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参加非洲版“赢在中国”,马云到底说了什么?

2019-11-20 08:28:4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8字路口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韩塞

  来源:8字路口(ID:crosseight)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6日,非洲国家加纳首都阿克拉市的一间电视演播厅。

  台上站着十个年轻人,有男有女,有黑有白。十张笑眯眯又自信的面孔望着台下的摄像机。

  他们背后的大屏幕上,显示着一排英文:

  Africa's Business Heroes(非洲商业英雄)

  台下,四位评委正襟危坐,三男一女。

  两名非洲人,分别是津巴布韦电信大亨斯特拉夫·马希依瓦(Strive Masiyiwa)和尼日利亚女银行家伊布昆·阿沃希卡(Ibukun Awosika)。

  这些年里非洲本土企业家中的佼佼者。

  另外两个亚洲人面孔,则是阿里巴巴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和前不久刚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

  马云。

  十个年轻人,是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创业者中,精心筛选出来的最后十强。

  他们需要在镜头前说出自己的梦想,介绍自己的项目,同时接受来自四位评委的点评,来争夺共计100万美元的创业资金。

  十几年前,中国有一档相似的节目也风靡一时,它叫《赢在中国》。

  马云同样是评委。

  01

  最先出场的是一位来自卢旺达的姑娘,凯文·凯吉里姆普杜(Kevine Kagirimpundu)。

  她的创业项目,是造一款卢旺达人穿的鞋。

  促使她开启这份事业的原因,是走在卢旺达的大街小巷,经常能够看见各种修鞋的店铺,大批人却赤着脚。

  背后的原因是,卢旺达的轻工业十分落后,鞋袜基本依靠进口。当地的修鞋师傅们只会修鞋,没有人会造鞋。

  时间久了,当地很多人就常年赤脚。

  发现了这个市场,她决定自学成才,亲自动手。

  第一步是在谷歌搜索:

  如何制造一双鞋?

  按照网络上提供的步骤,凯文开始利用手边上现有的材料——卢旺达街边随处可见的废弃轮胎,开始练手。如何切鞋底,如何打磨皮面,如何粘连,如何缝纫......

  在几个月的尝试和向修鞋师傅反复请教之后,她终于造出了第一双鞋,又创办了自己的鞋类品牌,雇佣了70%是女性的员工。

  她使用的原材料基本来自于废轮胎。这也是环保的一种做法。

  你现在穿的是你自己做的鞋子吗?评委斯特拉夫冷不丁地问。

  站在台上的凯文直接把鞋子脱下来,光着脚送到他面前。

  当然!你看,这里面有我公司的LOGO……我太不好意思了!

  全场爆笑,坐在旁边的马云也笑了。

  这远远不是他第一次接触非洲,和这里的年轻人。

  两年前的2017年,马云就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大学礼堂里,对数千名年轻人发表了一场演讲。

  他尤其着重提到了自己年轻时三次参加高考,以及30次求职被拒的失败经历,来鼓励年轻人们坚持梦想。

  在台下年轻人的多次欢呼声中,马云当场表态:

  从现在开始,我今后每年都要来非洲,到访3个非洲国家,希望在未来的10到15年里可以拜访完非洲所有的54个国家。

  02

  疫苗推广、农业技术、棕榄油……一个又一个选手上台,讲述自己的梦想。

  他们的梦想,往往和非洲这块大陆的苦难连在一起。

  1994年,震惊世界的最大新闻,来自非洲。

  这一年,卢旺达爆发的一场人道灾难,注定要写进人类历史之中。

  几年前,国内两大种族胡图族人与图西族人爆发内战,在短短三个月内制造了超过100万人死亡的屠杀,消灭了该国总人口的七分之一。很多中国人都看过一部电影《卢旺达饭店》。

  卢旺达女孩克里斯蒂尔·奎泽拉(Christelle Kwizera)就出生在这一年。幸运的是,她的家远离冲突前线,没有被波及。

  但对于卢旺达人来说,屠杀只是灾难的一部分。就算侥幸躲过,生活中也需要面对诸多的挑战和死亡的陷阱。

  最大的威胁,来自每个人每天都离不开的水。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因为干旱几乎都面临水源短缺的问题。事实上,除了极少数地区,大多数国家都有河流流经,缺水并不严重。

