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中概股回归在即,A股的大时代真到了?

2018-04-10 15:47:2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波波夫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波波夫

  出走二十年,归来八万亿

  两会期间,一波互联网公司老板纷纷表态要回A股,感谢媒体的踊跃报道,让我们有机会一窥他们的归心似箭:

  58集团CEO姚劲波说,“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成为第一批回归A股的企业。我们的市场在中国,真心希望能够回归A股,为中国股民创造价值。”

  All in AI 的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说:“择美国上市,是因为中国当时的政策不允许,按照法律,百度VIE的结构是一个外资公司。百度在2005年从美国上市之后,我们就跟证监会交流过,希望能够回A股上市。”对于采取哪种形式回归,Robin哥表示“任何形式我们都愿意接受。”

  新消费代言人、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在回归A股问题上,首先是“听从政策安排”,然后给政府提了些建议:“中国实现经济的振兴和繁荣,一定离不开一个完善的、领先的金融市场。一个完善、领先的金融秩序的建立,在未来5到10年或更长时间的发展中,至关重要。”

  四个月前带着母亲到纳斯达克上市的搜狗总裁王小川说,“搜狗看好这个事情,也有意愿回归A股,会跟着政策走。”

  市值排名前十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回归已经箭在弦上,只待政策松手。

  早年,由于大批中国本土科技公司采取了VIE结构,不满足A股上市条件,因此,最终都选择在美国和香港等海外市场上市,这直接导致了两重割裂:一是资本市场和运营市场脱节;二是国内投资者难以分享本土科技红利。

  出走二十年,归来已是八万亿。据统计,在海外上市的26家科技类中国概念股的总市值已超过8.2万亿人民币,其中仅腾讯、阿里、百度三家的总市值合计已超过6.5万亿。

  出乎意料的是,政府的反应迅速异常。两会闭幕不过两周,CDR(China Depositary Receipt,中国托管凭证)横空出世。

  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下称《试点意见》),宣布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正式启动。

  CDR是目前中概股最具性价比的回归方式了,可以避开法律对在境内发行股票、债券的公司在注册要求、信息披露、会计准则等方面的严格要求,并享受某些豁免,从而以较低的成本进入市场,比IPO和国内借壳上市的成本都要低很多。

  中概念大规模回归已进入倒计时。

  不是想回就能回,满足资格仅35家

  不过,不是所有想回家的就能回家。上述《试点意见》给中概股们设置了“里子”和“面子”两重门槛。

  第一重门槛:“里子”——你所处的行业

  “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 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 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符合这一条的科技公司有5家: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控股、京东、网易。

  第二重门槛:“面子”——你得具有的规模

  “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 2000 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 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 30 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 200 亿元人民币”。

  如果这一条也达不到,但满足下面这条,暂时收入低点也行:“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符合这一条的基本上都是独角兽公司共计有30家,包括小米、新美大、滴滴、今日头条、陆金所,不过这一波公司的数量要远大于中概股里的大鳄。

  简单说,国内监管部门欢迎的是高大上的大科技公司和前途无量的独角兽创业公司回归,他们已经经受了美国、香港资本市场多年的风雨考验。

  设置这样的门槛,无疑是为了扭转当下证券市场与实体经济之间的错配:现有的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结构,仍然是传统产业为主,既不能完全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的真实面貌,也与新经济对资本市场的需求有脱节,投资者也没能分享到新经济发展的成果。

  估值体系或重构 信息科技股春日将至

  大量代表新经济的优质独角兽企业回归,尽管会给短期市场带来一定的抽血效应,但更为深远的影响是,整体市场的估值体系将面临重构。

  在美股等成熟市场,对短期不能盈利的优质公司给予较多的估值容忍度,尤其是极具发展前景的创新型公司,而这类公司一旦回归A股,在当前A股优质标的仍存在缺失的背景下,势必引发A股的跟风抢购,这类标的的A股估值很有可能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可以预见,随着独角兽企业的大量回归,A股估值可能呈现两边倒的情况:

  一方面,沾边互联网、新经济、新科技的独角兽相关公司,会因市场的追捧被赋予较高的市场估值水平;

  另一方面,传统产业有可能会因乏人问津而出现估值进一步滑坡的现象。

  对A股而言,这将是新旧交替的一个巨变时代。投资者要适应的,不只是标的的变化,更深层的在于,对新经济模式的理解以及对应的估值方法的改变。

  接下来,除去当前最常用的PE估值法外,PS、P/MAU估值、MAU和ARPU值结合、MAU估值等多种被充分应用于互联网、科技领域的估值方式将逐步被市场所熟悉和接受。

  长江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提出,在当前的背景下,信息科技领域更容易诞生独角兽企业,板块内具备核心技术、行业壁垒、客户积累和布局卡位的优质龙头标的将获得估值溢价。天风证券近期发布的报告称,创新企业IPO和CDR试点要求高,存量独角兽行情有望继续上演。

  那些占据市场、资金、技术、人才等优势的细分龙头公司,有望强者愈强,比如背靠互联网市场的CDN龙头网宿科技、汽车语音交互系统市场的科大讯飞、基因测序市场里的华大基因、车载导航领域的四维图新仍有广泛成长空间。

  “虽然A股的科技龙头的体量与海外科技龙头体量差别较大,但从海外科技巨头的快速崛起和发展历程可以看出我国科技龙头未来巨大的空间”招商证券在4月1日发布的一份研报称,强烈看好A股计算机板块各个细分领域龙头公司基于过往业务与技术的积累,通过产品与服务智能化升级,体现出超越行业的成长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