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网瘾中年罗永浩

2019-06-21 08:14:5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几何小姐姐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婷婷的勇敢世界

  来源:几何小姐姐(ID:jihexj)

  罗永浩不请自来的就去了小河(民谣歌手)的婚礼,问题是婚礼前根本没人邀请他。去了以后逢人就问:你们觉得曾轶可怎么样?

  时间大概是10年前,那时候罗永浩还是一家英语培训学校的校长,老罗的朋友张晓舟(作家)受邀参加小河婚礼,他就直接跟着去了。他喜欢小河的那首《不会说话的爱情》。

  01

  罗永浩可爱多

  那时的罗永浩还没有开始做手机,身上也没有什么科技标签。他是曾轶可的脑残粉,开学校赚了点钱,一心想着给曾轶可做专辑。

  曾轶可的粉丝叫可爱多,罗永浩把自己微博名由“老愤青罗永浩”改为“罗永浩可爱多”,那一年,他37岁。在小河婚礼上,罗永浩认识了民谣歌手张玮玮(《米店》作者)。

  因为不满曾轶可专辑小样的包装和制作,很快罗永浩就拽上周云蓬、张玮玮、郭龙(民谣歌手)一起,想给曾亦轶录一张民谣风格的新唱片。

  他蹲在马路边,用他的笔记本电脑给他的音乐人朋友们一张张刻录曾轶可的歌,像个中关村卖盗版碟的。

  张玮玮编曲,周云蓬来配乐。就这样,罗永浩拉着中国民谣圈最牛的一群大佬,为了曾轶可提前排练了六七天。当然他自己也放弃了英语学校的繁忙工作,天天到排练场端茶送水,他跟自己的朋友们说“这是我十年以来最上火的一件事”。

  他一殷勤,他的朋友们就不太好意思玩票,每天刻苦排练十几个小时。张玮玮说,给自己做专辑都没这么上心过。

  正式录音那天,罗永浩选了最贵的棚,还高价请了一个钢琴弹得不错的钢琴师现场伴奏。周云蓬说做音乐这么多年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上午10点,罗永浩的朋友们就进场调音彩排了,下午3点曾轶可才到达现场。一试音就说不舒服,唱也不在状态,对录音师不以为意。周云蓬猜测她中午没吃饭。后来果然越唱越拧巴,反复要求加混响。终于把郭龙逼得说了句大实话:再加就成钱柜(KTV)了。

  曾轶可不满意。她对着话筒大声评价“这是我去过的最差的录音棚”。第二天下午就不肯来了。曾轶可团队否了周云蓬、张玮玮、郭龙他们的编曲配乐版。大佬们自然觉得心里发堵,都是音乐圈有头有脸的人,随便哪个都是小歌手请不动的人物。要不是老罗,谁来凑这趟浑水。

  罗永浩也心塞,但他没有破口大骂。后来他们决定,即使没有主唱,也去录音棚录一个高级的民谣卡拉OK版,算是对团队辛苦排练这么久的一个交代。录完合影的时候,周云蓬提议摆个空凳子。“那是没来的主唱的位置”。

  几个月后,曾轶可团队忽然又觉得那首钢琴版的《勇敢一点》好像还不错,打电话来要那首歌。罗永浩给了。[1]

  02

  用Smartisan的“男魔头”

  10年过去了。罗永浩已经在科技圈广为人知。他带着一帮履历豪华的人,做了一款叫Smartisan的手机。

  最热闹的时候,锤子在鸟巢开发布会门票卖了几百万座无虚席。如今他仍然是个不缺关注的人,锤子科技被出售,罗永浩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质押了数次股权,每次都上科技财经新闻。

  在《人物》记者谢梦瑶的笔下的《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里,人们看到的罗永浩是如此情绪不稳定,砸门摔东西和骂人三件套,很多操作很不商务。有读者说,这哪像个男老板,简直就是个《穿普拉达的时尚女魔头》。(电影名,主角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时尚杂志女编辑)。

