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硅谷巨头如何撬动百亿政务云大单?详细幕后首遭披露

2019-09-02 12:03:0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机器之心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好运似乎至始至终都站在了亚马逊这边,这也不免太巧,唯一不利因素就是一个讨厌贝索斯的总统,而这也是对手,特别是甲骨文狙击亚马逊的重要突破口。

  编译/微胖

  来源: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

  美国五角大楼2018年3月发布的“战争云计算”系统,正式名称为“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计划”(简称为JEDI),该简称恰好与《星球大战》中的绝地武士一样。

  JEDI招标说明显示,五角大楼只向一家云供应商采购云服务,潜在供应期长达10年。这意味着谁只要拿到订单,谁就可能在未来数年甩开竞争对手,独霸美军云服务供应商地位。

  就在亚马逊“得天人相助”,几乎快要胜出时,情况再生变数。最近,特朗普本人也参与其中,正在考虑干预这个项目。新上任的国防部长Mark Esper(前雷神公司首席说客)要求进行另一次审查。这意味着最终赢家再生变数。

  最近,非营利网络媒体Pro Publica(首家获普利策奖的网络媒体)在采访几十名相关人员后,长文披露了该项目的起始,以及硅谷如何引诱五角大楼、亚马逊何以得天人相助的全过程。

  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好运似乎至始至终都站在了亚马逊这边,这也不免太巧,唯一不利因素就是一个讨厌贝索斯的总统,而这也是对手,特别是甲骨文狙击亚马逊的重要突破口。

  以下是故事正文。

  2017年8月8日,五角大楼雇员Roma Laster向时任国防部长James Mattis的参谋长发出警告:

  几名国防部雇员将安排亚马逊CEO贝索斯宣誓加入五角大楼一个颇有影响力的顾问委员会(亦即国防创新委员会,后文会有详细介绍)。

  问题是,提名以来的一年里,国防部居然没有对贝索斯进行必要的背景调查。

  当时,国防部长Mattis正将飞往西海岸,并将在亚马逊总部亲自为贝索斯巨星宣誓仪式。接下来,他还要与谷歌、苹果高管会面。

  这位雇员的警告电子邮件和电话开始在五角大楼穿梭:

  安全许可并非小事。她写到,它们是为了确保能够接触到敏感信息的人不易受到敲诈,而且,不应该存在利益冲突。

  这位固执的雇员还认为,Mattis即将举行的这场“婚礼”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意外。”国防部长不能举行宣誓就职仪式。

  警告邮件引发了五角大楼高层的担忧:

  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对贝索斯的反感,因为他旗下的《华盛顿邮报》。Mattis这么做,会被认为是在给贝索斯帮忙,可能会让他与特朗普总统的关系陷入困境。

  结果,在预定举行的几小时前,仪式被取消。

  (这一部分内容从未得以报道。这次披露,是媒体基于六名知情人士的采访。亚马逊给出的官方回复是,公司被告知贝索斯不需要安全许可,尽管公司提供了所有要求的信息。)

  1

  扫地出门

  尽管宣誓仪式被取消,但是贝索斯当天还是会见了Mattis。

  他们讨论了领导力和军事历史,然后转向亚马逊的销售说辞,为什么国防部应该在计算方面做出根本转变。

  目前,国防部一共有2215个数据中心,而且分别位于大楼的不同地方,运行在不同公司的不同系统上。亚马逊认为,是时候让他们的云计算取代这些大杂烩:

  所有这些,都可以运行在亚马逊的服务器上。

  现在,这一设想正在成为现实。

  五角大楼正准备授予一份价值100亿美元、为期10年的合同,将其信息技术系统转移到云端。这个项目被称为JEDI(绝地武士)。

  亚马逊的云服务部门(AWS)是中国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也是该公司的利润引擎。去年,云服务占亚马逊营业收入的58.7%。亚马逊云,一直是合同的热门人选。

  然而,两家被拒绝的竞标公司认为,JEDI项目一直存在偏袒。其中一家抗议者甲骨文公司(Oracle)曾就此提起诉讼,但最终败诉。

  不过,五角大楼也在调查是否存在猫腻。国防部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机构的决策者“始终把作战人员的利益放在首位,没有偏见、偏见或私利”。

  事实上,发生在五角大楼的事情,早已超出所谓合同的范围:

  这是一个美国最大科技公司如何利用一个鲜为人知的顾问委员会、一些亿万富翁的积极倡导以及一些非官方游说,为进入五角大楼开后门的故事。

  无论谁赢得合同,有一个赢家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硅谷。现在的问题不再是会有一家科技巨头会获得100亿美元奖金吗?而是,哪家科技巨头会获得这笔奖金?

