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字幕组

2019-11-22 09:00:3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刺猬公社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刺猬公社联系到了几位曾在字幕组工作过的翻译,听他们讲述了各自字幕组的工作流程。有的人轻松愉快,有的人痛并快乐,也有人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文/御寒   编辑/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今年是猪猪日语字幕组成立第15周年。从2004年开始,猪猪字幕组就开始翻译日剧和日本电影,算是字幕组中的元老。为了庆祝,猪猪推出了15周年庆限定版2020年日剧日历,这几天陆续送到了购买者的手里。

  一位购买者在评价中写道:“吃白食这么多年的小回馈,谢谢猪猪。”

  和猪猪一样,专注于不同语言、不同领域和不同类型的民间字幕组,就像是影视爱好者的“衣食父母”。细数今年的“爆款”,美国的《致命女人》,日本的《轮到你了》,韩国的《超级乐队》,其实都是被字幕组带到大众面前的。

FIX字幕组《轮到你了》海报   图源:微博FIX字幕组《轮到你了》海报   图源:微博

  有人将字幕组形容为“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曾经活跃的很多字幕组,都因为人手、营利、版权等诸多问题,消失不见。现存的字幕组,也很难说完全逃脱了灰色地带。

  为了了解字幕组在幕后的付出,刺猬公社联系到了几位曾在字幕组工作过的翻译,听他们讲述了各自字幕组的工作流程。有的人轻松愉快,有的人痛并快乐,也有人向刺猬公社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如何才能加入字幕组?

  叶子曾在某知名英语字幕组担任翻译,五年前她加入字幕组的QQ群时,群里有超过200个成员。资历最老的成员从创始之初到现在,已经为字幕组服务超过10年。

  叶子坦白说,在加入字幕组的时候,有一条规定非常明确:不可透露工作内容,尤其是不可接受外界采访。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人认识到字幕组的重要性,也有很多参与过字幕翻译的人将经历分享在知乎和微博上,字幕组的幕后工作才算不上是秘密。

  通常来说,字幕组的成员会有不同的分工,“总监”负责所有统筹工作,主要工种包括片源、时间轴、翻译、校对、后期和压制。其中,观众最熟悉翻译和校对。

  大部分观众对字幕翻译的普遍认知是一边看视频,一边听译字幕。这其实是不准确的。

  在英美剧集中,制作方会内嵌一种特殊的隐藏字幕(Closed Caption,简称CC),专门为有听力障碍的观众设置,除了还原角色对话以外,还会注明剧中出现的背景音乐和剧情音效。另外,在日本影视作品中经常会看到“字幕放送”的字样,同样也是为听障人士提供的隐藏字幕。

右上角即为“隐藏字幕”标识右上角即为“隐藏字幕”标识

  在这种情况下,字幕组只需要根据CC进行翻译,就能大大降低翻译难度,同时提高字幕的准确性。

  不过,《英国达人》《美国偶像》《全美超模大赛》等真人秀和表演类剧集,以及很多残疾人保障工作不发达的国家的影视作品,一般不配CC,这时候就要靠字幕组听译,对翻译的语言水平要求会更高。

  叶子告诉刺猬公社,即使是在CC的基础上进行翻译,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高质量的字幕,除了要求翻译人员的外语水平和中文表达能力较高以外,还需要翻译人员能够完全理解剧情,甚至是了解对方国家的文化,这样才能保证翻译结果足够准确。

  以叶子所在字幕组为例,光是招募新翻译成员就要设立四道考核门槛。除了基本的翻译和语言能力外,还要考察工作态度和细心程度,学习书写规范、专有名词的译法、特殊句式的标注方法等。最后,申请者还需要选择一部当季在播的剧集,跟着该剧的翻译组进行一次试翻,剧集总监满意后方可正式进入字幕组。

  另外,该字幕组还会对翻译进行分级,刚进入字幕组的翻译被称为“试用翻译”。在积累了一定的翻译时长,并有剧集总监为其背书之后,他们才可以转正成为“正式翻译”。

  事实上,除了不可以担任校对和总监两个角色,“试用翻译”和“正式翻译”在其他权限上基本没有区别,都可以参与所有剧集的翻译工作。字幕组里有很多翻译都处于“试用”阶段,也没有转正计划,叶子就是其中之一。

  和叶子所在的大型字幕组不同,依依所在的泰语字幕组则没有那么多规定:字幕组没有准入门槛,翻译人员的泰语水平参差不齐,统筹和时间轴甚至根本不会泰语。

  作为校对,依依经常能在检查翻译时看到很多低级错误,加上泰剧翻译全靠听力,听漏、听错和听不出的情况也十分常见。另外,因为负责时间轴的成员不会泰语,在断句上也经常需要依依的帮助。

