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由于“利益冲突”,OpenAI决定让马斯克离开董事会

2018-02-22 14:27:5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量子位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根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OpenAI又有新进展: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出局”董事会。

  2015年,马斯克与YC创始人Sam、天使投资人Peter Thiel一起创立了OpenAI,对标DeepMind。这个机构创立伊始声势凶猛,招揽了不少大牛,还在AI打DOTA游戏方面引起了一波关注,算是小有成绩吧。

  毫不夸张地说,OpenAI的小成绩,与马斯克等人的宣传带动和真金白银支持密不可分。但现在,由于“利益冲突”,OpenAI决定让马斯克离任董事会。

  OpenAI新动向

  在最新公告中,马斯克离任董事会只是“顺便一提”。

  首先被宣布的是OpenAI喜迎6位新捐资人,其中包括视频游戏开发商Gabe Newell,Skype创始人Jaan Tallinn以及前美国和加拿大奥运选手Ashton Eaton和Brianne Theisen-Eaton。老捐资人里德·霍夫曼则进一步追加了捐资。

  看起来都算好消息。包括三位新增加的顾问:Pieter Abbeel(前OpenAI全职研究员)、Julia Galef(CFAR创始人)和Maran Nelson(Clara Labs创始人)。

△ Pieter Abbeel、Julia Galef和Maran Nelson△ Pieter Abbeel、Julia Galef和Maran Nelson

  而关于马斯克离任董事会原因,通告中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弱弱提了一句:避免潜在的冲突,因为特斯拉正在越来越聚焦AI。

  实际上,冲突早已不止于“潜在”了。此前,马斯克治下的特斯拉,把马斯克发起创立的OpenAI的知名研究员Andrej Karpathy挖去当AI总监。

  确实存在利益冲突。

  OpenAI新开始?

  当然,马斯克也只是转换了在OpenAI的角色,他依然会作为主要捐资人和顾问发光发热。

  另一个角度讲,可能是一件双赢好事。

  OpenAI的核心课题是研究AI的顶级难题,并且尽可能开源开放,不让最顶尖的AI技术最后只能被巨头公司所有所用。

  然而众所周知,马斯克对于AI发展的态度,十足悲观,是地球上知名的“AI威胁论”持有者,还一度跑到各州州长面前大谈监管重要性,引起了一场全球AI大咖的口水仗。

  这样的态度和口水仗,对AI科学家们多多少少会有影响,对OpenAI的科研进展肯定也不算是好事。

  而且最核心关键的问题是:OpenAI的建立并不是为了反对AI,而且更好推动AI。

  另一位主要出资人里德·霍夫曼,也在今天发文谈到了OpenAI的宗旨,这也是他持续出资的原因所在。霍夫曼说:之所以始终支持OpenAI的发展,是因为看到了其对AI整体发展起着关键作用。

  数十年来,从学术科研到工业领域,AI取得了惊人进展,比如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AlphaGo,但这些聪明头脑产生的伟大成果,正在趋向资源聚集。所以需要有制衡机制,确保AI为每个人所用,于是OpenAI应运而生,希望能够凝聚更多自由闲散资源,不为商业营收而分心,专注攻克最前沿难题,将AI的人性挑战至于商业目标之前。

  霍夫曼还表示,OpenAI就是要在趋势发生之前,提前预测它,然后更早思考如何更好地运用和引导AI对人类产生最佳影响,这是比开源和开放更高一级的愿景。

  实际上,霍夫曼所言非虚,OpenAI两年来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

  比如,AI玩DOTA,无监督情绪神经元,AI互相训练的方法,机器人模拟训练方法,新强化学习方法:近端策略优化,DQN实现,模拟开源机器人模拟软件……

  然而如果跟对标的DeepMind相比,这些研究的影响力就都逊色得多,这也成为了不少起初被吸引加入的大牛归去来兮的导火索。

  背后也牵扯出一些OpenAI发展中暴露的问题。

  OpenAI之忧

  之前量子位也专文介绍过,OpenAI正在经历大牛的得而复失。

  当时说了三点离职者集中反馈的原因:

  一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当初马斯克和YC创始人Sam发起OpenAI,核心愿景就是要打造最有影响力的AI前沿技术研究公益性平台,但两年过去了,核心让外界和大众感知的爆炸性成果有限,DOTA项目虽然带来一些轰动,但跟AlphaGo比就弱爆了,影响力没起来。

  二是关键课题进展有限。OpenAI创立时的另一个共同理想,是希望对于AI发展存在的一些挑战进行深入研究,比如隐私、安全、威胁人类工作之类的问题,但至今来看,这些方面的研究成果,太少了。

  三是钱的原因。虽然不怎么被拿出来谈,但物质保障也是之前不少大牛加入的原因之一,因为同样是搞科研,到OpenAI这样的组织待着,要比学校里薪资高出3-5倍,更何况依然可以继续推进自己的研究,加之马斯克的口才和个人魅力,一时彬彬之盛。

  但资金不是一开始就有10亿美元打到账上的,这是一个目标数字,主要投资人也是马斯克和他的朋友,还以马斯克为主,钱的问题其实没有完全得到保障。

  另外,硅谷钢铁侠的“力场”也会让不少人才心里不舒服。因为OpenAI与马斯克关联紧密,所以有时候马斯克自己其他公司的事情,比如特斯拉,也让OpenAI的科学家帮忙出主意,成为特斯拉的外部“智囊团”。虽然本身不算大问题,但还是让一些大牛心中不快。

  起初讲好组成OpenAI是要抗衡Google的,但越往后就越不现实。

  人才流失也就不足为怪了。

  都有哪些大牛流失

  OpenAI得而复失的人才中,不少人确实是业内公认的大牛。

  比如lan Goodfellow,GAN(对抗生成网络)的发明者,2016年3月受感召离开Google大脑加入OpenAI,2017年3月又离职OpenAI重返Google大脑。

  还有机器学习专家Andrej Karpathy,在去年6月离开OpenAI,加盟特斯拉担任AI部门总监。

  此外,伯克利的华人博士生Peter Chen和Rocky Duan,跟随导师Pieter Abbeel一起加入OpenAI,然后在2017年11月离职创办了Embodied Intelligence。

  Pieter Abbeel就是今天出现在OpenAI公告中顾问团的那位。他是伯克利的教授,强化学习领域的知名大牛,起初在OpenAI任职顾问,2017年4月正式转为全职科学家,但11月又成为了Embodied Intelligence的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

  在OpenAI公告中,没有表明Pieter Abbeel是先离职转的顾问,还是直接全职转的顾问,只是云山雾罩地写了一句:Pieter Abbeel休假归来,是OpenAI最新顾问团一员。

  当然,OpenAI还是有其他大牛当政,例如Greg Brockman,他现在是OpenAI的CTO;以及Ilya Sutskever,他是OpenAI的研发总监。他们都是OpenAI的联合创始人,这些大牛手下也有为数不少的潜力研究员。

  说不好哪一天,OpenAI就会搞个大新闻。

  依然期待。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