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武汉封城第14天,只有外卖小哥、志愿者们知道的那些事

2020-02-06 08:32:3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运营研究社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套路编辑部

  来源:运营研究社(ID:U_quan)

  武汉封城十多天了,像是过去了半个世纪。

  十多天过去了,现在武汉到底怎么样了?那些穿梭在城市中的外卖员们,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志愿者们,那些在家等待上班的员工们,他们都怎么样了?

  我们采访了5位来自武汉的小伙伴,他们中有外卖小哥、冲在一线的志愿者、社区工作人员等,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武汉没有超级英雄,有的只是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这么一些人。”

  最近有很多媒体朋友注意到我,写了我的事情,本来我在武汉做外卖骑手只有我的家人知道,这回倒好,全世界都知道了哈哈哈。

  我的老家在湖北丹江口,之前辗转过很多城市,后来因为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于是来到武汉当一名外卖老哥。

  我很早就决定不回家过年了,因为春节期间的订单价格高,单子也比较多,我想着可以多挣一些钱。

  和很多人一样,我一开始也不觉得疫情有多严重,后来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之后,我才开始戴口罩。

  1月21号开始,帮买帮送的跑腿订单突然多了起来,点开一看,基本都是买口罩和消毒液的。除了防护用品,我还收到很多买零食和蔬菜等生活用品的订单,比如今天早上我就给两个家庭买了青菜和肉什么的。

  除了采购物品之外,我还接过一些比较稀奇的单子,比如有一次的跑腿单是帮不在武汉的宠物主人捉猫。

  他的猫不知怎么从寄养的宠物中心跑了出来,后来我在三十多层的天台发现了它并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将它“缉拿归案”。

  我现在每天出门都会戴口罩,并用酒精给餐车和骑行手套消毒。平台现在也推出了“无接触送餐”的服务,和顾客约定一个地方把东西放在那儿,他们直接去拿就行了。

  封城之后,街上只能看到交警、环卫工人和外卖同行们,武汉没有超级英雄,有的只是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这么一些人。

  楚河汉街本来应该是武汉春节最热闹的地方,现在却空荡荡的,我昨天在那闲逛的时候看到两个流浪汉,都没戴口罩,于是从存货里匀出了4个送给他们。

  我心里一直觉得自己不喜欢武汉,这里的路面不太平整,工地总是那么多,的士师傅脾气火爆,公交司机像是退役的赛车手,但是在外面漂泊的那些年,我却总是惦记着武汉的热干面和面窝。

  让我留恋的不仅仅是武汉的食物,还有这里的人。

  刚当骑手不久的一个夏天,去老小区送餐,爬到七楼,满头大汗,楼下一位阿姨看到我说,小伙子你们好辛苦,还给我倒了一杯凉开水。

  有一次,送餐超时,感觉十分抱歉,没想到顾客热情地说没关系,没关系,还递给我一把枣子。

  还有一次车子抛锚,拎着餐袋正想办法,一位路过的的士小哥问我咋回事,说明情况之后,他让我上车,很快安全到达,我要给钱却被婉拒。

  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很多,你能真切地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善意。武汉虽然不是我的家,但这里有我的母校,有我的亲人和朋友,还有那么多在送单路上给过我小温暖的武汉人,我其实已经和武汉分不开了。

  我为什么愿意分享这些呢?因为这也是我疗愈自己和做心理建设的一个过程。

  所以微博上面我大部分记录的都是相对比较温暖、向上的东西,悲伤的东西我不太爱写。当然在现在这种特殊时刻,难免会碰到一些让人心情复杂的事。

  比如前几天,我经过武昌医院的时候,在路口看到一个中年人手里提着一袋片子背着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慢慢地走过,背上的人一动不动。

  很平静,周围站着的人、后面的保安、马路旁的医护、身后商店的老板,都很平静,我却觉得好像有一座山向我压过来。

  这次疫情对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太大影响,只是经常去的餐馆关门了,我和两个一起住的同行现在吃饭基本就是方便面或者自热米饭什么的,自己在家解决。

  还有就是,我平常每个礼拜会抽一天去玩的网吧也停业了。

  我之前一直觉得“武汉加油”这句话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有一天晚上,我的电动车没电抛锚了,换好电池之后我坐在路边抽烟,突然听到背后楼上的小姐姐喊:“武汉加油”,我眼眶一湿,骂了一句:“麻蛋,烟熏了眼睛!”

  那天路过沙湖公园,发现春天已经到了,路过武汉第一高楼的时候,我觉得它像武汉一样,只是暂时停顿了。武汉人么斯没见过?大武汉一切都会好的!

