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胡歌减持娜扎退出,30亿估值的唐人为何遭股东抛售

2017-09-19 11:37:1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娱乐独角兽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娱乐独角兽

  如今的唐人影视似乎面临着股东“大撤退”的危机。

  自从今年八月中旬唐人影视对外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年度报告,公众对唐人影视的就格外关注:一是担忧唐人业绩下滑、陷入资金困局;二是担忧唐人的明星团分崩离析。

  两天前(9月15日),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报数字”)对外公布公告,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紫龙互娱、祖龙游投资转让持有的唐人影视7.59%股权,本次股权转让价格合计为 2.28亿,股权转让完成后,浙江数字将不再持有唐人影视股权。这也间接透露出唐人影视如今的估值达到了30亿。

  股权转让对于上司企业而言或许是稀松平常商业行为,但结合唐人影视此前的年报,顺着股东变更这条线索,公众敏感的注意到了唐人影视的明星股东也发生了变更。在此次股权转让之前,明星股东胡歌、刘诗诗和古力娜扎都是通过员工持股平台上海艺立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艺立”)间接持有唐人影视股权比例的。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年报上海艺立持有唐人影视股份占比4.93%,按胡歌、刘诗诗、古力娜扎分别持有的上海艺立股份占比(50.19%、24.09%和4.02%)来算,2016年三位明星股东分别持有唐人影视股份占比为2.47%、1.18%和0.2%。

  而这次股权转让之后胡歌从间接持有唐人影视2.47%股份变为直接持有公司0.76%的股份,股权占比实际下降了1.71%。而刘诗诗与古力娜扎2016年底就从上海艺立股东名单中消失,换句话说,她们退出了唐人影视股东行列。

  这个消息无疑给业绩下滑的唐德影视又蒙上了一层阴影,30亿估值的背后似乎只剩下了一个寂寞的“空巢”。 

  股东清空,唐人影视遭遇危机还是行业众生相?

  2014年浙报数字出资1亿元增资唐人影视,占增资后唐人影视8.7719%股权,之后随着唐人影视几次增资股权稀释后,浙报数字持股比例为 7.59%。对于这次股权转让,浙报数字给出了很简单的理由,“鉴于公司目前集中优势资源聚焦三大主业——数字娱乐、数字体育和大数据,加速实施公司互联网化转型战略,且本次退出拟可实现合理回报”,因为业务发展进行股权转让,确实,这是转让浙报数字净赚1.28亿。

  而于唐人影视而言,这次股权转让没法也给出这么简单的回应。今年8月14日晚,唐人影视发布半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唐人影视营业收入1.305亿元,同比下滑64.32%;归属于挂牌股东的净利润3720.11万元,同比下滑70.94%,净利润增长率本期下滑70.79%——仿佛2017年上半年的关键词只剩下两个字“下滑”。

  而业绩下滑带来的紧张氛围,让公众的注意力从唐人影视的产业资金扩展到艺人业务、明星股东。2016 年唐人影视实现营业收入4.2亿,同比增长45%;实现净利润1.34亿,同比增长51%。在新三板影视公司中唐人影视是营收成绩最好的公司,净利润位列第一。而唐人影视2016年年报中提到,唐人2016年的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影视剧《仙剑云之凡》、《青丘狐传说》、《旋风十一人》以及《女医·明妃传》的相关收入,增长额为1.1亿元。

  2017年上半年,唐人影视一共有三部大剧《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梦幻西游》以及《无心法师2》,这其中前两部作品已经杀青,但还未确定播出档期,真正与公众见面的只有《无心法师2》。这是2017年上半年唐人影视业绩大幅度下滑的原因,2016年同时间唐人影视有四部影视剧播出,今年算上影视剧拍摄成本增加与电视台排播等因素,一部《无形法师2》实在无法交出让人满意的成绩单。

  而唐人影视将重心放在了之后的电视剧《三国机密》上,看重程度几乎一场豪赌。今年唐人影视对应资产负债率为29%,与2016年年末的16%相比上升了13%。而上升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投资《三国机密》的拍摄向银行借款9900万。另外,为了拍摄新剧《柜中美人》也向银行借款1900万。危机隐隐流动在这些借款背后,2017年唐人影视的净现金流流出1.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现金流流入0.8亿有多下降。

