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我为什么想在意大利开网咖?

2019-08-21 10:03:2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燃财经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郭延斌  编辑/魏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来意大利留学已经一年有余,作为一个被中国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熏陶过的人,我在意大利的衣食住行都感到很不习惯,水电费单据靠寄信、看病不能网上挂号、物流速度让人抓狂,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落后”。

  我居住在意大利中部城市佛罗伦萨,这里曾经是欧洲著名的艺术中心,诗人徐志摩曾赐给它一个美丽的译名“翡冷翠”。

  来这里之前,我充满憧憬,觉得发达国家的网速一定非常快,大街小巷都是WiFi,而且资费便宜,可以随便刷手机,来了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2018年底的数据显示,意大利有一半以上的城镇居民没有宽带,网络发展远远滞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不过,这种落后让我看到了潜在的商机。我正在调研,准备在佛罗伦萨开一家GAME CLUB(游戏俱乐部)。

  01

  办居留卡还要靠寄信

  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意大利互联网的话,我能想到的就是“落后”。到底落后到什么程度呢?我说两件差点给我留学生涯带来“致命”打击的事。

  信封、邮箱这种上个世纪流行的交流工具在意大利还占主流,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自己的邮箱。留学生到了意大利的第一件事,是要办居留卡。我居住的佛罗伦萨算是一个二线城市,办理居留卡的流程是先填写一个大信封,去邮局寄挂号信到罗马。几个月后,会有一封写着你需要几月几日到移民局按手印的信件寄到你家中的邮箱。

作者在佛罗伦萨居住地点的邮箱  摄 / 郭延斌作者在佛罗伦萨居住地点的邮箱  摄 / 郭延斌

  对于我这个在国内从来没有用过邮箱的人来说,实在很害怕信寄丢了。于是我养成了每天外出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门口邮箱查收信件的习惯。这个时候,我特别想念国内的快递,至少可以查到我信件的动向。

  我大约是去年10月寄出的信封,12月收到回信,告诉我今年5月份可以去按手印,按完手印一个月后,我的手机才收到一条8月13日凭短信去移民局拿居留卡的短信。而10月31日,也就是两个月后,居留卡就要到期了,我还要开始新一轮的申请。

  当我向朋友吐槽在意大利办事效率实在太低时,没想到我朋友说:“你这已经算快的了,很多人都是拿到居留卡就已经过期了。”

  据我观察,佛罗伦萨的移民局门口每天都会排起长队,因为办理业务没有网上预约渠道,大家有什么问题只能给移民局发电子邮件,但是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回复,就真的只能碰运气。

  好消息是,最近移民局刚刚推出了网上服务,可以预约并公布了电话等联系方式,但大家还是习惯去线下排队预约、问问题。

  对比国内,办理护照、港澳通行证都可以提前在网上预约,到了现场审核完材料,证件直接快递到家,甚至可以在自动签注机上办理签注。这在意大利是想都不敢想。

  另外一件事,是我在一个月前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当时血流不止,我有点紧张。我先去了一家私立小医院,急诊医生给我清理包扎后,让我三天后去换药。我觉得只是换个药,就去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小诊所,结果医生说需要缝针,要我去大医院。

  到了大医院,急诊护士看了我的伤口以后,我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七八个小时后,我才看到急诊医生,医生在给我缝针清创的时候发现我的肌腱损伤了,帮我预约了第二天专门看手指的专科医生。我一大早就去了,医院却说看手指的专科医生并不出诊,只能再等一天。我真的很崩溃,医院没有网上挂号系统,各个科室之间也不知道医生的出诊信息。

  当时我无比焦急,因为我查阅了资料,肌腱损伤在8小时内做手术缝合是最佳时机。而我直到受伤后的第六天,才看到一位专科医生,整个过程快绝望。

  现在,我的伤口已经快长好,但是手指仍然红肿,无法自由伸展。我本来想再去医院找专科医生看看康复情况,却被告之必须先去找急诊医生开单子转诊,而看急诊要花掉一天时间,且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

  最后,我突然想到在国内曾经用过在线问诊的App,于是挂了一个号,把手指的照片传过去问了问国内三甲医院的专科医生。医生说,我的肌腱大概率是损伤了,需要用手指夹板固定8周,慢慢恢复。

