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罗敏不下牌桌:一直想上桌,从来没坐稳

2019-06-12 22:44: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接招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接招

  文:方浩

  2011年,张一鸣离开自己担任CEO的九九房,筹备创立今日头条。后来有人问他,作为一家公司的CEO,为什么说走就走?张一鸣回答:赌输了就要离开。

  不恋战几乎是所有连续创业者的共性。王兴说创业是九死一生,罗敏说其实是九十九死一生。没有上过名校,草根出身,几乎赶上每一个互联网风口,但屡战屡败。这是罗敏创立趣店之前的人生经历。

  今年第一季度,趣店利润近10亿人民币,其中开放平台贡献1.59亿的营收,而这几乎全是利润。

  开放平台是趣店上市之后在消费金融业务上的新尝试。不停地找地儿,不停地打井,似乎是罗敏的宿命。

  罗敏曾是风口少年。2005年Web2.0风起云涌,北漂罗敏做社交,失败;2010年前后O2O大潮起来,罗敏做团购,失败;后来在线教育火了,罗敏入局又失败……

  一直想上桌,从来没坐稳。当年罗敏去酷讯面试,陈华让吴世春把把关,聊完之后吴对陈说,这个人想法太多,不能要。但回头罗敏一创业,吴世春就投了天使:“你不适合打工,还是适合创业。”失败了就接着投,趣店是吴世春第三次做罗敏的天使。

  在创立趣店之前,罗敏曾在如日中天的好乐买管过市场,一年上亿的费用从他手中花掉。吴世春说,之前罗敏不停创业不停失败让自己学会了怎么赔钱,在好乐买的经历,终于知道了怎么花钱。

  2005年,许龙曾和罗敏一起创业,2017年罗敏再次把许龙拉过来入伙。上班第一天就赶上公司年会,主持人让许龙连发两个大红包,瞬间几万就没了。“罗敏跟以前比变化挺大的。”许龙说。

  入职的最初三个月,许龙每周都会在周会上被其他高管Diss,槽点只有一个:慢。许龙委屈,这十几年自己一直都在创业公司带队伍打拼,执行力不差啊。但慢慢他发现,不是自己慢,而是趣店的执行力太快了。

  蓝驰创投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家没有从趣店套现过的VC,负责投资的朱天宇说,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跟罗敏沟通完一个事,没过几天就已经干起来了,推进非常快。

  创立趣店之前的多次创业,罗敏十年融资总额不过几百万人民币,而趣店一家公司在IPO前的融资规模就达到了10亿美金的量级。B轮融资是趣店最难的一轮,罗敏见了几十家VC,最后碰上刚刚创立源码资本的曹毅才算搞定。刚刚签完协议,吴世春问罗敏,接下来有什么新打算。罗敏说,我要去见下一轮投资人了。

  只有搞到钱,才能有筹码在牌桌上继续待下去。过去十年的中国,融资能力成了创业者最基本的生存能力之一。2005年与罗敏、王兴一起拥抱Web2.0的创业者不计其数,但最后社交这条赛道还是属于巨头的。VC少、资本不充裕,特别是创业者不善于融资,是一大原因。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2010年之后创业把公司做到百亿美金估值或市值的超级独角兽中,只有程维一个人,即第一次创业就大成。王兴、张一鸣、黄峥在坐稳之前无不是持续换牌桌。

  对于菜鸟创业者来说,创业犹如升级打怪:第一次死在了团队上,第二次死在了方向上,第三次死在了融资上……总有一些投资人会持续投一个人,就是相信他总会拿到好牌。牌桌可以换,但不能拍屁股走人,走了就连摸牌的机会都没有了。

  吴世春说罗敏善于交朋友。罗敏总是让他帮忙介绍大咖大佬,也不管人家待不待见,该打电话就打电话、该聊微信就聊微信。介绍他和李想认识时间不长,两人就成了朋友。

  2014年,罗敏拿到了趣店这副牌。熟悉线下市场、苦活累活都干过、人脉资源积累到位了、虽然没融到过大钱但花过钱了。吴世春、陈华、李想、李树斌、鲍岳桥、朱天宇成了趣店最早的投资人。后来吴世春又把曹毅介绍过来,曹毅又把周亚辉介绍过来,接着是蚂蚁金服入局直至IPO。

  有时候上牌上一个顺子都很难,但有时王炸和四个二同时来。

  上市之后,一位股东问罗敏,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哪些天花板?罗敏说我有时太强势了,压缩了团队的成长空间,这样不好。

  祝祺在趣店IPO之前入职。她之前在瑞信工作,参与了多起中国互联网公司赴港或赴美IPO。刚刚加入的时候,正好赶上上市路演,罗敏让她做助理。一次微信回复滞后了十分钟,祝祺被批评了,“以后不要超过两分钟”。

  “他也不跟你发脾气,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祝祺眼中的趣店文化就是简单、直接。

  这几年,趣店也在做各种新业务的尝试和探索,看上去似乎在“不停换牌桌”。

  “其实这些业务都是消费的具体场景,哪里有需要,就服务哪里。”许龙说,趣店的创业基因太强,敢于迅速尝试,更敢于迅速止损。

  “趣店本身是盈利的,就算不停尝试新业务,也不是烧投资人的钱,而是烧自己一分一毛赚来的钱,所以在止血这件事情上,我们毫不犹豫。”许龙说。

  开放平台是趣店新的战略方向,简言之就是向资金端提供流量、向流量端匹配资金:一方面聚合各大流量App,另一方面聚合各大银行和金融机构,做的是撮合生意,成本几乎等于零,收入就是利润,是目前趣店增速最快的业务。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生意,但背后是数据能力和运营能力。同时做到懂用户、懂银行、懂渠道,这需要长期的积累。

  “我们团队白手起家,没有任何先发优势,只能靠打人措手不及。正是秉承这样的逻辑,趣店才打出现在的这个平台。而在每一个平台,都会面临更大的巨头和山头。想靠着秀肌肉去跟别人硬杠,这条路肯定走不通。能走哪条路呢?还不是快和灵活。”一位认识罗敏多年的高管这样说。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