  不知道这已经是大家熬过的第几个凌晨3点了,奋战在一线的志愿者小伙伴们一刻也不敢松懈。

  这段日子,我一个人分成两半在做事情。

  一边在负责协助文创会(武汉文化创新产业促进会协会成员)的海外志愿者的物资捐赠;另一边在和武大校友会、华科校友会这边协助对接全省各个城市的地方志愿者,在每个城市成立单独的志愿者社群,直接和当地的医院对接物资。

  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1月23日的文创会的成员们花了6个小时就打通了所有海外关口,并整理出了海外志愿者物资对接的流程。

  虽然工作过程中困难重重,但大家那种迎难而上,高效有序地工作让每一个人都心生鼓舞。即便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看了太多的人性阴暗面,即便被无数次误会成骗子。

  除了紧锣密鼓地进行对接物资工作之外,我们每天还要和各种“骗子”斗智斗勇。

  有冒充院方的。前两天,有个人冒充火神山院长来找我们要物资,我们团队在核实信息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院长根本就是假的。

  有冒充货方的。这是我身边的人遇到的事情,他说被假货方骗了一万多块钱。本来和货方谈好的是1.5元一个医用口罩,结果到要发货的时候,货方要求加价才能发货。后来在协商的时候,对方直接把他拉黑了,电话也都联系不上。

  还有人冒充志愿者半路''截胡''运送物资的司机。

  有一次我们和厂商直接订了5W套防护服,到后来厂家因为一些原因只发了6000件。我猜是因为在找爱心车队的过程中泄露了信息,所以被截胡了两箱货。为了避免被盯上,我们只用登记在案的本地志愿者司机组成的爱心车队。

  更可气的是,二道贩子哄抬物价。一个韩国的爱心华侨本来和厂商谈好5块钱一个N95口罩,结果去提货的时候发现提不了货,全被二道贩子以10块钱每个的价格买走了,再以15块钱每个的价格卖给了他。

  最难的是什么?有的企业做慈善用过期货源应付差事。我们在进行海外货源分析的时候,发现有的捐赠的物资不符合标准。比如某大厂为应付差事,捐赠了340万过期的防护服,这些过期的防护服根本不能用,基本上就是那种一碰就碎掉了。

  拉货司机、捐赠物资被掉包、二道贩子哄抬物价、过期货源应付差事……这些事情一次又一次颠覆我们的三观,很多志愿者笑称,这场仗打完后一定要去看下心理医生。

  让人欣慰的是,虽然大家都在坚持,互相打气。前两天,就在我们的努力下,线上心理疏导平台春雨医生上线了,平台的背后有一千多个有临床医学经验的林大心理医生的支持,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免费提供服务。

  现在正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我们汇聚所有的力量,竭尽全力让一切快点恢复正常。

  我们社区位于武昌区,是一个比较大的老旧社区,离武昌火车站特别近,这片社区有将近3500户居民,社区工作者一共10人。

  武汉宣布封城的第2天,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了通告,规定由全市各社区负责全面排查和分类安排辖区内的发热人员。

  于是我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每天都有很多电话打进来。

  疫情来势凶猛,工作人员总共10人,我们3个人一组,每天24小时全天候轮流值班。社区书记是我们当中最辛苦的,很少回家,几乎天天都在值守,从春节前到现在没有一天休息。

  我们目前的主要工作是上门入户排查发热病人,统计确诊患者以及居家隔离的人数,帮助防控疫情,截止到2月1号时社区内共有5个确诊为肺炎的人。

  如今这个数字变为了9个,增加了近一半,目前只有2个人安排进了医院,剩下的都在居家隔离。我们每天都会与社区内的发热人员联系两次,询问他们的最新情况。

  除了对出现症状的居民进行登记之外,我们每天还要进行小区内的消毒工作,以及给有困难的居民送菜或送药上门。

  超市每天限时开放,所以我们通常要赶在超市关门之前采购好相关物资,送到不方便出门的困难居民家里。

  封城之后市里所有的公共交通都停了,我们得自己想办法去上班的地方,每天连轴转,加上人手有限,我们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跟大多数居民一样,我们也是在上面宣布疫情不容乐观之后,才开始戴口罩的。一开始街道处没有给我们发,大家需要自费购买,1月24号之后街道办开始提供防护服、口罩和消毒酒精等用品。

  这片社区老人比较多,所以防疫的宣传工作仅仅通过微信群发通知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打电话、上门入户。

  此外,我们还会用一些比较传统的办法,比如挂宣传横幅、设立科普宣传栏、拿着小喇叭在社区里喊话等,不停叮嘱居民尽量不外出,外出要戴口罩,多洗手,勤通风。

  政府给每个社区安排了3台出租车,给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但一开始有司机没有注意防护,已经出现发热症状被隔离了,现在需要用车的居民也越来越少了,大家都知道尽量不要出门。

  最后我想说的是希望疫情赶紧结束,一切恢复正常。大家现在出门一定要戴好口罩,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活着是最重要的。

  今天立春,天气晴,封城的第13天。

  我像往常一样,睡到11点起来,看看窗外,或是站在阳台。

  马路上车子稍微多了几台,但和往常还是比不了,对面的汉孝城际高铁依旧没有一辆列车跑过。

  这里是汉口,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公里的位置。现在的我,身体状态良好。

  这个春节我没敢回家,自己虽然没有什么症状,但不能确保身上没有病毒,万一把病毒带回家感染到家人那就麻烦了。我能做的就是叮嘱父母做好防护措施,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到处走动,另一边保护好自己不让他们担心。