  有锤粉认为《人物》杂志在黑罗永浩。他们说,看完这篇文章,都不想再订人物杂志了。事实上谢梦瑶是个很资深的媒体人,他在文章里大量引用采访人物的话,主观文字篇幅不多。技术操作比较高级,得体的保持了媒体的节操。

  那么为什么很多人觉得是黑罗永浩呢。除了人的理解力不尽相同之外,还有一个是罗老师自己的原因:在《人物》的那个很第三方视角的文字中,你只要如实的把描述罗老师的行为单独拎出来,读起来就像个罗黑或者锤黑。

  “硬件区的同事三天两头能听到在会议室骂人;全公司的人都能看到他因洗手池的水太热在走廊大骂行政总监20分钟;跟了他10年的人顶撞一句1分钟就被开了。产品经理在他之前拆了公司的新手机,迁怒影像负责人痛骂一顿。”

  “因为对一套名片的印刷效果不满,他砸了设计师的电脑,砸的动作持续了十几秒。被他摔过的东西还包括门,自行车,杯子,键盘,矿泉水。”[2]

  8年前,一个叫谢梦瑶的新人想做记者但求职不顺,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向他打开大门。他是罗永浩的粉丝,坚信“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去实现的”。8年后,他已经是《人物》杂志主笔,中国最好的特稿记者之一。

  2012年,罗永浩做手机,谢梦瑶是第一个刊发深度报道的记者,隔年rom出来,有了第二篇。2018年底他的新年是完成罗永浩系列的第3篇。2019年5月,历时30天,他完成27个小时的采访录音,整理出47万字的素材,最终成文1.7万字。

  有人拿这文章里的某些细节和侧写黑罗永浩,说他性格有问题,这根本没黑到位。创业者性格怎样,是不是春风化雨根本不重要,后来罗永浩本人也是从这个角度反驳的。那些看了文章就不想订阅《人物》的读者太肤浅了。

  03

  罗永浩的挖人之道

  人物记者没有采访到锤子科技的关键人物钱晨和吴德周。通过他人的白描和侧写,对比了这两位真正为锤子科技做出突出贡献的人物,勾勒了钱晨实用主义者的形象。也用员工的视角,勾勒了大佬走后,旧部之间的撕扯。最后将他们对锤子产品的贡献淡化给了罗永浩。

  在资深电子与声学工程师钱晨博士加入锤子之前,坊间一直认为罗永浩是做贴牌机的。2013年加入之后,这种声音才渐渐平息。他此前服务于摩托罗拉13年,是智能硬件方面的权威专家,真正帮助锤子搭建了早期的技术研发团队。

  在罗永浩之前,雷军曾用3个月时间挖钱晨去小米,没有成功。但口才更好(舍得砸钱)的罗永浩花费了半年的时间,在用讲故事的方式请他加入锤子都没成功的前提下,通过PPT讲产品的设计亮点时,打动了这位比他大十几岁的前辈。钱晨2013年7月加入,2015年7月从锤子科技退休。离开之后,钱晨彻底退出智能手机行业。

  接替钱晨的人,是有着15年华为经验的老华为吴德周。罗永浩为了挖到吴德周,软磨硬泡了好几个月,最后他在北京组成了一个挖墙脚“说服团”,约定好第二天在上海见面。临行前夜,有位重要成员突然有紧急会议要开到12点,最后一班飞机也赶不上了。为了准时赴约,老罗最后自掏腰包花了16万租了私人飞机飞到上海去见吴德周,把吴德周感动坏了。

  锤子科技后来的总裁彭锦洲,是服务华为超过22年的前华为荣耀的副总裁。他从华为出来先是和汪峰一起创办了fill耳机。一年多以后,彭锦洲离开fill加入了锤子科技。神奇的是早先在fill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就已经出现过了。他当时联合fill一起做了1000个锤子限量款耳机。

