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千万股民炒科技

2019-04-03 08:13:5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饭统戴老板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董指导

  编辑/楚团长

  支持:远川研究

  来源:菜团董指导(ID:caituandzd)

  2000年的一个夜晚,农民出身的深圳大户朱焕良,计算着股票账户里的数字,发现靠着中科创业这只妖股,一年多时间自己身家已经暴增数十亿。

  看着浮盈,回忆着和操盘手们一起放消息、拉股价、画图形、泡桑拿房的美好时光,朱焕良毅然决然地指示手下:

  先下手为强,快速抛出!

  卖盘引起的波动,引起了坐庄同盟的怀疑。朱焕良一边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一边每卖出1500万股,就快速从营业部提现,换成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

  8个月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朱焕良将前后套现的11亿人民币,塞进了一个个箱子,装上几辆租来的“大飞”(走私用的快艇),避开海岸巡逻队,偷偷运到了香港。

  虽然农民出身,但朱焕良很早便开始在股市呼风唤雨,劝大家都去炒股票。一些赚钱的深圳市民春联贴的都是“翻身不忘主席,致富感谢朱焕良。”

  朱焕良和王石也有过一段不错的交情。1990年万科股价跌破面值时,朱焕良作为小股东代表发言,赢得了管理层热烈的掌声,甚至被王石邀请加入了万科的董事会。

  1998年,王石和朱焕良还一起去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对比日后宝能的姚老板,看来王先生也不是从一开始就看不起那种卖油条的土包子,关键还得看对自己有没有价值。

  在当年,朱老板坐庄的中科创业身兼:锎252中子癌症治疗仪、西北苜蓿科研院、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天威数据网络、中国饲料电子商务等多个时代前沿概念。

  另外,这家公司还曾连续26个月被权威媒体列为投资风险最小的10只股票之一、可以放心长期持仓的大牛股,甚至入选道琼斯中国指数,成为当时受人追捧的香饽饽。

  朱焕良的背叛,成为中科创业崩盘的导火索,但彼时的朱焕良早已远遁美国。后来《新民周刊》声称在加州采访到了他,这个被“女伴”称作是“小气吧啦”的老头振振有词地辩解道:

  我只是卖了自己的股票而已!

  话糙理不糙:既然这么多股民想要,那自然就卖给你们咯!

  01

  1999年,中国经济很艰难,改革伟业要攻坚。

  由于对经济缺乏信心,企业缺钱不愿意贷款,居民有钱又不愿意投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改革得有埋单的钱。如何让大家高兴的掏钱,这是一个问题。

  于是,1999年,股市这块作为直接融资渠道的石头,被放在了改革的洪流里,踩着它,才能过河。

  5月16日,证监会提出的“搞活市场的六项政策”获得批复,但第二天市场反而跌出新低。直到19日,一波波资金才开始涌入,带动大盘暴涨4.6%,这便是“519行情”的肇始。

  聪明资金迅速跟进,大盘连涨4天,而大部分散户仍在犹豫观望中。到了6月中旬,人民日报发布了特约评论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为资本市场发声助威。

  看到官宣的散户们忽然醒悟,一路买买买,半个月将大盘推涨25%之多。

  这种拉阳线、喊口号的做法,在日后屡次上演。只是群众从“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变成“赶紧满仓搞”,再变成“再不配资就晚了”,跟监管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惨烈。

  主导“519行情”的,是科技股,尤其是纳斯达克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互联网,但当年上市公司不足900个,科技公司稀缺,因此炒哪些公司,就只能靠股民发挥想象力脑补了。

  1999年5月,上市公司深锦兴被广东亿安收购,更名为亿安科技,从一家仓储公司摇身变成了科技新贵,业务涉及电子网络高科技,还称和清华大学开展了电动车业务。

  亿安科技先后宣布将从事“碳纳米管双电荷层电容电池”的开发、“四针状氧化锌晶须在橡胶塑料”的研究。名字越来越绕,股价却越来越高。

  2000年2月15日,亿安科技成为A股第一只百元股。为了庆祝新高,亿安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媒体“新春恳谈会”,大吹特吹。活动规模之大、演讲思路之新,令传销公司都自愧不如。

  操盘亿安科技的,是著名的“缠中说禅”发明者李彪,他用627个股票个人账户控制了该股95%以上的流通盘,然后用17个月的时间拉涨了23倍,最后抛给接盘的散户,赚的盆满钵满。

  禅师的108篇博客,成为万千散户的红宝书,股民们觉得看了那些用湿吻、飞吻、唇吻等名词组成的股市密码,就可以打败庄家,真是给韭菜们植入了惊天幻觉。

  能和亿安科技“媲美”的,当属深圳本地上市公司康达尔,也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中科创业。

