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高通税”收不了,抢占5G移动赛道能否逃出生天?

2017-11-17 14:29:2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李燕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皮云正

  2017年11月13日,高通公司正式宣布,其董事会成员一致拒绝了博通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6日发出的单方面收购提议。

  前不久无线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向竞争对手高通(Qualcomm)提出了100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高通公司虽未直接拒绝,但在间隔一周之后,正式发声,称“该提议不符合股东最佳利益,而且严重低估高通的价值,高通很有信心在5G的道路上为股东创造更显著的额外价值。”

  面对来势汹汹的博通,不管是从美国本土的政策方面还是从资本额方向高通都处于很被动的状态,那么,高通到底是借何资本说服股东,又是如何陷入现在这步田地,硬气回应的背后又影射着什么?以下是笔者的分析。

  内忧外患,高通赖以生存的根本性优势地位遭到动摇

  高通11月2日发布了2017年第四财季的财报,报告显示高通本季度营收为5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62亿美元下降5%;净利润为2亿美元,同比下滑89%。

  从财报可以看出,高通目前的日子真的是不好过。先暂且不谈与苹果从早年就开始不断的诉讼案的牵扯羁绊,单纯地说目前安卓阵营逐步对其专利霸权模式的趋弱依赖性和外在资本的不断觊觎,就足够高通忙活一阵子了。

  1。“暴利”发家史,捆绑业务是其鲜明特点

  1990年,高通第一次将 CDMA 技术用在手机中,随后这一技术大放异彩,如果说 2G 时代 GSM 还算主力,到了 3G 时代,高通的 CDMA 技术和相关专利已经成了所有通信标准绕不开的绝对基础。几乎所有的手机厂商都要向高通缴纳专利授权使用费。

  总体而言,高通的主要业务可分为芯片研发和专利授权费用。两个业务模式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高通用专利带来的巨大收入来扶持自家的芯片项目。在公司成立第 7 年的 1992 年,高通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芯片业务。在专利收入的扶持下,使芯片业务也发展壮大了起来。

  但是,随着智能机浪潮的将过,芯片业务早已经成为一片红海,入场玩家已经越来越多,专利和资本已经不能成为最基本的护城河,芯片的品牌“溢价”空间大大降低。

  2。 中国移动市场进入性能比时代,利润摊薄引发对供应链质疑

  高通在中国市场目前的境地也不算太好,随着中国移动端的大力发展,国内的智能厂商对高通日益强势的专利收费模式渐生不满,由于高通“专利反授权”的影响,拥有1247件专利的国内厂商几乎不能为此盈利。而据不完全统计,如果取消“高通税”,会让高通每年在中国市场的专利授权费用至少减少2至3亿美元。

  我们来好好看看“高通税”意味着什么,在专利这一环,高通的做法是,不向芯片厂商授权,转而向这些芯片厂商的客户收取专利费。其专利授权费包括两部分:第一,固定的授权费(license fee),通常为每个厂家50万美元;第二,浮动的专利使用费,即按手机的出厂价向手机厂商收取一定比例的专利费。在中国,WCDMA和CDMA手机的专利收取比例为5%,LTE的专利收取比例为4%。

  若手机供应商提前拿不到服务器,无法完成资金回笼,单单是“天价”的高通税就足够这些人喝一壶了,更别谈在当下因价格战价格大幅缩水,拼耗性能指数的尤其是近年,供应商利润被摊薄,自然更会对这种霸权主义式的收费模式心生怨言。

  屋漏偏逢连阴雨,手机供应商主动脱离“高通税”模式

  据IDC数据,苹果和三星在高端智能手机上的出货量比重超过85%,当然还有正在崛起的华为。不幸的是,上述三家均在芯片业务方向方面进行垂直整合,大量采用自研芯片。

  1. iPhone一直使用高通的基带调制解调器,但目前却将因特尔拉入战局,企图降低高通的供应链影响。

  2. 三星高端机曾是高通芯片的忠实客户,但三星加大了Exynos系列芯片的研发投入与应用,GS6采用Exynos 7420芯片而非810芯片,这对高通影响巨大,

  3. 华为高端手机早已抛弃高通,在逐步出海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家海思麒麟芯片的市场应用。

