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向外星人安利成人礼,王俊凯迷妹里是有总统的女儿?

2017-09-21 08:33:1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池之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池之

  9月21日,也就是今天,是TFBOYS队长王俊凯的18岁生日。

  从重庆地铁到长沙机场,从上海迪士尼到北京水立方,从环城飞行直升机到时代广场11块LED屏,从豪华游轮终身VIP到冰岛、韩国媒体投放……去年王俊凯17岁生日应援已经壮观到覆盖海陆空,围观群众瞠目结舌的同时不由发问:来年成人礼是准备向外星人安利吗?

  是的。只有路人想不到,没有粉丝做不到。

  KARRYFOCUS王俊凯基地站准备了太空环游纪念应援,要将王俊凯的照片板借卫星发射送上太空;王俊凯K-BOSS站买下了18颗星星,连成线刚好是王俊凯的拼音首字母“WJK”。此外,有5架飞机将在好莱坞上空书写王俊凯名字18次,18架无人机组成的雕画和光影秀,首都国际机场363台刷机屏广告,全国63城影院5000块LED屏生日倒计时,深圳航空全线杂志广告和机载视频,非洲马拉维音乐教室,设立王俊凯奖学金,助养18种海洋濒危动物,领养18头非洲孤象……

  除了宣传应援,还有公益应援,花样百出,创意良多,部分大手笔即使是有钱也很难办到。

  微博上甚至有人提出疑问:追王俊凯的迷妹里是不是有总统的女儿?

  这大概只有王俊凯的唯粉才能回答,毕竟他们才是推动以上一切的力量。(唯粉指只喜欢组合里某一成员的粉丝,区别于“团粉”)作为中国第一个完全依托于网络起家的养成式偶像团体,相较其他明星,TFBOYS的粉丝明显具有更强的互联网属性。

  “其实我就是个散粉,但也间接参与了不少他们组织的活动。一开始粉上他就关注了不少后援博,还加了群,找到同类的感觉特别好,彼此能理解。而且大家一起为小孩做事很开心,应该算是一种归属感吧。”一位王俊凯粉丝这样说。结社本是人类社会的基本需求,网络的快速发展则使得散落的个体冲破了地域阻碍,从而更快速而有针对性地凝聚在一起。

  在微博上搜索王俊凯,除了他本人,还会出现一长串名字:王俊凯微吧、王俊凯-TFBOYS娱乐家族、王俊凯后援会官博、BelovedGlory王俊凯荣光站、王俊凯姐姐站、BLOWBUBBLES王俊凯个站……

  它们是粉丝自发组织建立的应援站,是粉丝结构化管理的基础单元。除了微博,粉丝站子还聚集在豆瓣、贴吧等各大社交平台。站子之间也存在联动,比如相互转发微博,多站联合应援等。2015年9月王俊凯家30多个站子进行了第一次联合公益应援,今年的凯甲37站生日应援直接要把王俊凯的名字写在好莱坞上空,至于综艺应援、发布会应援,更是随处可见多站联合的影子。

  以偶像为中心,一切从偶像出发,站子从成立的那天起,就意味着要为偶像不遗余力地摇旗呐喊,而为了保障这个组织正常运转,必然要有严格的管理和规章制度。

  就像学生时代的社团一样,站子虽小,五脏俱全,一个或几个负责人总揽全局,前线跑接机、追行程、搞应援活动,文案撰写所有相关的宣传物料,美工主抓海报制作和返图精修,视频承担活动、节目、作品cut的制作,网投要系统地投票打榜、转赞评加数据分析……

  一位曾经参与过站子美工组的粉丝这样介绍:“组内有两个组长,组长从管理那得到任务之后分配给我们做,主题什么的都直接给到我们,文案归文案组出。我们是五个人一组,比方说今天的任务由一组完成,那么明天就轮到二组了。有固定的流程,一般当天做完会当天发。”她同时也感叹:“遇到自己有事也得跪着弄完,学生党可能会承受不了。

