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细数12家跌落神坛的硅谷公司 有哪些共同的“硬伤”?

2019-10-17 10:53: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硅谷洞察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硅谷洞察

  来源: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

  Wework宣布撤销IPO计划!英国《金融时报》一天前报道更是透露,如果Wework无法在11月底之前筹集新资金,则可能面临高管们几周前从未想到过的事情:破产。

  从估值高达470亿美元,到不足200亿美元,再到估值跌至只有100亿—120亿美元。从软银宣布罢免CEO Adam Neumann,再到不断宣布裁员、出售旗下公司、延缓上市。Wework上市之路可以说磕磕碰碰,甚至高潮迭起。

  然而,Wework并不是唯一的一家。不过,下面这些公司比Wework好的一点或许在于,他们最终实现了上市,只不过,估值从最初的高估值,到重重跌落。

  创投数据库Pitchbook 近期统计了从估值到上市市值总损失最多的前12家公司名单,到底这些公司因为何种原因从高估值跌落几十亿?最终至IPO时经历了估值的剧烈“腰斩”?硅谷洞察今天就来跟大家探讨探讨。

  硅谷多达9家公司“流血上市”,盈利能力成关键词

  据Pitchbook数据显示,从估值到最终上市市值损失最多的12家公司中,其中有9家在硅谷,硅谷洞察将对其中前6家公司进行分析。

(图片来源:Pitchbook,版权属于原作者)(图片来源:Pitchbook,版权属于原作者)

  从上图可见,这前6家公司从最后一轮估值,到最终IPO时的公司市值,损失均超过10亿美元。

  六家公司中,涵盖了社交公司、SaaS、金融科技类公司,也包括生物制药、能源公司等传统领域的公司,均属于近些年硅谷较火的初创公司类别。

  到底这些公司为何从最后一轮估值,到最终IPO时市值被“斩”如此之多?硅谷洞察从当时的新闻报道、公司上市公布的文件等一一进行分析发现,这些公司最终市值落差大,莫过于三大原因:

  第一类原因:投资人对盈利模式感到担忧,如Square、Pinterest两家。

  在上述公司中,最知名、估值到市值损失最多的莫过于硅谷金融支付初创公司Square。

  Square在最后一轮估值高达60亿美元,但在IPO时筹集了2.43亿美元,比预期少了约8000万美元。IPO当天公司市值为29.5亿,减少了足足30亿,在Pitchbook的榜单上属于“第一名”。

  为何差距如此之大?Square上市是在2015年,当时,人们对移动支付行业的盈利能力和Square自身未来皆存在不确定性。上市当年,该公司亏损1.315亿美元。

(Square支持支付的方形刷卡器,图片来自网络)(Square支持支付的方形刷卡器,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盈利能力之外,Square在移动支付领域还面临像Visa,美国运通和PayPal这样的竞争对手。强大的竞争对手,加上盈利能力的不确定性,也难免被投资人认为会使Square未来的收入增长放缓。

  与Square类似的还有今年在纽交所上市的图片为主的社交媒体公司Pinterest,可以说,它是自Snap公司2017年上市以来,美国社交媒体公司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上市了,但也面临上市后的市值跟先前估值相比,大幅腰斩的情况:跟其最高估值时相比,相差了22亿美金。

(Pinterest上市图,图片来自网络)(Pinterest上市图,图片来自网络)

  Pinterest在2018年收入为7.559亿美元,同比增长60%。尽管该公司净亏损从2017年的1.3亿美元缩小到2018年的6297万美元,但它仍然无法盈利。Pinterest甚至在此前提交的上市监管文件中表示,“可能永远无法实现或维持盈利能力”。

  第二类:产品前景不明影响盈利,代表公司如生物制药公司Reata、云软件公司Domo。

  Reata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总部位于德州的制药公司,主要研发的是针对严重且危及生命的疾病所展开的实验性口服抗氧化和抗炎药物。

  2016年5月,Reata制药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最后一轮估值跟上市当天的市值相比,差距高达27.6亿。

  据当时媒体报道指出,该公司处于早期亏损状态,未来盈利将严重依赖主要候选产品以及取决于临床试验。且Reata也面临着众多其他制药公司的竞争,因此最后一轮估值跟上市市值相差10倍,也不足为奇了。

  另一家云软件公司Domo于2018年6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其在IPOS-1文件中是将自己描述为“一个为业务赋能的操作系统,能够访问实时数据和见解,并通过智能手机采取行动。”

  但知名信息咨询公司Gartner在其2018年分析商业智能相关产品分析中,指出了Domo产品困境的根源所在:其“产品仍然更专注于缩小与当前分析、商业智能软件领域的领导者如Tableau、微软和Qlik的差距,而不是做出颠覆性创新”。

  也就是说,Domo在其领域,并不是领导者,产品创新能力有限,从而影响了未来盈利的可能性。

  第三类:盈利周期与行业有关。如SilverSpring和SolarCity。

  SilverSpringNetworks是一家总部位于圣何塞的硅谷能源初创公司,成立于2002年。这家公司是一家智能电网供应商,希望透过网络监控水、电等公用事业供应状况,从而提升能源使用效率。

