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百度是下一个雅虎吗?

2019-06-06 11:56:4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略大参考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Oak

  来源: 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雅虎在彻底消失之前,人们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它在衰退——不断地换帅、错失关键业务、收购垃圾公司。这难免让人想到今天的百度,同样是走马灯一样地换帅,且越是明星高管越没有善终,也没有抓住新兴业务。

  这个背后一个重要的事实是,传统搜索等互联网业务红利期已经终结,如果没有搭上新兴业务的快车,等待这家公司的就是衰落。

  1

  6月5日,百度传出郑子斌离职的消息,没有太多波澜,外界对于百度的消息已经麻木,而不到20天前百度高管向海龙的离职——那是一枚深水炸弹,持续影响着百度整个公司。

图:向海龙图:向海龙

  向海龙是百度老臣兼重臣,进入百度是因为早年一笔收购。他2000年创立的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代理百度、谷歌、新浪等广告业务。2005年时,在现在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的撮合下,将公司卖给了百度,他也因此进入百度,2007年就成为销售副总裁和Estaff成员,当时不到30岁。

  “虽然职位为集团高级副总裁,但他手握实权最大,在’走马灯’般的百度高管轮换中,在位时间最长,百度成立19年,他在百度14年”,《财经》最近的报道《百度最难捱的一夜》中指出。

  向海龙于百度有多重要,《财经》也在文章中指出,把百度用户产品和商业产品看做百度这架飞机的两个发动机,2009年负责用户产品的俞军辞职起,相当于百度的一个发动机熄火了。“这十年如果没有海龙的话,这个飞机飞不到今天。”

  而现在,这样一个老臣兼重臣离开了,跟向海龙一起在最近这三个月内辞职的还有4位副总裁级别的成员,三名是百度搜索业务的高管,包括百度此前在PR上力推的吴海峰,希望让他能够在技术形象上代替吴恩达。

  向海龙不是这两年唯一离开的重臣,离开的还有陆奇、吴恩达、张亚勤以及李明远。

  陆奇在美国华人科技业界是一个传奇。1999年加入雅虎,2007年晋升为雅虎执行副总裁,2008年离开雅虎加入微软,2013年成为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在美国,陆奇是科技界职位最高的华人。

图:陆奇图:陆奇

  在2016年经历了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等舆论风波,百度跌倒了一个谷底,陆奇在李彦宏的邀请下加入百度,出任集团总裁兼COO。李彦宏赋予陆奇绝无仅有的权力,所有事业群组负责人均向陆奇汇报,再由他汇报给李彦宏,陆奇进入百度后决心不可谓不大,一心想要再次开创事业。

  包括建立百度的战略结构——让百度放弃O2O,打散了百度医疗、外卖、百度金融等组织,实际上也是撤销这些业务,同时陆奇还尝试去树立百度的价值观。

  在陆奇重拳改革之下,百度许多高层陆续离开,当时向海龙也卷入离职传言中——这不难理解,原本他和吴恩达等人都向李彦宏直接汇报,但陆奇进入百度之后,要向陆奇汇报。但向海龙捱过来了,并没有离开,倒是陆奇在2018年5月离开。

  与前两次离开雅虎和微软,高高兴兴去履新不一样,离开百度之后的陆奇暂时消失在了公众视野里,他的高管职业生涯打了一个断点。

图:吴恩达图:吴恩达

  还有吴恩达。从2012年前后,当工业界认为深度学习对于人工智能至关重要时,他们开始争夺几名学术界的领军人物,谷歌邀请到了Geoffrey Hinton研究巨擎时,Facebook邀请到Hinton的亲密队友纽约大学Yann LeCun,而2014年左右,百度吸引了与Hinton等人保持密切学术往来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吴恩达的加入,并在美国加州设立深度学习研究院。在此之后,吴恩达的学生、信徒也追随其来到百度,2017年,吴恩达离开。

  除了这些离开的,还有“被离开”。

  百度早前宣布,公司推出了高层退休计划,进入该计划之一的就是张亚勤,相对于他光辉的前半生,毫无疑问这不算事什么好结局。

  张亚勤12岁时就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20岁时已经获得无线电电子工程硕士学位,23岁获得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而在1997年,他更是获得了“IEEE Fellow”称号,成为这个古老协会最年轻的科学家。1999年年初,张亚勤接受了当时还在微软工作的李开复的邀请,以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加入。微软在中国一直有两条线:一条是商业线—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另一条线则是技术线—微软中国研究院,后来发展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而张亚勤一直担任董事长职位,而由于他在中国的名声,张亚勤一直是微软的中国代言人角色。