  不只是一腔热情,粉丝想加入站子还要经过一系列考核,各个站子不时会放出招新帖,时间充裕、自带技能或人脉的粉丝往往更容易被吸纳。而不论是粉丝还是站子,都要遵守团队规定,拒绝听从站子指挥的粉丝会成为群体中的异类,受到孤立逐渐淡出;言行有失偏颇的站子则会在官方所带节奏下受到大批粉丝讨伐,筋疲力尽直至关门。

  然而,并非所有的站子都是出于热忱而毫无利益考量。某些站子主攻前线,拍摄大量活动现场图并上传到微博,以解未到场粉丝难见偶像之苦。这本是好事,但一些站子往往会有所保留,不愿发布完整的高清原图,仅仅上传预览,原图则会被制作成PB(PhotoBook,类似于写真画册)对粉丝出售,价格在几十到一百多元不等。

  互联网环境下的程式化管理使站子更为有序,有组织的生日应援也变得顺理成章。钱从哪里来?一位王俊凯资深前粉丝表示:“应援资金一般都是站长或者几个核心成员出,还可能是站内筹集资金,不会对外集资的。集资就是把柄,敢集资的都是不怕被骂的。有站子会投资赚经费,炒股什么的也有过。”

  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粉丝集资一直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

  在部分粉丝眼中,站内筹集资金是一种号召,不能算作集资,在圈子之外的人看来,这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旺盛的需求甚至衍生出了专供粉丝集资应援的互动平台Owhat。

  而对于那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应援,这位资深前粉丝十分淡定:“能调动稀缺资源的肯定是比较厉害的人,联合应援其实也和商业合作差不多,运作起来像公关公司一样,有专人负责沟通、宣传、物资,不简单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只要大家目标一致,一起做一件事还是没问题的。 ”

  爱他就为他花钱,似乎已经成了粉圈公认的信条。为偶像做这么多,真的只是因为喜欢吗?又喜欢他什么呢?一千个粉丝心里可能有一千个王俊凯,无数人试着从多个角度分析粉丝应援的心理,但在正主眼中,这个问题可能根本就不成立。喜欢是说不清的,也许是因为一张画报内页他充满少年感的眼神,也许是因为演唱会舞台上他无意识的小动作,也许是因为一个综艺未播花絮里他搞笑的回复……癫狂只需要一瞬间,但喜欢他,才多了做后续事情的驱动力。

  但显然,粉丝这个团体已经被妖魔化了。壕气冲天的应援也好,轮到百万的转发也好,队友粉丝间的互撕也好,在普通路人的眼里,都成了原罪——“哪来的脑残粉,邪教吗?”

  “其实追星和男生喜欢一个球队就看他们踢球是一样的啊,男生不也买球衣,输了不爽还要打架吗,女生最多嘴上吵吵。”上面那位王俊凯资深前粉丝如是说。情绪需要发泄的出口,这时粉丝已经不在乎公开咒骂是否会影响到偶像的形象,他们更像是闹矛盾的小孩, “为了他我才这样的”,这仿佛一种事后美化,但却底气十足,显得无比正义。当喜欢的那个人和自己付出的感情产生叠加,已经足够金光闪闪,无坚不摧。

  不久前,TFBOYS三人分别成立个人工作室,唯粉齐刷刷留言自家偶像的名字和美图。或许在“TFBOYS今天解散了吗”的每日一问中,团队作战转向个人发展,是其经纪公司时代峰峻交出的最合适答案,但在站子和粉丝的眼里,一切似乎又没什么区别,有易烊千玺粉丝留言:“不需要公司捧,有我们就够了。”

  至此,粉丝与偶像之间的关系再次发生变化,是神明也是普通人,是信仰也是供养:对那些年轻而洋溢着美好气息的肉体充满热爱,从眼神、话语与动作中揣摩出能引发尖叫的含义。又或者根本不需要情感的互达,只要有躯壳在那里就够了,曲目全盘接收、剧集依次刷遍、快门咔嚓按下……

  粉丝与偶像最终住进了互相控制的角色。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