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保护饶毅

2019-12-09 14:26:1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拾遗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我是拾遗君

  来源: 拾遗(微信号:shiyi201633) 

  拾遗物语

  饶毅是忧国忧民的科学大家,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犀利耿直的现代鲁迅,我行我素的半老顽童。无论你是否喜欢他,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启蒙中国社会,也注定留下重要影响。

  ——施一公

▲ 部分截图▲ 部分截图

  2019年11月29日,

  一封实名举报信(草稿)在网上流出。

  这张举报信一流出,

  顿时引发学术界大地震,

  好多人惊掉了下巴。

  为何会引发学术界大地震?

  因为信中举报人乃饶毅。

  饶毅是何人?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中国生物界的顶级大牛。

  饶毅举报了什么?

  举报三位宗师级人物涉嫌论文造假。

  一般这种学术举报,

  举报人通常都会匿名,

  但饶毅竟然在信上留了实名,

  真是“刚烈”啊!

▲ 朋友圈声明 ▲ 朋友圈声明 

  饶毅确实是个刚烈的人。

  刚烈到什么程度?

  随便举个例子吧。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

  饶毅特别厌恶特朗普,

  他觉得特朗普就是一个大流氓。

  如果换做是我们,

  自己不喜欢就行了,

  但饶毅太刚烈了,

  他不喜欢,也见不得朋友喜欢。

  于是他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声明:

  1、凡是昨天投票支持Trump的,请删除我的微信联系;

  2、凡是今天以后还在朋友圈支持(或张目)Trump的,我都会删除联系。

  (饶毅在美国读书、教书22年,很多朋友都在美国)

  饶毅此言一出,立马引起轰动。

  很多人站出来炮轰饶毅:

  “没想到饶毅教授这么不包容。”

  “怎么能把朋友和政治好恶联系起来。”

  “没品,交朋友夹带政治私货。”

  尽管很多人炮轰饶毅,

  但饶毅依然固执己见:

  所“恶”不同,不相为谋。

  1962年,饶毅出生于中国江西。

  从上海第一医学院毕业后,

  饶毅就去了美国留学,

  并先后获得加州大学和哈佛大学两个“博士后”,

  因为在生物领域的卓越表现,

  饶毅被美国西北大学聘为终身讲席教授。

  饶毅为什么这么刚直?

  我就从这里说起吧。

  大家应该都知道施一公,

  就是身兼西湖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施一公。

  以前施一公非常不喜欢饶毅,

  觉得饶毅太喜欢多管闲事。

  但施一公喜欢上饶毅,

  也是因为饶毅的多管闲事。

  施一公讲过饶毅的三件“多管闲事”。

  第一件:推动建立国家级研究所。

  2001年的时候,

  施一公和饶毅都在美国大学执教。

  有一天,饶毅给一公发了封邮件。

  邮件内容是:想建议中国政府投入资金,引进海外人才,创建十个关于生命科学的国家级研究所,希望你签名支持这个计划。

  一公看完提议后有点生气,

  觉得此提议非常不靠谱:

  “仅仅维持研究所的运行就需要130亿,

  在当时中国科研经费相当紧张的情况下,

  提出这样的建议,

  就是异想天开、不负责任,

  甚至负面影响国内的科研发展。”

  一公不仅不签名支持,

  还打电话给几个朋友,

  “想让他们一起抵制这个计划。”

  尽管没取得一公的支持,

  但在饶毅等人的努力下,

  中国还是搞了一个试点——成立了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

  试点效果非常显著。

  施一公感叹:“将心比心,我佩服他。”

  第二件:推动BIO2000课程。

  大概是2000年的时候,

  在一次学术交流中,

  饶毅听说国内生命科学研究生教学比较落后,

  于是回到美国后,

  他又开始多管闲事起来,

  他不辞劳苦,

  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

  联系了二十多位海外优秀华人生物学家,

  创办了BIO2000课程,

  “每位生物学家专程回国,

  在北京和上海的顶尖大学各讲授6节课。”

  BIO2000课程的设立,

  为博士研究生打开了一扇眺望世界的窗。

  施一公感叹:“将心比心,我佩服他!”

  第三件事:提高亚裔生物学家的地位。

  一直以来,在美国学术界,

  亚裔科学家都很难获得领导地位。

  尽管亚裔科学家心生不平,

  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呐喊”,

  因为都觉得“呐喊”了也没用。

  但饶毅偏不信邪,

  他一次又一次地写信,

  写信给美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学会:

  “在学会长达一百多年的历史上,很少有亚裔的领导……”

  写信给美国神经科学会,

  “学会上百个各种各样的领导位置上,没有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

  写信给CELL的主编:

  “应该增加亚裔科学家的比例……”

  在饶毅的多次呼吁下,

  王小凡成了JBC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副主编,

  鲁白进入了美国神经科学会干部遴选委员会,

  骆利群进入美国神经科学会年会程序委员会,

  …………

  一大批亚裔科学家因此受益。

  施一公感叹:“将心比心,我佩服他!”