  当然,合同也有好处。五角大楼的技术基础设施确实需要现代化。但也可能有代价。

  硅谷一直在推动五角大楼采用它们的技术以及“行动要快,打破常规”的风气。非盈利网络媒体Pro Pubilca在对30多位现任和前任国防部官员及技术高管的采访后发现,硅谷的做法引发了部内部冲突,同时也是一个科技炒作与华盛顿的产业与政府斡门道德困境相互交织的痛苦过程。

  作为五角大楼的雇员,Laster尽了最大努力去执行这些规则:

  她不仅会挑战五角大楼与贝索斯的亲密关系,还会挑战谷歌的施密特(Eric Schmidt),后者是贝索斯寻求加入的国防创新委员会的主席。

  Laster最终结局如何?

  2017年11月,她被从这个创新委员会扫地出门(但仍留在国防部)。

  一位了解情况的前国防部官员表示:“被开除,是因为她坚持要求他们遵守规定。”尽管Laster提出申诉,但被驳回。

  现年54岁的Laster说:

  “我17岁时加入的一个组织背叛了我。这是一个建立在忠诚、奉献和爱国主义基础上的组织。

  不幸的是,这是单向的。”

  亚马逊竞争对手和媒体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几名国防部工作人员的举动上,而这些人之前曾直接或间接为亚马逊工作,后来又去了私营部门。

  最重要的一位是Sally Donnelly:

  她曾是亚马逊的外部策略师,后来成为Mattis的高级助手之一。她帮助亚马逊的管理层在亲密环境中接触Mattis,这是大多数国防承包商不喜欢的机会。

  比如,2018年1月17日,在华盛顿一家名为DBGB的餐厅为Mattis、贝索斯、她自己以及亚马逊的政府销售高管举办了一场从未报道过的私人晚宴。晚宴举行时,国防部正在敲定JEDI的投标规范草案。

  不过,亚马逊官方给出的说辞是:

  作为改革的一部分,各国领导人将在法律范围内以全面和开放的方式与工业界接触,以找到改革我们的商业方式以及建立一支更具杀伤力队伍的方法。

  晚宴“与绝地武士的采购无关,那些暗示情况并非如此的人要么是被误导,要么是失望的竞争对手,他们试图用影射转移注意力,而不是凭借自己的技术能力公平竞争。”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院教授、美国政府合同法律方面的顶尖专家之一Charles Tiefer说,此类会议并不违法,但它们破坏了公众对国防合同的信任:

  “五角大楼官员和国防承包商之间存在“斡旋门”,这是一个特别严重的例子。近年来,这种“斡旋门”一直存在问题,而且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变得越来越糟糕。

  七月,特朗普表达了对这一过程的担忧。后来,他的新任国防部长Mark Esper宣布了一项新的审查,这将推迟选出获胜者。

  在与JEDI有关的案件中,法官做出了有利于政府的裁决。但是,法官也总结称,诉讼过程中包含的利益冲突指控“肯定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以及“科技巨头对机构员工不断施加的引力”

  2

  异常恭顺的五角大楼

  2016年,奥巴马政府最后一任国防部长Ashton Carter成立了一个名为国防创新委员会(Defense Innovation board),也就是贝佐斯差一点就加入的那个委员会。

  当时,Carter担心五角大楼的信息技术正在落后。因此招募了一批科技界杰出人士,包括时任谷歌母公司执行董事长的施密特,以及领英(LinkedIn)联合创始人Reid Hoffman。五角大楼每年有380亿美元的信息技术预算,哪家科技公司的CEO会拒绝提供产品和服务来解决国防部的问题呢?