  1998年末,朱焕良炒康达尔的股票巨亏,持仓超过流通盘的90%。当时贵为万科董事的朱老板走投无路,来北京找到了股评家吕梁,希望能联合坐庄,开启一段“伟大的”友谊。

  在吕梁的安排下,一堆背景莫测的“北京机构”开始接手康达尔,同时吕梁大肆在报纸上鼓吹康达尔在网络、生物、医药等高科技行业的布局,成功将这家养鸡公司打造成了科技凤凰。

  当年的股评家真强悍,敢亲自下场真刀真枪地干,不像现在的这些,只知道喊钻石底婴儿底了。

  吕梁为中科创业制定了包括电子商务等时髦的发展规划,还先后收购了鲁银投资、胜利股份等上市公司股权,打造了一个庞大威猛的“中科系”,剑指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巴菲特真倒霉,股票被套的散户说自己学巴菲特,搞资本运作的也说自己学巴菲特,忽悠上市公司高送转的还说自己学巴菲特。真应了那句老话:有一千个股民,就有一千个巴菲特。

  朱焕良率先逃跑后,中科创业股价崩盘,随后受到证监会调查。2001年春节,住在北京北辰花园别墅5号楼的吕梁,披着件军大衣,打了一辆出租车,趁着北京的夜色,永远消失了。

  作为写出《百万股民炒深圳》、上过《收获》杂志的一代文枭,吕梁败走股市也算A股的一大血色浪漫。

  股民还没开始骂娘,中科系高管就先跳出来了,声称吕梁是慈禧,他们是光绪,也是受害者,要跟吕梁彻底决裂。股民们委屈啊,连喊冤都被插队,亏的所剩无几的账户,找谁复原去?

  人造科技股,就像90年代的人造肉一样:看着像,嚼着香,吃多了伤身,但在财富挪移之间,股市的使命也已完成了。

  自1999年12月起,一批批国企上市公司开始向投资人配售股票,追捧者众。2000年,股市一共募资1291亿元,占全社会信贷投放的23%,成为一个无法超越的高峰。

  遥想当年,当吕梁第一次见到康达尔董事长曾汉山时,后者薅住吕梁的双手就不放了,热泪盈眶的表示他们“就像盼望解放军一样”,热切盼望着吕梁等资本大鳄来“重组他们,解放他们”。

  那会儿吕梁肯定在想:我顶多算个渡江侦察连,散户们才是解放军啊。

  02

  早在1999年,创业板就完成了技术测试,那会儿腾讯才成立两年。但一直等到腾讯在香港上市了六年后,A股的创业板才开张,迎来第一批的28家上市公司。

  这批佼佼者被誉为28星宿,尤其神州泰岳、金亚科技等一众科技股,更是被戴上了未来的王冠。

  被誉为“中国软件产业脊梁”的神州泰岳,靠着200多名员工,打败了小超人李泽楷控股的TOM公司,成功拿到了中国移动飞信运维业务。

  飞信在巅峰时期拥有5亿用户,被视为颠覆QQ的下一代社交工具。虽然业内人士在中关村有一大把神州泰岳这样的公司,但它还是被投资圈贴上了下一个腾讯的标签。

  上市当天,神州泰岳便经历了40%的大振幅。而公司重点强调的涉密资质,也在同一天被宣布取消。但6个月后神州泰岳股价还是达到238元,勇夺两市股价第一,一览众山小。

  面对单一业务风险的质疑,神州泰岳表示,和中国移动的合作非常紧密,合同期限也从一年改为了三年。券商分析师也表示,神州泰岳提供的几十亿行的编程代码,构成了很高的替换壁垒。

  但没多久,和中国移动的合作关系还在,飞信几乎没了。几十亿行的代码还在,但服务器快没了。真是本山大叔说的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

  神州泰岳上市时融资额高达18亿元,堪称当时的“吸金之王”。如今,钱花了不少,股价却比上市时候还低。

  神州泰岳创始人王宁曾说过,“赚钱算什么,赔钱却还坚持的人才牛”。这话让那些数钱到手软的投资公司们,暗自神伤。比如颇有来头的汇金立方、中信金石。

  金亚科技是28星宿的最后一员,也是资本市场上动静最大的一位。

  上市当天,公司股价便大涨70%,傲视群雄。公司主营是机顶盒设备,但很快便被注入了电竞、VR、电视游戏盒等激动人心的概念,引发了一波波投资人的涌入。

  在金亚科技上市路演上,著名“财务打假”专家夏草,接连提了7个问题,指责金亚科技财务有猫腻。金亚科技创始人周旭辉侃侃而谈,拍胸脯保证绝对准确。

  后来证监会一查才发现,金亚科技虚增利润共计6000万,占到了当期披露的85%。

  周旭辉的妻子叫童蕾,曾经在《亮剑》里演过李云龙的老婆田雨。在股市这个战场上,周老板的气魄不遑多让,嘴炮响当当,一点儿都不比有意大利炮的李云龙差。

  2018年8月8日,在大吉大利的日子,金亚科技因欺诈发行,被强制退市。但是,就算退市,就算被罚款90万元,周旭辉依然有7000多万元的身家,相当于157个散户的总和。

