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中关村:公司化运作 产业遍及全国

2019-10-10 09:25: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深响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吕玥  编辑/丁直仁

  来源:深响(ID:deep-echo)

  核心要点 

  ▪  中关村早已突破地理局限,将其代表的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拓展到了更大范围。

  ▪  中关村软件园是中关村模式输出、落地的典型代表。

  ▪  中关村产业内核的形成,离不开最初的电子一条街。

  北四环西路以南、海淀南路以北,苏州街以东、中关村大街以西,这四条路围成的方圆一公里左右的方形地块,这就大名鼎鼎的中关村。

中关村区位(百度地图)中关村区位(百度地图)

  北京大学与中关村隔四环相望,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一众知名学府,以及中国科学院的若干研究所散落周边。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使得中关村在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历程中,成为一个路标一样的存在。

  理想国际大厦曾亲眼见证百度上市的高光一瞬,也见证过大批用户来ofo排队退押金的至暗时刻;中关村创业大街经历了2014年前后席卷全国的创投热潮,巅峰时期每天考察团不断,也经历了潮水退去后的寂寞与调整;鼎好电子城创新工场的办公室孕育了知乎、豌豆荚的诞生;海龙e世界C980房间陪伴如今的出行巨头滴滴度过了最初的艰难时刻。

  在学术、产业、资本、监管、人才等各种因素汇聚推动下,中关村成为中国科技产业高地,已是符号性的存在:煤老板等圈外人士据此寻找事业的新起点;而当一家公司成长到一定规模考虑另迁新址时,中关村仍是第一选择——2018年刚刚上市的趣头条就把北京办公室落在中关村区域的大恒科技大厦。

  如今,爱奇艺仍然坚守中关村;拥有两栋自建大楼的微软也依然驻扎在丹棱街。但与更早之前的热闹相比,中关村仍旧显露几分落寞:今年下半年,随着腾讯整体退租银科大厦,搬迁至后厂村的北京总部新大楼,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巨头又少一家。

  而在泛中关村地区,美团、快手、网易等互联网新贵或大厂都已于近年搬离。这是否意味着这个曾代表中国科技、互联网产业最先进发展方向的符号正在褪色或失去吸引力?抑或,中关村一直在进化,只是已经超出大众既往认知?

  走出中关村

  2018年12月,在五道口清华科技园安家已三年的快手,一路向北,“举家”搬迁到了9公里之外的西二旗后厂村。

  半年之后,随着腾讯北京总部大楼建设完毕可以投入使用,腾讯也启动搬迁计划,从今年6月开始,腾讯耗时数月,分批将在中关村办公的近万名员工搬到了位于后厂村的新办公区。在此之前,网易、新浪已经入驻后厂村。

腾讯北京总部大楼内景腾讯北京总部大楼内景

  与商场林立、食肆密集、车水马龙的中关村相比,位于北京五环外的后厂村显得荒凉、朴实很多:商场难觅踪影,苗圃点缀其间,但这并不妨碍那里的写字楼受到追捧。在散落于后厂村路南侧的写字楼里,不断壮大的互联网公司们每天都在为办公位发愁,快速扩充的团队急需租下新的场地安置,而写字楼物业处还有大批公司等着排队入场。

  大厂和新贵们陆续迁入,生长于此的公司渐上规模,这让“中国硅谷”的名号落到了西二旗后厂村的头上——而曾经,这是中关村的专属。

  从中关村到后厂村,互联网大小巨头的迁徙之路也引导着外界关注目光的迁移,当中关村失去代表中国互联网发展最高水平、最新方向的公司时,它是否还担得起“中国硅谷”的称号?

  事实上,地理位置的改变并不代表互联网公司们离开了中关村,站在如今的时点观察中关村,目光已不能再局限于北京西北角的那块方形区域,在中国科技产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中关村也在不断进化,基于自身的特点和优势,中关村早已突破地理局限,将其代表的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以公司化运作的方式拓展到了更大范围。

  换句话说,与地理意义上的范畴相比,如今的中关村代表的更是一种新型企业创投生长模式和生态。

  腾讯等大厂集体入驻的后厂村实际上也是中关村的势力范围,被人们统称为后厂村区域的“新硅谷”,官方名称是中关村软件园,它属于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端专业化园区,而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正是基于中关村模式成立、发展而来。

