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这个夏天,腾讯泛娱乐为什么如此焦虑?

2017-09-04 15:41:1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文娱商业观察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凌先静

  2017年的夏天,腾讯在泛娱乐领域的表现走向了两个极端。

  一端是游戏《王者荣耀》让腾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不仅在于其过亿的用户群,成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游戏之一;还在于这个游戏超强的盈利能力,每天仅游戏皮肤就能贡献破亿的收入。

  同时阅文集团经历多次传闻之后,终于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报说明书,这个国内网文领域旗舰航母终于要登陆资本市场了。

  这样的势头之下,腾讯股价冲击300元/股大关,市值更是突破4万亿,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超级巨头,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净利为328.02亿元,同比增长63%,这意味着马化腾每天能挣近2个亿。

  山雨欲来风满楼,《王者荣耀》和阅文集团的成功并不能掩盖腾讯泛娱乐其他方面的黯淡,甚至有些失败

  今年暑假,腾讯急匆匆地要促成微影猫眼的合并,背后动力来自于对淘票票的警惕,腾讯不能坐视淘票票凶猛势头带来的巨大威胁,合并之后才能集中发力;

  腾讯音乐一个月连续2次都因版权原因起诉网易云音乐,而且丝毫看不到和解的善意,很明显是在网易云音乐高调营销下的强势反击;

  腾讯视频在自制综艺《明日之子》和网络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上遭遇滑铁卢,轻轻松松被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和《河神》碾压、在头部剧的版权购买上同样遭遇优酷的强力狙击;

  而腾讯影业并没有因OMG(网媒事业群)的换帅而有丝毫改观,暑期档没有一部自己主控的影片,大多都是少量参与,比如《绝世高手》和《十冷2》;前者口碑好票房扑街,后者表现平平,且听不到腾讯影业的任何声量。

  以上种种不仅拼凑出腾讯泛娱乐在暑期档表现落寞,更表现出腾讯的焦虑:强敌环伺、战机稍纵即逝,而自己却迟迟拿不出破局之策。

  警惕淘票票,腾讯力促猫眼微影合并

  事情的起源要来自于猫眼和微影的合并传闻。

  一开始,这个只是传闻而已,微影时代CEO林宁甚至亲自出面反驳了这个谣言,但是随着流出的信息越来越多,合并已经成了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

  《财经》对合并方案做了详细解读:微影时代票务业务与部分赚钱的资产将与猫眼电影合并,完成后猫眼电影将主导合并后的新公司,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出任新公司CEO。

  两个本来水火不容的企业能够做到一起和平谈判,显然是背后资本的力量。

  根据目前流露出来的信息,这次谈判的主导方是微影和猫眼背后共同股东腾讯,对淘票票的担忧,让腾讯极力促成此事,甚至微影时代裁员的补偿金都是腾讯出的,由此可见腾讯是多么的急切和坚决要促成此事。

  根据最新易观分析的数据,暑期档在线票务的座次已经重新洗牌。淘票票势头凶猛,截止2017年9月前,淘票票一系列市场动作的成功,带来了极大的威胁。淘票票以微弱优势取代猫眼,成为市场份额最大的票务商,所占份额达到30.94%,而猫眼和微影分别暂列二、位,市场份额为29.72%、21.84%。

  这样的数据背后,在业务上淘票票的声量也是最大的。借助阿里系的宣发资源,淘票票参与了《绣春刀2》《三生三世》《悟空传》《战狼2》等今年暑期档几乎所有热门的影片。

  大环境下,腾讯有理由感到焦虑,与其分散精力扶持两家平台作战,还不如合二为一,集中精力和优势资源扶持一家对抗淘票票。

  况且一旦正式合并,抛开整合因素,仅从市场数据层面来看,根据易观最新公布的数据,猫眼+娱票儿的市场份额就将会达到51.56%,超过半壁江山,相比较而下淘票票目前的30%票房优势反而会成为劣势。

