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跟着特斯拉吃肉:情绪是对的,方向也是对的

2020-02-12 09:26:3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华商韬略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情绪是对的,方向也是对的。

  文/顾泽辉

  来源:华商韬略(ID:)

  助马斯克化险为夷的特斯拉上海工厂里,还藏着另一个答案。

  十年十倍

  揭开特斯拉的这个答案,得从苹果说起。

  10年前,如果有人花3000美元买了一手苹果股票并持有至今,他将拥有一笔价值30000美元的财富。十年十倍,名副其实。

  市值暴涨只是苹果神话的冰山一角。

  2017年12月6日,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在一场财富论坛的对话环节上说:“我到现在还非常怀念乔布斯。”

  与其说郭台铭怀念的是与乔布斯自1995年相识以来的商业友谊,不如说他怀念的是那个跌宕起伏的大时代。

  2007年,第一代iPhone手机面世。富士康成为苹果公司的代工厂,郭台铭开始见证智能手机界的霸权更替:摩托罗拉与诺基亚相继陨落,安卓宇宙在百机大战的厮杀中两极分化,唯有iPhone的版图持续扩张,直至掌控行业的半壁江山。

  也是自2007年起,富士康在《财富》全球500强中的排名从200名开外,逐渐杀入了TOP30。

  乔布斯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在某种意义上造就了富士康这个首屈一指的高品质代工厂,助其实现了财富与影响力在全球范围的跃升。于是,以富士康为代表的企业有了一个新身份:

  苹果产业链公司。

  不光是富士康,苹果公司在声学元器件领域的主要供应商歌尔股份,10年以来股价涨幅八倍有余。苹果公司的玻璃盖板供应商蓝思科技,2015年登陆创业板后股价也曾如日中天;同年,蓝思科技掌门人周群飞以500亿的个人财富成为内地“女首富”。

  2019年最具代表性的妖股之一立讯精密,是苹果无线耳机AirPod的核心组装供应商。受益于TWS无线耳机市场的需求井喷,以及AirPod的爆款效应,立讯精密股价在2019年走出翻倍行情,最新市值已高达2311亿(2月10日数据)。

  换言之,一台iPhone有多少个零部件,背后就有多少个等比例放大的造富神话。而十年来投资苹果产业链的大小股东们,大多也已在笑看人生。

  很多错过了苹果产业链黄金十年的投资者们,最近的心情开始无比激动起来。

  这源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年时间聚沙成塔的奇迹。

  福耀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在纽约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特斯拉在上海建厂的速度,在任何国家都做不出来。”

  理解了曹德旺的话外音,也就理解了马斯克在今年1月8日中国制造Model 3交付现场突如其来的独舞——

  随着上海工厂全年产能预期大幅提升,特斯拉摇摆不定的股价开始一骑绝尘,其市值开始对一千亿美元大关发起冲击。

  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月10日收盘,特斯拉市值已达1390.19亿美元。

  马斯克终于可以在做空者面前扬眉吐气了。

  大众乐见马斯克的成功。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在中国有不少铁粉,对他在商业史上孤岛一般的存在心生崇敬之情。但比起这种精神崇拜,更多人在对马斯克的国产特斯拉摩拳擦掌,同时渴望着特斯拉带动下的特斯拉产业链,能够重新复制苹果产业链的高光时刻。

  也许马斯克压根儿没想过成为乔布斯,但这丝毫不妨碍投资者们在特斯拉身上圆一个苹果梦。

  故事在继续

  情绪是对的,方向也是对的。

  特斯拉股价创出历史新高的10个交易日里,特斯拉产业链上的公司也在跟着喝汤。近一个月来,A股新能源主题基金最高涨幅达23.38%。

  1月8日,特斯拉在汽车模塑领域的供应商永利股份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公司发布了股票异常波动公告,重申与特斯拉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提示了投资风险。

  无独有偶,为特斯拉提供电机壳体的旭升股份,为特斯拉提供安全带、安全气囊和方向盘的均胜电子,同样因为股价异常波动发布了相似公告。

  相比之下,山煤国际的公告就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了。在连续涨停三个交易日后,山煤国际连发风险提示公告和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重申公司未开展电池领域相关业务,算是主动与特斯拉划清了界限。

  这不免让人想起了那个流传已久的段子——

  • 山煤国际:我不是特斯拉概念股。

  • 股民:闭嘴,你是!