  施一公把饶毅称为“科学界的鲁迅”,

  饶毅之所以呐喊,

  之所以多管闲事,

  之所以刚直犀利,

  是因为他心怀理想。

  他的理想就是干好两件事:

  ●推动科研教育体制改革。

  ●推动科学文化传播。

  为了做好这两件事,

  他不惜也不怕得罪任何人。

▲ 饶毅被美国封杀 ▲ 饶毅被美国封杀 

  饶毅很早就取得了美国国籍。

  但是2007年,

  饶毅干了一件石破天惊的事情:

  他竟然退掉了美国国籍,

  辞去西北大学终身讲席教授职位,

  放弃了自己的实验室,

  然后回到中国,

  担任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饶毅是第一个在美国取得终身讲席教授职位后,全职回国工作的生命科学领域的科学家。

  “我希望通过我的行为,

  扭转观望的海外华人科学家的回国决心。”

  饶毅的率先回国,

  确实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在随后的几年里,

  施一公等人也回到了中国。

  这让美国政府相当不爽。

  美国驻华大使馆问饶毅:

  “你为什么要放弃美国国籍?”

  饶毅回答说,

  “从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开始,

  美国政府违背了本身的建国信条和价值观,

  已经丧失了道德领导地位,

  这让我为自己成为美国公民而感到羞愧。”

  这回答,十足的刚烈。

  然而刚烈的结果就是,

  饶毅从此遭到美国的封杀。

  回国后,饶毅刚直依旧。

  在回国之前,

  他就联合鲁白、邹承鲁,

  在著名杂志《自然》上发表文章,

  批评中国科研体制问题,

  并建议科技部只管政策不管经费。

  回国之后,他又联系施一公,

  在著名杂志《科学》上发表文章,

  批评中国的科研文化,

  “在中国,为了获得重大项目,

  一个公开的秘密是:

  做好的研究不如与某些人拉关系重要。”

  “在我回国前,

  我就亲眼目睹几个老院士,

  围着一个处长赔笑脸。”

  饶毅非常看不惯这种科研风气,

  所以他要站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

  窗户纸是捅破了,

  但饶毅却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

  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评选。

  饶毅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

  很多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

  生物界顶级大牛王晓东说:

  “无论是从学术水平、学术道德,还是对国家的科学贡献来讲,饶毅都远远超出此次进入第二轮的同学科候选人。”

  生物界顶级大牛施一公说:

  “不理解饶毅为什么会落……”

  甚至连死敌方舟子都为他感到不平:

  “以饶毅的学术水平,第一轮没过就被刷下来,真是一件很滑稽的事。”

  饶毅为什么会落选?

  方舟子这样猜测:

  “饶毅这次落选,

  与其特立独行的行事方式有很大关系。

  他什么话都敢说,得罪了很多人。”

  王晓东也这样猜测:

  “许多科学家为了能顺利当选院士,

  对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但饶毅刚好相反,

  他从不回避问题,

  敢于质疑,敢讲真话。

  作为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的投票院士,

  对饶毅的学术水平、学术贡献不可能不了解。

  在知情的情况下依然投反对票,

  只能说掺杂了个人好恶和私心杂念。”

  落选之后,饶毅立即发了一个声明:

  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饶毅真是够刚烈的:

  “宣布从此不再候选院士,

  就是为了证明给年轻学者看,

  不做院士照样可以挺起腰杆。”

  饶毅就是这样刚直,

  看到不良风气不良问题,

  他不说心里就不痛快。

  有一次,饶毅做报告。

  台下有人问:“饶老师,在中国,以重大疾病为导向和以兴趣为导向的研究,哪一个更重要?”

  饶毅刚直地回答:“在中国,研究是以文章为导向,跟你说的那俩不沾边。”

  学术圈,每年都会举办很多大型会议。

  “有声望和地位的专家教授们,

  都忙于主办或参加这种大型会议,

  以彰显自己在本领域的声望和人脉。

  会议规模越是宏大,

  大会主席就越有面子。”

  这在学术圈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惯例,

  大家互相请来请去,

  给人一种和气生财的感觉。

  但饶毅非常不齿这种行为,

  有一次,两位院士邀请饶毅参加大会,

  并让他出任神经科学分会场中方主席,

  可谓给足了饶毅面子,

  但饶毅竟然一口就回绝了:

  “我一贯认为科学家之间的会议小型才有效,

  这种大型、科学上低效的会议,

  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经费、败坏风气。” 

  这刚直,简直让对方吐血。

  回国做了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后,

  饶毅推出了一系列非常大胆地改革。

  就不一一列举了,只说一个例子——招聘职称改革。

  “我们国家在很多学科上,

  长期以来都是贱卖职称,

  比如说博士后回来以后,

  就直接做正教授、研究员,

  而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国家,

  都是从助理教授做起。

  贱卖职称看上去对招聘来的人很好,

  但实际上对好的人缺乏鼓励,

  对混饭吃的人缺乏压力……”

  于是饶毅开始在北大生科院推行招聘职称改革,

  “回国博士后得从助理教授做起。”

  饶毅推行的这些改革,

  自然免不了要动很多人的蛋糕,

  这些人就在明里暗里咒骂饶毅,

  但饶毅毫无惧色:

  “要改革,就不能怕得罪人。”

  正是因为不怕得罪人,

  饶毅把北大生科院带到了很高的一个位置。

  2013年,官方总结评价饶毅:

  “带来了空前的学科发展资源。”

  2013年9月,

  饶毅突然宣布卸任北大生科院院长。

  为什么要选择辞职呢?

