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美团上市背后……一条可怕的食物链

2018-09-21 08:12:4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猛哥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猛哥

  来源:猛哥分号(wm221x)

  1

  高校投资兴办企业,是世界高等教育界的普遍现象。

  在我国,校办企业最早是通过“产业办公室”的模式来运转,行政管理色彩浓厚,违背经济规律,效率低下,大都奄奄一息。

  1992年,总设计师南巡,鼓励放开搞活经济,校办企业再次井喷,涌现了“集团公司”、“大学科技园”、“股份制”等运营模式,总体上是摆脱了行政干预,回归企业发展的内在规律。

  其中,一流学府走在最前端,孵化出如北大方正、清华同方、清华紫光、东软股份、华工科技、复旦复华、交大开元等一批著名高科技企业。

  今天先从北大方正说起。

  2

  1986年,北京大学投资创办方正集团,北京大学持股70%、管理层持股30%。

  依托北京大学教授王选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方正迅速起家,后介入医疗医药产业等领域,是国家首批6家技术创新试点企业之一,多次荣膺“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等荣誉称号。

  某种程度上,北大方正是中国校办企业的头号招牌。

  中国最牛逼的大学,中国最牛逼的校办企业,充满最牛逼的想象力。直到2001年。

  3

  李友闪亮登场。

  李友,1966年生,重庆垫江人,1982年考入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

  他后来在《我心中的理想国》一文中说:“我是一个农村出生的人,上大学前,甚至是大学毕业,一直都在为如何成为一个城市人而奋斗。”通过高考,他“幸运地成为了那个小山村少数出来上学的孩子之一。”

  李友因病休学一年,1986年毕业。郑州航院的学习经历,为他积累了众多的“战友”,此后,郑州航院1985和1986届的诸多校友都投奔其麾下,这就是中国资本界赫赫有名的“郑航系”。

  大学毕业后,李友被分在河南省审计厅,直到1999年底,他正式离职。期间,他主持或参与过40余家大型国企的审计和推荐上市工作,这段经历使他对资本市场和企业并购的玩法烂熟于心。

  上述是李友的公开简历,实际上,在他正式离职前5年,即1994年,他就进入资本市场,并结识了以气功和特异功能著称的张海,一起创立河南心智、河南梅塞置业等公司,后来组建“凯地系”。

  李友和张海都是“凯地系”的核心人物。张海将在中国经济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稍后略表。此处插入一个小人物郭文贵。

  对,那时的郭文贵在李友的眼中就是小人物。

  郭,山东聊城莘县人,生于1967年,在八个弟兄中排行老七,初中学历,喜好斗殴,一场纷争后,拐跑一个妹纸,外出讨营生,在郑州发家。

  郑州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日后的狠人都在此“镀过金”。

  郭文贵先是倒腾建材,能挣钱,不多,要挣大钱必须倒腾土地,搞房地产。他有一个地产项目因屡拖欠银行贷款,被告了,闹到审计部门,正巧,尚未辞职的李友负责这个case,俩人就此相识,李还给郭介绍了工行的关系。

  下海后,李友与“只会盖房子的郭老七”保持交情,但他心思完全放在资本市场上了。

  “凯地系”在股市上频频得手,2000年和2001年,先后染指中国高科、方正科技、中科健、香港中联系统等多家上市公司。

  李友还一跃成为中国高科的老板。

  须臾之间,“凯地系”相关联的公司总市值已超百亿,引人侧目。李友和张海的成为“庄时代”的“隐秘枭雄”。

  他们下一个目标是方正集团。

  4

  机会来了。

  方正集团的历史就是一部高层密集变动史。

  1992年,总经理楼滨龙下台;1995年,创始人之一的晏懋洵出局,总工宋再生被撤,张玉峰担任集团总裁;1997年,张兆东接替总裁,张玉峰担任董事长,却又被排除在董事会之外;再自后,又是各种“逼宫”和“风暴”……2001年,魏新出任方正集团董事长。

