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谁来接盘“腾讯”中层?

2019-03-25 00:05:0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叁里河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叁里河

  不要大声责骂年轻人,他们会立刻辞职的;但是你可以往死里骂那些中年人,尤其是有房有车有娃的。

  ——职场

  作者 | 江大桥

  “我都惊呆了,你知道吗?我最近收到的简历,有ofo的,美团的。这些90后开口就要四五十万年薪,哪来的底气啊?我在外企呆了十多年没见这么高要求的。”21世纪经济报道中,一家世界500强的外资IT服务企业市场总监说道。

  或许,这些年轻人估计都还停留在,早年BATJ几年工作经历,就能跳槽薪水翻几倍,或是加入创业公司就能走上人生巅峰的印象,或是幻想之中。

  “互联网公司挖人疯狂,三年经验可拿百万年薪”是2014年一篇文章的标题,里面提到,一方面不断被人挖墙脚,一方面又不断从腾讯、阿里,或是专业类公司如小米、UCWeb、3G门户挖人。

  “百度在2年的时间里员工基本上更新了一次 。”文中提到了这样一句。

  最早的团购、手游,后来的P2P、O2O、直播等移动互联网创业,最近的区块链,每一个新热点的出现,就有一次抢夺人才的热潮出现。

  2014-2015年P2P最火的时候,据说有花2、3百万,从腾讯挖产品经理的平台。

  那会大厂的中干根本不用愁工作,想换工作想涨薪,就告诉猎头,要么被有相关业务的其他大公司挖走,要么被拿到几百、几千万融资的创业公司拉去当合伙人。

  这样的桥段,曾在北京创业大街无数次上演。

  但到了去年年底,大公司裁员的消息越来越多。

  摩拜、滴滴、网易等等,京东“末尾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腾讯则是“10%中干去职”,百度则是明确可量化“关键结果”,通过结果完成考核。

  本应是招聘旺季的金三银四,却有更多大公司宣布裁员或是组织架构调整。

  和滴滴2000名偏向基层员工的裁员不同,京东、腾讯和百度本次裁撤主要针对企业的中高层。包括百度用OKR(目标和关键成果法)取代了KPI,也显然是针对中高层,基层KPI就够忙了。

  此前京东宣布,2019年公司将末尾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按照北京青年报的估计,这个级别的高管预估计可能有近100人左右,本次京东末尾淘汰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在M5级以上,年薪应当至少有百万元。M4级副总监以上,其薪资在年薪60万以上。

  就北京某猎头透露,如果算上股票一年可能有500万。不过他表示不确定,也仅仅是听同行听说。

  不过之后京东又发布1.5万人的扩招计划,其中有1万人在京东物流。目前,京东有近18万员工。

  腾讯也有类似情况。

  就微信公号“故事硬核”的信息来看,腾讯20周年会议上,提到裁撤中干的消息和10%比例的数字。并且文中的描述,刘炽平的态度似乎很坚决,因为这10%的目标几个月内就会完成。

  按照其他媒体的报道看,整个腾讯大概有两百多名中干,此轮调整比例约为10%,中干主要包括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级别,一些副总裁也被认为在中干范围内。也有腾讯内部事业群认为,实际超过这个比例、

  “裁撤中干”和裁员稍有不同。至少从字面意思理解,不一定需要离开公司,有可能仍然留在公司内,只是回到基层或者降个半级,但可能会有一定的降薪。

  这种做法在互联网公司其实尤为常见。比如网易和阿里,对于某个要解散的业务或者项目,也会优先让这部分员工,进行内部面试和调岗,当然前提这些部门有招聘需求,同时,面试者也能通过。

  按照“故事硬核”的报道,马化腾提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预计本次裁撤的中干应当属于这一两千人之中。