  饶毅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认为改革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

  你不能只改革别人,不改革自己。

  一个学院要想完全改革,

  除了老师和学生的体系要改革,

  院长的产生体系也要改革。

  如果一位院长要靠永远站在这个位置上来保证改革,

  这个改革是没有完成的。

  所以,院长一定要下来,

  这样才能检验整个学院的改革是不是真正能够落地、真正能够长期维持。

  凡是所谓改革,

  最后自己在那个职位不肯下来的,

  要么是自私,

  要么是对自己的改革没有信心。”

  自己革自己的命,饶毅真是够狠。

  在推动科研教育体制改革的同时,

  饶毅也不遗余力推动科学文化传播。

  他一直坚持为科学网供稿,

  并创办了移动新媒体《知识分子》,

  “目的就是推广科学文化传播,

  让更多的人过上智识生活。”

  2011年8月22日,饶毅发表了长文——《今日中国谁最该做院士?》。

  在这篇长文里,

  饶毅浓墨重彩地推荐了两个人,

  一个是张昌绍,一个是屠呦呦。

  对,他俩就是青蒿素的奠基人。

  “在发掘和整理屠呦呦研究史的时候,

  我们不仅找了她本人,

  也找了跟她有矛盾的其他科学家。

  而且要求查看原始资料,

  包括早期军事科学院对外开放的‘523任务’和青蒿素档案,

  我们的研究生是除内部人员之外,

  第一个看到这些资料的。

  我们用这样的态度和方法去研究青蒿素的历史,

  最后我们做出来的青蒿素历史,

  受到研究者们的公认。”

  饶毅为什么要写张昌绍和屠呦呦呢?

  “就是希望中国重视那些做出了杰出贡献、而未获适当承认的科学家。

  张昌绍和屠呦呦做出的贡献,

  在我看来,值得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而他们在国际国内获得的认可,

  都远低于他们的实际贡献。

  两位皆非院士,

  其中一人可能从未被推荐过。”

  此文发表后,引起广泛关注。

  2015年10月5日,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我最大的痛苦来自于人际关系。”

  回国这12年里,

  因为敢于改革、敢于直言,

  饶毅遭到很多咒骂和暗算,

  “我大体想到了,

  唯一没想到的是这么多人背后捅刀子,

  我想到了一点,

  但没想到这么多,

  有些人做得太过分。”

  很多朋友都劝饶毅回美国。

  是啊,回美国挺好的,

  饶毅的大部分朋友都在美国,

  美国的个人待遇也比中国好得多。

  而且,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儿子,

  也不太适应回国后的生活。

  有一次学校布置作文,

  题目是——假如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饶毅的儿子在作文中写道:

  “假如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那我就立即飞回芝加哥……”

  很多人以为饶毅会离开中国,

  但饶毅说:“我不会走。”

  饱受责骂的饶毅为什么选择留下?

  他在央视《开讲啦》说过一句话:

  “我要做有意义的人。”

  这个“有意义”,就是推动中国的科学文化传播和科研教育体制的改革。

  事业未竟,怎能离开。

  饶毅做过一个演讲,

  演讲中,他引用了肯尼迪的名言:

  “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饶毅还进一步阐述说:

  “不但要问中国还有什么问题,而且要问你可以为中国解决什么问题。”

  在这次演讲中,

  饶毅再次说明了为什么会留在中国。

  “回国来参与工作,

  可以推动中国解决一些问题,

  特别是一些很明显的问题,

  即使是解决很小的问题,也是贡献。”

  为了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

  饶毅不惜也不怕得罪任何人。

  为什么不惜不怕?

  饶毅说:“因为问心无愧,我的批评都是为了建设。”

  李敖曾经说过一句话:

  “世上有太多的聪明人,

  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狂飙、没有粉彩、没有侠义,

  也没有星星和文天祥,

  他们没有理想主义,他们太贫乏了。”

  饶毅本可以做这样的聪明人,

  本可以活得像聪明人一样舒服,

  但他不齿也不屑这样做,

  “做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无趣了。”

  与其这样活,毋宁死。

  王晓东对饶毅有一个精准的评价:

  “饶是一个Man of Principle,

  君子谋道,

  和机会主义者、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反义词。”

  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在任何民族都一样,

  所以我们应该保护饶毅这样的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