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天派”马化腾与他的“地派”联盟

2017-12-05 15:23: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倪叔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倪叔

  牛文文曾经提出过:天派和地派两个概念来区分不同类型企业家的风格作派。

  虽然有所偏离牛社长的初衷,但倪叔窃以为用天派来形容马化腾是再恰当不过的, 因为不知道从几何时开始,马化腾每一次公开发言都仿佛站在天上向人间说话,句句都是站在整个产业甚至是居于整个人类社会之上。

  早在2012年,各个互联网大佬还在热衷参与各地行业商会论坛,积极团结合作商的时候,马化腾就已经先人一步,开始与KK对谈,关心互联网对人性的影响了。

  此后马化腾开始更像一个互联网行业的思想者,在过往的5年之中,“社交红利”“认知盈余“”第四种力量“诸多的概念都是出自互联网思想家马化腾。

  今年11月的腾讯WE大会,马化腾更是请来了史蒂芬·霍金将话题直接提升到:技术是如何引领人类去太空探寻未来的逼格之上。

  这两天,互联网大会召开,一张大佬们的饭局照片刷了屏

  对于这张照片,有网友起名叫做:腾讯与他的朋友圈,也有网友抖机灵发言:“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马化腾同志为核心的中国互联网大半壁江山周围”。

  当然,八卦之外,大家也都会遐想这个饭桌之上,马化腾与腾讯的朋友们又说了什么?

  倪叔想肯定与腾讯的业务合作无关,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适合马化腾来谈了,具体的事情应该是张小龙,刘炽平他们的事情。

  2017年,是腾讯的顺年,年底的时节,凭借阅文,搜狗的上市及游戏吃鸡的利好,腾讯的股价又趁势上涨,一举坐上了世界最有价值公司的宝座……

  天派的马化腾只需要做的是攒局,排座次,喝酒,微笑的看着腾讯帝国日益发展壮大。

  01

  时光倒回:2013年年底!

  微信一口气破了4亿用户大关,运营商们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时间微信要向用户收费的谣言四起,腾讯与运营商的冲突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火药味十足的年关,马化腾出人意料的在中国发展论坛上亮相,演讲的主题是:微信的国际化。

  这个选题颇为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毕竟当时的微信还远没有达到一统中国的地步,突然直接逃过进一步的发展,而直接到谈国际化进程,背后颇有一些机心。

  微信与运营商的矛盾摆在那里,飞信升级飞信升级也罢,翼信出生也罢,尽管没啥戏,但都算是运营商的一种自救的姿态,运营商也知道,做产品不是他们的强项,但渠道收费是可以去做文章的。

  于是也就有了关于微信收费的各种传闻谣言,其逻辑前提是,运营商要向微信收更多的钱,微信抗不住,转向用户收钱。这事本是捕风捉影,但腾讯财报一出来,成长性不够,基础性运营投入过大,这些事实都好像在佐证一些什么?

  马化腾得出来讲点什么?讲和运营商亲如一家人,讲这个只会给媒体和观众更多口舌,断然不可。讲微信不会冲击到运营商,又是睁眼说瞎话,也不可。

  其实,不论政府关系还是本身实力,腾讯都已经到与运营商平起平坐的地步,事实上来讲腾讯是不必害怕运营商的,但腾讯也清楚,也不能惹运营商太急,也要给足面子,这样才能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谈国际化蛮好的,这一招其实很多人都用过,TCL用过,联想用过,但都没得什么好处,华为中兴用过,占了很多便宜,通信类行业用这个比数码消费类行业要好,可以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当然,当时也有不少人认为腾讯在用微信国际化来绑架国家战略的,让运营商的枪炮中间多了一层防护带……但不管这个说法是否属实,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突然大谈微信国际化战略的马化腾顺利的解决了微信与运营商之间的矛盾。

  而在更早以前,中国互联网有一个叫马云的人,用一招叫:西湖论剑的妙招,搬出武侠大师金庸,顺利的将自己地处浙江位置边缘的江湖地位直接抬到了与新浪等传统巨头平起平坐的行业一线。

  天派企业家们不是没有面临地上的问题,只是往往在他们天马行空的妙招背后,是对竞争格局的一种跳出框外的解决思路。

  02

  2017年的双十一,是有史以来对抗力度最大的一届双十一。

  有人说,这一次是京东掐阿里掐得最使劲的一次,有人说,能打到这个地步,靠得不是京东,而是京东背后的腾讯!

  在这一届双十一之前,10月30日的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之上,马化腾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宽平台,话题直指:京东与天猫之间的二选一。

  针对近年在零售、物流、投资和支付领域屡次出现的“二选一”竞争,马化腾提出了“宽平台”的思路,“如果说‘窄平台’遵从零和博弈,那么‘宽平台’会坚持共生共赢。”

  马化腾说:“我们希望通过真正让商家拥有自主运营流量与粉丝的能力,破除目前零售行业中的‘窄平台’规则,帮助大家从‘二选一’的困境中走出来,为数字化转型中的零售生态开拓更大的蓝海。”

  这些话,理性,客观,温和 ,全社会视野,高高在上,但句句在给竞争对手上眼药。

  于此同时发生的是,自进入11月开始,京东与天猫的竞争愈演愈烈,京东一面高喊因为受到天猫二选一的影响,不少服饰店铺选择离开京东,阿里涉嫌垄断;另一面则不断有媒体报道说,有电器商家因不满天猫大促规则要求暂停参与双十一预售。

  后来,更有了媒体曝光:京东雇佣方兴东,操作二选一报告,甚至还爆出了双方签订的合同。

  天派大哥,在高纬度设立舆论场打压对方,高屋建瓴,不惹一丝尘埃;

  地派小弟,在低纬度实行贴身肉搏,无所不用其极,不耽于对方交混于泥浆中打滚。

  看完了这届双十一以后,业内人士无不替马爸爸捏了一把汗,想来任谁要惹上这样的天派对手及它的地派社团,恐怕任谁都得喝一壶。

  更何况,这个地派社团的名单,正在酒桌饭局之上的杯来酒往之间,变得日益壮大。

  有人说,这个名单是投名状,不少过往不算铁杆腾讯系的企业都名列其上,此次饭局是入伙;

  亦有人说,此言大谬,此局乃是庆功,按名单细数下来,饭桌上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双十一中为天派大哥尽过一份力,此局乃是论功行赏。

  总而言之,天派大哥与他的地派联盟已成。

  03

  卢泓言,在那篇著名的《阿里自上而下,腾讯自下而上》之中,曾写下一个判词: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接受腾讯投资是有莫大的诱惑力的。而阿里不可或缺的价值在于,它成为了唯一能跟腾讯抗衡的力量。如果没有它,在有些领域,就是腾讯一家天下,它投谁,微信和钱堆上去,谁就清场,其它的就等着缴械了。有了阿里,还有制衡的可能,比如滴滴和快的,摩拜和小黄车。

  假如没有制衡,权力都会堕落。

  若没有了阿里,若他日乌镇再开大会,昭明饭局之外,谁还敢称是天派大哥的一合之敌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