  我又开始发愁了,去哪儿买夹板呢?这种东西淘宝上随便买,但是亚马逊上并没有。我在家附近的药店也没找到,最后是我同学用棉棒和胶布帮我做了一个。

  也许这两个案例还不够说明意大利互联网的落后,但数据很能说明问题。

  截至2018年11月,意大利仅63.6%的人口可以享受高速互联网(带宽超过30MB)接驳服务。城镇居民中,有超过50%还无法享受高速互联网接驳服务。这些地区并非全部是南部落后偏远地区,意大利北部经济发达地区皮埃蒙特、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很多城市同样没有互联网宽带接驳服务。

  02

  “佛村”让我看到下沉市场

  在我的日常生活中,互联网的存在感真的很低。

  意大利人用手机上网很注重实用性,他们会在需要用到互联网的时候才把数据流量打开,例如发邮件、查收信息,在每次用完后,会习惯性的把移动数据关上,并不像国内微信几乎都是24小时在线,数据流量一直开着。我还有很多同学的手机卡只是一张普通的电话卡,没有流量。

  意大利的App应用非常少,年轻人看新闻,没有类似头条、趣头条的这种App,大多还是通过论坛,或者在类似于新浪、腾讯的门户网站上看资讯,大部分中老年人还是以报纸和电视的方式获取新闻。

  至于交水电费,还是要用到家里的邮箱,等水电公司把水电费的单子寄到家里,然后再拿着单子去邮局交钱,没有线上交费这一说。连话费充值,也只是正在由线下慢慢转变成线上,线下充值仍是主流。

佛罗伦萨电车的自动售票机需要用卡或现金支付  摄 / 郭延斌佛罗伦萨电车的自动售票机需要用卡或现金支付  摄 / 郭延斌

  电商平台,更是少之又少。我朋友曾经网购了一双鞋,结果尺码小了,他想换,但是查了查来回的运费,发现比鞋子还贵,最后没舍得换。这还是因为意大利不太流行网购,很多国际化的电商平台在意大利没有仓库,商品可能要从英国等别的国家发货,邮费自然就贵。

  另外,这和意大利互联网的基建、技术还不够成熟,物流、人工管理等运营成本偏高也有关系。

  最近两年,“下沉市场”一词在国内被提及得较多,主打下沉市场的拼多多、趣头条、快手等平台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崛起,成为明星互联网公司。

  中国的下沉市场主要指三四线城市以及小镇居民形成的消费群体,而我越来越觉得佛罗伦萨和中国小镇消费群体有很多相似之处。大概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城市面积小,人口密度大,线下小店、小商品市场非常多。欧洲国家不像澳洲、北美那样地广人稀,而是人口相对密集。我们留学生都把佛罗伦萨称之为“佛村”,因为实在是太“土”,主打的基本是一些本地化的小店,菜市场、集市也非常受欢迎,跟国内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情形很像。

  其次,大家工作时间较短,闲暇时间多,社交圈子窄,聚会消磨时间是刚需。意大利人是出了名的“懒”,普遍不愿意加班哪怕一分钟,而且非常喜欢罢工,我遇到过好几次公交车停运的情况,一问才知道是司机罢工了。这边的餐厅也是过了饭点就关门,除了中餐馆,很难找到全天营业的。闲暇时间,意大利人非常喜欢参加聚会,结识新朋友。

  第三,有一定消费能力,基本上各家都有房,没有购房和贷款压力,可支配财产和消费信心指数高。这部分人群和国内的低线城市人口一样,具备较大潜力。

佛罗伦萨一家超市的自助购物机 需要刷卡支付而不能扫码支付 摄 / 郭延斌佛罗伦萨一家超市的自助购物机 需要刷卡支付而不能扫码支付 摄 / 郭延斌

  基于这些特点,我发现意大利人普遍更喜欢线下模式,没事就出去走走,没有“网瘾”。比如,意大利的公交车和地铁虽然已经提供了网上购票服务,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更喜欢去线下购票;网上购物不发达,逛菜市场和小超市的人倒是不少,走两三步就是一家超市;和朋友之间交流,大家不爱网上聊天,而是喜欢约在线下见面聚会,每逢周末,生意最火的就是酒吧。

