人最后调出的记录来看,他其实只捐了50美元。

  某种程度上,这些精巧的设计调动了捐款积极性。在2019年1月的活动期间,为了配合一名《超级马力欧奥德赛》玩家的行动,直播间观众自发组织了场“最少5美元”的捐款活动,短短14分钟内便筹集到了14万美元。

2019年1月GDQ的捐款增长图,在“5美元活动”时迎来高潮2019年1月GDQ的捐款增长图,在“5美元活动”时迎来高潮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选手们反而不必墨守成规。Sharo在最近的一次比赛中以14分21秒的成绩通关了《天外世界》,方法是不加智力,然后选择主角驾驶飞船,这样一来愚蠢的人类就会把航线对准太阳,叫人拍手称快……

  虽然花样如此之多,但GDQ无疑受到了“沙漠希望巴士”的影响。

  得知了那场别开生面的马拉松后,速通社区SpeedDemosArchive的成员纷纷在论坛里发帖,不断的提出建议和想法,场面一度失控。社区管理员麦克·乌亚马为了平息人们的情绪,当时就定下了两件事情:一是得在MAGFest期间举办比赛,这样可以借到场地;二是将项目集中于自己熟悉的8bit和16bit游戏。

  但人算哪跟得上天算,原本定在亚历山大马克中心希尔顿酒店的活动,在调试设备时遇到了严重的网络问题。当时已经临近元旦,运营商修复故障的速度极慢,心急如焚的麦克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最后还是没能解决问题,无奈的喝了罐啤酒后,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几位参赛玩家在麦克母亲家的合影几位参赛玩家在麦克母亲家的合影

  2010年1月1日的清晨,也就是麦克第二天爬起来时,他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干脆在自己老妈家搞比赛得了。他花30分钟整理好网络和机器后,又跑回酒店问了问情况,然后把参赛选手请到家里,第一届GDQ就这么硬着头皮办了下来。

  回忆起当时的情境,这位绞尽脑汁的主办者如此说到:“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压力。但不可思议的是,直播开始时,之后的事情就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不过,这场仓促的活动还是筹集到了10532美元,以用于国际人道救助。而那些在论坛留言的用户可能也没想到,自己随手敲下的几个字母,最终促成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游戏马拉松。截至2020年,GDQ已为各大慈善机构送去了2570万美元。

从2010年到2019年,GQD的捐款数量整体上一直在增长从2010年到2019年,GQD的捐款数量整体上一直在增长

  时至如今,游戏和慈善似乎形成了闭环,即使你无意中跑去HumbleBundle购入几个游戏包,也有5%的钱流到了那些困苦人士的手里。宾西法尼亚州的几个小伙子展现了玩家个人的高尚,《沙漠巴士》以最好的方式讽刺了舆论对游戏的偏见,GDQ则用更有乐趣的方式引导着人们做些好事。

  在国内深受疫情影响的当下,游戏圈民间筹款的例子也不少见。早前《波西亚时光》的制作组,就决定将该作2月份在Steam和WeGame的售卖分账收入尽数捐献。而在刚刚结束的杉果慈善义卖中,玩家们总共筹集了217504元,用于帮助因疫情受困家庭的青少年。无数的玩家、组织和企业,纷纷投入到水深火热的援助之中。

  回过头来看,这场延续了40年的游戏马拉松,应该还会有人继续跑下去。

  参考资料:

  Nov.13,1982:TeenSetsRecordin3-DayMarathon

  DESERTBUS:THEVERYWORSTVIDEOGAMEEVERCREATED

  SpeedrunScience:ALongGuidetoShortPlaythroughs

  Broadcastingvideogamesisraisingmillionsforcharities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