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深度探访2019日本国际机器人展:差距之下的中国机会?

2019-12-24 08:30:2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甲子光年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硬的不行,来软的。

  文/火柴Q、程丹

  来源:甲子光年(ID:jazzyear)

  就在两天前,2019年 iREX (日本国际机器人展)刚刚落下帷幕。从12月18日到12月21日,来自16个国家的637家参展商和超过13万专业观众齐聚东京江东区Tokyo Big Sight,共同见证了这场全球规模最大的专业机器人展会

  对比今年9月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工博会,此次 iREX 上,各工业巨头都“拉满了弓”,拿出了真实力。

  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ABB、KUKA、安川、发那科,以及川崎、三菱、那智不二越、欧姆龙、爱普生、电装和丰田等综合工业集团齐齐参展——从成熟产品线到AI应用再到新技术、新场景的前沿探索皆有涉及,整体惊艳度上了一个台阶。

  在工业等场景的“机器换人”日益成为中国市场投资与创新热点的情况下,iREX 这样的高水平展会是了解机器人领域前沿趋势的绝佳窗口。

  本文,甲子光年远赴东京,亲身探索iREX,通过大量观察和采访,带来来自现场一手洞察。

  城墙依然高垒,裂口隐隐闪现。在全球最高水平面前,中国机器人的创新机会在哪里?

  1.乡音环绕与2.5%

  2019 iREX,甲子光年第一个直观感受是,乡音环绕。

  在iREX现场和附近的咖啡馆、居酒屋与酒店里,处处能听到中文。从三两成群的小团队,到数十人的旅行团,中国观众几乎随处可见。

  iREX的主办方之一——日刊工业新闻社,甚至在主会场一层的入口处专门竖立了官方微信二维码导览牌并配有中文说明,服务的人群显然是大量中国观众。

  旅居日本多年的立命馆大学教授、Kyoto Robotics株式会社创始人徐刚告诉甲子光年,他从2007年开始参加iREX,当时几乎见不到来自中国本土的观众,而从2013年之后,中国观众逐年上涨,到今年可能已达到了10%以上。

  然而,与数以万计的中国观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能够带着产品参展的中国公司非常稀缺。

  据保利国际展会服务公司的整理,此次共有16家大陆公司独立参展——数量仅占总参展商的2.5%。即使在88家来自日本以外的参展商中(绝大部分欧美成熟企业都有日本分部,因此不计入这个数字),占比也仅有18.2%。

  从展位面积来看,中国公司更是存在感薄弱,不少公司的展位只有1到2个booth(一个booth约9平方米),位置较偏,且没有进行现场产品和应用的动态演示。只有很少几家中国公司搭建了特装展位,如梅卡曼德机器人、李群自动化、越疆机器人和绿的谐波等。

  这次展会的主流力量无疑是日本和欧美公司。很多企业不仅展位规模非常庞大,而且拿出了平时难得一见的新产品和前沿技术,整体演示也有亮眼创意,吸引了大量观众。

  发那科

  KUKA

  川崎

  一句话,中国在工业和服务机器人领域,尚无能与国际巨头掰手腕的大家伙。

  2.硬件的城墙

  而深入到iREX的各展位,差距变得更具体可感——整体“颜值”带来的宏观压迫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细节处的惊叹。

  用日式中二方式来表达是:那一天,中国从业者终于回想起,曾一度被发达工业集团支配的恐惧。

  各本体厂商(生产工业机器人的厂商)的风格是“霸气外漏”。

  与今年9月国际厂商也相继露脸的上海工博会相比,iREX上,各厂家开足马力,真正秀出了最硬的肌肉。

  很多企业的机器人在 iREX 上都用明显更高的速度运行。这无疑对准备工作提出了更多挑战,而各公司却在所不惜,因为在“人人都弓弦拉满”的iREX大秀上,必须以最高水平全力以赴。 