  那么,开一家线下店是否是个好方向呢?我仿佛看到了商机。

  03

  娱乐设施少到想自己开店

  我有这个念头,一方面是因为可玩的东西太少,整个佛罗伦萨只有一家网咖和一家桌游店,更多的店铺是酒吧。另一方面,意大利的公共假期非常多,像我们学生,每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放假,有大量时间可以休闲。

  意大利人最爱线下聚会,和国内不同的是,国内通常是一群熟人到一个地方聚会,而他们更喜欢一群人到酒吧去认识新的人。既然酒吧可以用音乐和酒把大家聚集起来,我是不是也能用游戏把大家都聚起来呢?

  于是我特意去考察了这两家店,桌游店大约有200多款游戏,300平米左右,85张桌子可以容纳近340人。但是开店时间非常随意,有时候开门晚,有时候关门早,还有的时候突然就不营业,完全凭老板心情。里面也会卖一些饮料和零食,生意不温不火。至少从服务上,我很容易就能超越他们。

  另一家网咖店的面积大约是350平米,有25台电脑加45张餐桌和一个小吧台,按每小时3欧元收费,不到一小时按1.5欧元扣费。这家店营业时间是16:40-3:00,倒是比较固定,但是他们家现在已经在主营餐饮了。前几天我去看了看,发现二层的很多机器都被撤掉,大部分客人是来喝酒吃饭,玩电子游戏的人很少。

  我觉得有两点原因,一是电脑配置比较差,系统不是云端的而是硬盘的,一个电脑没有几个游戏可玩,PS4游戏就更少。不像国内的网咖,会实时更新最热门的游戏让顾客挑选。二是推广做得不好,意大利的互联网不是很发达,店主也没有营销和宣传的意识,获客方式大部分还是依靠线下。

佛罗伦萨的网咖店内景  摄 / One Up佛罗伦萨的网咖店内景  摄 / One Up

  我在国内时也接触过一些创意很棒的网咖和桌游店,商家强调让大家玩到一起去,注重环境与客户体验,但实际能做到的少之又少。我认为主要原因是业态还没有形成,大部分网咖与桌游店装修得很好,但是没有精于游戏的专业性,盈利方面靠的是游戏之外的茶水餐饮,久而久之变了味。

  如果我来做,我想开一家专业的游戏线下俱乐部,主要业务是电子游戏和桌游,创造一个游戏化的空间,而不仅仅是提供游戏,同时搭建线上交流社区。

  关于线下店,我想先把游戏的专业性做好,大部分人去网咖或者桌游店,是知道自己想要玩什么,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不知道有什么游戏好玩,我想提供给他们一个可以探寻新游戏的体验,一种探宝的感觉。我还会增强社交性,在店内做一个组队系统以及经常举办一些party,打造一个大家可以很快融入的游戏俱乐部。

  关于线上,我想打造一个垂直游戏领域的高质量社交平台,前期会以电子游戏和桌游等室内游戏为主,后期可以增加各种户外游戏和运动,最终平台并不只是让用户在平台上找到游戏,而是平台能让用户把任何事情变成游戏。平台会服务于线下店,以城市为群体,也可以跨城市进行线上引流,再到线下体验。

  我还是比较认同乔布斯的那句话,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我想要打破各种游戏的分类以及人群、年龄分类,发挥出游戏的本质,就是玩,让每一位用户拥有快乐感。

  最后,我希望意大利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能够迅速发展起来。意大利通信管理局也意识到,意大利网络设备更新滞后现象由来已久。他们表示,最近5年,意大利电信市场引入竞争机制,打破行业相对垄断经营后,推进了意大利电信运营商的设备更新换代。

  未来几年,在电信市场竞争机制的刺激下,相信意大利互联网发展滞后局面能够得到有效改观。这样,等我毕业时,我的游戏俱乐部就可以开起来了。

  (特约作者:郭延斌,佛罗伦萨大学学生,欢迎添加作者微信号g928354进一步交流。)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