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多面”王慧文:拼命三郎与性情中人的下半场

2020-01-23 19:27:01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商业与生活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朱晓培

  来源/商业与生活(ID:xiaopeizhu8)

  祝贺老王即将开启人生下半场。

  “今年12月18日是我在美团的十周年,这十年激烈精彩,不负年华。届时我将退休,换一个人生轨道和生活方式。”

  1月20日,看到王慧文决定在2020年底退休的新闻,我心里的第一反应,真替他高兴。

  记得2013年美团决定做外卖的时候,王慧文曾招了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去做研究工作。黄渊普只做了一个月,他提及那一个月里对王慧文的印象:一个满脑子idea的拼命三郎,怀疑他是单身,这种人似乎只适合单身。

  实际上,王慧文早早就有了家庭。现在,他终于有时间陪伴家人、陪伴孩子的成长。这是我为他高兴的第一个原因。

  加入美团8年多,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市场,从团购到外卖再到出行,王慧文负责过多种业务。给人的形象,一直是一个彪悍的创业者,美团的第二关键人物。

  但熟悉他微信朋友圈的人,更认为他是互联网第一段子手。而我作为一个认识他6年多,偶然还会聊几句的“记者朋友”,也看到他还有着更多的“一面”,涉猎广泛,喜欢思考。

  在这期间,我对创业者的认知也在不断的改变。刚进入互联网媒体圈时,对于那些凭借着一个想法就做出一个公司、拿到投资的创业者们,是羡慕和钦佩的。但见过各种各样的创业者后,去交易所敲钟的、卖给BAT的、倒闭跑路的,甚至遭受牢狱之灾的。就难免会去思考,什么样的创业者才谈得上成功。

  有人说,创业是一场会使人上瘾的苦修。所以会看到很多连续创业者,因贪恋功名晚节不保。也有很多人事业成功,因不能平衡生活和家庭,自称并不幸福。记得360创始人周鸿祎就曾在朋友圈感慨过:人生失败,没有意义。而像李国庆俞渝的离婚官司,在创业界也不鲜见。

  王慧文选择了激流勇退。“我运气实在太好,不宜继续贪天之功,知止不殆。”他在内部信中写道。

  眼下,美团势头正劲,王慧文却决定开启个人的下半场。在很多熟悉他的人看来,这并不奇怪。“老王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做什么事情都很牛逼。”曾与王慧文在美团共事过的快手副总裁马宏斌说。

  01

  老王和兴哥

  在美团,王慧文是老王,王兴是兴哥。

  我曾问过王慧文,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王慧文说,他也不知道,他也怀疑自己加入美团前,团队里的人是不是也是叫王兴为“老王”。

  但自己加入后,因为比王兴大一岁,“老王”这个称呼自然就成了他的。但也不能叫王兴“小王”,听起来很诡异,就改成了“兴哥”,又亲切又不官僚。

  老王和兴哥是清华大学同学兼室友,学的是电子工程。两个人成绩一般,当时清华BBS水木清华里有个板块叫创业板,他俩就喜欢泡在上面。

  2001年大学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在美国,王兴看到了社交网络正在崛起,就给王慧文发邮件,鼓动他一起退学创业。

  2003年底,两个人一起退学,再加上王兴的高中同学赖斌强,三个人开始创业。赖斌强是三个人里唯一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他从广州辞职来到北京,要看看产品怎么样了,得到的回答是:那个产品不做了,我们又有了个新想法。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校内网的开发工作,主要是王慧文做的。那会儿,王慧文埋头编码,王兴喜欢在网上逛来逛去。我以一个刚入行业的媒体人的想法,曾问过一个现在看来非常幼稚的问题:难道不应该谁在工作上贡献多,谁更有话语权吗?

