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不想当世界首富的炊事员不是好骗子

2017-09-01 13:59:1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默尔索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默尔索

  多年以后,在面对法官时,炊事员宋密秋准会想起在自己的素食馆筹划传销王国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一刻,他决定后半辈子要做一个骗子。

  1

  假如我们把时间的进度条往前倒几年,到深圳北边的北边,一条名叫南宝路的街上,逢人便问,“几年后这条街上会出一个做百亿级大生意的人,你猜会是谁?”恐怕没有人想到,主角会是那个开素食馆的东北人。

  脑洞再大的人也猜不到,用不了多久,开素食馆的东北人就会变成“五千年来第一个敢挑战世界首富的中国人”,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虽然基本都是法制板块的。

  77年,“东北人”宋密秋出生在黑龙江五常市。青年时代,他从部队转业,赶上东三省青年们第一次大规模南下,几经辗转在深圳安顿下来,开起了饭馆。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宋密秋却对自己的智商有绝对自信,当时很多搞传销的人住在南宝路上,常常到他开的店里吃饭,一来二去,宋密秋耳濡目染,觉得传销不过如此,如果用自己的聪明才智重新做一番设计,肯定比开馆子挣得多。最后的事实证明,传销确实比开馆子挣得多,而且,多太多了

  2

  从2009年开始设计,到2012年正式启动,宋密秋给自己的传销组织起名“云数贸”。

  云数贸的全称是“云计算数字贸易联盟”,听不懂没关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一个介绍云数贸商业模式的视频里,一位西装革履的家伙介绍到,他们在全国有4亿多会员(是的没错,4亿),在线下要开几百家实体店,传统企业把商品放到他们的平台上销售,可以省下大笔的广告费,消费者花600元办一张会员卡,就可以享受所有商品的会员折扣。他们的规划是,在一到两年的时间里,打造一个覆盖衣食住行的、全中国最大的消费网,甚至包括房地产销售和医疗。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业务模式是“网民股东化”,意思是大家都持股都有分红,还说Facebook就是这么操作的。

  这是不是有让你想起某个同样号称有100万企业家会员、参与者人人都可以持股的、概念同样玄乎、名为所罗门的组织呢?二者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云数贸管自己叫“消费网”,所罗门管自己叫“矩阵”,但听起来都是那种密密麻麻一坨一坨的东西。

  在个人的形象包装上,宋密秋化名“张健”,还虚报了5岁年龄。很多商人虚报年龄是把自己往大了说,显得稳重老成,而张健则像女明星一样使劲往小了说。他自称1983年出生,9岁读大学,12岁破解工行260位密码,被国家秘密培养。14岁特招入伍,16岁进入海军陆战队,精通六国语言,而事实上他当兵时只做过舰艇报务员和炊事员。

  这是不是又让你想起某个同样号称自己是淘宝0-9000万幕后推手、运作了中国互联网一半以上的商业项目、潜心研究了20万个互联网交互组件、名为刘少丹的神人?不过,宋密秋确实比刘少丹更聪明,一是吹牛吹得更大胆,二是至少宋密秋一开始就知道不能用真名。

▲宋密秋▲宋密秋

  3

  2013年,云数贸被警方查处,会员19万人露出水面,涉案金额1.6亿。宋密秋偷渡出境,流亡马拉西亚,并依然继续着云数贸的传销生意。后来他在泰国因非法持有证件罪获刑3年,2016年底,宋密秋出狱,“张健”也随之重出江湖,推出了他在狱中构思三年的新作品:五行币。

  投资5000元,获赠一个五行金币,并获得等值的数字货币,两三个月投资翻5倍,收益再做投资,如此反复,一年可以获利400万,如果发展新人加入,还可以获得多重奖励。因为有之前云数贸的传销组织积累,五行币开网一个月,获利就有4700万。

  仔细想想,“五行币”真是一个颇具传销气质的名字。“五行”切中以佶屈聱牙著称却又常被认为神鬼莫测的《周易》,向人们的潜意识输送一种“不懂很正常,懂了就会很牛x”的信息,而“币”又切中时下的比特币热潮,同时暗示它本身就具有很高经济价值。

  好景不长,今年6月,宋密秋被警方从印尼缉捕回国。此时五行币仅推出半年时间,涉案金额就高达92亿人民币。而即便宋密秋已经落网,还有不少信徒依然坚信他曾经的预言:自己将在监狱中“五进五出”。信徒们掰掰手指,喔,这才只是第二回。

  4

  几乎所有的传销组织都免不了几个固定组件:神乎其神却心怀天下,视金钱如粪土的创始人;宏大的商业构想和每个人都能因此获得丰厚收益的未来承诺;复杂无比的商业模式;金字塔式拉人头的扩张奖励;炒作作秀,用电视台、明星和慈善活动博取曝光度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组件,就是建立成员间的情感联系。所罗门矩阵让所有成员都互称家人,用家庭概念作为纽带,而宋密秋的设计比家庭更高级,无论是云数贸还是五行币,受骗者都是被一个比家庭更为宏大的共同情感链接在一起:爱国。

  早在云数贸时代,宋密秋便把组织口号确定为“振兴民族互联网,成就更多平凡人”,告诉会员不是为了自己的个人成败而工作,而是为了振兴民族经济而工作,要把大家的力量集合到一起,共同对抗涌入中国的外资产品。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他们质问KFC为什么是那个外国老头的头像,以后云数贸做到餐饮业,就都是“张健”的头像,多提气。而五行币更有一个宏大的使命:对抗全球经济浪潮。五行币要发行5亿枚,宋密秋说,中国15亿人,每个家庭一家三口,平均就是一个家庭一枚五行币,这是伟大的团结的力量。

  对潜在成员们来说,不买五行币就是不爱国,而恰好有那么一部分人,还真是受不得这种“奇耻大辱”。于是,为民族自豪而买币,为中华崛起而传销,风风火火闯进了九州。当面对外界质疑时,爱国主义又变成一个屡试不爽的挡箭牌,质疑五行币,就是走狗汉奸卖国贼,大帽子一个接一个,总有一个能憋死人。我之前怎么说来着,宋密秋比刘少丹聪明,在刘少丹还在设计“小家”的时候,宋密秋已经提出了抵抗外侮振兴中华的口号,“既然这么多人爱国,干脆收他们点爱国税。”

  5

  在看过了不少骗局之后我常常在想,一个人,好端端的人,是要经受怎样的刺激,下怎样的决心,才会甘心做一个传销王国的总设计师,并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冒牢狱风险,靠演戏生活。就好像有什么力量横着把人推了一把,径直就挪到另一条轨道上去了。穷困潦倒毫无生活基础的人,走上歧途很容易,但无论是宋密秋还是刘少丹,都完全可以在大城市立足,以他们的智力,应该不会为了些许蝇头小利就如此短视。

  人真是太过复杂的生物,恐怕我是永远无法理解他们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