  但是,SilverSpring作为能源类公用事业公司,面向的对象是政府,必须经过预算、采购、竞争性招标、技术和性能审查以及监管部门的批准程序,然后才能获得合同相关的收益。销售周期长且难以预测。

  即使是像SolarCity这样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太阳能面板安装企业,也并没有比SilverSpring好太多。因为它是以零首付或微首付为客户安装太阳能屋顶系统,然后以低于电力企业的价格向消费者出售电的。

(Solarcity安装的太阳能面板,图片来自网络)(Solarcity安装的太阳能面板,图片来自网络)

  早在2012年就上市的SolarCity,成立了不过6年。追踪能源行业的GTMResearch公司曾分析指出,仅2013年,全美太阳能项目投资总额达130亿美元左右,自2007年以来增长了10倍。但不可避免的是,要应对的是联邦政策可能对太阳能行业随时对税收补贴政策的减少。

  跟前面这些公司类似的是,SolarCity作为美国最大的屋顶太阳能系统供应商,超过了8万客户,但公司至今没有一分钱的收益。只不过,SolarCity有个好处是:它笼罩在钢铁侠马斯克更大的光环下。

  如今股价表现:5家市值增加,一半退市

  那么,到底“流血上市”是不是意味着前景不好呢?并非如此。

  硅谷洞察追踪这12家公司发现,有5家公司市值实现了增加,甚至翻倍,也有6家企业因为重组、收购、合并等退市。

  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度过“流血”期?要么,营收有望,要么超过市场对盈利预期。总之,离不开两字:盈利。

  以市值大幅增加的三家公司为例,包括移动支付公司Square、Reata还有今年刚上市的Pinterest。

  先看看市值翻了10倍的Square。

  从总体利润情况来看,Square在2019年第二季度仅亏损了200万美元,比2018年同期600万亏损有所改善。且多位分析师均指出,Square2019年有望是其最终止损的一年,预计2020年产生1.36亿美元的正利润。

  同时,Square旗下产品CashApp这个点对点支付App,最近一个季度收入为2.6亿美元,这被认为已经开始与Paypal旗下的Venmo和GooglePay、ApplePay展开竞争,并在Square2019年的预期利润中,占比大约12%,还有望继续上升。

  而Pinterest则体现出盈利模式的探索和超出市场预期对股价的重要性。

  今年8月,Pinterest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其业绩打破华尔街预期,收入同比增长62%,达到2.612亿美元,轻松超过市场普遍预期的2.355亿美元。该财报发布后第二天,公司股票上涨了18.6%。

  那么,Pinterest的收入增长来源是什么?最大动力是每月活跃用户(MAU)增长30%,达到3亿,且每用户平均收入增长29%至0.88美元。甚至有分析指出,Pinterest已经通过用户浏览的固定内容来发现产品和项目,希望像另一家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一样,从广告中赚钱。

 (硅谷洞察制图,版权属于硅谷洞察) (硅谷洞察制图,版权属于硅谷洞察)

  Reata作为一家制药公司,上市后陆续针对药物新品的好消息,则明显推动了其股价和市值的上涨。

  比如其一款探索关于慢性肾脏病药物bardoxolone在2017年进入三期临床阶段,2018年又获得欧盟委员会授予其旗下一款名为Omaveloxolone治疗弗里德里希共济失调(Friedreich’sAtaxia,FA)的孤儿药资格认定等。

  在那些退市的公司中,Tintri属于股价表现不好的代表。上市后的一年中,股票暴跌97%。更曾因为股价低于1美元,而被纳斯达克考虑要求退市。

  但即使退市,也并不意味着公司最终失败。像SilverSpring、Hortonworks、Tintri等都后继表现良好。Tintri在今年第一季度业绩表现良好,大规模企业客户的合同增加。而Hortonworks跟竞争对手Cloudera合并后,公司估值被认为将达52亿美元,有望跟AWS等展开竞争。

  硅谷洞察发现,公司未来盈利能力跟公司市值紧密相关,但也反映了整个投融资大环境的变化。

  据Pitchbook数据显示,自2010年初以来,在IPO过程中,由VC支持公司的估值升值幅度在1.1倍至1.6倍之间波动,2018年该数字更是上升至2012年以来最高点。但很明显,2019年上半年,它回落至十年来的低点。

  2019年年初以来,上市公司也越来越将“盈利能力”作为关键主题。比如,今年同样上市的出行巨头Lyft,上市后第二天其股价就跌破了IPO发行价,原因是分析师认为没有明确的盈利途径。

  毫无疑问,这些亏损上市、流血上市的独角兽公司们正逐渐为投资者带来困境:他们既不想错过快速增长的热门公司,但同时必须权衡未经证实的企业盈利风险。

  但对于更多初创公司、独角兽而言,上市仅仅是第一步,想真正走过“流血上市”后的困境,还得找到、并有向更广泛的投资者证明其有维持盈利的能力和前景。否则,收购、退市、市值持续跌落,都不乏“前车之鉴”。

  (硅谷洞察,链接硅谷资源的第一入口,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