  “你可以认为王兴身上有一种领导力,也可以理解为我天生就是干活命。”王慧文说。他觉得自己挺爱干活的,而且感觉干得挺好,多干是一种收获。

  大学时,他俩就这样,一起去上课,两个人一个组做设计作业,笔记全部是王慧文做,做完了,王兴就去演示一下。

  校内网不能算太成功,融资不顺。但卖给了千橡,每人都拿到了不少的钱,也不能算失败。

  2006年,卖给千橡两个月后,王慧文离开公司回到了大连。那算是他第一次“退休”,才28岁。

  从一个普通镇上的小孩,到借钱创业,再到短时间内就获得了第一笔财富。就像很多世界观、人生观还不成熟的年轻人一样,王慧文也无法在短时间内从心智上适应这种转变。

  那段时间,他很放飞自我,夜夜去蹦迪,酩酊而归。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他觉得这种“土豪”生活,枯燥、无聊。

  此时,赖斌强正在环游世界,王慧文就跟着一起游玩了几个月。旅游回来,王慧文觉得还是得创业,又拉着陈亮一起搞了淘房网。

  回看这些经历,王慧文觉得,是这些创业伙伴们让他的人生变得更丰满、精彩,扩大了视野。

  我曾问过王慧文:当年卖掉校内,对自己有什么影响?

  他说:我不知道对别人什么影响,但对我来说是非常正面的影响。如果不是校内做砸了的话,我觉得我会成为一个让大家非常讨厌的一个人:刚愎、自负。

  02

  讲个故事

  2014年春节前,团购大战接近尾声,美团胜者为王。团购意外的“颠覆”了酒店、电影票市场,这也意味着美团要在当时火热的O2O行业中去面对百度、携程等新的、更大的对手。

  作为一个外行人,美团如何在千团大战中胜出?作为一个新生代平台,美团又打算如何应对新的竞争?抱着这样的疑问,我去美团做了一次深度采访。那也是第一次与王兴、王慧文等人正式进行对话。

  采访中的王慧文,总是嘻嘻哈哈的,回答的问题总是很简洁。一开始,我以为是我问的太过幼稚,但后来看了他与极客公园张鹏等人的对话,发现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喜欢给人“讲个故事”。

  当时,美团为了加强人才招聘,在搞招聘送宝马、苹果手机、googleglass的活动。虽然现在,这个招聘方式已经被各公司广泛使用,但在当时,还算是一个创新。

  王慧文说,这是跟一个投资人学的。他在创业做淘房网的时候,金沙江的王炳进曾来找他交流,他就顺手搜索了一下对方的资料,发现王炳进在硅谷最火爆的时候曾经搞过一次招聘送跑车。他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以后也要用一下。没想到,在美团就真的用上了。

  记得讲完这个故事后,他又教导了我一翻:“你要对于一个企业里的很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有正确的认知。并不是说有个人怎么怎么着。很多时候,你有一个想法,大家说有些道理,但觉得某个地方有些问题,应该改进改进,大家讨论来讨论去最终才会有一个措施。都是群众智慧,你千万别觉得,谁是英明神武的。”

  现在看这句话,仍是一个创业者对一个记者发自内心的告诫。面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记者,采访对象没必要说这些话。这也是让我一直觉得,王慧文是一个很真诚的人的地方。

  王慧文喜欢戳破别人的“愚昧”,在很多人看来,这可能让人难以接受。但他觉得,这是一个有担当的管理者应该做的地方。有几次,他的同事或者下属离职时,他觉得,等对方离开了美团的环境,更不会有人提醒他们这样的事情,就深刻的给人家反馈他们的缺点。当然,对方也就深刻的把他拉黑了。

  还有一次,是2015年的6、7月份,外卖战争正酣。我问王慧文,美团外卖的护城河是什么?他这次给我讲了一个看起来完全不找边际的故事:李广为什么叫飞将军?

  汉朝和匈奴交接的战场,大多是水草茂盛草原,人钻进去都看不见人影,更容易迷路。李广经常计划带队攻打东边的城市,结果在草丛里走来走去走到了北边,于是就顺手打了北边的城市。而李广带的军队又基本功过硬,总是准备充足,能够逢战必胜。

  “你听过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吗?”他问我。他说自己信奉曾国藩的九字箴言:练强兵、结硬寨、打呆仗。

  这是我第一次从创业者口中听到这九个字。还记得,把它写在稿子里不久之后,这几句就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创业者的口中。

  这些采访中的小事,让我印象深刻。觉得他是善于学习和思考的,他也在努力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

  03

  性情中人

  2015年外卖大战正酣的时候,我问他美团外卖的战略战术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吗?他说,更倾向于整个战争都结束了再讲,因为有些东西还是很值钱的。万一对手学去了呢?