  泰剧的受众较少,很难把字幕组的名声打出去,也就很难招人,类似的小语种字幕组都有这样的问题。对此,依依也都表示理解,并且愿意自己多付出一些,去弥补字幕组的不足。

  “本来会泰语的就少,还要啥自行车?”依依开玩笑说。

  字幕组也要抢首发

  叶子将他们的工作机制形容成“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剧为最小单位,每个“剧组”独立工作,最终共同为整个字幕组服务。

  一般来说,美剧以“季”为单位播出,每年九月中旬至次年四月下旬为一个播出季,会在播出季之前宣布会剧集名单以及首播日期。如有首次播出的新剧,资深翻译可以请缨成为该剧的总监,其他成员可以自愿报名加入工作组,由总监牵头建立QQ群。

  美剧的播出频率一般为一周一集,每个星期,总监会通知当周播出时间(一般在北京时间的上午或下午),群内成员回复是否参与当周工作。剧集播出之后,负责片源的成员会通过自己的办法获取视频,有的通过电视录档,有的在视频网站上扒片,等等。

  拿到片源后,总监会根据当天的翻译人数进行工作分配,每人负责一段视频的翻译,时长一般在6~8分钟左右。随后,负责时间轴的成员会利用Aegisub等工具为视频打轴,粗略制作CC作为双语字幕的基础,并根据当天的翻译人数将时间轴分成若干份。翻译领取各自的部分后,在规定的截止时间前提交成果,一般由总监负责校对工作。

典型字幕文档的样式典型字幕文档的样式

  最后,负责后期和压制的成员会将视频和字幕整合在一起,视情况进行字幕位置、颜色和样式的调整,压制成片后通过各个渠道分发给观众。

  叶子对这份“零工”非常满意:“除了负责统筹和校对的总监以外,其他人的工作量其实不大,有时候不到一个小时就能翻译完当天的工作量,一周能参加好几部剧的翻译,还能提前看剧。”

  这种“福利”建立在字幕组人数多、能力强、受众广的基础之上。叶子所在的字幕组创立已久,成员众多,自然形成了一套非常规范和高效的工作流程,减轻了成员的工作量。和叶子比起来,另一位受访者依依就“惨”多了。

  依依曾在某泰语字幕组担任翻译和校对,这是一个小型字幕组,统筹、时间轴、翻译和校对加起来也只有不超过20位成员,流程为先翻译后制轴。有时候人手不够,一集一个半小时的泰剧,只有依依和另一位成员两个人翻译,随后互相为对方校对。

  依依告诉刺猬公社,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字幕组只有一条工作准则:快。泰剧的受众少,且对字幕组的黏性没有那么高,哪家字幕组出得快就看哪家的。这是很多小众剧观众的习惯。

  “还有一个bug(难题)是泰国电视剧播出得很晚,泰国还和中国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有时候晚上11点才能拿到片源。”依依回忆到,之前字幕组翻译了某部在国内相对热门的泰剧,大结局播出的那天,翻译熬夜赶工,她凌晨四点起床校对,负责统筹的总监通宵监工,这才抢到了大结局的首发。

某字幕组更新微博下网友的感谢留言某字幕组更新微博下网友的感谢留言

  另一位日语翻译静静则和上述两位的情况都不一样。她是日本男子偶像团体“岚”的成员大野智的粉丝,加入了一个以大野智个人为主的字幕组,主要翻译大野智参加节目的个人cut。

  这也是一个需要“爆肝”的工作,但理由会更温馨一点,“因为很多人等着看,想让粉丝早一点看到。”

  像静静这样以“追星”为基础的字幕组数量众多,并且集中在日语和韩语两个领域。此类字幕组在粉丝群体中颇受欢迎,比起传统意义上的字幕组,他们更愿意看同样带有粉丝属性的字幕组的翻译作品,里面会有许多粉圈内部才了解的梗。

  “很多人会觉得字幕组里的人很厉害,语言水平很高,翻译很专业,其实真的没有,”叶子坦白地说,“比起这些,还是‘喜欢’比较重要。”

  字幕组真的不挣钱吗?

  所有人在讲述字幕组经历时,都提到了一个词:用爱发电。

  在他们看来,对影视作品的热爱,以及看到成品时的成就感,足以他们忽略无偿翻译、熬夜爆肝等问题。

  时至今日,无论是熬夜翻译,还是早起校对,依依都没有赚过一分钱,靠的就是她对泰剧的热爱。而对于静静所在的追星向字幕组来说,打榜、拍照、修图、做物料都是“用爱发电”的事情,翻译字幕只不过是无所不能的“追星女孩”的其中一项技能而已。

  从更多字幕组所面对的现实情况来看,与其说是“用爱发电”,不如说是“不能用钱发电”。

  2006年,《纽约时报》曾发表了一篇名为《打破文化屏蔽的中国字幕组》的报道,文中写道:“字幕组的成员都知道,他们的作品在其它国家可能被认为是侵权。不过根据中国法律,这些作品很可能被当作学术研究,因为它们既不收费,也不以盈利为目的。 ”

