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金三银四”求职季 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李文星”

2018-03-30 13:39:3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苗钟毓   
▲李文星▲李文星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新浪科技 苗钟毓

  3月26日,李文星的父母起诉了“BOSS直聘”。一年前,李文星正是因为轻信了“BOSS直聘”上的一条虚假招聘信息,而踏上了去往天津的死亡之旅。

  BOSS直聘是一款主打“找工作只跟BOSS谈”,以与企业负责人直接沟通作为卖点的招聘软件。然而,李文星所面试的“北京科蓝”却是一家被传销机构“蝶蓓蕾”冒名顶替的李鬼公司。一到天津,李文星就被传销团伙控制。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的一处水坑里被发现。

▲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坑▲李文星尸体被发现的水坑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理了本案。诉状显示,李文星父母请求法院判令BOSS直聘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财产损失费等共计230余万元。李文星的妹妹表示,起诉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赔偿,而是要给死去的李文星一个交代。“哪怕是最后花了一万,只赔了一分,给我哥一个明确的交代,也值。”

  李文星事件已经过去近一年,但这一事件的影响仍未消退。时值“金三银四”的求职季,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事件的经过,也为今天的求职者们提个醒。

  “李文星事件”回顾

  2017年的整个四月,李文星都在忙于寻找新的工作,与此同时,BOSS直聘也正在北京等多城大肆投放地铁广告。

▲BOSS直聘地铁广告▲BOSS直聘地铁广告

  李文星在自己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做得并不顺心。他每天早上六七点出门,挤两小时的地铁才能到单位,晚上下班11点才能到家。公司的组长并不重视内向的他,李文星求教于人的想法就此落空。2017年3月2日,他因个人原因离职。

  我相信,对于刚刚从上一家公司离职,饱受上司冷遇的李文星而言,BOSS直聘铺天盖地“换工作就是换老板”、“搞错老板吃土,搞对老板吃肉”的标语一定给了李文星不小的触动。他下载了这个App。

  但这个App并不像广告里说的那么神奇,连续多日徒劳无功的“沟通”与投递简历让李文星身心疲倦。

  2017年5月15日,李文星在这一天里总共向20位“BOSS”发送了消息,收到的唯一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警方事后查明,BOSS直聘上的这家“北京科蓝”是“蝶蓓蕾”传销人员冒名的李鬼公司,李文星接受了“北京科蓝”的电话面试,并获得了录用。

▲李文星与朋友对话截图 来源:新京报▲李文星与朋友对话截图 来源:新京报

  他并非没有怀疑这是个骗局,但他实在是太需要这份工作了。他甚至安慰母亲道:“我对传销多少了解,我又不傻。”

  2017年5月20日,李文星前往天津报到,当天即被传销组织控制。2017年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的一处水坑里被发现。

  时至今日,李文星之死仍然是一场罗生门,没有人清楚李文星溺亡的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通过多条新闻的侧面报道,我们大致可以知道李文星在传销组织中的遭遇,但真相却伴随李文星的死沉没在水面之下。唯一能稍稍给李文星父母以安慰的是,非法拘禁李文星的传销组织很快被警方破获,骨干分子悉数落网,等待他们的会是法律的严惩。

  直聘不“直”套路深

  李文星事件发生后,BOSS直聘迅速发表了道歉信。BOSS直聘方面承认,由于职位审核管理工作没有做好,让非法传销分子有了可乘之机,发布了虚假的招聘职位,导致李文星被诱骗加入传销组织后不幸溺亡。对于在BOSS直聘平台上被虚假招聘伤害的用户,BOSS直聘将承担法律和道义的责任。

▲BOSS直聘CEO 赵鹏▲BOSS直聘CEO 赵鹏

  BOSS直聘于2014年由赵鹏创办,一直被视为雷军系顺为资本旗下的明星企业。赵鹏发明了“Direcruit(直聘)”一词来描述自己的模式,他认为,直聘模式改变了原本企业端地位高、求职方地位低的情况,使得职场牛人能够在一个招聘平台上平等地与企业对话。

  而当面对“是否有BOSS亲自招聘”的提问时,赵鹏的回答颇为“鸡贼”,“我们把老板分为两种人:第一种人是认为找一个人这件事情很重要,重要到肯花时间;第二种人是要么不认为找人这件事情重要,要么认为重要但是不肯花时间。我们服务第一种人。”

  事实上,经过多年运营,直聘模式逐渐暴露出了它的局限性,HR与创业公司管理者成为了直聘平台企业端的主要用户。对于前者而言,直聘平台和其他招聘平台没有多大的区别;对于后者来说,直聘模式确实有效,但同时,这类早期企业也往往缺乏可靠的人事管理制度与稳定的职业发展空间。

  在李文星事件之后,BOSS直聘曾在道歉信中表示,将会积极整改,并已经紧急采取了三个举措,力求保护求职者安全

  1、升级流程和系统,确保在线招聘者100%经过“机器+人工”审核认证;

  2、组建求职安全中心;

  3、建立安全提醒机制。

  受此影响,不少同类平台也开始加强招聘企业资质的审核,力求杜绝非法机构的虚假招聘信息。

  目前看来,这些整改手段效果有限。据自媒体懂懂笔记报道,“理论上只要注册个公司,就能够在直聘平台上发布招聘信息。”凭借一纸“营业执照”,类似传销的“资金盘”公司依然可以通过各种直聘平台进行招聘;而近年频繁登上头条的“微商”们更是热衷于借助直聘平台招募“下线”。

▲网友对微商“喜提爱车”的恶搞 图为鹿晗▲网友对微商“喜提爱车”的恶搞 图为鹿晗

  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李文星”

  面对李文星父母的起诉,BOSS直聘回应称,公司高度重视此事,会尊重法院判决。

  《新京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李文星代表的,是千千万万处于相对弱势和信息不对称的求职者。在李文星被骗身陷传销后死亡一事上,BOSS直聘存在失职责任,理应承担民事责任。

  随着大数据杀熟、Facebook信息泄露等事件的爆发,信息安全日渐成为普通用户关注的热点。需要指出的是,信息安全并不仅仅是对用户隐私信息的保护,同时也要保护用户免受错误信息的欺诈。前者主要考验企业的道德水准,后者则在考验企业道德水准之余,还需要用户、企业与监管部门的共同努力。

  受到供需关系的影响,求职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不平等现象仍将持续。这很难通过招聘方式的改变而扭转。

  对于求职者而言,指望企业主动披露相关信息是不切实际的,收集所求职企业的信息与包装个人的简历同样重要。当用人单位面试你的时候,你也需要面试用人单位。

  面试前的实地探访会是一个不错的办法,通过对公司外在的观察,求职者可以获得很多有用信息(比如公司所处的地段、员工的精神面貌等等),也能避免李鬼公司的冒名招聘。

  另外一个需要关注的地方是“期权”。在许多早期公司的招聘中,“期权”往往是薪资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由于不少初入社会的求职者对于期权的了解有限,“期权”也往往成为HR或者企业负责人压低工资的手段。

  对于普通求职者而言,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那些试图以期权或合伙人身份作为薪资主要构成的公司,这类公司往往存在严重的问题,甚至可能就是传销公司。

  最后,祝大家求职顺利,人人都能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