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许知远,你离采访马东还差十个朱军

2017-09-01 09:31:2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三表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三表(三表龙门阵|sanbiao1984)

  最近,群众不太满意。

  他们觉得许知远VS马东的访谈太失败了,自说自话,全程尬聊。

  我很惊诧,我一直以为许知远是很冷门的人物,没想到90后们评价他也头头是道。

  那个访谈确实不耐看呢,不问八卦,不煽情,没爆点,也没人摔话筒,在这个娱乐至死的社会里,显得格格不入。

  据说这节目是给开奔驰G的人看的。不可能的。这帮人是宋鸿兵的精准用户。看得人都在我朋友圈里,都市白领、西二旗打工者、王者峡谷晃悠者而已。

  人们对“知识分子”的困惑与慢节奏也不太理解,就说这个像刮了胡子的高晓松的人怎么能做视频呢?

  你们懂个屁,人家可是和“宝岛第一美女”高金素梅传过一段佳话的人物。

  咱们中国人也不太理解“知识分子”,以为像于丹那样的就是了。冷不丁看到许知远这样“脱离时代”的就说人家“装”。许知远要是给“成语大会”这样的节目当评委,说话特别好听,为人特别圆润,配合各种梗,那才不叫“知识分子”了呢。充其量叫“学术明星”。

  咱们也不待见“知识分子”,“反智”(anti-intel-lectualism)是流行的,“专家”一定是黑心的,“知识分子”一定是领了美国狗粮的。很多人明明够得上“知识分子”的称号,也不敢承认了,怕死了,恨不得回你一句:“你们全家才是知识分子”。

  当然,这种认知是历史的债务。“文革”时期的“知识越多越反动”,另一种则是对知识分子的怀疑和鄙视,如“文革”时期的骂语“臭老九”。导致直到现在,知识分子不敢冒头,更不敢参与公共事务。许知远访谈蔡澜、罗永浩、马东,已经是知识分子能缩到最安全的区间进行“文化观察”的最大尺度了。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说,“一张没有牙齿的嘴,不再具有说出真理的权利。”许知远是有牙齿的,既不颂圣,也不可讴歌这个时代,他只是凭借本心来与流行文化的符号人物进行探讨,尽量把娱乐虚无的元素往时代精神脉络的方向导引。

  很多人看完节目说,这回罗振宇赢了,这回马东赢了。这就是娱乐节目PK设定环节看多了的后遗症。我看到的是,这些问题许知远不问,罗振宇、马东这辈子都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所以,在这个时代,许知远为什么不像朱军一样呢?

  马东,你坐下,来让我们先看一张照片。哇,是悉尼的一个中餐馆的后厨唉,马东撅着屁股洗碗呢。

  《二泉映月》的音乐起了,马东痛诉留学的辛酸史。

  马东,咱们再看一张照片。哇,马季在春晚表演《宇宙牌香烟》的照片唉。

  《父亲》的音乐起了,马东哽咽着回忆父亲的教诲。

  马东,来,去打开那个箱子。

  哇塞,《奇葩说》的木鱼唉。

  这东西你们剧组也能找到啊?

  《夜空中最亮的星》的音乐起了,马东嚎啕大哭,开始陈述白手起家创业的艰辛。

  马东,你看观众席最后一排坐着的是谁?

  哎,卧槽,老王啊,这孙子,我小学时候的同班同学啊!

  《凤凰花开的路口》音乐起,马东开始回忆小时候的校园岁月。

  许知远全程递纸巾。

  最后,许知远开始提最后一个问题升华价值:马东,你怎么保证你的节目引导年轻人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完美。《人民日报》转载,网友齐夸马东不容易,太励志了,我的天呐。

  赛义德是这样定义“知识分子”的:“公开提出令人窘迫的问题,对抗正统和教条(而不是制造它们),不能轻易被纳入政府和企业”,波兹纳做了补充:“也不能轻易被纳入其他宗教、社会、学术的教条。”

  许知远应该不会回应今天满屏对他的 diss ,他实在应该庆幸腾讯还能给他做一档视频节目,能由着他的性子进行议程设置,并且收获了相当可观的关注度。后者离商业元素很近了,但他作为“知识分子”也从不忌讳借助这份力量。

  苏格拉底说过:“有看法的人一点也不比有知识的人差”。所以,我多希望,大家的 diss 是基于价值层面的思考,而不是许知远个人及节目与自身感官冲突来的愤愤之言。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