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互联网没有圣诞

2018-12-25 11:16:5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互联网圈内事   

 

今天是圣诞节,如果以圣诞节为定格的时间节点往前追溯,能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

 

比如李彦宏的创业前夕的离去与归来都是在圣诞日这天;

 

王兴亦是在2003年圣诞这日,带着创业的计划归国;

 

产品之神张小龙几经努力终于在2006年圣诞节把QQ邮箱做到了1000万用户,由此奠定了广研团队的地位;

 

红衣大炮周鸿祎也是在2014年圣诞节这天在内部信中号召,“带上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机去!”,决心在移动化的困局中殊死一搏,却踏上不归路。

 

当别人在圣诞的祥和喜乐中时,有些人却在命运的抉择中徘徊,或生或死。

 

李彦宏的离去归来兮

 

 

 

 

1991年圣诞节,李彦宏穿云破雾,踏上了人生的第二次征程时,像极了人生第一境之诗:“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当时李彦宏23岁,本来独木桥别人过一次就战战巍巍了,李彦宏要过两次。

 

1987年,勤奋、刻苦的李彦宏以阳泉市状元的成绩考上了北大,但专业是图书情报专业。

 

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个专业无从考究,一个比较合情理的说法是:李彦宏爱读书。

 

虽然后来李彦宏对北大的整体学术氛围赞不绝口,但图书情报专业着实枯燥、乏味、难消融。

 

其实所有荣登笔墨记述的人,无论什么阶段,永远有对其“不安分”的赞誉,李彦宏自是不能例外。

 

“那时候,中国的氛围较为沉闷,大学毕业进入机关单位,已经是非常好的选择了。在我看来,选择出国是一条自然而然的道路。”

 

robin李打定主意开始践行:目标是留学美国,方向锁定在计算机专业,时间是从大三开始。

 

“李彦宏心无旁骛,买来托福、GRE等书狂啃,过着“教室-图书馆-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

 

这些赞誉太多,不再赘述。

 

不过从毫不相干的图书情报专业换到计算机,聪慧如robin李很多功课也都跟不上,和教授面谈时,经常会被觉得不行。

 

因此1991年李彦宏收到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的录取通知书时,欣喜的像是梦回高考重新选了专业。

 

这第二次过独木桥算是过了,否则或许我们看不到“百度搜索”,而是“百度图书馆”。

 

李彦宏一去8年。

 

1999年同样是在圣诞节这一天,李彦宏怀揣120万美金和创业激情归来时,像是登上人生的第三重之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而第二重的苦苦求索之境,李彦宏在美国时便经历了一轮。

 

robin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IDD公司担任高级顾问,1995年这家公司被道琼斯收购,老板拉里从交易中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回报。李彦宏极为震惊,“我明白通过创立高科技公司,你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

 

第二份工作是为《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开发软件,在职时李彦宏发现了一种可以根据网络连接数目进行网站排名的搜索方法,这是百度的萌芽,不过道琼斯的高管对此丝毫没有兴趣。1997年,李彦宏离开,并在美国为自己的技术申请了专利。

 

后来去了Infoseek担任高级工程师,开发第一代搜索引擎。1999年Infoseek被迪斯尼公司收购后,李彦宏发现自己依旧没什么用武之地。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以归国的张博士为始的四大门户发展蓬勃,robin李看在眼里,心有所动。

 

两相对比之下,才有了圣诞归国。在美国家家欢乐的盛大节日里,robin李离去的背影虽落寞,但不乏希望。

 

李彦宏回来的第二天,便将大本营扎在了北大资源宾馆,开始“招兵买马”。

 

那天,在北京交大读博的郭眈本是陪同他的朋友面试为其壮胆;而在中科院读研究生的崔珊珊见到李彦宏的时候,表示自己只是想做实习生。

 

只不过冥冥中总有定数,七颗年轻的心铸成了百度的血肉。“七剑客”,是后来大家对百度创业时最初几个人的戏称,分别是:李彦宏、徐勇、刘建国、郭眈、雷鸣、王啸、崔珊珊。

 

后来崔珊珊骑着自行车再次来到资源宾馆,用她的话说,是“不经意地推开房间,不经意地走入了历史”。

 

120万美元垫底,十来个人七八条枪,百度正式运作。

 

而李彦宏那两次圣诞节抉择的历史注脚,看起来渺小又伟大。

 

 

张小龙的欣喜

 

张小龙是两战才封神的,一个是QQ邮箱,一个是微信。

 

2006年圣诞节是QQ 邮箱和张小龙的一个里程碑。

 

2006 年初广研(腾讯广州研发团队)年会,张小龙和 QQ 邮箱团队被逼到了墙角。

 

当时刚入职腾讯不到1年的张小龙指着一张迪拜帆船酒店的画说:“我们要做一个最好的邮箱,7星级邮箱。”台下的人没理解张小龙的意思,不过都被他通俗的比喻逗笑了,张小龙自己在台上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因为直到 2005 年底,推出三年的QQ 邮箱用户还不到 100 万,不足邮箱老大网易的百分之一。

 

用户差的根本在于口碑差,腾讯在什么时候都是不缺流量的,但广研团队用各种生拉硬扯的方式发展用户。

 

比如社区打通,用腾讯其他业务去拉动邮箱。比如打广告,发邮件来拉拢用户。他们当时还做了一些技术的创新,开发了很炫的界面,类似现在的客户端,但用户并不感冒,在论坛里骂 QQ 邮箱“又烂又差”。

