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股灾与社交:危机之后的下一轮机会

2018-10-12 08:25:2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王如晨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忽忽

  来源:夸克点评(Quark_media)

  尽管昨夜美股行情让人极度不安,今日早间,人们仍还是谈论着诸多日常话题。崔永元啦,范冰冰啦,刘德华啦,贸易博弈啦,黑莉啦,房价啦,俄罗斯联盟飞船啦等等。

  不过,9点半后没几分钟,许多群就被一场A股股灾淹没。是啊,千股跌停,壮观又惨烈。几个小时,无数人的财富灰飞烟灭。崔永元们哪能比得上这一幕。

  那些长期潜水几乎要被群主踢出去的人们,突然精神抖擞,段子手层出不穷。

  此刻话题还在进行中。

  我不是段子手,讲不出什么。不过,今晚我还是想聊一聊自己的感受。你知道我不招人喜欢。因为我习惯在基本面好时泼冷水,差时喜欢以苦为乐,盲目乐观。

  此刻我就有点盲目乐观。于是就写下了上面的标题。你当我是庸俗社会学的套路,反正我就这样子。

  我也没什么可绕的。就直说吧:每一轮社会危机、天灾人祸、经济危机或类似眼前的股灾,都会汇聚人群,鼓荡出一股庞大的社交狂潮,从而通过人群的碰撞,生发伟大的创新。一俟形势走向稳定,它就会释放出广泛而深入的商业化力量。

  为什么人群会如此快速、大规模聚合、活跃起来?

  因为人们需要释放内心的恐慌与恐惧,还有一些无名的兴奋感。而圈层、社交媒体等能通过整体的力量化解内心的压力,并产生一种模糊的认同,在集体的氛围中获得勇气与信心。是的,社交平台既有引发恐惧,也能抹平、摊薄恐惧。

  会有什么价值么?它会在人群中播种下创新的种子,并快速孵化。

  最典型的就是社交平台本身的诞生动因。倒着胡乱列举几波,你能看出,除了一些由校园学生创立的平台如FB、推特、校内之外,其他几乎有类似的机制:恐惧之下的超越。

  就胡乱说几个案例。你可能正用着微信。微信诞生于2011年年初。这一年之前的2010年Q4,原本为4万亿、世博等因素掩盖住的中国式金融危机,明显释放出来,当局与大众开始频频反思。中国经济转型压力沉重。

  同年诞生的还有陌陌、来往、知乎、网易lofter、点点、大海等社交平台,可谓扎堆簇生。

  它们也是移动互联网爆发前夜的群体探寻。

  你应该还在使用新浪微博。新浪微博诞生于2009年8月(内测),随后掀起一波微博狂潮。腾讯、搜狐、网易都有跟进。

  而2009年,正是2008年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弥漫全球的第一年。此后3年,压力都在持续释放。

  刚才我撇开了校园风格的创业。尤其是FB、推特们。之所以撇开,因为它们更多是小扎们的激情与青春,梦想常常无视经济危机的存在。

  但若你跳到1997-1999年。你又会发现MSN、QQ的诞生。而那一段,可是亚洲金融危机弥漫的周期。随后的全球互联网第一波泡沫破灭,效应大致释放到2002年类末。

  而2003-2006年,则是上面那一波FB们。这里还是跳过。

  需要跳远一点,跳社会层面,看一些类似的现象:心灵导师和成功学大师戴尔·卡耐基,他的西方现代人际关系学崛起,在于20世纪20年代末的美国经济危机周期。

  跳到中国明朝中后期结社运动,那是高压下的结果;两宋的理学派系,尤其南宋时分布在南北的书院圈层,知识分子在开放与压抑中星河灿烂,那是社会内外压力周期的反应。上溯到三国两晋,南北士人之间的圈子文化,带有末世与幻灭的特征。

  继续跳到中国春秋战国时期,那就更不得了。那是一个内部压力沉重的时代。但它又是一个文化的轴心期,一个璀璨的黄金时代。诸子百家,可是王官之学的下沉与下移,它在一个分裂的帝国内部遍地开花。这一周期,中国的幕僚文化里有强烈的社交属性。

  再放大到宗教的形成。世界三大宗教,每一个都是社会压力的文化凝结。宗教史都是世俗社会的血泪史。形态上来说,它们当然都是世界上组织严密、覆盖广泛的社交平台。

  你会说,列举这些,你到底想得出什么结论?

  我想说,危机之下的恐慌与恐惧,促成的社交诉求与圈层体系,也是一个社会人与人最容易打开藩篱,以开放甚至戏谑、段子手的心态建立广泛认同的依托与契机。每一种自发形成的社交化的组织,都是智慧碰撞的舞台。

  承平时期,你很难看到类如今日如此开放、迅速、大规模、广泛而深入的话题生成机制。当然有深重的悲情与反思,甚至会有悲剧发生,但一转身,在集体的氛围里,恐慌、恐惧、自嘲、段子中,有无数民众的智慧表达与公共参与意识。

  说得损一点。所谓狗急跳墙、兔子蹬鹰,都是恐惧之下的潜能释放。它们会生成认同与伟大的创新力量。

  每一轮同质化的社交平台,既是恐惧的释放平台,也是智慧碰撞、创新生成的平台。

  而每一轮社交平台、广泛地圈层文化,经过沉淀,会以各种系统或碎片化的形势,释放出广泛而深入的技术力量、商业化力量。

  诸子百家之后,有中国语言文字及载体的伟大创新。而工业时代、电气时代、信息化时代的技术与商业组合,诞生了更多社交的形态。互联网时代的BBS、QQ、MSN、博客、FB、推特、微博微信们,几乎每个之后,都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组织形态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

  它们不是社交的自觉结果,也不是目的。它们与社交两位一体,无法切割。就像经济危机之下,社交本身的诉求,仍还是源自于人类群居的意识,恐慌、恐惧之下的碰撞,无论严肃还是戏谑,都带有“返祖”的印记,跟远古的人们面对苍茫世界一样的心理。

  呵呵,这只是我模糊的感受。一种完全庸俗的社会学套路。但我其实就一个目的,就是每一轮危机之后,都会有明媚与温暖,支撑我们安然度过。考虑到中国眼下面临的种种内外挑战,今日美国传导而来的股灾,算不了什么。当你看到许多人还有让人会心一笑的段子,那种种自嘲的语言里,就是种子、偌大的创新力、下一轮机会。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