  施密特欣然接受了创新委员会主席这一使命。

  2016年春夏,他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开始了对五角大楼全球行动布局的一系列访问。

  他参观了圣地亚哥的一个潜艇基地、阿联酋海岸外的一艘航空母舰和克里奇空军基地,该基地位于内华达州沙漠深处,靠近51区。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在克里奇的无人机行动中心(droneoperationscenter)内观看了一段视频,一辆卡车在某个有争议的区域被“捕食者”(Predator)无人机监视并歼灭。

  然而,当施密特和他的同事们研究控制面板和显示器时,他们发现自己看到的这些技术停滞在了上世纪70年代。他开始询问控制数千英里之外的无人机所面临的挑战。

  一名操作人员抱怨说,他不得不使用操纵杆在系统和屏幕之间快速切换,关掉一个画面切换到另一个画面;他必须在驾驶无人机的同时做所有这些事情,并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经常运动的目标上。

  不久之后,在作战楼层,施密特看到数十人在全球范围内监控无人机发回的视频。其中一位访问者指出,使用识别软件和机器学习的计算机可以更有效和准确地执行这些任务的大部分。

  施密特到访的一年多之后,谷歌赢得了一份价值1700万美元的分包合同,项目名为Maven。主要是帮助军方使用图像识别软件识别无人机目标——这正是施密特在克里奇想要改善的那种功能。

  在Carter的领导下,施密特的影响力已经很强大,但直到Mattis出任国防部长后,施密特的影响力才开始增长。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要求全权处理此事后,他在国防部的旅行特权突然变得不受限制。Mattis允许他和董事会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除了最机密的项目,他可以和国防部的任何人交谈。

  这样的接触,前所未闻。一位曾在五角大楼咨询委员会任职的人士表示:“Mattis改变了参与规则,创新委员会的成员从零增加到60人。”“有很多作恶的机会。”

  在一份书面声明中,Mattis声称给施密特的特权和Carter担任国防部长时给的一样,不多不少:

  “他(Mattis)充分利用了他们独特的经验,以确保国防部面对日益增长竞争对手威胁,获得最大优势。”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施密特和另外两名与谷歌有联系的董事会成员将继续飞往全国各地,参观五角大楼的设施,并与国防部官员会面,这些会议是其他公司无法参加的。由于这些会议都是私人性质的,因此很难重现其中的许多会议。

  根据Laster在会后准备的备忘录内容,施密特曾经询问过一份简报,内容是关于哪个云服务提供商被用于一个数据项目。当简报者告诉他亚马逊负责这项业务时,施密特问他们是否考虑过其他云提供商。

  备忘录将施密特的调查列为“关注焦点”,因为他是一家大型云提供商的董事长。

  国防部对施密特变得异常恭顺。

  施密特更喜欢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旅行,而且他会把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一起带上飞机。但是,这也导致一个问题: 

  国防部员工不允许乘坐私人飞机。

  结果,据一位了解委员会支出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国防部至少有一次以每小时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军用飞机,运送成员去见施密特。(国防部发言人说,这么做是因为“没有可用的商业航班”。)

  据五角大楼现任和前任雇员说,如此不同寻常的访问权限被授予一位国防部供应商的董事会成员,这一事实引起了警惕。

  正如她后来对贝索斯里所做的那样,Laster针对施密特采取了行动。

  Laster曾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员,上世纪90年代曾在美国驻索马里部队担任宪兵。她的官方头衔是国防创新委员会指定的联邦官员。她的工作是确保成员的行为合乎道德,符合法律、法规和规章。她既直率又直率,几乎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问题是,她以前从未遇到过科技行业的亿万富翁,更不用说那些由她的经纪公司主管授权的亿万富翁了。

  在要求澄清如何执行Mattis的全面旅行指令后,问题开始了。她担心,这可能会让该部门受到指责,称其给予供应商不公平的优势:

  董事会有三名成员直接或间接为谷歌工作,两名成员为主要国防承包商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工作。

  结果,施密特威胁要越过她的头去找Mattis。她被告知请再也不要和施密特说话。在申诉程序中,她的上司对她说: 

  “施密特是一位亿万富翁,他绝不会接受任何阻挠、警告或限制。

  施密特事件捕捉到了该部门内部出现的紧张气氛。

  对一位硅谷的支持者来说,这是“官僚主义试图利用规则、规则、规则来减缓进展和改变的教科书式例子”。但也有人认为,Laster是一个“非凡的人”,正在努力确保该委员会“做了正确的事情”。