  真正缺少的,是可以使用的安全水源。

  在非洲,诸多致命疾病,霍乱,痢疾,伤寒或脊髓灰质炎病毒都藏在地表水里,每年都有大量的人们饮用了不洁净的地表水后患病身亡。

  当大屠杀已经结束多年,卢旺达的人们仍然一刻不停地死去——只因为水。

  奎泽拉的童年就充满了一次次打水的经历。

  从记事开始,她便每天和母亲步行去十几英里外的取水点打水,负重近20公斤,往返轻则五六个小时,重则十几个小时。

  可以说,全家大部分劳动力活着就只做一件事:打水。

  在卢旺达,只有几个大城市拥有自来水网络,能够提供安全的地下水,一年的使用价格约500美元,约等于一个普通人四分之一的收入。

  在大学期间,奎泽拉学习了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她创办了卢旺达水资源公司。

  自2014年开始,卢旺达水资源公司已经在全国各地90多处居民定居区打井和安装管道,建成了上百处自来水网络。

  他们的价格,是政府供水网络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马云点评:

  你最大的竞争对手应该是卢旺达政府,因为他们这些年也在积极推进供水建设。

  只有你的速度比他们快,提供的服务比他们好,能够让你的竞争对手担心你,你的公司未来才能继续生存,不断壮大。

  今年3月份,马云在访问非洲后成立了马云非洲青年创业基金,总额1000万美元。

  这一基金将在今后十年里,每年拿出100万用于支持创业者。

  将在各大电视台播出的“非洲商业英雄”是第一届。

  03

  2009年,在美国念大学的尼日利亚女孩特米·吉娃托布森(Temie Giwa-Tubosun)报名了一个实习项目,回到尼日利亚参加医疗志愿活动。

  在故乡,特米目睹了她此生都难以忘怀的景象,一名产妇遭遇了持续三天的难产。

  尽管医生护士尽全力抢救,还是没能挽回。产妇最终大出血,导致婴儿死亡。

  挽救婴儿生命,只需要一场普通的剖腹产手术,或者是及时、充足的血液供应。

  看似稀松平常的条件,但在尼日利亚几乎不可能。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石油出产国,把石油卖到英国、美国、中国、日本。但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共医疗卫生条件排名上,它排名全球第187名,位列倒数第四。

  在尼日利亚,当地夫妇平均要生育5-8个子女,每10万例生产中就有814例死亡。导致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是产后出血。

  五年后,特米拥有了自己的家庭,怀上了儿子,同样在生产中遭遇了难产和出血。

  在与命运搏斗了一天之后,她已经毫无力气,想着当年那名产妇的命运会不会在自己身上重演。

  幸运的是,她已经回到了美国。医生轻松地给她输血,做了剖腹产手术,挽救了母子的生命。

  那之后,回到尼日利亚的特米发现:

  这个国家并不缺少血液,缺的是信息。

  因为信息不互通,有的医院或者血站储存的血液过期扔掉,有的地方则无血可用。核心问题是信息和物流问题。

  2015年,她根据这个思路创办了一家“生命银行”(Lifebank),旨在打造尼日利亚最大的虚拟血库。

  在生命银行平台上,收录了全国60家大型医院和血库的实时储备信息,医院和患者可以及时查询到距离自己最近的血库,不同血型的血液、血液制品的储备情况,第一时间预订。

  而提供信息和配送血液服务的生命银行,每次收取10到50美元不等的劳务费。

  运送血液的,最初是可以在大街小巷随意穿行的摩托车和穿越城市河道的快艇,之后是无人机。

  成立四年,生命银行以7x24小时的服务,挽救了5300名尼日利亚人的生命。

  特米说,她的梦想不仅是非洲2000万美元的血液供应市场,还有300亿美元的非洲医疗市场。除了运送血液,生命银行还可以尝试运送氧气、医疗设备、疫苗等非洲急需的各类医疗用品。

  对这个项目,熟悉尼日利亚困境的女银行家伊布昆给予了高度评价:

  你不能扩张太快。尼日利亚的市场很大,你的产品事关人命,这种敏感性注定要求你的生意要足够谨慎。

  马云开口了,神情严肃,句句干货:

  第一,全球视野,本地成功。供血就够了,其他不要想。

  第二是,ppt拿走,展示未来的数字没用,市场多大和你没关系。大部分企业家都说市场多大多大。市场有1万块,但你只挣五块钱,那又能有什么用?