  问了好几遍,他又给我讲了个故事。

  2009年,饭否被关闭后,王兴一直希望把饭否重新做起来。后来,有个投资人找到王兴,说自己有关系,你把饭否卖给我,我能让它重开。但王兴很诚实的对他说,自己在做一门新的生意了,并兴致勃勃地向对方讲述了团购有趣的地方。那个投资人就是徐茂栋,他后来就收购了窝窝团。美团因此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我把这件事写进文章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为什么把我写的看起来老奸巨猾?我连忙解释没有,就是觉得这个故事有趣。

  这个电话,让我更加觉得,这个老王真是有趣的人。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非常的真实。”离开美团去创业的水滴筹创始人沈鹏跟我说过,向老王汇报的时候,如果思考的不够深入,他会直接把手里的白板笔飞过来的。一开始,沈鹏也有些不理解,同事间不要留面子的吗?后来,慢慢的就理解了,他就是这种性格。

  创业做校内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一起凑的钱。王兴家境殷实,赖斌强工作了一段时间,只有王慧文家境一般,又没工作过,只能去找高中同学借钱。到校内卖掉之前,王慧文最多的时候欠了同学20多万。但同学总愿意借给他,也可以看出,他在同学心中是一个靠谱的、讲情分的人。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写校内卖掉后,王兴痛哭。王慧文听了很不屑的说了一句“瞎写”。

  王慧文比王兴爱哭。

  2016年,沈鹏决定辞职创业后,和美团的同事吃了三顿告别餐。第一顿的时候,是一个小范围的聚会,大概有15个人,除了王慧文其他人都还不知道沈鹏的决定。结果,结果菜一上来,王慧文抓起一瓶啤酒就干了,然后一摔瓶子,就抱着沈鹏哭。把当场所有人都哭懵了。第二顿的时候,王慧文还是哭。到了第三次,他都不好意思了,就开玩笑说,这次实在是哭不出来了,就好好聚一聚。

  04

  君子不器

  正如王慧文在内部信中所说,他个人的兴趣散乱不稳定。

  在他的朋友圈里,总能看见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比如是不是20世纪在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领域都没有出现过大师?如果地球上没有美洲,哥伦布的船直接西行到了亚洲,今天的世界格局又会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射雕英雄传的五绝里只有反派欧阳锋没有广招门徒? 

  王兴和王慧文都喜欢读书。有一段时间王慧文要研究零售,他几乎每天都会看一本书,然后晚上两点再晒一下朋友圈。那段时间,他在面试的时候也一定会问,你最近看了什么书?这本书对你有什么启发?对你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

  记得有次饭局上,风云资本的高燃笑称王慧文和王兴是互联网界的两大哲学家。

  水滴筹沈鹏在得知王慧文要退休时,也说:期待他在人生下半场成为创业界的马克思。

  不过,王慧文说自己是个“艺术家”。

  因为,站在艺术家的视角看问题是很重要的。他的手机里,现在还存着一张照片关于爱因斯坦的照片。当年爱因斯坦在申请某一个论文的时候,主审给他回复说,你这个理论挺有意思,但是我们注意到你这个理论主要是通过艺术和审美的视角提出来,而并不是真的从科学论证的视角提出来。

  王慧文认为,只站在一个视角来看待,会让自己的人生特别狭隘,不够丰富。有机会站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问题非常重要,所以不要给自己设限,让人生打开,不设限的长大。

  在做校内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王慧文觉得王兴这个CEO太让人受不了了。但做了淘房网CEO后,王慧文觉得,CEO这个活太难干了,还是让王兴来干吧。