  魏新来自北京大学资产经营公司,得到北京大学校领导的鼎力支持。他和集团旗下方正科技的董事长祝剑秋矛盾不可调和。

  祝剑秋自觉经营处处受到方正集团的掣肘,他尖锐地指出:“学校办企业,既不懂企业,也不懂市场。跟普通国企比,校办企业的管理更差。”

  他想摆脱方正集团的控制,把方正科技拉出去,独立。

  魏新决定把方正科技的管理层都清理掉。为获取足够多的股权支持,把祝剑秋赶走,他寻求援军,找到了在资本市场颇有名气的李友和张海。

  天上掉下这么一个好机会,“凯地系”与祝维沙的“裕兴系”结盟,增持方正科技,争夺控股权。

  最终,祝剑秋败北。魏新看中了李友的能力,把他引入方正集团,出任CEO。

  哪里想到是引狼入室。

  5

  李友在北京耍,张海去南方耍。

  张海做了浙江国投的幕后控制人,并于2002年闪电收购了广东佛山三水的健力宝,三水区政府认为张海“有视野、有眼光、有魄力”,能把健力宝带出困境。

  岂知,张海对做实业根本没兴趣,他就是来玩资本游戏的。这一下,把“东方魔水”彻底拖垮,3年后,锒铛入狱。

  健力宝盛极而衰的内幕很复杂,是一个民族超级品牌被作死的经典案例。

  好兄弟张海没风光几年就吃了牢饭,但李友还要风光好多年。

  6

  李友+魏新的组合高举高打,带领方正集团多元化扩张:收购浙江证券,参股成都商业银行,全资收购苏钢集团,入主西南合成药厂等等。

  方正集团高科技的底色越来越模糊。

  2003年,为响应国务院规范校办企业管理体制试点的政策,方正集团改制,引入社会股东。

  深圳和成都的两家公司,以极为优惠的价格受让了方正集团35%的股份,后来媒体爆出,这两家公司的幕后控制人就是李友,他企图空手套白狼,如果得逞,他将是方正集团的真正大老板。

  多方质疑,方案被搁置。但方正集团的改制一直进行中,断断续续,眼花缭乱,到2011年进入高潮。

  背后自然有惊人的窟窿,黑幕能否揭开,全看偶然。监管形同虚设。

  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虽然股权和董事会席位都不占优,但李友及其“郑航系”把控了方正集团五大业务板块和六家上市公司。

  这些人包括方正集团总裁余丽、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方中华、方正集团副总裁冯七评、北大医药董事长李国军(李友胞弟)等。他们善于利用资金杠杆撬动各种资源。

  堂堂北京大学兴办的高科技企业就这样沦为一帮资本客的玩物,还能说什么呢。

  如果不是一场包 子宴,“郑航系”必将继续叱咤风云。

  7

  真是孽缘。

  李友去股市“割韭菜”不久,郭文贵也从郑州跑去了帝都,还成立了两个公司,一个玩地产,一个玩资本。玩资本的被称作“政泉系”。

  在帝都,郭老七很快就有了“战神”的称号,斩落一批高官及地产大鳄。能从群狼口中抢走盘古大观就是明证。2011年,“政泉系”又控制了民族证券。

  2013年,郭文贵在家宴请李友,吃包 子。李友建议他把“政泉系”控股资产证券化以实现变现,而民族证券是最有可能资产证券化的资产。

  郭老七一琢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的合并对双方都有好处,一拍即合。媒体报道称,在重组民族证券过程中,郭与李好得蜜里调油,常常聚会。

  因利而结,必将因利而裂。

  民族证券并入方正证券后,为了争夺方正证劵的控制权,两人翻脸。

  郭老七已经不是“只会盖房子的郭老七”,他已尝到了资本运作的甜美滋味,觉得李友在给自己“下套子”。李友则发现郭老七派人监视自己,并偷拍和录音。

  不过最后,郭文贵资本运作还是没玩过李友,他气坏了,要报复。

  2014年,郭文贵举报李友等方正集团高管涉嫌内幕交易,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李友予以还击,郭文贵的家底和历史,被翻了出来。