  董指导表叔愤恨地说道,罚这点钱还没有我亏得多。我哪里懂什么估值基本面,当初就是相信发审委专家的把控、周总的远见,才满仓压进去的。我还借了钱呢。

  周旭辉在接受采访时,曾有心有意地说了一句话:

  “今天浮躁了,明天就将为浮躁来买单。” 

  03

  金亚科技为代表的的创业板科技股,在2013年之前还处于非主流的阶段。等到了2013年,这些科技股的估值有了挣脱万有引力的推力,那就是移动互联网。

  2012年10月,日本手机游戏公司Gung-Ho凭借游戏智龙迷城,股价在半年内上涨了近60倍。看来东亚模式有套路,炒作气氛都是一样的。

  2013年中青宝拔地而起,九个月就实现了上涨十倍,成为手游概念扛把子,但2014年仅赚利润600万元。大唐电信斥资17亿元收购广州“要玩”娱乐,如今被ST后处在退市边缘,真有点 “要完”的感觉。

  2014年竞技大赛WCG宣布没钱不办了。宁夏政府趁机推出了WCA来替代。同在宁夏的中银绒业,闻风而动,收购了盛大游戏股权,准备私有化到A股。

  却不料因控股权和投票权的归属卷入纷争,官司打了一个个。最终收购未果股价暴跌,董事长也因涉嫌合同诈骗锒铛入狱。

  天神娱乐借壳科冕木业登录A股,高峰时坐拥400亿元市值,结果却在2018年亏掉了73个亿,而其市值也不过55亿元,把自己全卖了都不够赔的。

  天神娱乐朱董事长最出名的,莫过于234万美元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在午餐上,朱董称自己做实业还行,不会炒股。讲罢,他捋了捋飘逸的长发,留给了市场一地鸡毛。

  2012年,谷歌眼镜问世,点爆智能可穿戴设备。奋达科技率先在A股作出表率,半年上涨5倍。为了这几款智能手环、手表,公司却亏损了7个多亿。

  2013年蓝宝石黑科技大热,天通股份一年上涨近两倍。不料,蓝宝石鼻祖公司GTAT却在2015年申请破产保护。连累得A股公司纷纷表示,资产没收购、业务没开展、投资规模不大、只是说说规划,股民们千万别开枪。

  创业板自2012年底最低点起,一年上涨了140%,指数来到了1400的位置。就在资金犹豫不决的时刻,政策拍马赶到。

  2014年9月,创业、创新被提到新高度。毫无疑问,这是经济转型的必经之路。随后,人民网又挂出了“4000点是牛市起点”的评论文章,不禁令人想起了当年的519。

  于是,股票市场快速从心领神会,发展到胡思乱想。

  正如马克吐温所言,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比小说更加荒诞。

  制造汽车轮毂路的,讲述车联网的布局;为政府提供软件集成的,描绘大数据智库的梦想。

  为学校家长提供短信服务的全通教育,展开了千百万学生在线教育的蓝图。做房地产的多伦股份,改名匹凸匹,蹭互联网金融的热度。可你瞅瞅,互金的雷可一点不比股市少。站在泥坑里了,还要玩倒立。

  当年的亿安科技,更名为神州高铁,一幅光伟正的形象。股价也是嗖嗖上涨,差点就破了历史新高。果真姜还是老的辣。

  2015年暴风集团上市,两个月上涨了34倍,再掀科技风暴。股民们砸钱宣泄着:留在A股的公司,我们不会亏待你。

  不过,光大证券倒是被亏待了。出资7100多万和暴风集团一起收购海外公司,如今,却预计亏损14亿元,几乎是半个暴风集团。

  只要诺贝尔奖能颁奖的技术,A股就能找到布局公司。荒诞的概念、疯狂的杠杆,一步步偏离了政策的初衷。

  随着对配资的检查,股市大幅震荡,终于酿成了踩踏式抛售的灾难。留给后人的,只有一句,杠杆虽好,不要贪杯。

  牛市倒塌,也吓到了不少科技明星老板们。乐视贾老板羞于吹过的NB没有实现,远赴美国造车。

  但造车应该也不容易,不然保千里董事长庄敏,曾扬言要打造智能驾驶王牌,却掏空了上市公司资产,逃匿海外。

  庄敏上市前通过虚构利润,多拿了近10亿元等值的股票,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不知道他逃匿的时候,兜里有没有揣着那张罚单。