  进入百度之后,算是落得“晚节不保”。

图:李明远图:李明远

  还有那个被称做“太子”的李明远。当年他以实习生入职百度,师从俞军,担任百度贴吧首任产品经理,2005年获得百度年度新人,在短暂出走UCWeb之后,李明远平步青云,三十岁做到了副总裁,加入“百度最高决策层”。2016年11月,李明远表示,在投资、收购和游戏合作上涉嫌经济问题,主动引咎辞职并被批准。外界传闻指,李明远的确有贪腐行为,也有人表示李只是办公室政治的牺牲品。

  如果说陆奇、吴恩达还有张亚勤都带着美国公司的文化和习气,和百度有水土不服,那么像向海龙、李明远这样土生土长的高层,也离开和被离开。不难发现,仅仅是在百度最高管理层去做梳理,许多人都没有“善终。

  而从一个公司来说,很大程度上这意味这管理架构的不稳定,和策略的不持续。

  这让人想到雅虎,在梅耶尔真正断送了雅虎最后一点生命力之前,雅虎在5年时间内已经经历了6次换帅,包括杨致远、巴茨以及斯科特·汤普森,最后找来了梅耶尔。

图:梅耶尔图:梅耶尔

  而最高管理层之间的斗争也造成了管理层更迭,在梅耶尔2012年接手雅虎之前,CEO汤普森被雅虎大股东Third Point爆料学历造假,而在爆料之前,Third Point在争夺董事会席位,最终汤普森下台。

  Third Point对于雅虎来说是个最高职业经理人,在美国成熟的商业架构上,他在权力上最大的对手盘实际上是董事会,陆奇、向海龙在百度的位置也是如此,也是职业经理人,真正的对手盘是创始人李彦宏和夫人——尽管权利也是他们给予的。

  百度也是如此,市面上流传着大量的关于李彦宏和目前在百度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的马东敏之间的明争暗斗,而在许多媒体报道中,对于百度内部高管来说,李和马是需要小心应付的利益共同体和需要仔细平衡的“东宫”和“西宫”,“一般的情景是,李彦宏坐在PPT一侧,马东敏坐在大会议桌对面,而向海龙不远不近坐二人中间,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财经》杂志在文章中写到。 

  2

  20年前谁也不会想到之后的雅虎会走向衰退,雅虎算是把互联网带给世界的公司。

  那些年雅虎一统天下。 1995年,雅虎创立。到了1997年,绝大多数网民将雅虎当成了主页,雅虎也顺势推出让很多人离不开的雅虎邮件、雅虎搜索和雅虎游戏等。之后两年内,雅虎的用户已经超过1亿,比所有对手访问量的总和还要多,到了2000年,雅虎市值更是一度达到了惊人的1250亿美元。

  可以说是它开创了互联网商业模式——信息免费,卖广告,从最早门户网站上的分类信息,到视频、原生和社交网站广告,而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谷歌的商业模式也是萌芽于雅虎。

  2000年左右的雅虎强大到不认为自己会有竞争对手。2002 年,雅虎与谷歌合作,将搜索几乎全部外包给谷歌,在雅虎网站搜索出的结果会署上注释“谷歌提供支持”,又帮助谷歌进行搜索技术推广。雅虎对于这桩合作非常满意,他们乐意谷歌给自己带来的巨大点击量,而谷歌则是满怀希望地要成为下一个雅虎。

  到了2002年,当雅虎开始认真考虑收购Google,才发现已经买不起了。

  错过了谷歌的雅虎并没有吸取教训,到了2006年,雅虎报价10亿美元准备收购Facebook,扎克伯格都同意了。当时正值Facebook内忧外困,雅虎便趁火打劫,在最后关头砍价至8.5亿美元,那个著名的故事就是扎克伯格感觉自己被羞辱,在董事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撕烂雅虎递交的协议书。

  2008年,微软开出450亿美元的高价,溢价60%,向雅虎抛出橄榄枝,希望通过两者的联姻,打破谷歌在搜索和在线广告市场的垄断地位,雅虎依然拒绝了。

  “躲过了”这三个未来的巨头,雅虎实际上共计收购超过100家公司,包括57亿美元收购 Broadcast.Com,36.5亿美元收购GeoCities,这两次收购双双进入“互联网历史上最烂收购前五名”榜单。