 

年会后,张小龙给广研定下一个基调:踏踏实实追踪用户的需求,看看用户到底需要的是什么。并给邮箱团队制定了“1000/100/10”的法则,要求每个产品经理每个月要去论坛看 1000 个用户体验反馈并回复、关注 100 个用户博客、做 10 个用户调查。

 

后来,“1000/100/10”在微博上流传,被奉为互联网产品开发“宝典”。

 

QQ 邮箱的技术内核也被全部推倒并重写,那时候一年下来,张小龙的 QQ 邮箱里储存了 8000 多封工作邮件。

 

小马哥也亲力加入这场战斗,经常半夜12点登录 QQ 邮箱,一个小时内就会把发现的问题和 Bug 转给张小龙,然后张小龙通知各个技术骨干。

 

在“1000/100/10”推广的同时,广研同步完成了另一大创举—将“敏捷开发”从概念变成实践。

 

在此之前,广研采用的开发流程是瀑布式:即产品经理想到一个产品,写成产品需求书,然后交给开发,开发人员分工去做,做完了再去找测试团队测试。

 

但QQ 邮箱团队却把流程横向拆分开来,产品、开发、测试抽人组成10人不到的小组,同时运作。这种流程不仅加快了开发速度,而且每个环节一齐参与,改变了以前各环节各自为阵的状态。

 

通过这种敏捷开发法腾讯邮箱将新版本的周期缩短至两周,而当时互联网界产品每出一个新版本平均需要两三个月,有此奇效,业内震动。

 

后来张小龙勘破推行这种方式的原因:“两周一个新版本对用户的好处是,他们能感觉到自己提出建议后,我们就接受了,并且还做出了改进。”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正是张小龙的标志性精神。

 

当时在腾讯,保安都是产品测试员,广研产品每出一个新版本或推出一个新功能,开发人员第一时间冲去找保安,让他们先体验。所以有人打趣说,难怪腾讯会出现由保安转型程序员的“励志哥”。

 

里程碑出现在2006 年圣诞节,QQ 邮箱借势圣诞节,换肤功能推出后,活跃用户突破第一个 1000 万。

 

所有人欢欣鼓舞,本来一潭死水的QQ邮箱被张小龙奇迹般的盘活。

 

后来2009 年,QQ邮箱活跃用户达 5000 万。2010 年,“漂流瓶”推出,当年活跃用户数一举突破1亿。

 

这时所有人才明白张小龙说要把QQ邮箱打造成7星级产品的含义,由QQ邮箱衍生的简洁高效无bug也成了后来张小龙打造微信的核心思想。

 

当微信用户早已10亿的时候,张小龙应该会时常想起2006年那个邮箱破千万用户的圣诞节,彼时的欣喜,大抵是不输于此刻的。

 

周鸿祎的赌注

 

“圣诞节”这个词和红衣大炮老周联系起来的时候,时间就会拨回2014年12月25日。

 

这一天周鸿祎在一封全员内部信中除了祝大家圣诞快乐,也掷地有声的号召,“带上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机去!”

 

 

 

 

老周的这一声呼号声中,夹杂着痛苦、失意、愤怒和决绝。360在PC时代风生水起,战天斗地,但到了移动时代,却像一只蔫了的茄子难以占据一席之地。

 

智能手机和PC有相似之处,却不尽然相同。更简约的手机操作系统就让辅助性的各色安全卫士成了鸡肋。而360也没有拿出来像样的热门APP,这一点老周及不上傅盛。

 

甚至有内部员工评价称360称:“四个二、两个王的一手好牌,被打成了这样”。

 

但移动时代的核心入口是手机,老周觉得软件水土不服,就要拿硬件强行撬开。

 

为了做手机,周鸿祎往新手机公司放了4亿多美元,这大概是2014年360全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但老周做手机的逻辑,让人难以捉摸。

 

360手机的合作伙伴本来是酷派,二者合资成立手机公司,并收购酷派当时年销量过千万台的手机品牌大神。

 

但是第二年5月,360又成立手机新品牌奇酷,2016年3月,奇酷又更名为360手机。

 

不知道老周是对自己手机的品质自信到了极点,认为自家手机的用户都如苹果用户一样粘性极强,还是有花不完的广告营销。

 

三次更名,意味着消费者要重新认知三次手机品牌形象,即便是华为小米,也是不敢轻易更名一次的吧。

 

更名频繁是第一个尴尬,第二个尴尬是360机型多,定位却混乱,没有人能说得出360手机旗舰是哪一款,有什么亮点。这还不如仅有一两款机型的锤子。

 

360手机历任三届总裁,分别是李旺、祝芳浩、李开新。现任总裁李开新在刚刚接手360手机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清库存问题说:“这样亏损,我看着都很吓人。”

 

三个不同的负责人意味着360手机3次不同的发展思路,在瞬息万变的手机行业,错过了2015年的蓄力期,没抓住2016年的爆发期,到了2017年的沉淀期,连魅族金立都变得岌岌可危,360手机沦为微末再想翻身难上加难。

 

硬件的缺口没有撬开,软件的装机量自然也止步不前,软件是360赚钱的主要手段,没有增量就没有利润,所以股价腰斩也不是无迹可寻了。

 

不知道老周看着360回A之后股价从4400亿元跌到截至今日收盘的1454.95亿元,会不会感叹4年前的那个圣诞节,那一声豪赌当真值得?

 

只不过往事俱已随风,今年又是一片喜乐安详。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