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王欣出狱9个月:江湖虽在,前路难行

2018-11-06 09:08:0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锌刻度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冬

  来源:锌刻度(beefix)

  距2月7日出狱,王欣获得自由已9个月。

  这位红极一时的快播当家人,在出狱后的9个月中,变得相对隐秘低调,从偶尔发布的微博内容来看,多是赏花读书,或者对家人陪伴的弥补。

  但他又从未放弃互联网江湖再次创业梦想:获得自由不久,即注册了一家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主的公司,获得了3000万美元天使投资,最近还宣布推出了6款产品,还入驻问答平台贩卖情怀。

  只是,哪怕王欣还是那个王欣,江湖却早已不是那个江湖——在错过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最热闹的一个时期后,再次创业的王欣,其前路,注定几多崎岖坎坷。更何况,自诩“技术天才”的王欣,从来就不适合这个残酷厮杀的江湖。

  1. 王欣自由这9个月

  “不念过往,不畏艰难。”

  11月5日,王欣转发妻子微博如此评论。

  前一天,他的妻子彭鹏通过长微博,首次公布了与王欣的狱中通信内容。从内容来看,通信时间跨度在2014年到2017年,透露出王欣身处狱中时的懊悔,对家人的怀念,与“世界脱节”的无助,以及对牢狱之灾的慢慢适应和释怀。

图/王欣妻子微博图/王欣妻子微博

  “他从没有没放弃过他的产品梦。在他面前,对产品的热爱和帮助用户创造价值的初心战胜了所有创业的苦和难。现在踏上新的征程,未来相信他能更加从容面对。”彭鹏说。

  现在,王欣个人微博早已去掉“快播”二字,其身份标签,是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从王欣的个人微博,可以看出他出狱9个月以来的人生变化轨迹:读了《今日简史》等十多部书籍,晒了烤串还赏月赏花,回了趟郴州感谢了老爸,还感叹小学生就有了编程,以及为武汉公安局点个赞。

  他还入驻知识问答平台“在行”,他开设的《一款优秀的产品是如何诞生的?》的面授课程为999元/次,用户付费可以与其约见。

  他二次创业的内容并不算多——最近一次,是在10月31日晚,王欣蒙上面,穿着黑色怪异服装,手里持着道具,在云歌智能办公室里,化身“云歌双煞”,与员工一起共度了万圣节派对。

  但事实上,从出狱那天甚至更早开始,王欣就开始了他的二次创业梦想。

  今年2月7日,在北京某监狱关押了1279天的王欣,悄然出狱。当日晚,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58同城老板姚劲波和欢聚时代CEO李学凌给王欣接风。

  王欣失去自由的3年中,互联网江湖发生了太多的事, VR、AI、区块链纷纷火了一遍,共享经济火了又灭了。面对这个全新的江湖,在洗了澡、理了发之后,王欣与何小鹏他们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表明自己即便在牢狱之中,“执着的产品梦并未熄灭”。

  “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何小鹏为王欣的再创业做了铺垫。

  3月2日,王欣通过微博发声:“新本质就是要做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 20多天后,王欣又发布微博,“哪位能理解我的,请私信我!”图片中,圆满报身、智慧身、法身和化身等佛教用语,和万物互联、P2P、AI、区块链等时下最热的词混在了一起。看到这张图,王欣的粉丝们纷纷留言欢呼,“感觉要东山再起了”。

  王欣其实已悄然开始了东山再起的脚步。出狱19天后,他便以妻子彭鹏的名义注册成立了云歌智能,其经营范围为互联网产品开发;网络技术咨询、开发、转让或推广等。注册资本500万,其中王欣持股比例为91.5%,为最大股东。

  3月29日,王欣从公司总经理位置上退出,接任者为妻子彭鹏。而除了王欣,持有深圳云歌公司股份的,还有何小鹏,以及戴科英、吴铭、宋歌和王羽。其中,戴科英是姚劲波的妻子。

  因此,王欣二次创业的起点,一开始就超过大部分创业者——9月5日,云歌智能获得IDG和BAI领投的超过三千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更何况,这个因一手缔造出快播5亿用户而成名,又因快播涉黄惹来3年多牢狱之灾的互联网从业者,多年来本身就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网红。

  9月6日,云歌智能官网发布大量招聘信息,招聘算法工程师、PHP工程师、web前段工程师等十多种职位。不过,根据锌刻度(ID:beefix)记者11月5日晚,查询了解情况来看,这些招聘要求并不算高,所有职位第一要求均是“2019年应届毕业生”。

  > 编者注:11月6日,云歌智能官网所有招聘信息均删除了第一条要求

  差不多同一时间,生于2007年的快播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已信奉佛教的王欣,用仓央嘉措的诗歌来表达对快播离别的情感:世间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2. 首份答卷难说满意

  彻底挥别快播后的王欣,二次创业理想是建立一个“区块链理想国”

  按照云歌智能官方说明,其将涉足“人工智能”、“区块链”两大如今热门领域,进行人工智能调度系统的开发,利用区块链技术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云歌智能前台云歌智能前台

  王欣并非第一次杀入区块链领域。时任快播首席架构师王羲桀回忆,2013年,一次快播内部产品分享会上,王欣问了一个问题:P2P网络该如何适应时代的新变化?彼时,恰好比特币迎来了第一轮疯长,比特币“按劳分配,自动运转”的逻辑打动了王欣,他将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答案放在了比特币上。