  在美团,王慧文负责过市场,做过产品,也做过外卖、餐饮商家软件系统、机票业务、共享单车等不同的业务。他说,当做A业务,看B业务的时候,会觉得B业务好简单,但是等真正带了B业务,就发现其实也很难。

  当试过不同的岗位,不同的职业序列之后,才会觉得,自己在曾经的职业岗位上的很多视角是多么的幼稚。

  “孔子说,君子不器,听说过这个说法吗?”王慧文说。意思就是,君子不要把自己搞成一个器皿,一个工具。放到一个持续成长的公司,也一样适用,不自我定义,不自我设限,不抗拒变化。

  05

  下半场

  王慧文总是行色匆匆。朋友圈里曾有一张照片,是他在上海参加完一个会议后,因为等不及打车,直接把行李箱挂在后座上,骑了一辆摩拜离开了。

  他在职业上的成绩,人们有目共睹。但是,他的家人大部分仍然在大连,有段时间,他吃住都在王兴家。所以,我相信,他在内部信中所写的退休原因并不是借口。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所提到,“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很好的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业务经营所需要的专注精进与个人散乱不稳定的兴趣之间的关系;不热爱管理却又不得不做管理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我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罗永浩曾说过,创业者是这个社会的驴子。即使是普通人往往都无法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关系,何况是创业者。

  我想,王慧文应该是对这些也有思考的。他喜欢研究历史人物,觉得,大到人类、国家,小到一个组织,身在局中的人,往往都做不出最好的决定。比如张居正去世后很快就被抄家了,王安石是奸是忠也是一直饱受争议,两个人虽然都是历史上的名人,也做出过重要的贡献,但都算不算是成功的人。王慧文相对喜欢曾国藩,认为他是相对有担当,最终也善始善终的。

  美团已经上市一年多,市值稳步上升,内部面向互联网下半场和未来十年的准备工作已经初见成效。对于王慧文来说,眼下正是一个适合交棒的时间点。

  从2019年中开始,他就开始便释放出了一些信号,陆续将出行等业务的管理权交接给业务负责人,逐步退出相关业务的具体管理。

  美团也做了准备,建立了领导梯队培养计划,推动公司人才盘点、轮岗锻炼,为下一个十年人才梯队培养提供组织和制度保障。王兴在公告邮件中表示,一支队伍,越是有远大的使命,越需要久久为功、薪火相传。“十年树木,百年树人,S-team推动自身变化正是着眼于此。

  王慧文曾说,做校内网时,面对对手千橡内心还挺自卑的。当时,还没有 AngularJS框架,JavaScript 出现了前端富交互的ajax后,千橡就有人在浏览器里面用上了。后来,校内卖给千橡后,那个人就坐在王慧文后面,王慧文就特别想去拜他为大神。

  今天,千橡早已退出了主流互联网平台,王兴和王慧文把美团做成了中国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一切都是变化的。未来,还会有新的变化。

  美团自2010年成立,每一年都有会有组织架构调整,甚至有时一年得搞两次,王慧文负责的工作也总在不断的变动。他觉得,折腾也有很多的好处,比一个领导汇报两年之后,能教得会的东西都教会了,换一个领导可以学一点新东西。一个业务做两年后,该贡献的思想、方法都贡献了,可以换个人没准再贡献点别的东西。

  2012年底,王兴决定让沈鹏和王慧文去开拓新业务后,王慧文就开玩笑的对沈鹏说:你明天就回去交接吧,你不在这个岗位上,说不定业绩涨的更快。

  正如老王所说,很多事情,不一定非得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人类的存在对宇宙有什么意义?可能,对于宇宙来说,人类的出现就是没预料到的事

  没有人会在一个公司干一辈子,即使马云也已经退居幕后,去做一个快乐的“人民教师”。

  也许是一个巧合。还是2014年的时候,我曾问过王慧文以后想做什么。当时,他们负责媒体的同事接到“老王说过,想做老师。”

  “说老师不恰当,是与教育相关,但具体怎么实现还没有方案。”王慧文当时说。现在,也许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新的答案。

  祝贺老王即将开启人生下半场。文章里可能透露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趣事,希望你别拉黑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