  3

  亚马逊的斡旋门

  很难找到 Sally Donnelly 更具代表性的“斡旋门”(或者说,隐形影响力)的人物了。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她穿梭于国防部和咨询公司之间,其中至少有一次是作为亚马逊的客户,试图影响国防部。

  在她最近的一次政府任职期间,59岁的她被视为国防部大型科技倡导者的“教母”。

  她是一位杰出的叙事家,能以有说服力的方式表达观点;她的第一份职业生涯磨练了这些技能,当时她是《时代》杂志的一名记者。她在《时代》杂志上报道了五角大楼,并对Mattis大加赞赏;

  接着,她在《新闻周刊》工作了20年,并于2007年第一次进入国防部;

  2012年,她创办了自己的咨询公司SBDAdvisors,客户包括亚马逊、Uber、彭博(Bloomberg)、Palantir等。据《政客》(Politico)2014年的一篇文章称,该公司网站吹嘘称:

  “我们的团队提供指导和秘密策略,确保客户从竞选结果中受益,而从表面上看,他们并不在关注范围之内。”

  她擅长悄悄地培育一个网络,一个跨越政府和行业之间的渗透线。

  Carter在成为奥巴马的国防部长之前,曾在这家公司租了一间办公室。

  SBD的其他高层和国防相关人士包括:前国家情报总Dennis Blair和前国防情报局局长、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

  2015年,她有了一个新的业务重点:

  网站宣称,该公司现在致力于“弥合硅谷和华盛顿特区之间的差距”,“促进科技和国防部门之间的合作”。

  第二年,她的公司开始就如何获得国防部合同向亚马逊网络服务提供咨询。

  2017年1月,她成功地带领Mattis通过了参议院的批准程序后,自己也重新进入到国防部。不过,她的头衔——高级顾问——显然低估了她的影响力。据许多国防部工作人员说,她是五角大楼领导层中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她指导Mattis处理政治事务(对他来说,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如何与白宫的关系以及与媒体打交道。

  她还帮助国防部长与外部公司建立联系。不仅帮助安排了2018年1月贝索斯和Mattis之间的晚宴,还帮助安排了Mattis和向政府提供服务的AWS部门主管Teresa Carlson的私人晚宴。同年,在她的要求下,亚马逊云部门主管会见了马蒂斯的几位高级助手。

  知情人士说,他们讨论了亚马逊云部门主管在五角大楼工作的可能性。

  4

  倒戈的国防部长

  外界认为,作为一名资深海军陆战队将军,Mattis最初对硅谷的销售说辞持怀疑态度。

  他了解活生生的战争现实,并相信要给予地面指挥官自治权。在他看来,任何加强五角大楼领导人对全球事务进行微观管理的想法,都是有问题的。他认为,技术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但是,施密特是大数据力量的有效倡导者,他认为,大数据已成为与石油同等重要的战略资源。他强调,技术改进的需要是迫切的,因为中国正在迅速改善。

  2017年6月,在五角大楼会议室的一次私人午餐上,施密特告诉他,谷歌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对中国的领先优势已从5年缩小至6个月。

  “先生”,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施密特说,“你现在需要采取果断行动。”

  施密特希望国防部采纳硅谷的理念,强调创新、冒险和快速行动。他的建议包括:拥抱云计算。

  2017年夏天,这位国防部长决定进行第一手调查。他的行程包括访问亚马逊和谷歌总部,并与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进行一对一的会面。

  在亚马逊,尽管贝索斯加入创新委员会引发了轩然大波,但是,Mattis和这位首席执行官还是相处得很好。两人聊了大约一个小时。

  Mattis简要总结了军事历史的教训,并就过度依赖技术的危险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他指出,一度以英勇无畏而闻名的英国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日德兰半岛战役中差点输掉战斗,当时,船长们在等待舰队指挥官的旗帜信号时,犹豫不决。

  会议结束后,两人走进另一个会议室。据三名与会者透露,AWS高管在那里提出,该公司的云产品能比传统数据中心提供更好的安全性。

  作为证据,他们指出,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与亚马逊签订了一份价值6亿美元、为期10年的云服务合同。他们说,这份合同正在生效。

  为了确保Mattis能够看到亚马逊的技术对实际战场的影响,工作人员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放了Snowball Edge:

