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把25岁的细胞储存起来,未来用于长命百岁?

2019-10-18 14:11:4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硅谷洞察   
Photo by Hal Gatewood on UnsplashPhoto by Hal Gatewood on Unsplash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Toby

  来源: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

  中国历代君王在达到自己人生巅峰、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时,他们开始恐惧死亡,于是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追求仙丹,比如,秦始皇当年派徐福携数千童男童女东渡求仙丹,为的是靠“外力”来延年益寿,然而,秦始皇或许不知道,实际上人体内在的(干细胞)才是最好的。

  硅谷洞察(原硅谷密探)今天采访的一家初创公司Eeverlabs就是希望通过储存你现在的细胞,给你提供一份未来的健康保险。

  第二次选择生命保障的机会

  一直以来,大家都知道脐带血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新生儿的未来生命保障,因为其中的成分可以在未来用于治疗孩子的血液相关疾病。

  每每想到这,小探总是惋惜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留下些什么…不过Everalabs的出现给予了人们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那就是通过储存现在相对年轻的细胞(含有较少的基因突变),在未来把它们诱导成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后者可被用于自己日后各种疾病的治疗。

(细胞基因突变数目与年龄关系,图片源自Everalabs官方提供)(细胞基因突变数目与年龄关系,图片源自Everalabs官方提供)

  一般情况下,人类在25岁左右会达到身体机能的巅峰,后来身体则会逐渐出现不同程度的衰退,这是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

  另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基因突变的数量越来越多,而基因突变会增加人们患病的几率。“不过,这不意味着你80岁了存储细胞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它们至少比未来的细胞年轻,存在相对少的基因突变” ,Nabeel Quryshi,Everalabs的创始人CEO告诉小探。

(Everalabs 官网)(Everalabs 官网)

  Everlabs 是由哈佛大学本科生Nabeel Quryshi-CEO和 Michael Chen-CFO共同成立,此外,斯坦福大学干细胞研究方向的教授Vittorio Sebastiano和哈佛大学合成生物学之父George Church也作为联合创始人负责技术层面的管理。

  目前,Everalabs 入选硅谷著名孵化器Alchemist Accelerator ,也成为哈佛创新实验室的明星项目之一。据创始团队透露,公司计划在2019年年底前发布产品,并正在与投资人沟通投资事项。

  那么,作为普通消费者的我们究竟如何使用Everalabs的服务?

  流程:快递工具包非侵入式取样+细胞存储+细胞重编程

  Everalabs的购买流程简单,就像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或是寻常电商购物那样,网上付费后,你就可以在家里等待快递送上来的工具包。然后,根据说明书的指示,采取一定量的尿液样本后寄回Everalabs实验室。

(Everalabs取样器,图片源自Everalabs官方提供)(Everalabs取样器,图片源自Everalabs官方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非侵入以及便捷式取样正是Everalabs的一大亮点。

  目前,市面上主要采取侵入式来取细胞。为什么Everalabs可以采用非侵入来提取细胞?实际上,取样的方式主要取决于需要提取什么类型的细胞。比如,骨髓中提取的是造血干细胞,后者可以直接应用到血液疾病治疗中。而Everalabs主要目的是从尿液中提取体细胞,这是目前提取活的人体细胞的最简单的非侵入式方法。

  但是,这会不会对疾病治疗没什么直接用途呢?

  这换做是以前确实没有什么用,但是直到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因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iPS cells)试验成功获得了2012年诺贝尔医学奖后,人们才发现原来体细胞还可以被重编程变成类似胚胎干细胞的状态,而后者具有极强的分裂、分化能力,可以在体内或体外被诱导分化为机体所有的细胞类型,由此为疾病治疗或者减缓衰老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山中伸弥,图片源自于网络)(山中伸弥,图片源自于网络)

  回到用户体验流程上,Everalabs拿到用户样本后会进行质量检验以确保细胞活性等符合标准。质量不符合的原因可能有多种,比如醉酒的人的尿液中含有酒精会对细胞具有毒害作用。如果样本不符合标准,Everalabs会免费给用户再寄一套取样器重新提取样本。

  样本质量如果没有问题,Everalabs会对细胞进扩增操作来增加细胞的数量,使得未来可以有足够的细胞使用。小探认为这个步骤也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对于像大家熟知的脐带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相关疾病,细胞数量不足其实是非常影响疗效的甚至会导致治疗的失败 。

  不过,扩增的次数也需要控制,否则多次扩增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细胞癌变的情况。以及,万一我被保存、扩增的体细胞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基因突变怎么办?

  针对这两点担忧,创始人Nabeel表示,他们只会进行一代培养来控制多次扩增的基因突变的可能,同时团队正在开发来控制或者识别累计基因突变程度的方法来筛选需要扩增的细胞。

(iPSC应用流程,图片源自NatureRevGenet)(iPSC应用流程,图片源自NatureRevGenet)

  最后,Everalabs会把细胞们在液氮环境(-196℃)下保存。在这个温度下细胞代谢会变得非常缓慢,适合做长时间保存。到了未来需要用到特定干细胞的时候,Everalabs会将细胞复苏并将其重编程iPS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后者可以分化成多种干细胞甚至可以被培养成组织器官。

  由于培养出来的组织和器官都源于用户自己,所以尽管未来要进行器官移植,也不会产生异体器官而引发的免疫排斥问题。

  以医院为主要销售渠道,不担心市场教育问题

  目前,Everalabs有两种收费模式。第一种是针对普通用户,Everalabs在第一次样本收集上会收取300美元的手续费,随后每年大约收取100美元的细胞保存费用。如果按照湾区一个普通餐馆吃一顿饭大约20美元左右,这意味着一年约5顿饭省下来的钱可以足够支付存储一年细胞的费用。

