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王兴的非共识:竞争边界是由人脑袋里的懂不懂决定的

2018-03-18 17:05:0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创事记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卢泓言

  王兴做不设边界的竞争,梁建章公开批评说企业要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虽然在口头上和理论上驳斥王兴,但梁建章的存在本身,却是对王兴的支持。

  梁建章不仅仅是一流的创业者,也是当前最主流的人口问题专家。做企业杀伐决断,做研究影响政府政策,两个都不耽误。梁建章是个人角色的多元化。他做不做一件事不在于有形的边界,而在于是不是有兴趣把它搞懂。王兴在饭否上曾说: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其实,他们从来没说过伯克希尔投什么行业不投什么行业,他们划出的边界是‘懂’和‘不懂’。

  我只止步于我不懂的地方,听起来很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感觉这两个都是内心高傲的人,心力充沛,自然生长。不给自己设定别人眼中的边界,是王兴做企业和梁建章做人共有的一项非共识。

  关于非共识,Peter Thiel在《从0到1》里说:我面试应聘者都会问一个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好的回答是这种模式:大多数人相信 x,但事实却是 x 的对立面。贝索斯也表达过类似套路:如果你要创新,你必须愿意长时间被误解。你必须采取一个非共识但正确的观点,才能打败对手。

  Thiel最著名的非共识是,在Facebook最早期就签了一张50万美金的支票给扎克伯格占股10%,2016年在硅谷所有人都反对川普的时候支持川普,差点因此被赶出Facebook董事会。贝索斯的非共识包括,自由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在剧变的年代,什么不会变比什么会变更重要。只是问题在于,我们只看得到这些非共识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我们不知道比如Thiel是如何磨砺出了能看懂小扎和川普的技能。

  不设边界的竞争,可能是王兴带领美团陷入四面楚歌的原因,也可能是最终称霸的原因。成还是败取决于王兴究竟“懂不懂”。同时比梁建章更懂旅行,比程维更懂叫车,比张旭豪更懂外卖,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腾讯虽然不懂电商但很懂游戏,阿里虽然不懂社交但很懂云计算。梁建章没有成为一个政治家,但他证明了做微观企业的人也可以懂公共政策,而且做微观企业的经历帮助他比只懂公共政策的人更懂公共政策。

  真实的边界不是由一些外在的形式或者约定俗成的概念,而是由人脑袋里的懂不懂决定的。王兴用另一个概念来解释这个意思,万有引力。

  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而产生引力,即是万有引力,它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理论上万物是没有简单边界的,都相互影响,所以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但现实是,离物体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物体本身的质量越小,影响力也越小。于是万事万物最后还是形成了不同程度的边界。比如太阳系和腾讯系,这两个概念都是一个中心和其边界所共同组成。中心可以是一颗恒星或者一个社交网络,边界可以是绕转的行星和卫星,也可以是几百家遍布三百六十行的被投公司。

  王兴的大学同學和创业伙伴王慧文说,可以把地球的表面看成是它的边界,也可以把围绕地球周边的大气层看做边界,或者再往外扩一层,月球围绕地球转,没有变成太空的一块石头,也是地球的一个边界,这是三重边界。对人和企业来说,万有引力即是其核心能力,其业务最后一定有边界,但大部分人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边界,自动放弃了人生可能性,真实的边界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大很多。于是王兴说,最终美团会有边界,但别先自己假设边界,得去试。

  程维得知美团推出打车业务时第一时间面对面直问王兴,王兴的回答是:试试。这是一句看似敷衍的实在话。王兴想试出自己的边界。其实不试就很难懂,试了才可能懂,试能增强自己的核心能力,试才能扩展边界。

  为什么这样一个完全符合创业者本能的作法,被行业视为异类?

  我一直对王兴保持着关注。作为一个写字的人,我也在走出边界。早年我写的内容一直局限于互联网的人和事,其他事情因为自认为不懂而拒绝。但近几年我写的东西几乎无所不包,我写过地狱为何存在,也讨论姜文和鹿晗,周星驰驱魔,流感,癌症,甚至强人统治。不管是不是客套,王兴会说美团以用户为中心,但我以自己为中心。我基本上只写自己感兴趣的并且自觉有所启发的东西。作为一个灯泡发光,它能照到哪里,就照到哪里,我不关心边界,只关心作为中心的自由的发光。你看,一个灯泡如果自由的发光,它是会照向所有空间的,不是只照向某一个方向。

