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富二代、首富和基督徒,王雪红的终场结语

2018-12-28 10:15:2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互联网圈内事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互联网圈内事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ID:quanneishi)

  2011年5月,HTC发布首款平板电脑后,股价连着涨了好几天。王雪红心情不错,带着老公陈文琦去苹果店逛了一圈,消费了十几万新台币,买了几台iPad、Apple TV和MacBook。

  尚在病中的乔布斯看到这则新闻,打电话给营销总监询问真假,得知消息属实之后,欣慰地表示欢迎王总莅临指导,并希望与对手一起带领科技行业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老照片】王雪红苹果店买买买【老照片】王雪红苹果店买买买

  客气归客气生意归生意,两个月后,苹果便以侵犯专利的名义将HTC告上法庭。

  不知是受到苹果产品和服务的触动,还是出于对对手的愤怒,在数月后的Q4预期会议上,HTC的CFO正式宣布HTC未来的发展策略,矛头直指苹果:“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品质抓住一个机会,那就是用户正从功能机转向智能手机;我们不能妥协,我们不能发布低端产品。”

  这一策略,最终成为HTC和王雪红的拐点。

  1

  十三分之一富二代

  19世纪30年代,位于台湾南部的嘉义,在铁路建设与东石港辅助下成为嘉南平原各式商品的重要集散地,糖、米、龙眼、木材等都在此处流通贩售。年不过十六的王永庆只身一人来到嘉义,在一家米店做起了学徒。

【老照片】青年王永庆【老照片】青年王永庆

  一年后,王永庆用身染重疾的父亲借来的200元旧台币,在嘉义开了一家米店,并拉来几位兄弟帮忙。创业初期市场繁荣,但新开的小店想要打开市场并不容易。

  王永庆兄弟几人挨家挨户敲门推销,并向客户表示,本小店营业时间比对手长四个小时,且可以送货上门,早早地用起了几十年后巨头争夺的“即时配送”服务;

  受限于当时农业技术,大米中常参杂着米糠杂质,王永庆就自己帮客户筛干净再送过去,送到家里还不够,要先将客户的陈米倒出来,把米缸洗干净,先放新米再放陈米,给客户安排妥当;

  不仅如此,王永庆还专门做了个表,记录每家的人口和购米量,估算吃的差不多了就主动送过去;同时还记着每一家主人发工资的日子,发完工资两天之后上门收款,从来不会出现还款率低的情况。

  你看,现在互联网思维里玩的“超越客户期望的服务”、“品质电商”和“大数据猜你喜欢”,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王永庆用人工非智能的方式玩儿透了。要是王永庆生在当代,说不定能创办出个京东美团亚马逊来。

功成名就后的王永庆功成名就后的王永庆

  米店经营的不错,却赶上了战争年代。从稻米转向木材,王永庆的事业始终没有转机,直到1954年,台湾经济开始恢复,王永庆融来了79.8万美元,开了一家名为“福懋”的塑胶公司。不久后,福懋更名为“台湾塑胶公司”。

  台塑从生产PVC开始,一路向上游发展,事业版图也从石化扩及电子、医疗、教育等范畴,1980年代以来,台塑企业在资产总额、营收净值、员工数等方面均为台湾地区居于首位,王永庆也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目前台塑拥有上百家关联企业,工厂遍布全球各地。

  事业成功,王永庆所成就出的家族也实在庞大。他一生中有妻妾四人,共为其生下了十三个子女。而他的妻妾中,第二任妻子杨娇是最为刚烈的一个。对于王永庆的多情,她为几个子女的成长而隐忍不发,直到51岁时,抛下荣华富贵带着3000美元和九岁半的儿子远走美国,从零学英文学开车,从此不再回台。尽管王永庆三次赴美好言相劝,却仍不为所动,颇有三国丁夫人的风采。