中关村软件园模型图中关村软件园模型图

  根据中关村软件园官方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

  园区集聚了600多家国内外知名IT企业总部和全球研发中心,如联想(全球)总部、百度、腾讯(北京)总部、新浪总部、滴滴总部、亚信科技、科大讯飞(北京)总部、华胜天成、文思海辉、博彦科技、软通动力、中科大洋、启明星辰、中核能源、广联达、IBM等,总部经济达80%以上。

  共有7.79万软件工程师在园区上班。

  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28家、跨国公司研发总部7家、上市企业(含分支机构)67家、中国软件百强企业15家、收入过亿企业71家。

  园区总产值2519.6亿元,每平方公里产值969.1亿元。

  中关村软件园的运营方为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其是中关村模式输出、落地的典型代表。

  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子一条街是促使中关村得以成为中国科技创新高地的前缘,在电子一条街的带动下,中关村逐渐走上了如今的道路。上世纪九十年代,面对高涨的创业热情、人潮汹涌的电子卖场、逐渐在国际打响名气的中关村,监管层复制中关村模式的愿望愈加迫切。

  在多方推动下,中关村突破地理限制,进行模式输出,逐渐打造了今日版图。

  谁在操盘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中关村不断进化的清晰脉络。

  早在1988年5月,国务院便正式批准《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暂行条例》,并规定,以中关村地区为中心,在北京市海淀区划出100平方公里左右的区域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的政策区范围。

  这一动作在当时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科研成果走向市场得到了政策层面的支持,同时,这也是中关村模式对外输出、落地的开始,此后,中关村的外延不断拓展:

  1994年4月,丰台园、昌平园被纳入实验区政策区范围;1999年1月,电子城、亦庄园纳入实验区政策区范围。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形成“一区五园”的空间格局。

  1999年8月,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更名为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中关村管委会正式成立。

  2006年,中关村科技园区面积进一步扩至23252.29公顷,包括海淀园、丰台园、昌平园、德胜园(含雍和园)、电子城(含健翔园)、亦庄园(包括通州光机电一体化园区和通州环保园区)、石景山园、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等,形成了“一区十园”的空间格局。

  2009年3月,国务院明确中关村科技园区的新定位是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目标是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2012年10月13日,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由原来的一区十园增加为一区十六园,至此,中关村的产业版图雏形显现,相较方园一平方公里的中关村地区,这才是如今中关村的真正实力。

“中关村”遍布北京城“中关村”遍布北京城

  中关村管委会是这一区十六园的管理方,负责中关村园区的规划、运营、发展。从中关村管委会的绩效任务可以总结出中关村模式的核心:引入人才、介绍资本、支持技术。

  比如在今年前三季度,中关村管委会做了如下工作:

  帮企业找钱:对融资困难重点企业跟踪服务,召开20余场融资对接会,服务重点企业;

  帮企业找人:与独角兽及部分上市公司等重点企业沟通战略科技人才引进;

  挖掘新技术:挖掘支持人工智能等领域前沿技术企业69家;

  征集新一批硬科技孵化器。

  这些工作看上去与VC的投后管理服务十分类似,只是中关村管委会的规模比照通常的风险投资机构放大了若干倍。

  从这一角度去看中关村,便更加能够理解如今的中关村核心是通过一系列创投服务推动科技产业发展,而不再只是局限于某个地方的大楼和街道。

  尽管中关村的外延已经大大拓展,但其产业内核的形成,依然离不开那个小小一平方公里的区域。

  中关村的自我迭代

  中关村的兴起,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相遇。

  成为“中国的硅谷”,这是中关村自创立时就已明确的定位,这一奠定中关村底色的定位,是来自中科院物理所核聚变专家、文革后第一批被破格提拔为正研究员的陈春先。

  陈曾三次考察美国硅谷,那里科技和商业高度协同带来的惊人生产力让他深受刺激。回国后的他在并不开放的大环境里,提出了要学习美国,创办一家中国的硅谷公司的想法。

  科研人员开公司,在当时几乎不可能实现。但幸运的是,陈春先的想法打动了北京科协咨询部负责人赵绮秋,在她的帮助下,1980年10月23日陈春先以离子体学会副理事长的身份,与纪世瀛、崔文栋等人带领十几个中科院的学术骨干创立起了我国第一个民营高科技企业“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由北京科协出批文和经费,再到公安局刻公章、银行开账户。

  随后赵绮秋的丈夫周鸿书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时任新华社北京分社副社长的他让陈春先的“硅谷梦”成功被中央领导看到,于是陈春先被免除了审查和处分。在此推动下,中关村最初的形态——电子一条街快速形成。

