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苹果谷歌要给表情符号“禁枪”,这是毁灭它的危险一步

2018-04-28 15:15:2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李书航   
题图/TechCrunch题图/TechCrunch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书航

  来源: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2016年,苹果将人们在输入“枪”(gun)这个词时弹出的表情符号,由一只写实主义的手枪,换成了一只靓丽的绿色塑料玩具水枪。而那时,其他几家手机厂商和社交网络的手枪符号还没有更改过来。

  因此,当时人们输入“枪”这个词所产生的符号,在苹果手机上看到的是水枪,在其他人的手机上看到的则是冰冷的手枪。

  尽管有很大争议,这种改动还是被越来越多的方面采用,例如 Twitter 也进行了更改。而最新进行更改的是谷歌。

  谷歌已经在 GitHub 提交了一个对于其 Emoji 字体 Noto Emoji Library 的修订,在接下来的 Android 版本当中,也将会以塑料水枪的形式来表达“枪”这个词,至于现在再明确的输入“手枪”(Pistol)这样的词语,则不会弹出任何的表情。

  这种在 Emoji 中“禁枪”的举措,在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看来,说不好会是毁灭 Emoji 这种表达方式的危险一步。

  Emoji 是人类语言的一项重大发明

  表情符号 Emoji 一词起源于日语名词“绘文字”,顾名思义就是使用绘画形式来表达的文字。Emoji 毫无疑问是一种文字,或者可以称为是一种语言。它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人类语言最重大的一项发明。

  Emoji 是一项全球通用的语言,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即使是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借殖民历史都没有能完成统治世界的目标,更不用说一帮语言学者闭门造车,想出的乌托邦式的世界语(Esperanto)了。然而 Emoji 却可以做到让不同地区的人,不需要刻意学习就能懂得。

  这既可以说是一项新的发明,也可以说是回归了人类文字史的本源。实际上人类在发明文字的最初就是以象形文字作为开端的,最早的文字,实际上是以约定俗成的形式描述某一个东西的简笔画,后来才把这些图画进一步的抽象,减少笔数。

  文字书写上的复杂度,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总体呈现下降趋势。因为不同文字的排列组合,取代了以往需要通过单个字符才能做到的表意功能。一位日本人“铃木晓升”用书法描写了日语借自汉字的假名的进化过程,首先用汉字来表述日语的音节,然后再将这一汉字写得越来越潦草简化,最后和原本的文字截然不同。

图/Twitter 铃木晓升图/Twitter 铃木晓升

  人类不断探索文字进化的过程走了很多弯路。还是拿日语举例子,假名有两种不同的书写系统,平假名是为了方便将日常会话转变为文字记录,而片假名则是为了研读汉文书籍。所以初期变成了男性才能书写片假名,女性必须书写平假名的现象。一个文字系统居然能分出尊卑,人为的增加了学习、交流的难度。

  随着人类社会逐渐进化得越来越复杂,导致在语言和文字的发展上,复杂度也是水涨船高的,越来越不单纯。例如在二战后韩国和日本的语言体系当中,主要吸收的外来语从汉语改为了英语,掺杂进不少的英语词汇。

  尤其是在韩国,因为变化来得太迅速,青少年间甚至都不说“谢谢”,而是说“Thank You”;而各种引进的图书音像制品等等,片名和主要人名也偷懒直接用了音译,而不是意译。

  这种语言上的借助外来语的情况,导致韩国和军事分界线对面的朝鲜两国的语言文字已经难以沟通,基本成为两种不同的语言。这种情况并不能简单的用英式英语-美式英语,中国大陆的语文-台湾的国语之间的差异来解释了。甚至,有韩国人为了帮助脱北而来的孩子适应在韩国的生活,还推出了在智能手机上将韩语翻译为朝鲜语的软件。

  直到 Emoji 的出现,回溯远古象形文字的表意功能,真正意义上把这种文字在发展中不断产生的分歧,缩小到了最低的程度。

  不管你在全球任意地方长大,只要接受了基础的现代教育,你都可以看懂任何其他地方发出的笑脸和哭脸,各种车辆、工具、体育器材、生活用品的图形。即使被不同的操作系统或网站,以各自的不同风格所演绎,这种区别也很小,就像是字体的不同一样,不影响意义的表达。

  从个性化表达开始的分裂

  Emoji 可以被视为基于人工智能优化的机器翻译之外,又一种能够让全人类实现大同的通天塔一样的工具。然而,即便是这样的 Emoji 也正在遭受着产生分裂和歧义的危险。

  这起源于一些手机用户,对他们所使用的 Emoji 并未充分反映其使用需求所做的反馈。公平的说,在一开始这种反馈是完全合理的。

  比如墨西哥人抱怨表述食物的 Emoji 只包含汉堡包、鸡尾酒、冰淇淋、生日蛋糕等等,而并没有包含他们的玉米饼。中国人则想办法要加入饺子。这些诉求加入的元素符号,世界上所有人都能看懂,且不会产生误解。

图/Twitter 陆怡颖 (Yiying Lu)图/Twitter 陆怡颖 (Yiying Lu)

  到后来,不同肤色的人们开始抱怨,关于人脸和身体部位的 Emoji 只有一种默认的颜色,而这种颜色碰巧是偏向美国白人的肤色,其中可想而知的,黑人对于这种皮肤颜色的事情最为关心。

