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奇葩梁建章:唤起公众对生育问题关注 很有意义

2020-01-03 20:50:2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keso   
梁建章参加“奇葩说”梁建章参加“奇葩说”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 keso

  来源:keso怎么看(ID:kesoview

  梁建章参加“奇葩说”,这本身就是一件挺奇葩的事。当然我知道,奇葩说这个节目当下很红,参加的人可能各怀心思,各有各的目的。

  以这期“生二胎必须征得老大同意吗”这个辩题为例,除了梁建章,参加的人还有薛兆丰、罗振宇等,无论是个人形象塑造还是市场价值获取,别人起码都有所得。只有梁建章,似乎仅仅是为了利用这个影响力很大的节目,呼吁大家重视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

  所以,虽然梁建章在节目里得到的机会并不多,但只要被他拿到机会,他就会把辩题从“生二胎必须征得老大同意吗”,引向“为什么中国必须大力鼓励生二胎”,或者是“为什么说生二胎容不得任何人否决”。

  梁建章在节目中说,如果中国一直保持1.1的总和生育率,在人口学上这就意味着每代人会减半,100年后中国的人口将少于美国,1000年后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就从地球上消失了。

  而且人口问题并不只是一个家庭的私事,它有很强的外部性,如果一个社会人口开始减少,人口结构开始老龄化,这个国家的国力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它的人才会枯竭,它年轻人的活力、创新的活力都会下降,整个社会的养老成本会变得非常重,年轻人可能需要负担很高很高的税负。所以听起来是个国家的事,实际上跟每个人相关。

  我不久前看过一篇报道,是关于日本一个叫名顷的山村。

纽约时报关于日本名顷的报道纽约时报关于日本名顷的报道

  这个山村最后一批新生儿是18年前出生的,如今村里只有20多个成年人。一位70岁的老太太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制作了350个人偶,摆放在各种场景中,以模仿那些人曾经在这里居住时的样子。

  这篇报道有些惊悚,更多的却是悲哀。你眼睁睁看着一个村庄的消失,却无能为力。

  日本厚生劳动省前几天宣布,日本2019年新生婴儿数量为86.4万人,首次跌破90万,同期死亡人数为137.6万人,人口净减少51.2万人。日本首相安倍沉重地说:“事态严重,可以说是国难。”

  中国年轻人不愿生孩子已经是一个极其迫切的问题,这个问题与老龄化叠加,不仅将严重制约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甚至关系到民族存亡。现行的人口政策不但没有鼓励生育,甚至仍然在限制生育。根据测算,按目前的生育率,中国即将进入人口负增长。

  我关注梁建章的人口学观点已有很多年,他和很多人口专家一直呼吁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大力鼓励生育,他们的努力终于换来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但政策红利并未带来人口形势的利好,实际情况比最悲观的预测还要悲观。我有时候觉得,在人口问题上他快成祥林嫂了,反复絮叨,我能切实地感受到他的忧心忡忡和急切心情。

  梁建章并不只是在社会上呼吁,在携程内部他也在努力营造鼓励生育的小环境,比如为孕期女员工提供3000元的额外生育津贴和上下班打车费用报销,怀孕的女员工可以使用专用的孕妇躺椅,每个楼层都配备了母婴室。据说,携程还默许女员工带娃来公司上班,以方便那些兼顾家庭和工作的女员工。

  携程鼓励员工多生娃,甚至在很多年前就颁布了《社会抚养费免息贷款规定》,也就是说,因多生而遭遇“超生罚款”的员工,可以向公司申请无息贷款,最高20万元,10年内偿还即可。

梁建章在上海携程总部。2016年11月17日梁建章在上海携程总部。2016年11月17日

  我在上海携程总部的一次活动上见过梁建章,他站在一幅世界地图前给大家分析,为什么旅游会成为富裕起来的人们最大一笔消费支出。他语气平和,温文尔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学者,而非一个企业负责人,更不是一个生意人。

  梁建章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个把复杂的人口学问题,用大众可以理解的语言和方式,向大众传播的学者。他大约是希望大众参与进来,一起推动人口政策的改变。这件事做得很辛苦,但也很有成效,很多人因为梁建章的文章而开始了解人口问题,比如我。

  同时我知道他在生意上也是很厉害的,1999年他从美国回来,跟沈南鹏、季琦、范敏一起创办携程,并担任CEO。2003年带领携程上市,成为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第一家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携程股价走势(1. 梁建章第一次卸任CEO;2. 梁建章第二次出任CEO;3. 梁建章第二次卸任CEO)携程股价走势(1. 梁建章第一次卸任CEO;2. 梁建章第二次出任CEO;3. 梁建章第二次卸任CEO)

  2006年梁建章卸任携程CEO,去斯坦福读了个经济学博士,主攻人口理论。2012年回国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做了教授,并不断就人口问题发表观点,提供建议。这时候的梁建章,成为著名的人口学者。

  2013年,携程面临艺龙、去哪儿等竞争对手围攻,市场份额和营收利润双双下滑。梁建章临危授命,回归携程,二次出任CEO,在产品和市场上大胆创新,终结了惨烈的竞争,带领携程走向新高峰。2016年,系心于人口研究的他二次辞任携程CEO。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我看来梁建章可能更接近本来意义上的“知识分子”,重视责任,关心人类。不过我还是觉得梁建章跟奇葩说这个节目不搭,虽然携程是这个节目的赞助商,但不搭就是不搭。可能也是因为我实在不喜欢这类浅薄而且无趣的节目,那么多人坐在那儿贫嘴,却不提供任何价值,我实在看不下去。

  可是,梁建章上节目我还是要给个大大的赞,不搭归不搭,利用节目的影响力,去传播他的人口观点,唤起公众对生育问题的关注,这很有意义,而且很梁建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