20 世纪 80年代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20 世纪 80年代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

  在陈春先等人的带动下,更多科研人员扔掉铁饭碗走进了中关村电子一条街,这其中就包括创办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前身)的柳传志。

  清华北大等高校的一个个产学研成果成功转化的案例,使得政府观念开始转变。政策开始由反对、争议转变为支持,在几位中央领导先后作出“批示”鼓励科研成果走向市场后,1988年5月中关村正式获批成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

  成为试验区后,中关村进入了政策积极推动、科研派和海归派群雄并起、科研创新热情极高的新时期。那段时期,求伯君开发出WPS、用友成立、冯军创办爱国者、四通利方与华渊资讯成立新浪、张朝阳创办搜狐、李彦宏创办百度、风险投资也通过海归派被引入中国。

  不只是科研人员、高校毕业生和海归派,人山人海的电子市场里还挤满了来买配件、攒电脑、装系统的人,在一个个柜台后站着怀揣梦想的下岗职工、进城农民、落魄的普通人。

  如同一个接纳一切活跃因子的庞大容器一般,此时的中关村混乱而朝气蓬勃。

  1999年,海龙大厦正式开业。在专业电子卖场模式的感召下,中关村逐步走出以小型电子市场为主的格局。随后,鼎好、中关村E世界陆续开张,中关村电子市场的一场厮杀就此展开。

  但是,繁荣了近十年后,到2010年,传统的电子大卖场因自身鱼龙混杂、乱象丛生以及电商平台的发展而逐渐走向落寞,与此同时,曾经的“北京文化地标”海淀图书城因为实体书行业进入困境而光辉不再。

 曾经的电子大卖场 曾经的电子大卖场

  面对困境,中关村选择主动迭代。

  中国硅谷的未来

  转型中,硅谷再一次成为中关村前进的路标。一位老中关村人如此谈到,“中关村在中国IT产业中扮演着孵化器、培训师的作用,这才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硅谷。”

  这次自我迭代中,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出现是标志性事件。

  2014年6月,由海淀图书城转型而来的中关村创业大街开街,官方介绍中,创业大街的定位是:全国双创策源地;以创新创业需求为导向;推动政府、大企业、资本、创新创业者对接和融合。

  海置科创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是创业大街的运营公司,除了承担街区业态调整以及宣传职能外,它还提供创业服务。

  作为全国首个以创业服务为特色定位的集聚区,一批全球顶尖风险投资机构和来自全球的创业者一起涌入。

  仅一年时间,这条不足200米长的大街孵化出的创业团队有600多个,其中包括92个海归团队,350个团队拿到融资额共计17.5亿元,平均融资额在500万元左右。

  一年后,总理到访调研,创业大街因此更加声名远播。全国各地的创业者纷纷慕名而来,他们在以车库咖啡为代表的各个咖啡馆里构思产品、在路演中心学习经验、在投资机构寻求帮助,并努力让自己的梦想落地成真。

 中关村创业大街发展历程 中关村创业大街发展历程

  目前,中关村创业大街汇聚了包括联想之星、创业黑马、北创营、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车库咖啡、氪空间等在内的45家国内外创业服务机构同时,中关村创业大街及入驻机构在国内分支总数超过100家,向全国输出创新创业理念、服务与资源。

  在创业大街之外,电子大卖场转型腾退出的空间里,创新工场、创业公社等创业孵化机构正在寻找着下一个传奇人物。

  正是在不断的迭代当中,中关村逐渐构建了自己的产业版图,也能够保持自己科技高地的地位。

  如今,在兴起之地,经过转型,狭义上的中关村进一步明确了孵化初创企业的定位,当企业成长壮大后,广义上的中关村还有更多园区可以承接他们的需求。

  中关村三十年前的星星之火,点燃了时下蓬勃的互联网产业。

  时下,中国创投力量活跃,在北京,除了中关村园区,阿里、美团聚集的望京正在成为另一块互联网高地;繁华路段的咖啡馆里,人们经常能听到对创业项目的讨论声音。在全国范围,杭后、深圳是互联网产业的重要版图,上海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快速崛起。

  与成立之初相比,希冀投身创业的人们有了更多选择,中关村已不再是创业者唯一的灯塔,但它仍旧是中国科技创新的高地。

  而在人工智能、生物健康、新材料、新能源等前沿科技不断发展,逐渐落地的过程中,以推动创新为底色的中关村,征途仍未结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