  但对应AGM、GM和VP这三个层级其实差的不少,没有办法准确估计腾讯裁撤中干的年薪。就腾讯2018年财报看,2018年底的集团人数为54309名,集团薪酬在421.53 亿元人民币,也就是平均年薪在77.61万元。2017年底的44796名,348.66亿元人民币,下降比例不到千分之三。

  相信被裁撤的腾讯中干,年薪也应该接近百万。

  和阿里P8的薪酬待遇应该差不多。P8的月薪在30-38k之间,2000-3000股的阿里股票,按照一年16薪和500股(45%的置名税和20%的交易税),年薪也在百万左右。

  假若不是末尾淘汰或裁撤,这些中干一般有两条路径。

  一来,如果公司扩展新业务,成为新项目的负责人,升半级到一级,如果业务发展好,还能继续上升;二来,自己外出创业,或是成为创业公司的VP、联创甚至合伙人。

  “故事硬核”的报道中提到,“现在腾讯云的总裁邱跃鹏,在那时是帮汤道生做运维的业务负责人,现在腾讯云副总裁王慧星,那时是QQ秀的骨干。”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2009年加入网易,其发展经历是,网易娱乐中心主编、音乐中心主编、音乐中心副总监,网易音乐事业部副总经理;而网易考拉CEO张蕾,曾是网易保险业务负责人、网易第三方支付平台网易宝副总裁等。

  去年阿里的两位年轻的80后合伙人,胡喜与吴泽明,除了都是技术大牛外,也属于在各自项目中做出贡献,快速成长的代表。2007年加入支付宝的胡喜,负责第一代的支付宝中间件,后来还带领蚂蚁同阿里云合作,做了蚂蚁金融云平台;吴泽明,则是2016年双11的总技术负责人,2016年是双十一首次破千亿。

  但今年大公司的情况是,“上下一心,共克时艰”。网易严选裁员了8%,这只是官方回应的,裁员或解散项目,至少还有2个;腾讯在去年停止了“赛马”机制;阿里组织架构调整,连从蚂蚁调岗去集团,之前也有听闻出现了暂停。

  而另一条,外出创业的路就更不好走了。

  腾讯系,比如乐信集团的肖文杰、SEE小电铺的万旭成、咸鱼游戏的卫东冬。

  乐信去年上市,2013年从腾讯离职时肖文杰是财付通总监。万旭成2013年从腾讯离职,离职前负责过腾讯应用宝和电脑管家项目,2018年SEE小电铺获得了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其中不仅有红杉,还有腾讯。咸鱼游戏的卫东冬,2008年下半年加入腾讯,离职前在腾讯游戏运营部,从移动游戏项目管理到游戏宣发都负责过。

  阿里系当然也不少。

  比如蘑菇街的陈琪和爱财集团的钱志龙。陈琪之前在阿里,2004年至2010年是淘宝网用户界面设计师、用户体验部经理、产品经理;钱志龙是工号75的阿里员工,2010年离职时,是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

  这些都是知名的创业者,更多的离职员工,顶着大厂中干的头衔,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对自己来说,一方面,自己的抬头变成了VP、联创甚至合伙人,另一方面,工资加上期权或是股份,也实现财务上的收益,至少不会比在大厂差的太多。对公司来说,这也是融资BP和项目开展时的不错背书。

  所以即便可能离职之后是在微信售卖面膜,“阿里高管”依然是一个不错的噱头。

  资本寒冬,外面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统计,2018年共有2,747支人民币基金完成募资,募资金额近8700亿元人民币,同比2017年下降35.8%,回归到2016年水平。

  按照创业邦的报道,2017年到2018年7月,共有1790家创业公司关闭。

  就去年4份《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看,2018年即便是在求职高峰期的三季度,招聘需求也不似往年,环比下降10.79%,同比下降27%,而从过去七年的数据来看,三季度的需求都是同比呈上升趋势的。

  之前任正非接受央视采访:“华为现在出问题的就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整个管理层级太多,我们正在改革。”

  外部创业无门可投,内部竟升压力重重,互联网中层的日子是真是不好过了。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