  这是一个手提箱大小的设备,有大量存储空间,可以让身处偏远环境的士兵快速处理信息。

  Mattis西海岸最后一次会议似乎把他推到了云倡导者的阵营。他会见了一些风险投资家,其中包括Marc Andreessen。安德森是硅谷一位颇具影响力的人物,25年前以网景浏览器的创始人而闻名。

  安德森是亚马逊的助推器。“你需要去云端,”他告诉Mattis,“你要是不这么做就太蠢了。”

  Mattis的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滴答作响。他告诉他的员工开始准备一份备忘录,列出国防部将如何将其计算转移到云计算上。

  5

  非同寻常的亚马逊

  五角大楼的战争云计划最终由国防数字服务主管Chris Lynch 牵头。

  DDS不是一个普通的单位。

  这里聚集了一群从谷歌、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公司聘请的软件工程师,他们试图“挑战现状、繁琐的政策以及官僚机构,旨在精简国防部引进现代软件开发、工具和实践的能力”。

  当然,作为负责人的Lynch也不是普通的政府雇员:

  十几岁的时候,他和一些朋友开玩笑打电话威胁要制造炸弹,之后,被俄亥俄州的一所高中逮捕并开除。不过,他后来获得了高中学位并在微软工作,然后经营了一系列初创公司。43岁的时候,他穿着连帽衫来到了五角大楼的一间办公室。

  不过,仍然认为自己是一名叛乱分子,他在办公室门口贴了一个写着“叛乱联盟”(The Rebe lAlliance),这个名字也反映了他对《星球大战》的痴迷。(他的团队为云计算项目想出了JEDI

  首字母缩写。)

  Lynch设想过五角大楼的云计划应该如何运作:

  由一个提供商运营一个单一的、全局性的云计算系统,该系统将允许五角大楼关闭除最机密的数据中心之外的所有数据中心。

  他说,拥有一个云将是非常高效的。它将允许程序员向整个部门交付即时的软件修复,而不是多个部门需要等待数周才能见到外部承包商。

  他还认为,五角大楼缺乏管理多个供应商的专业知识,每个供应商都有自己的特点,最好只有一个供应商。在他看来,只有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和谷歌这三家美国云计算公司能够完成这一使命。

  不过,五角大楼的一些人认为Lynch的计划存在风险:

  将该机构的所有数据存储在一家公司的系统中,比存储在多个供应商的系统中更容易受到攻击,而不是更少。他们还担心,这种做法会扼杀竞争,造成巨大垄断。

  但是,Lynch在这场战斗中有一个优势:Donnelly。

  她为Lynch搞定了进入五角大楼前厅的全部权限,并为他弄到了一封“品牌信”——这是一份来自Mattis的书面声明,表明该机构负责人对Lynch的支持。

  亚马逊似乎经常有盟友在身边。

  比如,国防部长有时会让他的参谋长Tony De Martino作为JEDI委员会的核心人物。De Martino是Donnelly咨询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他的客户是亚马逊。

  他被警告在卷入与亚马逊有关的事务之前,要“警惕并咨询”道德律师。但是,既有证据和资料显示,即使在发出警告之后,De Martino仍多次参与与云相关的事务。

  例如,2017年11月,Pro Publica审阅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他曾建议与五角大楼云计算执行指导小组的新负责人“碰头”,讨论此人的职责。后来,De Martino不再担任副部长,他要求继续“连接到”云计划。

  一名负责审查他的合同的官员得出结论,他的行为没有影响JEDI的进程,因为,他的角色是“敷衍了事的”。

  不过,另一名前亚马逊员工将引发更多争议。

  Deap Ubhi是前AWS员工,曾为Lynch工作,他的任务是收集市场信息,为国防部内部的单一云提供支持。

  大约在他开始“拍摄JEDI”的同时,Ubhi开始与AWS讨论重返公司的事宜。随着他对JEDI的研究不断深入,他的工作谈判也在不断进行。

  在收到亚马逊的正式报价六天后,这位前亚马逊员工便退出了JEDI,还编造了一个故事,声称亚马逊有意收购他拥有的一家初创公司。

  一名负责调查的订约承办人员发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位前员工的行为违反了利益冲突规则,可以将此事提交给监察长,但监察长的结论是,他的行为没有破坏程序。

  Ubhi在国防部任职期间发表了一些不明智的公开声明,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印象。