  底子都不干净,且都是有故事的男人。随后数月,双方互相揭发,招招致命,都是涉嫌多种违法违规的行为。

  围观者看得目瞪口呆和头皮发麻。

  2015年初,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及李友的弟弟,方正集团副总裁李国军被带走调查。

  郭文贵遁走海外。

  2016年,李友被判4年6个月,并处罚金7.5亿。2017年,身在海外的郭文贵被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

  李友对办案人员说,与郭文贵的较量好比是下象棋,他下不过你,就干脆把棋盘踢了。

  只是可惜了那些棋子。

  8

  现在想来,廖蕾就是一颗棋子,一颗野心勃勃的棋子。

  李友获刑的那一年,廖蕾进入方正证券。

  本来因为李郭大战,方正证券的名声就不大好。后来,方正证券等四家“方正系”公司又被证监会顶格处罚,李友还从重处罚,终身市场禁入。故而,有职业追求的人士理应对方正证券避而远之。

  可廖蕾偏偏往里窜。

  她这几日刷屏了,背景已经被大家扒得很干净:苦出身,靠好心人帮衬,接受教育,自强不息,考入清华大学,后保研,毕业进入金融业。

  她有很多标签,“美女“、“学霸”、“网红”,是其中最常被人提及的三个。

  2016年,她就在网络上轰动一把,身穿各式汉服,化身小网红,做直播,推荐股票。

  美女网红,本来就充满挑逗的况味,再加上“清华”的标签,她如果不红都没有天理。但就是没红,还被监管层盯上了。

  方正证券被湖南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

  想想蛮悲哀,一个研究“航母”、“核电站”、“人工智能”的硕士学霸,去做所谓的“证券分析师”,实则利用美貌和学历来作为圈层的噱头。

  这就引出了一个悖论:读书真的有用吗?

  如果说读书有用,为什么一个清华大学的高材生需要去直播平台扭捏作态,自我炒作?而且就算这样,她还比不上卖烧烤出身的主播们。

  但要说读书无用,似乎也不对,不然她就进不了那个可能毁了她的饭局。

  9

  帝都多饭局,攒饭局能力的高低是资源调动能力的集中反映。

  那场饭局的核心人物是一个私募基金掌门人,本科清华大学毕业,正因同为校友,廖蕾才能搭上关系。

  起初是一个张姓女子意欲单约该大佬,被廖蕾截胡,最后她拍了饭局的图片,流传开来。

  风评既坏。廖蕾和团队上司皆被方正证劵停职调查。受此事件的影响,她可能很难再在金融行业中立足。

  10

  假如2016年,廖蕾没有去方正证券,去的是美团呢?

  美团今天上市了,市值超过小米和京东。王兴苦熬,九死一生,终于梦想成真。

  在答谢会上,王兴特别感谢了乔布斯,因为有苹果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创业者才迎来黄金期。

  真正的创业是对社会的关照。美团还稍稍欠缺,但相比兴风作浪的投机客,王兴算作是一个厚道的人。

  美团的创始人团队清一色都是清华系,凭借廖蕾的才华,在美团应该能谋个好前程。撑到上市日,定有一笔不菲的期权。

  但创业公司方生方死,金融业就不一样,每时每刻都与名利场相交接。

  她选择了看似最快捷的那条路,当然就要承担沿途的荆棘。

  11

  丝毫没有嘲笑廖蕾的意思,更没有落井下石。

  铺垫这么多,只是感叹:这个资源倒配的时代留给年轻人的路已经不多了,而且荆棘愈发密布。

  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两拨人,赶上了历史大转折,各种红利叠加,胆大者皆有机会出头。

  斗转星移倏忽间。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两拨人,只得用自己的学历和身体,作为抵抗的武器。然而,出格者“死”得快。

  在一场实力对比悬殊的对抗中,普通人所能拥有的最好武器是时间,并远离久居不闻其臭的“垃圾场”。

  年轻人总是不明白。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