  一番疯牛猛熊后,董事长们已乘飞机去,此地空余小股民。账户爆仓分秒间,卖房卖车卖电视。

  在日本忍术中有一条心法,“想要操纵别人,就要利用他心中的黑暗。如果没有黑暗可以利用,人为制造一个就行了”。

  把黑暗换做贪婪,也一样。

  04

  A股流传着一则咒语,股价超越茅台的都没好下场。

  1999年519行情中,亿安科技成为首支百元股,随后便遭遇公司被查、股价暴跌、操盘手离世。

  2007年超级大牛市中,中国船舶超越茅台,成为股价一哥,没想到这个价格却成为了历史大顶,如今带着st帽子的船舶,股价只有当年的10%左右。

  2010年4月,创业板老将神州泰岳超越贵州茅台,登顶王座。却不料没多久飞信的发展便陷入停滞,公司几度努力,迄今,股价依然低于上市价格。

  也许是觉得单打能力不够,2015年,创业板开始组团超越茅台,安硕信息、中文在线、金雷风电、全通教育等等均坐过第一宝座。

  然而,人多未必力量大。

  安硕信息仅用5个月,股价就从64元上涨至450元,成为A股第一只迈入400俱乐部的股票。但随后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董事长被罚30万。

  但最惨的还是投资者,惨遭瀑布式下跌,股价只剩一成。而中文在线2018年业绩暴雷,巨亏15亿。其余两只股价也是连跌不绝。

  2017年3月,新股吉比特以75元的发行价上市,其2016年收入、利润都实现了近3倍的涨幅,产品也多次入选“民族网游出版工程”,被寄予“科技股创辉煌”的厚望。

  两个多月后,股价上涨至376元,在万般关注中成功抢到了第一高价的宝座。然而,暴跌噩梦随之开始,逼得原始股东“和谐成长”把股份全部甩卖后离场,留下无数待施肥的韭菜。

  茅台也不是没遭遇过暴跌。

  2013年在塑化剂、三公反腐的影响下,茅台股价拦腰折断,还经历了一次踏实的跌停。但其强身健体的功效,吸引了一大批投资人拥趸。三年多时间涨幅5倍。814元新高的股价,令科技股早已无心恋战。

  颇为诡异的是,在中国国酒上赚钱最多的投资机构,却是享受着美股科技长牛的海外基金。

  有人总结道,其实茅台才是最大的科技红利股。创业公司合伙人要维系情感,得喝国酒;想跟客户落实订单,得喝国酒;上市成功庆祝了,也得喝国酒。

  啥也别说了,全在酒里边了。

  05

  散户真的很可怜。

  为上市公司捐了钱,被说成亏钱。为大户们接了盘,被说成没有投资理念。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被说成追涨杀跌,放大市场波动。

  于是,当新三板在2013年全面推开时,就明文规定,个人金融资产至少要500万。摆明了要保护小散们的利益。

  然而,缺乏流动性的新三板并不好过。一批批公司融不到资,而类似九鼎、天星等以新三板为主的投资公司,也面临着巨亏、罚款、起诉。

  提及散户时,总有人说,人家美国股市就散户少。但,散户少也不是政策规定的,是靠一轮又一轮镰刀割出来的。看一看1929年、2000年,哪次不是拔韭除根式。毕竟,贪婪在全球都一样。

  股市本质就是一个融资工具,用谁的钱不是用呢。再说,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也是许多事情制胜的一大法宝。

  2018年科创板问世后,账户门槛仅提升至50万元的标准。想为科技做贡献的,统统欢迎。

  1999年纳斯达克科技泡沫时,美国市值前十中有六家科技公司。这期间也涌现出不少仅凭AAA的名称,就能上市、翻倍的荒诞现象。

  但二十年过去了,美国市值前列的依然是谷歌、脸书、亚马逊等科技公司。

  看来,注册制,避不开垃圾公司,但并不是垃圾场。“千金买马骨”的道理,老美早就知道了。

  毕竟,想要高科技,又要高收益,还要低风险的事情,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但科技兴国,我们是真的望眼欲穿。

  2015年,对盈利要求更低的战略新兴产业板被提上日程。然而,就像创业板当年一样,一场股市暴跌,把战略新兴板赶出了舆论视线。2018年提出的独角兽、ADS回归,也在各种不利环境中,逐渐平静。

  看来,投资人应该牢记的一句话就是,在稳定中谋发展,改革需要好环境。

  519国企改革如此,股权分置改革如此,创业板推出如此,大众创业如此。如今,科创板注册制试点推出,也概莫能外。

  这就是股民、投资人的半次机遇。

  为什么是半次?

  因为,还有第二句话要记住:

  赚钱的那批人,往往也是出钱的那批人,请做好工具的本分。

  任大炮说房地产是夜壶,要董指导说A股也旗鼓相当,都是政策的工具。但问题的关键是起夜用房地产的,都发财了,起夜用股市的,都尿裤子上了。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