  但这条路并不容易走。就像梁建章虽然自己有多个角色却也会公开批评美团多元化一样,当我一开始走出互联网去讨论中医和鬼神的话题时,遇到很多批评,有一些本来相熟的人也会认为我变成了傻子或者骗子。于是有些沮丧,疑虑,孤独。

  记得2011年一次业内聚会,几个人在餐桌上指着我说,你怎么老在微博上说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没有回应他们,表面上泰然自若,然后又侧过头低声问王兴,你怎么看。王兴斜了我一眼,语调有点激动的反问到:你干嘛在乎别人怎么看。看起来王兴不仅仅是认为我不应该在乎那几个人的说法,也不应该在乎他的看法。就算所有人反对,又怎么样呢。我当时脸一热,不再说什么。王兴给了我很大的能量。

  在2017年中王兴对媒体说“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时候,其实他已经这样做了很多年。不是他到了这个阶段才说这样的话,而是他一直这么做才到了这个阶段。多年前戴志康讲过一个段子,一群创业者在海南游艇上聚会,讨论完毕说可以游泳,一群人正在犹豫相互观望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一人已经入水,那人正是王兴。创业者本身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群体,可这群人却还是有左顾右盼的时候,王兴的决绝确是罕见。

  在我看来,这种勇气是王兴身上真正强大的非共识。我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王兴这个人是如何磨砺出了这样一种勇气,它的源头在哪里。就像知道了Thiel看中了小扎和川普,除了增加对Thiel的盲目崇拜之外没有任何用处,我们需要知道的是Thiel到底如何磨砺出了一双慧眼。

  饭否上线第一天开始王兴就在上面写东西,到现在大概十年,一共一万两千多条,平均每天写三条多。我想,能坚持做到这个事情的,就算在14亿人里也是稀有。毕竟饭否没太多人用,既没有微博的广播功能,也没有朋友圈的联络功能,那基本是王兴自己的小日记。之所以做这件事,王兴的解释是: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我觉得这些饭否的记录里,一定会留下那个最真实的王兴。

  这一万多条饭否里极少有跟美团直接相关的信息,跟行业直接有关的也在少数。大部分属于“思辨”,来看几条:

  1、‘解放军’这个名称起得真有水平。

  2、为什么不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四’呢?

  3、如果要给诺贝尔增设一个奖项,你建议加什么?

  4、‘看起来傻精傻精的’真是一个有趣的描述。

  5、东北虎生活在猎物最稀少的地区,所需要的活动范围也最大,雌虎需要400平方公里,雄虎需要1000平方公里。印度孟加拉虎雌虎的活动范围仅为10平方公里,雄虎仅为30平方公里。

  6、转:九十五年前的今天,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妇女获得选票。从此以后,总统越长越好看,林肯这样的丑八怪再没机会了。

  7、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第一个字很直观,第二个字就很讲究了。

  8、二战中,苏联是把德国打到投降之后才和日本开战的。只有同时拥有大西洋和太平洋当护城河的美国才有底气同时对德国和日本作战。所以,必须佩服美国建国后第一个百年的国策:必须从大西洋沿岸一路西扩到太平洋沿岸。

  9、这个问题这么表述确实厉害。转:牛顿当年思考的问题之一是:苹果会掉到地上,月亮是不是也正在掉到地上?

  10、十二生肖里为什么没有猫呢?其他常见动物都有了。

  能问出为什么“道”是二生三而不是生四这样的问题,不是一般人。此种人敢于质疑常识甚至是公理,他们其实是足够自信到想在最底层检验这个世界是如何构成和运转。于是此种人的兴趣范围非常之广,看起来像是一个学习机器,他们感兴趣的是世界本身而不是某个行业。王兴是万有引力的坚定奉行者,不仅不给美团设限,也不给自己设限。其实应该倒过来,他不给自己设限,才不为美团设限。不设限的思辨看似跟美团业务无关,但实际上能从根本上磨砺王兴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深度,于是用拐大弯并且厚积薄发的方式为美团提供深刻的能力。

  王兴还有第二类饭否内容,我称为“无聊”。

  1、突然注意到‘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涌’字用得很独特。

  2、听歌时想一想怎么给这歌拍段 mv 或者什么电影桥段适合用这歌当背景音乐是蛮好玩的事。

  3、模模糊糊觉得,美国电影中出现的各种现役和退役军人形象里,最有男子气概的军衔是 colonel (上校)。

  4、嫦娥奔月是奔哪个环形山去了?