  看来就算是“经营之神”,碰到个性刚烈的女子也是无可奈何。

  杨娇共生育三女二子,五位后辈均继承了母亲倔强刚烈的性格,并且事业各有所成。其中最为耀眼的一个,当属三女儿王雪红,她凭一己之力创业成功,一度站到了台湾首富的位置。台湾商界流传着一句话:“生子当如孙仲谋,生女当如王雪红”。

  2

  生女当如王雪红

  王雪红到美国读书的时候只有15岁,和当年父亲开米店的年纪差不多。当然,作为富豪千金,王雪红的选择要多一些,在美国读完高中以后,跑到伯克利学起了音乐,报的专业还是作曲系,梦想是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

【老照片】青年王雪红与父亲【老照片】青年王雪红与父亲

  在改读经济学之前,王雪红称得上是个文艺女青年。那个时代留学的同龄人并不常见,她寄宿在一个犹太人家庭里没有多少朋友,打发时间的方式除了做功课便是听音乐和读书,巴金、鲁迅、余光中都是王雪红常读的作家,颇有那个时代的风味。

  尽管在音乐方面,王雪红自认为自己天赋不错,但当伯克利的各种人才涌动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资质平庸。她冥思苦想写不出一句曲子,别人一抬手就是一大段旋律,这种刺激谁受得了。她倒也干脆,找到音乐老师进行了一段人生长谈,转身就跑到了八杆子打不着的经济系,从一名文艺女青年,变成了潜在的商人。

  后来说起往事她倒也有自知之明:“艺术需要天分和努力,我天分不够”。

  搞音乐不行,搞起商业来,王雪红实在是天赋异禀,算是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同时还有那么点特立独行。从伯克利毕业后,王雪红先是结婚并生下两个孩子,随后和丈夫一起返回台湾,没到父亲的台塑报到反而找到做电脑业务的姐姐,干起了销售。

王雪红王雪红

  尽管在姐姐的庇佑下,王雪红做到了总经理,但她这个销售做的实在不怎么样,上来就先被客户骗了70万美元,差点没让姐姐公司破产。不过,从学生到精英总需要一个过程。对于王雪红来说,她的逆袭起点是在五年后。她迎来的不仅是事业的起伏,还有新生的爱情。

  1987年,由前英特尔员工陈文琦创办的一家叫威盛的芯片厂商,由于经营不善面临困局,回台寻找资金支持时碰到了正寻求创业的王雪红。彼时的王雪红依然没有依靠父亲,而是由母亲以美国的房子作抵押,向银行贷款500万,买下了威盛。

  陈文琦毕业于台湾大学,后来在加州理工拿到了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他所创办的威盛,主要生产主板的芯片组、中央处理器以及绘图芯片。之后的几年里,王雪红和陈文琦联手,将威盛从衰落转向复兴。1992年威盛从美国迁回台湾,1999年并购美国半导体Cyrix进军微处理器,次年,威盛的南北桥芯片组挑战Intel,结果成功拿下全球市占率一半,在台湾股市创下629元的天价,市值高达1258亿新台币,被称为“台湾英特尔”。

  尽管威盛成绩斐然,但这仍然不是王雪红事业的顶点。1997年,王雪红创办HTC,以ODM和代工生产为主营业务,开始向消费电子领域进军。此后,HTC转型生产PDA,不断在通讯硬件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2003年,王雪红事业发展顺风顺水之外,爱情也迎来了新的春天。在她与前夫区永禧离婚后不久,在集团内部正式宣布,与合作伙伴陈文琦结婚。董事长与总经理走到了一起,也算是并肩作战诞生的爱情故事。

王雪红夫妇王雪红夫妇

  幸运总是接踵而至。2005年,在王雪红和陈文琦结婚两年之后,两人的事业达到了人生巅峰:这一年,HTC股价以股价232元首度超越联发科,登上台湾股王宝座;次年4月HTC又以1020元的股价成为台股16年来继益通光能第二支突破千元股票,王雪红以700亿新台币的身价成为亚洲女性首富。