  苹果对自家 iOS 和 macOS 系统中的 Emoji 做了改动,将涉及到人脸和人身体部位的符号制作出了不同肤色的版本。单一的一种表情,竟有六种不同的变体。在键盘上长按某个表情符号,将会多出相对应的肤色。在选用其中一种肤色之后,除非今后刻意更改,否则将默认一直显示这种肤色的 Emoji。

  然而到了2016年,同样是苹果首度做出的“禁枪”举动,就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因为这个改动在不同的操作系统,及不同的用户群之间产生了歧义和误解。

  最起码,即使是肤色不同,在不兼容的旧版系统或未及时修改的网站上,所显示的 Emoji 表现的人体动作和表情还是一样的,不怎么会引发交流上的问题。然而,如果在一方的手机上看到的是真枪,另外一方的手机上看到的是水枪,那么有可能一方会以为这是一个对人身的威胁,而另外一方会以为是在开玩笑。

  这种误解弄不好会引发严重的后果。早在2014年,欧美法律专家就开始讨论用 Emoji 符号表达死亡威胁在法庭上是否可以作为证据。只要用一个“枪”加上一个“脸”——“笑脸”、“哭脸”、“骷髅”、“头晕”都可以——就能明确的传达“我要杀了你”的威胁。

  虚拟物品是否神圣不可侵犯?

  虽然在美国的现实中禁枪依然要面临长期而艰难的博弈,但是对于可以独断专行的商业公司而言,对他们的系统做出“禁枪”的修改则是易如反掌。苹果和谷歌以及其他许多硅谷公司,都是坚定处于控枪一派的,所以应该不会对这种似乎有希望减少暴力的改动有太大的抵触。

  然而,这也许就像实际生活中体现出来的一样,意义不大。例如,你无法将现在仍在使用的金属“刀子”的 Emoji 改成不那么有害的,其他看起来像刀的东西——比如输入“刀”,显示“剪刀”?“铅笔刀”?还是“指甲刀”?

  而即使是“刀”被禁用了之后,普通的“石块”、“砖头”也可以作为武器,也可以发一个“火”表示放火什么的。你可能会禁用一种杀伤力大的武器,但你无法以此来禁止暴力。

  这种对于表情符号的随意增删,也无意中引发了另外一种隐约的担忧。现实中收缴个人物品需要执法成本,但在虚拟世界理论上不存在这一成本。如果我们进入了由商业厂商提供的虚拟现实环境当中,是否在那样的世界当中,一切物品的生杀予夺的大权,都可以被这些公司的管理员在瞬间之内完成?

  例如,如果有人创造出武器,被管理员发现,他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手枪,或者别的什么就消失不见,或者突然间转换成一把绿色的玩具水枪。

  这会给——假设我们能活着见到那个时候——戴上眼镜,并且沉浸于虚拟世界当中的人们,带来更多的不安全感。

  如果我在虚拟世界当中购买了一把手枪,这把手枪是否算是我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呢?

  “禁枪”伤害了 Emoji 的根基

  说回 Emoji 这门语言。

  Emoji 已经成为塑造现代文化的一部分。而在快速而大量的应用中,各种变体和活用也始终存在。

  虽然各种表情的表面意思大家都能懂,然而因为对同一个事物的叫法,在不同语言当中发音不同,使用谐音方式来组织的表情符号,还是让各个国家之间产生了只有本国人能懂的暗语。

  在美国,用表情符号来重写碧昂斯(Beyoncé)的流行歌曲《醉在爱里》(Drunk in Love)的作品,被博物馆收藏。而在中国,春节期间流行的一个段子,则让人们猜测用 Emoji 组成的名字,分别代表了中国互联网当中的哪几位大佬。

图/微博 罗超图/微博 罗超

  正确答案是“朱啸虎 陈伟星 马云 李彦宏 马化腾 张一鸣 周鸿祎 刘作虎 张小龙 余承东 张勇“。美国人(和很多中国人)猜不出这个。

  即便如此,表情符号本身在表达它原本的意思的时候,依然坚持着全球通用,都可以识别的特点。要知道,即使是给残障人士看的手语,以及各个国家的盲文,也是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意思,不同国家的残疾人之间无法互相理解的。

  Emoji 正因为在跨设备,跨网站,跨人种之间能够实现统一的国际标准(Unicode),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我们有一个世界表情日(7月17日,这是因为 iOS 上的“日历”符号写着这个日期),我们也有一部专门讲述 Emoji 冒险经历的大电影。

  但是归根结底,就算苹果,谷歌和Twitter等科技公司,在这次“禁枪”中并不带有什么其他的隐喻,他们这种直接将“金属手枪”换成“水枪”的行为,还是深深的伤害了 Emoji 存在和发扬光大的根基。

  他们应该从我们现实生活中用的语言文字那里吸取教训。有些词语如果因为不雅被禁用,人们只会换一种方式来表达同样的概念,直到新的方式也被禁用,那人们就找第三种方式。

  语言文字发明出来的本身意义是为了交流。因此,它无法屏蔽现实社会当中的丑恶,而只显示现实中的美好。它一定会百分之百的,把这个社会的每一面都呈现出来。

  只有忠实的记录和呈现所有,而不刻意做扭转的语言和文字,才是优秀的,有生命力的语言和文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