  5、诗人需要和数学家一样精确,只不过不用数字表达。

  6、砍、劈、剁、削、片、刺、捅、切、割、挑、剜、拍、插、撬、剖、格、挡、刮、雕、刻。基本搞明白了用刀能做的这些动作的区别。欢迎补充。

  7、发明一种新的系领带方式大概会有一种无聊的成就感。

  8、不懂拉丁文已经严重影响我装逼了。

  9、我一度怀疑‘大国重器’这个霸气十足且貌似古朴的说法其实是近些年才造出来的,刚才查了一下,看起来出处是《史记.秦始皇本纪》:国玺,国之重器。

  10、丄 shàng ,上字的古体。

  11、梵高画出了时间的样子。

  12、好像很少看到穿西装的人吃甘蔗。

  13、吻平每一道皱纹。

  14、比造一个字或一个词更稀罕的是发明一种标点。

  15、‘落叶别树,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李白就是这么屌炸天。

  这些东西已经不大适合叫“思辨”了,你可能会把它们称作“有趣”,但我更愿意叫做“无聊”,这个词才够酷。如果有一个人,真的把用刀能做出的20个不同动作都搞清楚了,如果你不知道他是王兴,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傻缺真是闲的蛋疼?说不定又是一个现代孔乙己。真正有趣的是,我听说确实有投资人认为王兴花了太多时间干些“没有生产力的严重不靠谱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搞清楚刀的20种用法或者上的古体,看起来真的跟这个世界底层如何运行没什么关系。这就是王兴。

  我觉得这可能是王兴那种勇气的源头。他真的不是那么在乎输赢,否则不会花时间干这么多蛋疼的事。他不会瞻前顾后的计算得失。当想在海里游泳,他就直接一个人跳下去了。

  据王慧文说,王兴同意一种把人分成四种的说法:探索者(体验),达成者(要赢),破坏人(坏蛋),社交人(玩乐)。在中国,达成者非常多,要财富自由,要上市。探索者跟达成者一样的勤奋和有力量,但区别在于,达成者一定要赢,而探索者宁肯完全搞懂的输,也不愿稀里糊涂的赢。达成者不会对刀的20种用法有兴趣,但探索者会。达成者更愿意做重复的验证有效的事,会计算投入产出比,达成者不会轻易越界去做不熟悉的失败率高的事,但探索者会。掉进一个未知的陷阱里,达成者会哭,探索者会笑。探索者常被誤解成麻煩製造者,尤其在有既得利益的穩定格局里。

  王兴自认为是一个探索者。饭否上面的纪录也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当美团越出业内公认的边界时,很多人认为他在冒险,但实情是他只是在做自己。你怎么可能要求一个探索者留在边界之内。

  有个朋友曾经问:你的生命本质是什么?创业是不是实现这个本质的最合适的方式?王兴的回答是:“借用惠特曼的一句诗:to be a sailor of the world, bound for all ports。”

  假设在王兴的生命尽头,问候他的正确方式不应该是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所关心的那些边界或者成败,而应该是一个问题:水手同学,你到达过所有港口了吗?

  我本来以为上面就是王兴的全部,关于解释王兴,整个图谱都展现了。但还不是,饭否还有一类东西,很容易被忽略的一类,我称之为“存在”。

  1、大脑抽筋是什么感受?

  2、最近不知为什么,听很多歌时都会想到纵马驰骋的场景。

  3、生生把一个词咽回去了。

  4、脑海里有中南半岛的残片,不清楚是昨晚做梦了还是清晨半睡半醒间在思考。

  5、不贰过,不迁怒。总觉得太精到了,但是要做到太难了。

  6、很多痛苦只是因为习惯。

  7、像小狼一样长嚎一声,然后,爬出被窝。

  8、跟美好的事物擦肩而过时,她们可以伸腿绊我一下呀。

  9、生活在生活的缝隙里。

  10、我,现在,易燃易爆炸。

  11、有一种心情叫做担心即将得到你不愿失去的。

  时刻观察自己,把起心动念记录下来,我觉得这不是“探索者”这个词能完全涵盖的。原来他不是一台算力强大的智能机器,而是活生生的人。他探索外界的时候,也在观察自己,看自己的心经历了什么。实在说这一点还是令我蛮惊讶。可能探索只是一个表象,真正上瘾的是在不断的探索里才能体验到的那些扑面而来光怪陆离的心潮,那种存在感。可能正因为这些心潮无法真正与人分享,他才早早放弃了被人理解的妄念,而是独自上路。

  我于是改变了主意。有一天如果面对王兴这样的人,我不会提关于水手和港口的事,我只是问:喂,現在是啥感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