  比起雅虎在收购上犯的错误,百度则是失去了许多发展创新业务的时机,而这种时机的错失正是和管理层架构的混乱有关。

  在《财经》杂志那篇文章的描述中,李彦宏和他太太马东敏在百度形成了一个权力中心,收缩业务部门的权力,甚至派出员工介入日常业务运行。

  “有时从集团最高层派驻的手下可能会干扰业务正常运行。一个案例是,搜索公司曾在贴吧尝试过一个小视频的信息流产品,而战投部在2017年下派了一名年轻的经理王涵宇来贴吧,他认为短视频这种产品只是昙花一现,应该在贴吧内发展“介于熟人和陌生人的社交”,最终推翻既定方向。不久,百度贴吧总经理胡玥离职”,《财经》杂志写到。

  如果以上属实,科学的决策流程明显是缺乏的,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创新业务尤其需要科学的决策流程,而不是统统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在阿里巴巴和腾讯不断在新业务上攻城略地时,百度有许多业务都显示出策略上的摇摆不定——介入,但不舍得花大钱,又撤回,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是一事无成。

  百度外卖就是如此。在关键时刻,百度高层策略上往回撤,而如果百度上一开始就没有介入过这种业务,至少不会露出策略的混乱。

  自2014年6月1日上线,起初大家持怀疑态度,认为百度缺乏2B的基因,但不到一年时间,因为抓住了白领市场,百度外卖势如破竹,迅速成为市场三强之一。

图:李彦宏出席百度糯米O2O生态战略发布会图:李彦宏出席百度糯米O2O生态战略发布会

  2015年6月30日达到高点。这一天,李彦宏出席百度糯米O2O生态战略发布会,宣称账上还有500亿元,要砸200亿元到O2O,一个月后,百度推出“航母计划”,意在开放百度资产给外部投资者,而百度外卖被称作“航母计划先锋队”,承载厚望。2015年7月百度外卖分拆,独立完成2.5亿美元的A+轮融资。

  就当百度内外都认为百度外卖很有希望时,一个让格局骤变的事情发生了——2015年10月8日大众点评与美团网合并,随之,2016年1月,美团点评完成金额超过33亿美元的首次融资。

  百度从策略上开始放弃外卖——向外寻求买方,包括美团、顺丰和饿了么;从2016年7月开始,降低补贴,并派驻CFO(首席财务官)控制预算。在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百度外卖既没有融到钱,也没能找到合适的买家,却因为缩减预算导致市场份额骤减,估值随之下滑。

  《财经十一人》在一篇报道中指出,李彦宏当初承诺的200亿元,兑现了100亿元以上,不过大多都给了糯米体系。加上分拆之前的天使轮和A轮,百度对百度外卖的投入在20亿元人民币左右。“显然外卖是一个比团购更大的赛道,这一点百度战略团队判断失误。”上述人士说。

  对于一个成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必须不断投入新业务,而新业务发展有多重的时间窗口,一个时间窗口是主营业务衰退之前,另一个是新兴业务行业整体发展情况,即对手们的发展节奏。

  3

  毫无疑问百度的主营业务在走下坡路。

  百度第一季度财报原本定在4月20日发,结果延迟到5月中旬,而在5月22日的财报中,百度的第一季度营收是241.23亿元人民币,比年上升15%。

  根据《财经》杂志的报道,百度曾给几位核心高管签过一项对赌,记者目前了解到的不完全对赌条件包括:2019年底实现1,股价达约300美元(相当于千亿美金市值);2,营收约达1200亿人民币。如若完成这些条件,高管们将会有一大笔变现。

  也就是说,高层对于百度今年营收的预期在1200亿左右,而如果按照第一季度盈利水平,一年总营收在965亿左右,要达到1200亿,还有两百多亿的缺口。

  而如果要弥补这200多亿的缺口,接下来每个季度平均增长速度必须达到14.8%,这个增速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这意味着三个季度内增长率超过50%。而根据百度第一季度财报,第一季度收入比上一年增长仅仅是15%的水平,两年内的增速仅为21%。

  而在财报中,百度广告等核心业务比年增长率在8%左右,低于总体收入增速。与此同时,爱奇艺等业务收入增加了43%左右,但内容成本却上升了47%。

  百度主营业务面临的威胁不必再次赘述,一方面面临着头条瓜分,另一方面在魏则西事件后,不得不在医疗广告业务线上做搜索,而这一板块在百度广告收入中占据极大比重。

  百度和高管的对赌条件是300美元的股价即千亿的实质,百度历史上的最高股价曾在2017年达到251.99美元,市值破九百亿,也就是陆奇主政的时候。

  而今天,百度股价在109美元每股,如果对赌条件属实,这的确是不可能的任务,也就是说,不如早些离职。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