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估值40亿美元的机器人披萨车 一夜之间就“凉”了?

2020-01-17 14:11:3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硅星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奉上最后的披萨

  文/CJ    编辑/Vicky Xiao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在软银愿景基金1000亿美元的投资中,既有Uber、WeWork体量的巨无霸,也有一家数百人规模的机器人披萨创业公司Zume。

  Zume曾是一段点石成金的“神话”:一家成立两三年的披萨饼店,都可以在资本的鼓吹下成为估值20亿美元的独角兽,目标是颠覆餐饮业,号称要做餐饮界的亚马逊和特斯拉。

  然而WeWork的倒下推倒了第一枚多米诺骨牌,Zume成为了软银投资的又一家遭遇大洗牌的公司。

  1

  餐饮业的亚马逊和特斯拉

  一辆漆成鲜艳蕃茄红色的披萨车开出了山景城的披萨工厂。这是Zume最辉煌的时刻:软银以20亿美元的估值,对它进行了3.75亿美元的投资,一时间,它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餐饮业未来的亚马逊和特斯拉。

  但它也不是一家普通的披萨店。在CEO Alex Garden的宣传中,Zume高管来自Comcast、星巴克、Lyft、强生,阵容强大,履历熠熠生辉;它更多的是一家非常有科技含量的初创企业,“涉及用机器人和自动化颠覆食品行业,融合机器学习、大数据、定位、物流管理、智能烤箱等技术。”

  翻译成人话,就是在接到披萨订单后,Zume会在货车里把披萨烤完,给用户送过去。披萨制作的大部分流程由机械流水线完成,只配备少量员工辅助。每台外卖车有6个烤箱,每辆车每个小时可以烤120个披萨,使用户可以吃到新鲜出炉的披萨。

  但Garden还表示:“ Zume的魔力在于,它能够在人们下单之前,预测到他们要下的订单。”

  Zume相信,这种货车移动厨房不仅可以做披萨,还可以做酸奶、沙拉,可以向全美和全世界复制模式。

  一些颇有噱头的科技,大量的资金,估值飙涨的企业,改变全球餐饮行业的愿景——是软银投资企业的配方了。

  所以,去年12月,传出消息称软银有意向对Zume进行另一笔投资,使其估值达到40亿美元。要知道,拥有上万家门店的必胜客,价值才85亿美元。

  但在软银的眼里,这笔投资完全值得:Zume是未来的亚马逊和特斯拉,前景广阔,涉及到新型零售、食品消费、供应链管理等等亟待科技颠覆的行业。

  不过这个披萨曾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吃过的人都觉得不好吃。

  2

  机器人披萨独角兽

  硅谷的魔力在于相信创造,尊敬颠覆,不会嘲笑梦想与失败,因为许多最疯狂的想法在这里成为现实。这是创新不至于被扼杀,科技沃土的魅力所在。

  一旦这种精神被应用于吹涨估值,就成了泡沫。比如披萨店用上机械手,就成了科技独角兽。

  拿掉所有的光环去看Zume,这原本是一家很有硅谷特点的创业企业。

  Zume披萨走的还是中央厨房、传统外卖的路子,顾客在电脑或手机端下单,商店收到订单后开始做披萨,迅速送上门。

  它与众不同的地方,一是把自动化应用到披萨生产中,把制作工序分割成面饼制作、浇上酱汁、放入烤箱,交给机械手完成。至于给披萨加料这种略微复杂的工序,还是需要人工完成。

  这真的只是最简单的自动披萨产线。在大型超市里售卖的盒装食物,背后基本都是这种工厂流水线的产品,含盐量超标,口味浓重。Zume不过是把大工厂的食品工业化产线,搬到了外卖的货车厨房里。

  Zume的另一个卖点,则是采用车厢式的移动厨房,解决美国外卖超长送餐时间的问题。但有用户在订餐时发现,把烤炉装在车上,一边烤披萨一边给用户送餐,也只是一个噱头。在实际订单中,还是普通的外卖车给用户送披萨。

  这样的商业模式是否经济、受用户喜爱,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不止Zume,硅谷是一个迷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地方,还有其他花式机器人店铺供人们猎奇。

  比如机器人咖啡Cafe X,永远不乏专程去点咖啡的“观光客”。标准姿势是刷卡点单,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录视频。

  录着录着就发现,这里的机器手其实只负责来回摇摆卖萌,移动咖啡杯到指定位置。

  你让它萃取一份浓缩再给咖啡拉个花试试?做不到的。

  这样的自动化,距离人们想象中的机器人咖啡师、机器人大厨,还远得很。

  3

  最后的披萨

  也许只有激进的软银愿意为这样的故事买单。但是当软银在自身的损失和外界的压力之中开始反思冒进的投资策略时,Zume的故事也就难以为继。

  Zume披萨此前已经和软银谈成了新一轮融资意向,但直到机器人披萨业务宣布关停,这轮融资都没能完成。软银忙着挽救WeWork的败局,挽救第二支愿景基金的募资信心,Zume则传出裁员80%的消息。

  不只是Zume披萨,在去年10月底,软银投资的汽车短时租赁公司Fair解雇了40%的员工,以及自己的首席财务官。Fair曾经有着高达5倍的增长速度,Fair在从软银和其他公司筹集了5亿美元后,估值达到12亿美元。

  软银还向一个以“遛狗”为业务的创业公司Wag投资过3亿美元。去年12月时,软银将其股份亏本出售,Wag去年裁员182人。

  即便WeWork的危机爆发,软银驱逐WeWork CEO诺依曼时,硅谷还有投资人表示,如果软银愿意投资,他们是愿意拿这笔钱的。

  现在他们愿意拿钱,软银也不愿投资了。

  在Zume披萨关停风波中,传出一些对软银的指责,比如“鼓励采取打破规则和不可持续的手段。”

  Zume披萨的创始人也在一次访谈中提到,如果没有一个宏大到改变世界的愿景,很难获得投资者的关注。

  硅谷曾经最引以为傲的,是企业成熟的发展周期,按节奏融资,按计划成长。

  行业自动化没有错,商业创新没有错,错的是脱离实际的估值,居高不下的烧钱率,以及用魔幻主义的想象,大跃进式规划颠覆行业的未来。

  Zume还在向外澄清,它此次的裁员比率没有达到80%,只有53%的员工被解雇,共计252人。

  Zume也称自己没有倒闭,而是转型去做包装盒,用更环保的甘蔗替换塑料,做成包装, “从本质上讲,随着我们扩大规模,这有助于拯救世界。”

  但曾经吸引了无数视线的机器人披萨网站,还是为自己写下了墓志铭。

  “在经历了伟大的四年之后,我们奉上了最后一块披萨。向支持我们的所有人致谢”。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