  4 .中国市场的小米、OV等安卓手机阵营也逐步试图摆脱对高通基带的依赖性。

  我们就来聊聊其中的最大头——苹果。

  苹果与高通的恩怨可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者的诉讼与反诉讼早已经渗透到世界上的每一个能触及的业务空间,可谓是针锋相对。其根本原因是作为强势供应链的把控者,苹果不允许自己的业务链条上存在不透明,亦或是为他人做嫁衣的部分,往细了讲,作为最有希望进军万亿级市场的苹果,它要摊薄供应链的每一处成本,尤其是目前不可控的手机超额费用——基带成本。目前在一部手机的硬件成本中仅次于显示屏的就是基带,基带在iPhone成本中累计占比超过15%,同时它控制着手机最为重要的功能——联网,不论是从数据转化还是从移动互联,都必须依托这个技术。因此高通专利方向的“暴利模式”遭到苹果最根本性的抵触。

  2017年1月20日,苹果起诉高通,称高通非法运用其手机通讯处理器领域的垄断地位。苹果在他的声明中指出,“高通是对手机通讯标准做出贡献的十几家公司之一,但是却收取较其他公司 5 倍的专利费用。”到了2017年1月24日,高通被指出丢失了多家客户,其股价在周一美盘时重挫12.72%,报收54.88美元。

  反观当下,苹果今年新推出的iPhone新机依然会使用高通的基带,但却也选择了英特尔作为合作供应商。为了反制高通,苹果将强行限制其X16 LTE基带的最大下行速度,使其保持和英特尔XMM系列基带相同的性能,足可见苹果壮士断腕的决心。

  因苹果的体量和模式,高通很难放弃这块香饽饽,但从苹果目前的决心来看,摆脱“高通模式”是它们当下坚定不移的方针。

  垄断模式在全世界引发市场反弹,市场监管加剧主营业务下滑趋势

  在当下的 4G 时代,高通的专利优势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高通采用更强硬的商业方式来确保自己的收入无异于饮鸩止渴,可谓是下下之策。这样的模式,已经引起了各国政府对高通的不满以及反垄断调查。

  中国发改委发起的发垄断调查最终以高通修订专利授权模式及罚款9.75亿美元而告一段落,虽然专利收费的商业模式未根本变化,但也给欧洲、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了新的反垄断范本。据悉,欧洲委员会(EC)审议,将再次对高通公司发起两项反垄断调查。如果被指控有罪,高通将会面临高达其年营收10%的罚款,并且强制修改在欧洲的商业运营方式。

  在4G领域,高通专利地位与3G时代相比相去甚远,能否维持当下的专利模式,是当下的一大看点。

  5G时代未缺席,高通意欲卷土重来

  尽管高通的专利模式目前受到外界极大的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高通在技术研发、专利方面仍有着其他企业不能拥有的高度,而且已经成为了5G时代的规则制定者。

  5G时代的到来意味着为众多新科技提供更为有利的数据与计算支撑,作为基层技术,其数据转化有着极高的要求。目前除了华为的在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拿下一城外,数据信道的上行和下行短码方案仍然是高通支持的LDPC码。

  可以说,高通是业界为数不多的全方位参与类似于3GPP 5G标准制定的企业,在3GPP 5G新空口标准化的进程中,高通广泛参与到所有的工作之中,将其创新和技术嵌入到网络设备、终端设备,可以说是涵盖整个通信产业端到端的创新。而一旦掌握相应的5G时代的基本模式,这对高通目前的芯片以及其他业务来说,无疑是利好一片。尽管目前的高通已经先一步展开5G技术的应用,但仍是基于小场景。真正放开步子还得往后推两年,2019年,5G技术将实现初步商业化,届时,或许高通会重新拥有一席之地。

  但在这个主体业务下滑,潜力业务尚不能续命的青黄不接档口,高通能否熬过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目前,高通已经单方面拒绝博通的收购,这意味着双方将开打科技行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收购战。相关消息指出,在高通拒绝之前,博通相关人员就已经在着手准备发动代理权争夺。而高通也已经聘请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这一全球领先的反对敌意收购的捍卫者,为其献策建议。

  但,抛开业务模式不谈,还是想给高通一个祝福。

  毕竟,那句“每一部3G/4G手机中,都有我们的发明”并不只是虚言,它也的的确确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进步。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