  毫无疑问,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翻译并大范围传播影视作品的行为,不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为了规避风险,很多字幕组都将自己定位为“影视剧爱好者的交流论坛”,并且在资源里注明“爱好者交流所用”“不作商用”等免责声明。

字幕组的免责声明字幕组的免责声明

  即便如此,很多字幕组也没有躲过官方的检查。2014年11月22日,老牌字幕组网站射手网宣布关站;一个月后,最受大众欢迎的人人影视也宣布永久关闭网站。事实上,这也不是字幕组第一次被叫停,其中的重灾地人人影视,陷入危机的次数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2016年创立十周年之际,人人影视在官方微博上发表文章《十年人人,重新出发》,表示人人影视字幕组已经成功转型,核心业务是“为正版视频站以及各影视公司引进与出口、出版社、游戏等提供正版翻译业务”,在这个前提下“也将自身翻译的影视剧字幕免费分享给广大爱好者。”

  如今,人人影视除了招牌的美剧翻译以外,还有韩翻组、日翻组、法德西等小语种翻译组等多项业务,并且和多个影视公司、视频网站等达成合作,比以前“光明正大”了不少。

  叶子也根据自身经历,向刺猬公社介绍了字幕组和外部的合作。此前,她曾参与过字幕组和视频网站合作的项目,并收获了一笔“不多不少”的劳务费。那是一部BBC的纪录片,某视频网站买下了该片在国内的播放权,并邀请了她所在的字幕组合作。

  叶子回忆到,当时的片源由视频网站提供,翻译流程和平时并无二致。不过,和字幕组一贯的习惯不同,该剧在视频网站上播出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字幕组Logo以及参与字幕工作的成员姓名。

  平日里,叶子也偶尔能收到翻译的劳务费,数量都不算多,按时薪算也就是十多块钱,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随着引进的海外剧集越来越多,字幕组也有了更多合规的商业机会。但是在招聘新成员时,字幕组对外依旧会说明是“无偿”的,很多人加入字幕组也不是为了钱。就和十七年前,字幕组这个形式为什么兴起一样,只是因为“喜欢”二字而已。

  “字幕组何时会消失”

  尽管民间字幕组的身份正在规范化和合法化,但刺猬公社在联系各大知名字幕组,想要了解字幕组的盈利方式和官方合作情况时,还是遭到了拒绝。

  这其实也从侧面说明,直到今天,民间字幕组还“挣扎”在法律的边缘地带。在字幕组的工作内容中,依旧有相当一部分属于“灰产”。

  叶子告诉刺猬公社,字幕组所谓“不作商用”的资源分享,也暗含了很多商业行为。“其实现在非常明显,很多字幕组的视频资源都有贴片广告,网站和论坛上也有广告位,只不过有没有盈利、盈利多少就不一定了。”

某剧前字幕组的贴片广告某剧前字幕组的贴片广告

  针对这种现象,一部分观众表示了不满。此前《致命女人》就因贴了过多医美App的广告,而受到了观众的反感。不过,大部分观众仍然对字幕组心怀感激。毕竟,在国内依旧较为封闭和传统的影视环境下,字幕组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国内字幕组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2年,一群喜欢《老友记》的年轻人建立起美剧字幕的鼻祖“F6论坛”,随后衍生出一批老牌字幕组。TLF、YYeTs(即人人影视)、风软、破烂熊、悠悠鸟、圣城家园等字幕组,都是最早一批美剧迷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2006年的美剧《越狱》在国内掀起了美剧的浪潮。用今天的话说,这也是让很多字幕组“出圈”的第一部“爆款剧”。叶子还记得当时她看的《越狱》,就是伊甸园字幕组的作品。

  当时,国内在国外影视剧的引进上,还停留在由电视台主导的阶段。考虑到受众范围和可能造成的影响,电视剧会根据国情对影视剧中的性、暴力和其它常见元素进行删减,同时会严格控制影视剧的类型和数量。

  在这样的背景下,将国外优秀的影视作品带到国内,激发起国内观众的兴趣并扩宽他们的认知,甚至鼓励更多创作者的创新,字幕组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和十年前盗版横行的时候相比,如今进口影视的数量和范围都有所增加,但观众对字幕组的需求还没有完全消失。一来是因为和官方字幕组相比,民间字幕组在翻译时更加灵活,也会有一些“玩梗”的现象,这甚至成了观众和字幕组之间一种默认的“情趣”;二来还是因为字幕组的视频资源比官方更丰富,内容上也更加完整。

  字幕组“玩梗”

  早在2014年,著名独立字幕制作人管鑫就在微博上提到“字幕组何时会消失”一问,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

  在《武状元苏乞儿》中,皇帝问苏乞儿:“你们丐帮几千万人,一天不解散,我怎么心安?”苏乞儿回答:“丐帮有多少人不是我决定的,是你决定的。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让百姓安居乐业,鬼才愿意当乞丐呢!” 

  “同理,正版渠道越顺畅便捷、译制品质越高,费力搜来down(下载)去的人自然就越少。”管鑫在微博里写道。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