  当“三国杀”变成“双寡头”,谁也没有退缩的余地,才真正进入到短兵交接的肉搏战中。这场在线票务的争夺战中,新猫眼输不起,背后的腾讯也输不起,它不可能将这个市场拱手让给阿里;反过来淘票票更是输不起,背后的阿里也不可能拱手把市场让给腾讯。

  不能输也输不起是双方的最后底线,淘票票反超后,腾讯不愿意再等,瞬息万变的市场,战术上稍有拖延可能最终会导致战略上的失败。

  一个月两度起诉网易云音乐,拒不和解

  与猫眼微影合并传言流传的同时,腾讯音乐的一纸诉状也同样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8月上旬,腾讯因为版权问题状告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认为,网易云音乐未经许可,向公众网络传播吴亦凡最新专辑《6》在内的腾讯音乐独家版权,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因此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同时暂停与其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

  事件发生后,网易云音乐态度非常好,意图想通过版权分销的办法解决这次纠纷,但是腾讯音乐的态度非常明确:给再多钱也没,就是要告你。

  事情没过去多久,腾讯音乐再次因版权问题起诉网易云音乐。根据深圳法院的消息,腾讯音乐起诉网易云音乐侵犯版权,内容涉及到谢娜、尚雯婕、苏打绿等多位知名歌手的歌曲版权,以及正在播出的《明日之子》部分音乐版权。

  腾讯一个月内连续两次都以版权为由起诉网易云音乐,极为罕见。虽然这种行为是正当、合法的,值得鼓励的,但是一个月内密集出拳打击,不免让人联想到有刻意打压之嫌。

  外界猜测,很可能与网易云音乐最近高调的营销有关。今年以来,网易云音乐在影响领域动作频频,不论是音乐专列还是矿泉水瓶歌词,都十分抓人眼球,迅速抢占话题高峰。

  网易云音乐的高调营销让腾讯音乐倍感压力,虽然在具体市场份额上领先,但如若不采取措施,这种领先的优势短时间内也会消失殆尽。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研究报告》:腾讯新音乐娱乐集团覆盖90%排第一,网易云音乐覆盖70%排第二,阿里音乐覆盖20%排第三。

  从排名的情况来看,网易云音乐非常靠近腾讯,大有追赶上的希望。

  况且网易云音乐又以80亿元的估值完成了7.5亿元的A轮融资,弹药充足,引进的投资方也资源颇优,这种情况下,腾讯音乐能不着急吗?

  这种情况下,版权也成为唯一能够掣肘网易云音乐的利器。

  《明日之子》被《中国有嘻哈》碾压,不惜制造导师撕逼博取关注

  综艺,是暑期档各家视频网站必争的重地,但是今年在自制综艺上,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分别推出了自己的网络综艺,前者是吴亦凡、张震岳等人坐镇的《中国有嘻哈》,后者是薛之谦、杨幂担当导师的《明日之子》。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在播放量还是社会话题度上,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秒杀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是期期有话题期期上热搜,俨然已经带热了一个产业链,将以前的地下RAPPER成功推进主流大众的视线。

  眼看快要到大结局还未制造出话题热点的腾讯视频,终于借助老套的导师撕逼新闻上了一次热搜。

  事情是这样的,在《明日之子》直播现场,薛之谦因不满节目组安排,怒而摔话筒离开,一度导致节目出现半个小时的事故,引起网友的巨大关注。

  作为国民偶像薛之谦,网友一边倒地支持,纷纷指责节目组在选手安排上有黑幕,但是随后节目组公开澄清,没有任何“黑幕”,这次事故属于意料之外的事件。

  多么熟悉的套路,几乎是十年前综艺节目炒作的翻版,或者说是不是刻意安排或者所谓的“黑幕”已经不重要,因为事件背后最大的受益方仍是《明日之子》的节目本身,因这一临时事故导致网播量增加,话题度增加,一度碾压了长期霸占热搜榜的《中国有嘻哈》。