  再一年,HTC在iPhone发布后不久宣布联合谷歌制造安卓手机,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强势占领美国智能手机市场,到2011年,也就是王雪红去逛苹果店那那段日子里,HTC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达到了24%,超过苹果和三星,位列美国市场首位。

  这一年福布斯给足了这位女强人荣耀光环:4月,《福布斯》中文版首次发布2011全球华人富豪榜,王雪红及其丈夫陈文琦以68亿美元的身家首次登顶台湾地区的首富;5月,《福布斯》发布台湾富豪榜,王雪红夫妇以88亿美元的身价超越去年首富郭台铭;8月,《福布斯》公布年度最有权势的女性榜,王雪红位列第20。

早年台湾富豪榜报道截图早年台湾富豪榜报道截图

  生女当如王雪红,这句话在台湾商界重复多少遍大概都不过分,毕竟将门虎女的故事并不多见。只可惜,盛极而衰的规律早早地在HTC和王雪红身上上演,且至今没有看到下滑弧线的再次上扬。

  3

  主救不了HTC

  王雪红的母亲和大姐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在王雪红创业初期,被压力折磨得彻夜失眠时,读书散步背古诗都毫无效果。后来求助大姐,大姐开出的药方是一本《圣经》,据说颇有效果,于是她也成了一名基督徒。

  陈文琦在威盛转型困难之际压力倍增时,也是由她带入了基督的信仰里,后来威盛转型成功,两人结起情愫爱情事业双丰收后,陈文琦也开始相信主的力量。

  据HTC员工说,王雪红在教堂里的时间,比在公司的时间还多。

王雪红夫妇捐助教友王雪红夫妇捐助教友

  然而,尽管主曾一次又一次抚慰了这个首富信徒,但是当大势已去、商业危机到来之时,谁都不能拯救危在旦夕的HTC。

  2011年,王雪红在逛苹果店的时候,北京的798艺术中心正在筹备一场重要的手机发布会。一个叫雷军的互联网投资人,从软件领域跨行要做手机,并彻底颠覆了中国手机行业。

  雷军平地一声雷炸出了华为的余承东,后者一手华为一手荣耀在线上线下呼风唤雨;移民美国的段永平,名下的两家公司签下了国内最顶级的明星资源,一时成为国内销量冠军。

  在美国,库克从乔布斯手里接住苹果,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卖出了十数亿台iOS设备,三星则用一套GalaxyS系列在高端安卓阵营独孤求败。

  HTC夹在中间,活的分外艰难。高端打不过苹果三星,低端看不上华为小米,同时还得分出大部分精力应对来自苹果和英特尔的专利控诉,HTC和威盛同时陷入僵局。

  当华为小米等中国厂商都开始对苹果三星围追堵截的时候,HTC却开始卖团队、卖大楼。

  去年,HTC内部为谷歌设计Pixel手机的团队被出售,没多久HTC卖掉了桃园区的一座大楼。这座大楼建造于2011年,王雪红最风光的那段日子。

HTC与谷歌签约转售团队HTC与谷歌签约转售团队

  后来押注VR看来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根据IDC数据,今年第二季度,HTCvive主攻的外接VR设备销量下滑了33%,至今VR都没能摆脱小众玩物的标签。

  圣诞节前夕,王雪红出现在威盛的平安夜活动上,对她来说,主仍然是最重要的信念支撑:“圣诞节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碰到任何困难都要有信心,明年HTC、威盛都会很好”。

  第二天,HTC天猫旗舰店下架了所有手机类产品,整屏只留下了一根数据线,结合着王雪红头一天的话,显得分外尴尬别扭。

  到底谁能救得了HTC?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但能够确定的是,这个曾经站在市场顶端的品牌,即将被大众所遗忘。

  尽管王雪红近几年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不放弃。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