  比如,在一条推特上,他把自己描述为“曾经是亚马逊人,永远是亚马逊人”。

  6

  新瓶旧酒

  到2018年3月JEDI投标草案正式公布时,已经开始出现的传言称,这些规范是针对亚马逊而写的:

  例如,投标要求合同不能占供应商云数据负载的一半以上;要求供应商至少有三个物理数据中心,每个中心之间相隔150多英里。

  只有少数公司能够完成这些任务。许多科技公司对此感到愤怒。事实上,唯一一家为JEDI辩护的大型云计算公司是亚马逊(Amazon)。

  最激烈的反应来自IBM、微软和甲骨文,它们将组成联盟的核心,共同抵制JEDI。

  “这种一刀切的想法仅限于JEDI,并得到了亚马逊的推广,因为它符合亚马逊的需求,”甲骨文驻华盛顿的高管Ken Glueck表示。

  但是,国防部发言人说,“这些要求不是围绕任何一个供应商设计的。”

  亚马逊的一名发言人说,“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我们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以及相应的安全和运营表现方面与绝地武士展开竞争。”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2018年4月,甲骨文安排联合首席执行官Safra Catz与特朗普以及特朗普的盟友、防务公司Palantir创始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共进私人晚宴。

  据一位知情人士和彭博社(Bloomberg)透露,Catz告诉特朗普,她认为,JEDI的规格,只有亚马逊才能赢。

  只有四家公司提交了投标:

  谷歌已经退出了竞标,它认为,该项目应该在多个供应商之间进行分割。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前,该公司的员工抗议该公司参与Maven,反对技术被用来帮助杀人。

  两家竞购者——IBM和甲骨文——在未能满足投标要求后被淘汰。

  这使得只有亚马逊和微软仍然站在JEDI的竞争中。

  IBM和甲骨文都提出了抗议。IBM的抗议被驳回,甲骨文的抗议被政府问责局驳回。

  甲骨文在美国联邦法院起诉政府,称绝地受到利益冲突的玷污。此案的法官做出了不利于甲骨文的裁决。法官认为,任何“错误和遗漏”都“不显著,没有给AWS带来竞争优势”。

  然而,甲骨文没有放弃。

  他们聘用了特朗普政府的前成员,并在关键的国会委员会上向盟友陈述了自己的观点。结果,众议院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阻止了国防部在JEDI身上花钱,直到它证明自己使用了多个云供应商。

  今年7月,特朗普本人也参与其中,表示他正在考虑干预这个项目。不久之后,新上任的国防部长Mark Esper(前雷神公司首席说客)要求进行另一次审查。

  媒体上关于JEDI的大部分信息都是甲骨文及其律师调查的结果。与此同时,去年开始流传有关亚马逊各种拜占庭式欺诈指控的PowerPoint演示文稿和调查报告。

  到2019年春天,多家公司已经部署了私人团队来调查他们的竞争对手和国防部官员。

  据一名发言人表示,五角大楼监察长仍在继续调查,包括:

  “现任或前任国防部官员,是否在绝地武士的收购过程中存在不当行为,比如,是否有任何与他们参与收购过程有关的利益冲突。”

  这些指控和调查让JEDI笼罩在不确定性之中。据了解国防部的人士称,该项目可能无法以目前的形式存活下来,但毫无疑问,该机构将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将其计算转移到云上。

  然而,剧情正以新的面貌继续上演。

  Donnelly去年再次离开政府。五角大楼为她举办了一个送别宴会,特朗普的女婿Jared Kushner和前白宫经济顾问Gary Cohn参加了这次宴会。

  如今,Cohn已经成为Donnelly新开公司Pallas Advisors顾问委员会的主席。这家新公司的另一个老板是前国防部政治任命人(出于政治考虑而被任命的人)、前SBD战略顾问Tony De Martino。

  这家新公司将自己描述为一家“战略咨询公司”,提供“关于政府如何思考和运作的见解”。

  据知情人士透露,其中一名工作人员Robert Daigle曾在国防部参与JEDI,他于8月初出现在至少一名美国参议员的办公室里。

  和Donnelly走上同样道路的是Chris Lynch,他今年也离开了国防部,创立了Rebellion Defense,该公司正在寻求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国防合同(Rebellion的董事会成员包括施密特)。

  Lynch和Donnelly正从一个新的角度推动一个熟悉的议程:

  为什么单云方案对国防部来说是有意义的。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