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keso:关于使命的正面和反面,阿里都做了很好的示范

2019-05-08 14:18:4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keso

  来源:keso(ID:kesoview)

  5月4号那天,马化腾在朋友圈说:“科技向善,我们新的愿景与使命。”有人说,腾讯更新了愿景和使命,或者说,腾讯终于像阿里巴巴一样,成为一家有“使命”的公司了,如果去年才在官网加上的“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这一企业使命只算是一个过渡的话。

  确实,谈到一家企业的愿景和使命,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可能是全中国色彩最鲜明、影响最广泛的,那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经过20年的打磨,一天比一天光彩照人,已经成了中国最广为人知的企业使命。

  正像那位蚂蚁金服的高管说的,对于一个企业真正起作用的,不是梦想,不是愿景,而是使命,“使命才是终极杀器”。按这位资深阿里人的说法,使命解决的是员工内心驱动力的问题,使命让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使命驱动,就会忽略竞争,忽略对手,专注解决生意上的问题。

  前几天,我的一位好朋友在朋友圈感慨道:“今天,中国大城市日常生活的便利程度远超世界上任何地方。这主要归功于马化腾和马云。商业和专业的竞争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我深有同感,在短短的20年中(对很多人来说是在短短的5年、10年中),我们的日常生活已被这两家公司深刻地改变了。

  腾讯解决的是人和人交流的问题,阿里巴巴解决的做生意的问题,比较起来,前者还是相对要简单得多。生意上的事,很多时候不是你自己做好就行了。比如在线购物在支付环节,以前是需要跳转到银行网站,输入账户密码才能完成支付过程的。正是因为当年支付宝一家一家磕下了全国主要银行的快捷支付,让电商的交易效率和成功率提升了一大截,并让微信支付这样的后来者也能直接受益。一个一个解决让生意难做的那些问题,阿里巴巴创造了一个更有利于生意人的世界。

  我不确信,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使命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不过我还是愿意相信资深阿里人的说法,使命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不是唯一重要的事的话。

  但同时,我又会很疑惑,基于同样的使命,为什么有时候会做出死磕银行快捷支付的决定,有时候又会做出封杀百度搜索、封杀微信跳转这样的决定呢?

  封杀了百度,淘宝卖家就无法通过SEO和SEM,获取来自搜索引擎的廉价流量,而只能从阿里那里购买越来越昂贵的淘内流量。当阿里巴巴一次又一次祭出封杀大法,封杀了百度,封杀了美丽说和蘑菇街,封杀了微信,几乎所有非阿里系的外部流量来源全部被阿里巴巴堵上了,这或许可以解释阿里巴巴近年的营收能够持续保持50%以上超常规增速的原因,但这种超高速增长的代价,却是平台上的商家丧失了自主经营流量的能力。

  我愿意相信使命的内在驱动作用,但这种封杀算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还是让天下没有好做的生意?它是怎样被使命驱动的?

  百度今天对医疗广告的过分依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没能在购物决策和购物搜索领域建立起规模化的收入模型,就像Google在美国和欧洲所做的那样,阿里对此亦有贡献。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阿里巴巴的二选一。二选一不是个新问题,几乎所有阿里巴巴的主要竞争对手都遭遇过,京东遇到过,有赞遇到过,现在是拼多多。

  不久前在致股东的信中,拼多多CEO黄峥专门谈到了二选一。他认为,阿里巴巴的反应,是电商既有格局被打破后,既得利益者的自然反应。作为一家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为使命的公司,阿里巴巴胁迫商家二选一的行为,“并不产生消费者价值,也不为品牌商、生产者创造价值,甚至大多数是以伤害生态相关主体及消费者利益为代价的”。

  我愿意相信使命的内在驱动作用,但胁迫商家二选一算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还是让天下没有好做的生意?它又是怎样被使命驱动的?

  回到阿里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不是附带一个没有被人们注意过的注释——仅限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

  阿里巴巴通常会辩解说,阿里没有胁迫商家二选一,只是如果商家选择享受其他平台的推广资源,就不能再继续享受阿里平台的推广资源,这很公平,既然你选择吃别人的奶,就别想再吃我的奶。但阿里巴巴颠倒了养活和被养活的关系,阿里始终觉得是它在养活那些商家,而不是商家在养活阿里。阿里觉得,那些多平台开店的品牌商,都是吃阿里的饭,砸阿里的锅的白眼狼。

  所以,使命有时候很伟大,有时候又会沦为一块遮羞布。有用的时候高高挥舞,没用的时候抛诸脑后。

  而且,这种过于关注生意的使命,在企业还小的时候,可能没什么,能够展现出来的意义也差不多全都是正面的。

  比如只有18个人时的阿里巴巴,就敢把使命定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充满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但公司已经大到数千亿美元,它还是那么关注生意本身,在我看来就很有问题了。

  世界并不尽是生意,这一点一个生意人可能很难理解。情人节是有关爱情的,你不能让这个节日堕落成一个男女互相送礼节;妇女节是有关妇女权益的,你不能让这个节日堕落成一个只会买买买的女王节。

  用生意和物欲去消解一切的人类情感和权利意识,实在是我们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最可悲的事情之一。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块金光闪闪的牌匾一直高悬在阿里巴巴的官网上,这个使命成就了很多丰功伟绩,也促成了封杀、二选一、物质化这类匪夷所思的事,而且这些事情同样影响深远。使命帮助成就了一家伟大的公司,同时也让很多公司的生意更加难做。

  关于使命的正面和反面,阿里都做了很好的示范。

  这年头,一家企业如果没有个堂皇的、可以昭告天下的使命,似乎已经没法在江湖上混了。我并不否认使命的价值,但有时候使命似乎有点太喧宾夺主了,本质上,无论你有没有成型的使命,你都得解决问题才行。起码,过去20年腾讯没把使命写在官网上,我觉得它做得也不差。

  谁能告诉我,Apple的使命是什么?

  作为一个忠实的Apple用户,我翻遍了Apple的中英文官网,始终没有找到这家企业的诉诸文字的使命。我Google了“Apple的使命”(Apple‘s mission statement),找到了各种不同的答案,没有一个来自Apple官网。直到我读到Apple CEO库克不久前在伯克希尔的股东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

  “我们的使命是在那些我们选择参与的领域制造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以丰富人们的生活。”

  听上去一点都没有“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么朗朗上口,这么掷地有声,虽然每个人都能领会库克所阐述的这个使命。其实使命不一定非得装裱得那么具有形式感,重要的是怎么做,而不是怎么说。

  就其本质而言,使命也好,愿景也罢,都是为了让生意能做大,可持续。站在使命的角度,很难理解阿里的种种反使命行为,但站在生意的角度,就都很好理解了。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