  雅马哈SCARA

  发那科SCARA

  发那科蜘蛛手

  发那科货品抓取机器人

  那智不二越干脆运来了汽车自动化焊接的整套机械臂,展示了这一机器人最成熟应用方向的工业美学。

  而搅拌摩擦焊接机器人,则显示了那智不二越在焊接上的尖端能力——机械臂末端装载了很重的设备,同时又需要机械臂运动时有非常高的轨迹精度。

  那智不二越的“搅拌摩擦焊”机器人

  在展示一些常见应用和能力时,巨头也心思细腻。

  ABB用彩色泡沫雪花,展现了抛光机器人的防粉尘能力,梦幻又显实力。

  川崎的一个颇受孩子欢迎的演示是现场拍照,然后再由机器人在气球上画像,这个演示虽然没什么实际应用,但很巧妙地同时展现了力控(反复接触气球而不破)和一定的视觉能力。此外,几乎所有机器臂大厂都展出了力控的应用,如组装和打磨。

  同样巧妙的,还有欧姆龙展台上能打乒乓球的蜘蛛手,要能接住球,在基础的视觉和力控之外,还得加上轨迹预判能力。

  当褐色围栏中途升起时,发那科奉上了全场罕见的动真格的焊接。双机器人配合、激光焊缝跟踪、加上真实的焊接,展示了全方位的能力。

  发那科的焊接演示

  结合了投影技术的发那科的喷涂展示也十分直观。

  发那科的喷涂演示

  最夸张的是,发那科还搬来了世界载重量最大的机械臂,其完全伸展后的高度达到6.2米,最高搬运重量达1700公斤。

  为直观显示这个大家伙的力量,发那科甚至找航空部件公司Safran借了半个空客A380的发动机。硕大无朋的机器臂挥舞着同样巨大的发动机部件,在空中上下和翻转,身临其境十分震撼。

发那科的巨型机械臂发那科的巨型机械臂

  在有如开挂的日本本体机器人之外,容易被忽视却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工业“低调奢华”的一面也就是核心部件的实力。

  比如精密器械厂商Nebtesco(纳博特斯克),它是RV式减速器的首创者。发那科举起半个飞机发动机的机械臂关节里,就用到了Nebtesco的大型RV减速器,其额定转矩高达28000牛米。在这种高端硬件核心部件上,中国暂时还没有厂家能做出性能可替代的产品。

  Nebtesco 展台的一位中国分公司课长告诉甲子光年,RV减速器的技术难度之一是要尽量减少回差,也就是减少减速器轴的转动到外侧齿轮转动之间的传动损耗。当该设备精度不够时,轴的微小转动会无法带动外侧的相应转动,这就会导致机械臂关节的精度损失;一个个关节传导下来,会累积为末端精度的更大损失。

  不远处,全球最大的谐波减速器厂商HarmonicDrive的展台也门庭若市。

  另一个例子是快到晃眼的THK直线导轨,导轨上滑台的移动速度最高可达15米/秒,几乎超越肉眼可捕捉的范围,这样极其快速地加速减速并且做到位置精准,需要非常精密的制造工艺和先进的控制技术。

  仔细看,有一道光闪过,那是15米/秒的滑台

  雅马哈直线导轨上的“滑台之舞“则可以让人看一天,可实现同一导轨上,多个滑台的单独控制。

雅马哈展台的导轨展示雅马哈展台的导轨展示

  老牌台湾部件厂商上银的主营业务与THK相似,不过整体展示水平与日本最顶尖厂商有一定差距。

  上银展台上,用两杯红酒演示来导轨减震功能的创意非常好玩。

  与工博会上,核心部件厂商展示规模相对较小、位置相对边缘不同,iREX 上的核心部件厂商都处于非常核心的位置,且占地面积巨大,人流攒动。

  而且除了THK、Nebtesco、IAI等核心部件大厂,中小厂商也并不边缘。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