  从1月18到现在,我除了去超市买菜基本上没有出过门。偶尔我会去楼顶上晒晒太阳,吹吹风,看看这座“伤痕累累”的城市,祈祷它快点好起来。

  家里菜吃的差不多了,我待会还要去趟超市,准备买点水饺和泡面简单应付一下。隔壁的帅哥比我还懒,他们一天只吃一顿饭,不晓得怎么活过来的。

  刚开始觉得被迫在家的感觉很难受,像坐牢一样,没什么事也不知道干啥,出去还浪费一个口罩,只能在家自娱自乐。暖心的是,以前许久不联系的同学、朋友,一个个都突然间就冒出来问候我。

  虽然在家里,我也希望力所能及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看到朋友圈有人发某某医院物资短缺信息,看到志愿者寻求货源等信息,我就承担这一个接力棒的角色,把消息转发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汇聚各方力量。

  让人欣慰的是,现在火神山医院每天能接纳很多病人,医院的物资基本上能供应上了,整体的方向越来越好了,之前的混乱状态有很大的缓解。

  现在的我已经感受不到之前的那种紧迫和压抑,能感受到的是这个城市乐观向上的一面,感受到的是前线的医务工作者们奋斗在一线的正能量,向他们致敬。我偶尔还会为支援前线的女朋友担心,希望她早点平安回来。

  现在,窗外已经可以明显感受到外面温度的升高,我隐约觉得,春天就要来了。

  现在的我是一名科技行业的媒体工作者,公司目前休假一月,不盈利不发工资。因为目前存款足够,个人开销比较少,相对来说可以接受。

  因为武汉封城,我未来两个月可能都无法到岗,如果我们无产出,公司就没有回报,这是可以理解的。命要紧,钱后期可以赚回来,我刚好趁这段时间休假,进行未来职业规划。

  如果是其他无存款人员,在武汉超长待机肯定比较难,至于难到哪种程度,这得看个人,房、车、吃住、父母孩子都是开销。

  我以前的职业是个护士,自从我12月底发现肺炎的相关报道以来,我基本没怎么出门,也避免去人员密集的地方。

  去买菜的时候拍的

  武汉封城确实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果有私家车的话还能好点,但是对于底层患病人员还是存在看病困难等问题,主要的原因在于医护人员不足,物资、药物不足等。

  就我所知,当下武汉的现状还是蛮严峻的,整个流程“就诊→确诊→住院→隔离”存在很大的困难的,因为病人实际数量庞大,疑似病人数量庞大,密切接触者更是无法统计。

  现在确诊病例数据还在不断攀升,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是我们都不能放松警惕。为什么这么说,我也不是想制造恐慌,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引起重视。

  前段时间我看到了很多报道,主要着重在很多病人不能住院,但是其实主要问题并不在医护这里。呼吁大家要爱护医护,医护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救人。在这里感谢国家、社会、其他地区医护不顾生命的支持。

  我个人认为,让疫情有效控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现在肺炎攻坚战的关键点在于这3方面:

  传染源(病人):确诊人员、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这三种人全部都要隔离起来。当然了,关于传染源的控制,全国都在抓这个事情。

  传播途径(飞沫、接触、粪口):目前只有街道和其他密集场所消毒。但是基本的社区单位,我们小区还未见小区盘查、小区消毒计划。

  易感人群(所有人):这部分人一定要做好防范。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护自己和家人,阻止家人外出,保持好心态。

  最后再说一点,最近听闻因为疫情,武汉人、湖北人在外不受待见、被差别对待,我还是挺难受的。

  外国人觉得中国人带病毒,中国人觉得湖北人带病毒,湖北人觉得都是从武汉跑出来的人带病毒,武汉说是汉口人的,汉口说都是华南海鲜市场,最后还是怪吃野味的。

  生病不是原罪。谁都不想被感染,谁都不想生病。湖北人已经够难的了,希望其他地区人民不要排斥湖北人,落在谁身上都特别痛苦。

  希望更多人还是能够用爱来关注和解读武汉,多体谅,多支持。众志成城,相信世界会更美好,2020我们一起战胜肺炎。

  没有过不去的冬天,也没有来不了的春天。大家都不计回报地努力着,为了让这个城市,让这个世界快点好起来。

  为了能让更多人吃上饭,没日没夜地往返于空荡荡的街道,看遍人间冷暖的外卖小哥。

  主动冲往一线,熬过了无数个凌晨三点,马不停蹄地筹集和发放“捐赠物资”的志愿者。

  每天给小区消毒,坚持给困难的居民送药、送菜的,任劳任怨的社区工作人员们。

  还有那些被迫禁足在家的普通市民们,笑称自己走得最远的距离就是去超市,最剧烈的运动就是去抢菜。

  看得出来,大家都在竭尽全力让这个城市快点好起来,让自己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

  “武汉没有超级英雄,有的只是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这么一些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