  • 山煤国际:……

  除了上述几家公司外,与特斯拉产业链相关的有色金属、锂电池、电机、汽车电子、内饰、汽车玻璃、车联网、汽车软件等概念股也都集体高潮。

  其中,本身就技术过硬的新能源科技公司宁德时代,在与特斯拉签署锂离子动力电池采购合同后,股价一飞冲天总市值已经高达3649.6亿RMB(2月10日收盘数据)。

  市场在用资本为特斯拉造梦。而特斯拉也的确具备足够的想象空间。

  行业大势与国家能源战略是想象空间之一。

  工信部发表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中描述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愿景:力争经过十五年的努力,让我国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让我国纯电动车成为主流。

  这是中国逐渐摆脱对石油能源单一依赖的必经之路,也是地缘政治博弈下的战略选择。而站在新旧能源的十字路口,特斯拉产业链拥有庞大的替代市场和政策红利支持。

  新技术驱动下的用户自发选择是想象空间之二。

  在2019年雪球嘉年华现场,雪球创始人方三文提出一个概念,他认为最能打动用户的汽车体验是“百公里加速度”。在这一维度,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优势明显。

  同时,随着电动车在续航和充电桩方面的成长,以及政策倾斜,新能源汽车的生存环境还将进一步改善。

  此情此景,与iPhone智能手机普及之路何其相似?昔日,苹果手机也因为系统封闭性、电池机身一体等设计理念被外界诟病,直到市场份额说明一切。

  产业链足够纵深是想象空间之三。

  据粗略统计,一部智能手机大概有200—300个零件组成;一辆汽车独立部件却可以达到2万个之多。这其中涉及动力总成系统、电驱系统、充电、底盘、车身、中控、内饰等多个板块。

  除了整车概念之外,以汽车后市场、车联网、自动驾驶为代表的衍生产业链,都是不容小觑的千亿级别赛道。

  由此可见,特斯拉产业链的深度和广度,影响力都将比智能手机行业更为深远,难怪投资者们对特斯拉产业链情有独钟。毕竟与苹果1.36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特斯拉还只是个零头。

  站好队等风来,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热血沸腾。

  有人注定失望

  马斯克与乔布斯都有着世界级的创造力,但特斯拉和苹果在商业领域的处境却天差地别。

  2019年1月2日,蒂姆·库克在致投资者信中下调了财年第一季度的营收预期,原本疲软的股价遭到雷霆一击,较历史峰值累计下跌了40%,约2.88万亿元RMB。

  然后就有了“苹果跌没一个腾讯”的所谓“至暗时刻”的说法。

  可是再看看特斯拉的至暗时刻,怕是有人对“至暗时刻”存在什么误解。

  2018年8月,马斯克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他坦言自己每周工作120小时,仅有的睡眠时间也需要依靠安眠药来实现。采访中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时而微笑时而痛哭。

  这与特斯拉充满争议性的股价和未来息息相关。

  一路走来,特斯拉不断遭遇重创。从公司开始控制卫生纸用量,到高管离职、裁员风波、破产、私有化等一系列传闻,再加上新能源汽车赛道自身的巨大不确定性,让特斯拉成为史上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之一。

  对此,马斯克本人备受煎熬,还在直播采访中一边吸食大麻,一边自嘲“让一家汽车公司活下去非常艰难”。

  让动辄拥有2000多亿美元现金储备、独享全球智能手机70%利润的苹果公司,理解特斯拉和马斯克的“艰难”,才是真的艰难。

  跟在苹果后面吃香喝辣的产业链公司们,也是同理。因为拥有超高的市场利润和议价权,苹果公司在严苛要求供应商的同时,也可以为合作企业带来可观的营收。这是始终处于亏损泥沼中的特斯拉所不具备的“财能”。

  更可怕的在于,特斯拉自身仍然渴望用价格换空间。1月3日《北京商报》报道显示,特斯拉对国产版Model 3车型售价进行下调。官网显示国产版Model 3价格为29.9万元,首付可低至4.5万元。

  在国产替代趋势下,特斯拉的价格战可能打得更加猛烈。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认为,“随着特斯拉国产化率提升和产能爬坡,未来特斯拉国产车型的价格下探空间还是很大的”。