  王欣很快着手准备,在公司内部成立团队,发布了“流量矿石”(LLT)——即用户通过贡献上行网络,获得“矿石”奖励。2014年,流量矿石用户数突破300万,但随着快播倒闭和王欣被捕,这一项目很快陷入停顿。

  在王欣入狱后,几经更迭,“流量矿石”运营主体成为新华云帆公司,再也没能有大的发展,并且饱受诟病——挖到的矿石,其团队自己不收购,要通过会员充值进来的钱来购买,并且最终只能在平台上消费。

  迅雷成了这一项目的继承者,2017年10月,迅雷将“赚钱宝”升级为“玩客云”,开始发行数字货币玩客币。

  但很快,曾让迅雷股价飙升的玩客币,给迅雷留下让外部瞠目结舌的“宫斗戏”、投资者集体诉讼、相关部门点名批评等一地鸡毛。而炒作得格外虚火的区块链,到了2018年下半年,在泡沫破灭后也陷入四面楚歌。

  或许,正是因为区块链行业目前的不确定性,使得王欣一直迟迟未讲述他心中“区块链理想国”具体实现方式和产品。

  一直到10月27日,云歌智能才宣布了6款产品,这六款产品包含了小程序死党地图和幸运积分,4个App马桶MT、口令电话、Xinplayer和丸子视频。

  不过,目前只有马桶MT已经在安卓手机上线,其余几个App产品都还在研发中。马桶MT是一款用图片加语音或者文字来呈现的匿名社交话题工具。相比之下,还未发布的Xinplayer更接近于区块链领域,这是一款区块链手机应用,一个去中心的视频分发系统,用户购买视频后可以进行推广进行分成,发布者也可获得收益。

  区块链和视频本是王欣熟悉的领域,但一位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对记者称,必须承认的是,无论是马桶MT,还是Xinplayer等其他小程序,相比快播,谈不上是什么革命性的产品,它无法撼动现有互联网视频网站的市场占有量和创新性,也不能解决用户流量和内容监管的问题,也难以看出将成为王欣心中“区块链理想王国”重要组成部分。

  而且,Xinplayer官方公布的盈利模式是用户如何盈利,尚不知悉其公司的盈利模式。那么,如何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3. 江湖已不是那个江湖

资料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资料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

  关于Xinplayer以及云歌智能的未来,如何面对抖音、腾讯视频等众多强大的竞争对手,王欣还没有告诉外界,他心中的考量。

  但事实上,残酷的江湖竞争,本就不是这个昵称为“快播王铁匠”互联网创业者所擅长的事情——否则,你很难理解,当初在盗版和色情这个原罪已成勒死快播致命绳索时,王欣对自己 “不是司法部门”苍白辩解的不作为。

  从过去经历来看,无论是快播,还是更早在盛大负责电视盒子的时代,他更多只是一个有天赋的“产品技术经理”——他不只一次在公开场合以技术为傲。即便到了法庭上,面对快播涉黄,他也依然要高喊着“技术无罪”。

  他的微博,多年来都是同一个简介: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某种程度上,这又是他打造“区块链理想帝国”的最坚实基础。在王欣微博和马桶MT下载区,清一色的是“支持王欣”评论。甚至,一篇流传甚广的自媒体文章标题就是:“当初,欠快播的会员,终究是要还的。”

  从这个角度,外界或许能理解,王欣妻子彭鹏为何选择这个时间发布与王欣的狱中通信——王欣回归视频应用或社交领域引发热议和期待,与其说是网民对王欣的期待,不如说是对快播的一种记忆情怀。

  只是,即便王欣还是那个技术天才王欣,仍然崇尚“技术无罪”,江湖却早已不是那个江湖。

  被查封前,中国网民用户数为5.38亿,快播是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工具,占据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市场份额,宣称用户量超过3亿人。

  4年后,也就是王欣出狱的2018年2月,马化腾宣布微信用户数超过10亿;抖音则宣布对外公布国内日活达到1.5亿,月活达到3亿。即便是一个季度亏损30多亿元的爱奇艺,手中也掌握着8000多万付费用户——视频领域早从技术为导向转变为内容导向,内容版权和付费会员成为视频网站的立身之本。

  事实上,王欣因为入狱错过的,绝不仅仅是在视频,甚至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最热闹的一个时期。共享经济、人工智能、ARVR等等领域诸多明星企业潮水涨了又退了,基本上所有行业都进入了风险剧增的平稳期,剩下的只是巨头相争了。

  在这个抢夺用户时间的赛道上,在嬗变的情怀面前——主打情怀的锤子科技罗永浩都到了生死艰难时刻,嚷着“差星爷一张电影票”的也是骂《美人鱼》《西游伏妖篇》最狠的一群人,何况只是目前只推出一些小程序和App的王欣,其情怀经得起几轮消耗?

  更为严重的是,“踩红线”将是王欣的一大心病,尽管这三年半里他表示没少反思原来的“技术非原罪”,做事心里多了根量尺——但号称利用区块链和视频结合Xinplayer,上传视频和分享视频的用户直接获得各自的收益,完全绕过平台。但是它的去中心化也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缺乏对视频内容、版权的审核监管。

图/CCTV图/CCTV

  快播是如何倒下的?缺乏监管后的涉黄、盗版。对于38岁的王欣而言,他应该牢记赫拉克力特的名言: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