  第二种针对愿意支持未来科研的极客用户,Everalabs为此免去样本收集费,不过用户需要同意将自己的数据提供给Everalabs用于未来的药物开发等科学研究。

  据CEO Nabeel称,目前美国市面上的脐带血细胞费用上,初次样本收集费就高达上千美元,而每年的保存费也需要数百美元。相较之下,Everalabs的收费更低。

  当聊到市场营销策略的时候,Everalabs表示基于前面提到两种收费模式,他们有两种获取客户的方法。第一种就是直接面向消费者,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免去高额的样本提取费来自动吸引追求新科技的用户,这时候采取的其实是低成本的口碑传播。

  另外一种则是通过医院的医生来进行获客。由于在医院体检端或者是医生端入口处的用户已经具有一定的健康担忧心理,所以这时候推广Everalabs会具相对比较高的转化率。

  国内的读者大概都听说过,孕妇在医院生产前可能会被问到需不需要保存脐带血。其实在美国也一样。不同的是,美国这种渠道模式已经持续了将近30年。因此,在“存脐带血用于未来治病”的尝试影响下,“存细胞(后转化成干细胞)用于治病”市场教育难度会有所下降。

  这意味着,现有脐带血宣传模式可以直接被用于细胞储存的业务开发,而不需要从0到1重新建立新的销售模式。

  并非业内唯一玩家,还有直接存储干细胞的同行

  实际上,业内也有创业公司在做类似的事情,比如小探在去年报道的Forever Labs,也是在年轻的时候把用户的细胞存起来,等到老的时候去用,以对抗衰老引起的疾病。

(Forever Labs 官网)(Forever Labs 官网)

  不过,Forever Labs提取的是干细胞而不是体细胞,也就意味着未来很可能不需要重编程,即只需要储存到未来直接使用即可。因此,Forever Labs使用侵入性提取方式来提取用户干细胞,目前,他们提供骨髓干细胞提取和脂肪干细胞提取。

(Forever Labs 干细胞存储服务价格)(Forever Labs 干细胞存储服务价格)

  如果用户选择的是普通选择服务,则需要每年交定额存储费用给Forever Labs。总费用将包括:样本提取费750美元+每年250美元存储费用,或者选择终生存储套餐共5000美元。

  相比较而言,Everalabs价格为300美元样本提取费+100美元存储费用,是Forever Labs不到一半的价格。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未来你需要干细胞,Everalabs则需要把你的体细胞重编程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这需要额外的费用以及稳定的技术。

  但是Nabeel相信,在未来几年随着iPS技术的成熟,iPS的成本会快速降低,然而Forever Labs仍然会因为干细胞的解冻过程而收取额外的费用。

  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疗法日本领先,但仍存风险

  到底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能不能治病?我们接下来看看这种疗法的发展历程。

  2014年,世界首例IPS人体手术试验由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agaku KENkyusho/Institute of Physical and Chemical Research)实施,病人是一位70岁左右的女性,患有一种导致视力丧失的眼部疾病——老年黄斑变性(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AMD)。

  在这第一次IPS人体试验中,该名女性移植了IPS方法培养出来的视网膜细胞,而IPS所用材料正是其皮肤细胞。

(大阪大学完成世界首例iPS角膜移植,图片源自Japan Forward)(大阪大学完成世界首例iPS角膜移植,图片源自Japan Forward)

  2018年,京都大学完成世界上首例IPS用于人体帕金逊疾病的试验,注入了约240万个细胞;

  2019年,大阪大学完成全球首例 iPS 角膜移植;

  到了2019年,美国才准备实施其第一例iPS人体试验,针对的疾病正是五年前日本研究的黄斑变性疾病。

  虽然,看上去IPS疗法在各种疾病上的临床试验可以逐渐被展开,但这并非一帆风顺。

  据TheScientist报道,2014年首例IPS手术后,该名女性视力并没有明显好转(或者没有明显恶化也是个好事)。在第二例手术中,就在细胞要被转移到病患时,发现扩增而来的细胞具有基因突变,这些突变是在病人自身的细胞所没有的。基因突变的确切原因没有人知道,但据Nature News在2017年报道,这可能是因为病人年龄大导致累计基因缺陷增加了手术风险,随后,系列实验暂停。

  在2016年,日本由理化学研究所采取了异体的IPS疗法,也就是使用别人的细胞重编程得到的干细胞进行治疗。根据Japan Times报道,这样的选择是出于考虑成本和时间效率。

  既然出现了异体IPS疗法,那之前的基因突变问题可有解决?毕竟不是源自自己的细胞,难免存在免疫排斥问题。在2018年1月,首次出现了该类实验异体IPS疗法的负面报道,有一位病人在进行细胞移植后出现视网膜肿胀症状,这种状况直到研究人员把移植的部分取出来才有所好转。

  在小探看来,IPS确实是目前非常重要的技术,不过也有诸多问题要解决,像前面提到的IPS细胞基因突变(即致癌风险)和免疫排斥(可能需要终身服药)貌似并没有被很好的解决,倒是陆陆续续有更多种疾病的临床试验申请已经被通过了。

  如果当年脐带血未存的你,会选择存下现在自己年轻的细胞为未来买上一份“保险”吗?这样的价格你觉得合理吗?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