  特斯拉的价格战对国产造车势力们形成降维打击。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直言,蔚来现在处于负毛利,没有办法跟随降价。

  当整个行业的生存空间没有因为特斯拉的进入而放大时,特斯拉产业链的利润空间也会相对有限。

  这与苹果主攻高端市场、留给三千元以下智能手机大片蓝海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也更加无法与苹果产业链变相赋能国产手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繁荣景象相提并论。

  最有杀伤力的是,消费者可以一年换一个苹果,却很难一年换一辆特斯拉,尤其是在汽车市场整体陷入增长瓶颈的当下。

  汽车作为耐用消费品的周期特性,限制了特斯拉产业链的短期钱景。2019年9月,美国汽车研究网站iSeeCars针对主流SUV换车频率做了一组调研,结果显示SUV车主平均8.3年才会更换一次座驾。

  不难想象,在宏观经济周期存在不确定性时,换车会是优先级极为靠后的消费选项。

  特斯拉产业链十年十倍的“苹果式”财富梦想,没那么容易实现。

  财富之外的星辰大海

  特斯拉的到来也许成就不了股民,但一定可以成就中国制造。

  就在特斯拉如洪水猛兽般大举入侵时,以比亚迪、北汽蓝谷为代表的中国新能源整车厂商,股价竟然涨了不少。

  其中的逻辑让不少股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不少人看来,国产新能源造车势力会因为特斯拉的到来而一蹶不振。

  2019年12月,马斯克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如何评价你的中国对手比亚迪”。马斯克说:“我看了比亚迪电动汽车的照片,看起来没那么好。”

  两军交战,言语之中含沙射影本无足轻重;然而在特斯拉国产化的降价预期下,中国品牌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定是苦战。

  但特斯拉产业链全面国产化的意义,绝对不是引狼入室。

  在这一点上曹德旺看得很透。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曹德旺坦言:“2019年因为关税问题损失了千万美金,但其中三分之二的成本由福耀合作伙伴承担。”

  字里行间,透露出福耀在整车企业中的话语权。其实这不难理解:汽车玻璃是一个相对窄众的领域,整车厂商想找出一个满足条件的替代厂商,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成本。

  如果特斯拉中国产业链诞生出更多的“福耀玻璃”,这对于中国汽车供应链加入全球化竞争,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虽然在此之前,中国的新能源整车厂商一定会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但希望总要有的,毕竟在家电、消费电子、移动通讯等直面全球化竞争的品类里,成功脱颖而出的中国品牌已不在少数。

  阵痛,会有的。星辰大海,也会有的。

  相同的战事,就曾在苹果产业链上真实发生过。

  如今,包括京东方A、欧菲光、蓝思科技、德赛电池在内的很多苹果中国产业链公司,同时在华为、小米、OPPO等品牌产业链上扮演起重要角色,推动这些品牌逐渐拥有与iPhone的一战之力。

  2018年苹果公布的200大供应商名单中,中国大陆有27家公司上榜。而在特斯拉产业链上,国产化的程度将会更加集中。

  在1月7日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交付仪式上,特斯拉上海工厂制造总监宋钢透露,今年年底国产特斯拉Model 3将实现全部零部件的国产化替代。

  特斯拉能在中国走多远还不得而知,但可以预判的是,特斯拉产业链对中国新能源汽车战略带来的人才培养与技术整合赋能,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这一页,会成就很多人。

  来自农村的王来春,曾亲身经历过变革前夜。她21岁加入富士康,在10年的时间里从平凡的流水线工人一步步干到高级管理者,直至自主创业成立了立讯精密公司。

  在郭台铭的帮助下,立讯精密在最好的时代成为了苹果的供应链企业,成长为连接器领域的领先企业。王来春,也成了身家百亿的女企业家。

  苹果产业链造就了不少如王来春一般的草根企业家,给予他们想也不敢想的星辰大海。这是凌驾于财富之上的财富,是让我们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脚印。在特斯拉的故事里,中国产业链会成为更加强有力的护城河,向方方面面施加自己独特而深厚的影响力。

  特斯拉的苹果梦能做多大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造梦者在以怎样的信仰促成这场声势浩大的梦。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