  但是很快,薛之谦事件之后《明日之子》又回归了沉寂,反而《中国有嘻哈》营造话题的能力比之前更强了。这表明今年暑期档,爱奇艺在综艺的制作和营销上碾压腾讯视频。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浪费了管虎导演的才华

  在暑期档,另一个重头戏网络剧上面,腾讯视频同样饱受争议。

  今年夏天腾讯视频主推的超级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口碑相当不好。这部号称管虎导演首次触网的作品,并没有达到管导一贯的水平,和电影《老炮儿》差的不是一点点,目前豆瓣上对这一步作品的评分维持在5.3分,超过70%的网友给出了3星以下的评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遇到同一作者、相似题材改编的《河神》,更加凸显出了《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粗制滥造”。

  《河神》是由爱奇艺和工夫影业共同出品的,作者同样是天下霸唱,但是该剧的制作品质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4分,80%以上的观众给出了四星以上的评价。

  在暑期档的网络剧争夺战中,腾讯视频同样遭遇了尴尬。这种情况下,腾讯视频是不能仅靠买买买解决问题的。

  如果说之前在买独播剧版权方面,不论是爱奇艺还是优酷都没有足够的资本后盾来打版权战的话,现在情况应该完全变了,至少并入阿里大文娱系统之后,新优酷攻击性十分强。

  仅今年上半年,优酷就一口气买下了《军师联盟》《春风十里不如你》等口碑相对不错的头部剧,更是推出了所谓的超级剧集的概念,想在头部版权购买上发力的野心十分明显。

  腾讯在自制剧上没有出成绩,在版权购买方面同样遭到优酷视频的掣肘,让其整个暑期档表现显得暗淡。

  腾讯影业企鹅影业还好吗?

  在腾讯的泛娱乐旗帜下,成立了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两个电影制作公司,一度让外界十分困惑和容易混淆。

  其实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之前分属不同的事业群,分工也各有侧重。腾讯影业属于腾讯互娱(IEG)是一家全产业链开发的电影公司,曾在2016年9月份开过一个盛大的发布会,一口气公布了《藏地密码》《金刚:骷髅岛》《古董局中局》《中邪》《少年》等21部作品。

  其中今年暑期档的《绝世高手》《十冷2》虽然上映了,但是票房都不算太好,腾讯影业也没有任何声量,如果不是刻意查找,很少有人能记得腾讯影业参与了这些片子。

  而自成立以来仅仅有《少年》一部是自己主控的,但是票房非常不理想,相比之下阿里影业今年主投的电影《三生三世》就声量大很多。

  而企鹅影业隶属于腾讯视频(OMG网媒事业群),主要是参投制作网剧为主,去年备受好评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就出自于企鹅影业,但是今年暑假出品的《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一下子又让它跌下神坛。

  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分属不同的事业群正是外界对腾讯泛娱乐战略的诟病,相互独立有利于相互竞争式发展的同时,事业群内部藩篱同样高筑,增加了内部的沟通成本,不像阿里大文娱之间那样畅通。

  或许腾讯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年3月份,腾讯宣布内部架构调整,腾讯公司COO任宇昕兼任OMG(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则将出任腾讯广告主席、集团市场与全球品牌主席。

  在全面统领OMG之前,腾讯的另一大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旗下包括腾讯影业、腾讯游戏、阅文集团),就是由任宇昕领导。

  此次任宇昕兼任OMGIEG两大事业群负责人,被认为是腾讯整合旗下泛娱乐业务打通内部资源以应对阿里大文娱今日头条的威胁重要举措。

  从那时起就埋下了腾讯泛娱乐领域焦虑的火种,没想到这火种没有被扑灭,反而越烧越旺,最终在暑期档这个重要的档期集中爆发。

  暑期档是不是焦虑的最高点还有待观察,毕竟谁也不知道腾讯泛娱乐的低迷期什么时候能结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