  而如何处理这些危机,唐人影视将希望寄托在《三国机密》。“随着下半年的资金回笼,包括《三国机密》等项目的销售收入回款,各项财务指标将有所改善。”但这才是让人隐忧的,随着各大卫视黄金时段扎推播出剧集,剧集集数一再灌水延长,播出周期变长,导致越来越多的电视剧排播滞后,从而使得影视公司资金不能及时回笼,营收出现问题。此前风雨飘摇的欢瑞传媒就遭遇了影视剧积压的问题,根据其2016年年度报告补充,电视剧加压存货超过五部,包括《大唐荣耀2》、《抓紧时间爱》、《天下长安》、《青云志2》等。也就是说《三国机密》的排播上存在着风险,另外,唐人影视还有2015年拍摄的剧集《重返20岁》积压未播出。

  同时如同唐人影视这样的老牌影视公司还面临着“后浪”分食市场的威胁。2017年上半年新三板影视公司的“盈利王”是嘉行传媒。根据嘉行传媒2017年上半年年度报告,嘉行影业收入达到1.36亿,净利润8465万,同比增长53.25%。而嘉行更让人放心的是,它旗下除了杨幂之外,已经孵化出迪丽热巴、高伟光、张彬彬等一批新生军。可此时,唐人影视还面临着艺人离巢的窘境。

  成熟明星艺人纷纷出离,唐人影视是朝代更迭还是成为孤岛?

  核心离开影视公司似乎是所有影视企业面临的难题之一。这仿佛如同自然规律一样不可抗力:欢瑞的核心艺人杨幂、杨洋等纷纷离开,要么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要么寻找到新东家,现在旗下的一线小生李易峰事业重心也在渐渐转移;正午阳光与明星成立子公司,共同投资影视项目,建立资本联结,收益共享,业界正意味它将掀起新型艺人经纪模式3.0的新玩法,它却干脆解散整个艺人业务,回归内容。

  而唐人影视在经历了袁弘、林更新等艺人离开,蒋劲夫经济纠纷之后,虽然胡歌、刘诗诗等一线明星还挂名在外,但是唐人面临明星人才的枯竭也在意料之中。国内影视公司大多以“保姆式”经营方式培养新人、捧红新人完成流量变现,除了业务资本分层,通过股权分割、明星成为明星股东绑定明星资源,但是这种艺人经纪模式存在着一个痛点——当艺人背后形成了成熟的商业体系,具备稳定的引流能力,艺人商业价值的全盛时期也是他脱离经纪公司的时机。

  胡歌在他明星商业价值与粉丝经济效应最高的时候选择外出求学,虽然没有明面上与唐人影视解除经纪关系,但是看得出来这两者之前并不是一般的艺人经纪关系,更多的是一种对等的合作。胡歌股份减持之后,公司对艺人的钳制应该更少,但只要胡歌的经纪还在唐人影视,就无形给唐人影视一些加持。而刘诗诗在与唐人影视经纪合约到期后,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与吴奇隆“夫妻档”影视公司稻草熊也是水到渠成。

  让人揣测的是古力娜扎,这次从唐人影视的明星股东中退出,业界有人猜测或许这是古力娜扎将离开唐人影视的信号。

  而对于核心艺人的出离,唐人影视也在扶持新一批小生、小花。《无心法师2》中的男主韩东君接下来也在大戏《三国机密》中担任男一号,剧版《重返20岁》也同样由他出演;小花唐人影视则力捧胡冰卿,此前已经在《秦时明月》《旋风少女》等电视剧中出演主角。唐人影视或许期待新一代艺人能够接轨前辈们的赛道,但是目前影视市场上老一辈小花、小生还占据着大部分地盘。

  除了核心艺人的淡出,唐人影视内部的另一个隐忧是影视IP产出的减少。作为老牌影视公司,唐人影视出品的古装影视作品被视为业界良心,从《绝代双骄》、《杨门女将》到《仙剑奇侠传》,盖着唐人印章的古装剧是年轻一代的儿时回忆,然后近些年唐人影视推出的影视IP影响力大不如前。在《步步惊心》之后唐人影视的作品陷入一种尴尬境地,有一定热度却很难成为现象级,更糟糕的是频频陷入口碑危机。

  2016年唐人影视试图拾起当年《仙剑奇侠传》系列热度,将仙剑题材进行电影翻拍,然而最终因为版权问题搁浅。据悉,该电影停拍之前前期准备消耗费已经达到了1000万元左右。

  股权清空、明星减持这些问题或许并不是致命的问题,然而或许公众真正担心的是这些问题之下的核心矛盾:影视公司怎么挽救自己的业绩、怎么应对核心艺人出离的困境?现在这些课题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