  我不喜欢ppt,你未来的预期数据很模糊,只有当下具体的数字才能体现你的成绩。

  这也不是马云在非洲第一次谈到血液。

  他说过这样的话:

  非洲需要造血,而不是输血。给钱多的国家、给钱多的孩子,不可能有出息。

  我们最终要做的,就是通过支持非洲的年轻人,让他们变成改变者。

  我希望接下来的20年,非洲至少会长出100个阿里巴巴,会有1000个马云。

  在马云这次非洲行,一位中国驻当地使馆的官员,在发言中也使用了相似的比喻:

  非洲怎么办?马云带来了答案。

  一是环保,二是马云非洲创业基金的活动,激发非洲的内生动力,培养当地企业家。

  给钱只能输血,现在这是让非洲自己造血。

  04

  来到这场决赛上的,也有复制中国模式打造的非洲创业项目。

  来自埃及首都开罗的年轻人瓦利德·拉赫曼,就讲了一个漂亮的故事,他的项目是计划做一个非洲版的饿了么。

  按照他的讲述,在埃及,全国超过35%的人口,接近1900万埃及人都处于肥胖状态。其中有360万儿童严重体重超标,却有另外90万名儿童患有贫血症。

  所以,他的目标是为埃及人提供平价且营养丰富的食物,远离垃圾食品。

  2015年,他开发的在线点餐平台「妈妈」在开罗上线,雇佣各类家庭妇女,利用家庭厨房制作食品。

  用户只需要每个月支付9美元会费,就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免费配送服务。

  不过,现实很骨感。四年时间,瓦利德只吸引到7000名用户注册,每年订单数大约4万单。

  在开罗2280万人的人口总量前,这个数字显得几乎没有影响力。

  相比之下,中国的饿了么第一年占领了两万多人的上海交大,第二年就覆盖全上海,合作餐厅超过10000家。

  对这个过分谈论理念的项目,评委斯特拉夫给予了严厉的批评:

  我一开始觉得你的规模不行,现在发现你的数字有问题。

  你介绍你的项目时总是在强调营养问题,但需要考虑营养的往往是小孩,成年人没有时间顾及那么多营养的问题。

  你们只做所谓的营养餐,在UberEat(Uber推出的外卖服务)面前又能有多少竞争力?

  对这个项目,马云直指问题要害:

  创业,用太多的理念和故事包装,缺乏生意模式,不是一个好主意。

  先把企业做大了,再来谈营养的问题。

  一个创业者应该做的事,是要让要试着把事情变简单,不要给猴子涂口红。

  最后一个上台的项目有两个CEO。一个上台演讲,一个坐在台下。

  两个人中,一个擅长运营,另一个则擅长融资战略,所以他们的工作一般都是混着干,谁行谁上。各自的员工也向两边分别汇报。

  一位评委问其没有上台的原因,上台的CEO回答:他口才不好,我出来讲。

  马云点评:

  我当年有18个创始人,20-30个业务,不可能有20-30个CEO。为什么有两个CEO?4个CTO可以,两个CEO不行.

  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不能鼻子汇报给脑子,眼睛汇报给心脏。

  满堂大笑,鼓掌。

  经过商议,四名评委评出了前三名“非洲商业英雄”,“生命银行”的创办者特米获得冠军。

  她将获得25万美元的奖金。其他人以不等的金额分享余下75万。

  05

  这一次去非洲,马云忙得很。

  他除了参加“非洲商业英雄”,还给保护自然和动物的巡护员们发奖,访问了多个国家,最多时一天跑了三个。

  在每一个国家,他都受到该国国家元首的热情接待,同时被问到一个问题:

  非洲怎么才能更好地学习中国?

  马云对现场的非洲年轻人说:

  看到你们,就像看到20年前的我自己。

  我尝试前往硅谷融资,一次又一次碰壁。因为没有人相信中国的互联网会发展,没有人相信中国,因为我们没有信用卡,没有物流。

  但正因为这样,才有我们这些创业者的机会。

  如果中国什么都有,还要我们干什么?

  退休这两个月,马云并没有闲下来,甚至比从前还忙。

  他的日程表上,排满了公益、教育、环保、激励创业精神、培养女性领导力……

  非洲,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说: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的机构要来保护非洲的动物时,我想说,为什么不是中国?

  中国和非洲,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而且我们只有这一个地球。如果地球病了,没有人会健康。

  非洲是希望之地。看到非洲的创业者,我感觉看到了20年前的自己。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