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刘二海:当初是沈博阳介绍我投蛋壳 高靖敢打仗也会打仗

2020-01-18 00:16: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雷建平   

  雷帝网 乐天 1月17日报道

  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昨日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蛋壳公寓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可达27.4亿美元。

  蛋壳公寓投资人、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表示,当初是蛋壳公寓天使投资人、董事长沈博阳把蛋壳的项目推荐给他,但当时自己有些纠结。

  蛋壳公寓创始人、CEO高靖和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是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了刘二海很大的信心。

  刘二海认为,高靖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最终,愉悦资本连续多轮投资了蛋壳公寓。

  对于蛋壳公寓此次上市,刘二海说,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

  以下是对话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实录:

  提问:怎么在同期的那么多做长租的公司里,发现蛋壳的呢?

  刘二海:2016年下半年某个时候,沈博阳跟我说他投了蛋壳的天使。但即使到见高靖之前,我比较纠结的:8000间,太少了,行业中8000间的多了。

  这时候了解到高靖和我们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经是老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我了很大的信心。另外一个事情还给我的信心,蛋壳当时的8000间房有很多都在北京,其实这很不容易,为什么呢?

  因为另一家长租公寓的大本营在北京——当时两家差距太远了,我估计得至少有20倍。别人势力很大的情况下,高靖依然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约高靖来公司聊一聊。

  聊的说到底就是一个问题,你这房子数量太少,怎么能增长呢?他说还是有非常大的空间,跟我讲了他怎么拿房、尤其是如何构建数据系统,那时候可能还没现在这么完善。

  我一听觉的这事应该还有点意思,因为只是拿房,没有数据支撑,这生意没法规模化。数据系统这部分还是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所以因为这么几个要素,我们连续投了好几轮,第一笔就投了一千多万美元。

  这个数据系统其实也解释了蛋壳为什么可以在两年半时间从8000间做到40多万间。有了智能数据系统,蛋壳就随时掌握各个城市各个区域房价、租价的实时数据、进而分析出趋势。这样,拿房的时候就敢于去拿。否则你是不敢拿房子的,怕租不出去亏钱。

  这是蛋壳自建的系统,提升了整个运转的效率,迅速拿房、迅速装修、迅速流转,没有这个咱真成了二房东。没有这些驱动,做不了这个生意,甚至电子门锁当然也不用不起来。

  实际上这个公司的运营是个数据平台。很多人以为弄个房子不就行了?但你仔细想,多少钱收房合适呢?为什么要收这间房?在什么地方收合适呢?有没有需求呢?你没有调研、没有预测,怎么敢做决定? 

  那进一步说,“快”为什么重要?对于长租来说,规模还是很重要的,规模上不去,你的营销、服务、装修、客服这些成本都分摊不下去。规模实际上是必要的条件,规模上去了,服务成本才能下降,单位投入的服务质量就上去了,而服务质量是长租竞争的核心价值。

  对蛋壳充满着期待 市场波动、股价涨跌很正常

  提问:从资本市场角度看,当时瑞幸上市的一些因素,在今天是不是有改变?

  刘二海:一些项目选择在发展到一定阶段走向公开市场,是更好的选择:公开市场上有更充足的资金;有更多样化的融资工具。公开市场对公司的要求也更高,进而 推动公司更透明、对市场的反馈更及时,从而发展也更快。

  创投这个行当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包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之间的关系在发生深刻变化。如果说在2018年下半年之前,整个资本市场是早期投资、后期投资都很活跃。今天其实这市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实际上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后半部分的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了,另外一些大的基金、明星项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整个市场也笼罩在对后期项目的担忧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主要是有几个大的IPO,其实后几轮投资人不挣钱,上了市的做公开市场的也不挣钱,那二级市场肯定不开心了,一级市场也不开心,都不开心肯定这么做就继续不下去了,那就改弦更张。这肯定是在发生的变化。

  提提问:蛋壳有没有一个大致的盈利时间表?

  刘二海:市场上发生了这些变化,二级市场,包括成长期投资,都对亏损的事情更加敏感,不像过去求发展,现在是求盈利。这其实是一个平衡当期的盈利与长期发展的问题,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对蛋壳来讲,大家倒不怀疑它能盈利,我们作为投资人也没有提过“数量上实现什么样的超越“,但是我们对一个事一直盯的特别紧,这就是品牌。行业的评价、各种维度的考察,你的服务水平确实是顶级的,这个还是我们追求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当然,规模要相当,但是不能光追求规模,同时要把服务的品牌和质量要做起来,这是长久之计,否则我觉得不会长久生存下去。

  我们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瑞幸也是在2019年三季度之后才开始涨的,并不是上市之后立刻就一飞冲天这样。我们到现在一股都没有卖,短期也不会卖,涨跌对我们没什么大的关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