  2019年彭锦洲开始创业做小野电子烟。罗永浩在自己微博置顶了彭锦洲团队的电子烟产品。锤子团队的微信公众号,开始密集的推广起彭锦洲的电子烟来。

  04

  电子烟、罗永浩和朱萧木

  锤子科技UX产品总监朱萧木一直被锤粉称为“太子”“罗永浩接班人”。

  2019年朱萧木和彭锦洲各自从锤子科技出来创办电子烟品牌。罗永浩给两个人都站了台,但朱萧木更有自立门户的意思。

  彭锦洲的小野是锤子科技2018.11.26注册的商标;而朱萧木的福禄FLOW 是2019年自己申请注册的,申请公司为北京羽衣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朱萧木);小野用了锤子的大量渠道资源,包括罗永浩也频繁转发了小野的宣传海报:“药用级丙二醇,植物甘油,有机尼古丁盐,食用级香料”。

  不知道是谁想的前面的修饰词,教科书级别的。精准打击不懂化学的人。

  2019年朱萧木到处奔走,为自己的产品做曝光。彭锦洲团队出品的小野第一代产品,设计风格是生硬浓厚的红蓝黑,中规中矩但不够炫。而视觉更6的朱萧木团队,则做出了五颜六色的各种口味电子烟(中国对电子烟SKU的相关监管还没有出台)。

  每一款还赋予前味,中味,后味的定义,白桃乌龙茶,香芋冰淇淋,几个系列中,水蜜桃,白涛,冰淇淋,奶油等关键字赫然其中,这些能够让人联想到香水和冰淇淋的描述,吸引了很多年轻女孩子的关注。

  在美国,电子烟已经被纳入了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管范围。资料显示,美国的每个电子烟的每种口味,都必须经过FDA和PMTA的审批才能再上市销售。

  一个叫Bob的用户,使用坚果PRO2手机发帖说,“木爷敢不敢把漏油的问题解决一下”。迅速被朱萧木删除评论并拉黑,账户因此禁言三天。

  另一个用户LIHEI在朱萧木微博评论问,过年,聊天宝中的电子烟什么时候发货?被朱萧木拉黑并删除评论后发微博说,“至于这样吗?电子烟我不要了,行了吧。”

  在锤粉的眼中,福禄和小野电子烟都是罗永浩的最新创业产品,他们想用自己的方式支持他。当一个品牌的产品体验不好,他们会换另一个品牌的产品。

  有个微博叫呦哎夹心的用户直接崩溃:我用福禄,一个烟弹,至少1个漏油,大概率,会有两个漏油,有时一个轻度漏油,一个严重漏油,真的很讨厌,已经买小野了。

  最终小野可能也不能完全避免漏油的问题。他们的宣传中起初说“不漏油”,后来又鸡贼的改为“almost不漏油”。

  618全网电商大促这一天,朱萧木显然很想赢得这场战斗。6.18日凌晨1:24,朱萧木发布了战报,他的产品第一小时已排名各项第一。一度超过了行业老大悦刻。

  不过618是很妖的一天,这中间某个只有154粉丝的小品牌,也曾经一度排名靠前。《蓝洞新消费》在监测了6.18京东平台每个小时的数据变化后得出结论:用户每个小时都有口味和认知的变化是不现实的,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电商代练早就进场了。

  6.18最终的赢家是平台和代练,品牌方也会短暂获胜,但付出的代价不菲。[3]

  另一边,没了PR的罗永浩似乎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微博控制权。他在过去的24小时里发了近30条微博。回应了《人物》记者"事实错误和出入多如牛毛“,转发民谣歌手小河和周云蓬的演出信息;和网友吵架,拉黑,转发关于他自己的虚的实的、大大小小的新闻。

  这期间,曾轶可在首都机场安检起了风波,丢了演出。公众人物藐视法律这事儿很严重,罗永浩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避重就轻扯了一段美国安检,大意是流程也有僵化和需要优化的地方。

  10年过去了,作为一个追星族,他还是那个脑残粉。

  也有网友说,罗永浩自从不做锤子之后,微博发的都有意思些,要是不做企业家继续做理想主义系列演讲就好了。但昨晚罗永浩实名开通了推特,发布一个消息说“快有海外业务了”

  参考资料:         

  [1] 《绿皮火车》周云蓬

  [2] 《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人物》杂志 谢梦瑶

  [3] 《电子烟的第一个618纪实:血战到底》《蓝洞新消费》陈中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