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重返巅峰之路,纳德拉打造开源的微软

2019-06-03 10:14:4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MacTalk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池建强

  来源:MacTalk(ID:MacTalkPro)

  以前写了很多苹果和Linux的故事,是时候写写微软了,即便我这种只用macOS的用户,也难以忽视微软重新崛起带来的巨大冲击。事实上,无论你使用什么样的操作系统,VSCode几乎成为程序员的首选IDE之一,身边的朋友也不断推荐我去尝试Surface系列的硬件,重要的数据指标是,微软的市值超过了苹果、亚马逊、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成为世界第一。微软已经不是当年代表了封闭、垄断和强势帝国,而是奇迹般重生了。

  前不久,微软发布了2019年第三财季的财报,由于营收和利润都超过预期,再加上云计算相关业务的亮眼表现,股价应声上涨,一下子推动微软的市值突破了1万亿美元。虽然之后有些回落,但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微软的市值依旧保持在9,500亿左右的高位,超过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其他公司,成为当前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巨头。

  一个科技领域的庞然大物,能够成功转身,必然有个关键人物能力挽狂澜,他横枪跃马,带领微软重新开疆拓土,这个人叫纳德拉。我们来看看他的成就。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从鲍尔默手中接过CEO权杖,短短的5年时间,微软的市值就从2700多亿美元攀升到如今的9500多亿美元,提高了差不多250%,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微软本就非常庞大的体量,这种增长着实令人惊叹。创业过的人都知道,从零到一充满凶险,但是方法对了,还是相对容易的。比如极客时间的月收入,从0做到500万,我并不觉得很难,但是从单月500万做到单月1000万,甚至5000万,这就需要我们更加殚精竭虑,付出巨大的努力,并做对大部分的事情。

  创业公司如此,何况庞大的微软帝国。

  现在微软重新站上科技巅峰,纳德拉也成了媒体的宠儿,他们夸纳德拉和苹果夸自个产品似的,amazing,incredible,gorgeous,reinvent,让微软再次伟大,让微软重返巅峰,再造微软……

  以前可不是这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对微软的固有印象是“即将没落的帝国”,垄断、衰落,封闭……一方面,它的主要收入来源,以PC操作系统Windows为代表的传统业务增长已经陷入停滞,另一方面,在新的业务领域,如智能手机、搜索引擎、社交网络等,微软也都没有什么突破,它几乎错过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浪潮。

  这时候纳德拉默默的从角落的阴影中走到聚光灯下,对全世界说,放着我来。

  做为事后诸葛亮,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纳德拉做对了三件事:重新确立了企业战略及愿景,重新塑造了企业文化,重新打造了更加开放、合作的企业形象。

  比如在企业战略上,纳德拉就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口号,在实际操作中不断削弱Windows系统及其生态的权重,让公司朝着移动互联网与云计算转变,从“设备与服务”转型为“生产力和平台”公司。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会说,这不是很显然的事嘛,微软早该这么做了。说得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似的。就像之前任正非接受采访时候说,“那我的小孩用苹果,就是不爱华为了?不能这么说。我经常讲这样的话,余承东很生气,认为老板总为别人宣传,不为自己宣传。我讲的是事实,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

  有朋友说,这不是常识嘛,我也这么认为啊。但是放在当前的环境和巨大的压力之下,还能说出这种话,就不是一般人。微软也是如此,Windows王国一直代表着现金流,就像Google的广告业务,这块蛋糕是你说动就能动的?

  纳德拉动了,还把事情做成了,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

  另外,开源也是微软最终要的战略之一。在纳德拉之前的鲍尔默时代,微软对开源软件的态度是排斥的,鲍尔默曾有一句被人广为诟病的名言,“开源软件如Linux是知识产权的‘癌症’,GPL使用许可证是‘病毒’”。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聊开源吐槽微软,都难免把这句话拿出来晒一晒。

  也可能是出身工程师的缘故,纳德拉对开源的态度截然不同,曾在一次活动中说出过“MicrosoftLoveLinux”这样的话,当时可以说惊掉了一地下巴。

  纳德拉2014年2月出任微软CEO,之后不久,微软就首次在GitHub上开设了账户,并在当年10月宣布了.NET的开源。之后,微软又相继开源了ChakraJavaScript引擎、跨平台源代码编辑器VisualStudioCode、任务自动化和配置管理框架PowerShell、软件开发工具包Xamarin、深度学习开源工具包CNTK等一系列重大项目。同时,微软还积极拥抱Linux,让Windows原生支持Ubuntu Linux Bash,这意味着Windows开始进行操作系统级别的开放。

  这一大批开放策略,对于鲍尔默时代将Windows视作最后护城河的微软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我问你GitHub上开源贡献率最多的是哪家公司,你可能会说Facebook Google这样的公司,然而并不是。

  微软已经连续多年稳居GitHub贡献榜第一名。在2018年发布的GitHubOctoverse年度报告显示,有7700位来自微软的工程师在GitHub上贡献了他们的代码,这让微软成为GitHub上最活跃的组织和最大的贡献者,完全打破了外界对微软“封闭”的固有看法。

  另外,微软的Visual Studio Code也成了Github2018年最热门的开源项目,吸引了超过1.9万名贡献者,超过了著名的前端开源框架React-Native,以及深度学习领域最热门的TensorFlow。

  甚至,微软最终收购了GitHub,并保持其独立运营和发展。

  纳德拉为什么这么看重开源呢?其实主要源于两个层面的原因。

  首先,在纳德拉的规划中,云Azure是微软破局的要点。而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Azure的大部分目标客户都是在Linux上搭建自己的系统、构建自己的服务,云上面运行的,也大都是开源的操作系统和服务器应用程序。纳德拉刚上任的时候,工作核心之一就是了解客户的需求,而他在跟大量客户的访谈中,意识到对客户而言,他们都希望微软能支持开源系统,这让纳德拉意识到,微软需要开放对Linux的支持。如果不这么做,那基本就等于自绝于这些客户,更不用说扩大Azure的市场了。

  引用微软Azure的CTO Russinovich之前在采访中说的话,“很明显,如果我们不支持Linux,我们将仅适用于Windows,这是不实际的。现在,在Azure上运行的虚拟机中有四分之一是Linux操作系统,且数量还在增加”。

  一个封闭的云是没有人跟你玩的,纳德拉要想让Azure参与到云计算领域的竞争中,并脱颖而出,开源就是他唯一的选择。正如纳德拉所言,“如果你不尝试进入新的领域,你很可能将无法生存”。

  其次,微软想要与之前的竞争对手合作共赢,就要赢取开发者和合作伙伴的好感,而开源是开放合作最好的名片。

  在鲍尔默时代,微软的形象是封闭且具有攻击性的,它牢牢固守住桌面操作系统这个城池,并四处出击,在不同的领域与不同的公司竞争。当时,微软遵循的还是PC时代的打法,也就是我先推出类似产品,再依靠Windows自带的高粘性用户吃掉你的市场,浏览器之战微软就是这么胜利的。

  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iOS、Android等移动操作系统的崛起,让这一招行不通了。只有走出去,把自身具有核心价值的产品布局到用户所在的各个平台上,触达尽可能多的用户,才能保证微软的进一步发展。对此,纳德拉是这么说的:

  “微软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其数十亿客户的需求,无论他们选择什么样的手机或平台。唯有如此微软才能持续成长,即便这要求他们和长期竞争对手握手言和,甚至开展合作,建立伙伴关系。”

  而要实现这样的战略目的,纳德拉就必须打破外界对微软封闭、僵化的固有印象,展示出自己愿意与此前的竞争对手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决心,重新塑造微软追求开放、合作的形象,那又有什么是比拥抱开源更好的选择呢?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开源是开放合作最好的名片。

  就这样,纳德拉一手打造了一个开源的微软。

  很少有公司能够一直屹立在科技的浪潮之巅,也很少有大型科技公司开始走向衰落之后能重返巅峰,比如雅虎、Sun、摩托罗拉、诺基亚等等。只有微软和苹果,跌落之后,洗尽铅华,重返世界之巅,让人可敬可叹。

  从微软重返巅峰之路中,你获得了哪些启发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