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原来Otto从创办到被Uber收购,都是卡兰尼克自导自演

2017-08-14 16:51: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量子位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和Otto创始人莱万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和Otto创始人莱万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允中 李根

  2016年8月,Uber以6.8亿美元收购了创立不足一年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堪称“天价”。

  然而因此而起的商业纠纷,现在不仅让Uber深陷Waymo专利诉讼案,也让Uber创始人及前CEO卡拉尼克雪上加霜。

  有人确信,Waymo的诉讼让Uber承担了重大的法律、财务和声誉风险,如果卡兰尼克当时披露自己已知的重要事实,这些风险本可以减少或者避免。

  确信且近日把卡兰尼克告上法庭的人,正是卡兰尼克的A轮投资人、持股Uber13%股票、约有20%投票权的大股东Benchmark。

  Benchmark在诉状中历数了卡兰尼克原本需要披露的已知信息。对比此前公开信息,Uber天价收购Otto,像极了一场卡兰尼克自编自导的“好戏”。

大股东Benchmark诉卡兰尼克Uber收购Otto明线大股东Benchmark诉卡兰尼克Uber收购Otto明线

  Uber大股东Benchmark先说了第一条时间线,即公众所知的Uber收购Otto,并与Waymo开始发生关系的全过程,共有四个阶段:

  1)2016年2月,卡兰尼克声称准备收购自动驾驶初创公司Otto,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曾经在Google的自动驾驶部门(也就是现在的Waymo)任职,是核心工程师;

  2)2016年4月,Otto收购案被提交至Uber董事会,并于2016年4月11日签署了收购备忘录,在讨论这项交易时,卡兰尼克反复向董事会强调,收购Otto将会是Uber业务的转型,夸赞莱万多夫斯基是全球领先的自动驾驶工程师;

  3)2016年8月,正式对外公布收购案,涉资6.8亿美元,Uber并购Otto,后者创始人莱万多夫斯基携团队进入Uber,任职副总裁,全面掌管Uber自动驾驶业务;

  4)2017年2月,Waymo起诉Uber涉嫌窃取商业机密,并声称莱万在离职创办Otto前,下载了1.4万个高度机密的Waymo文件,包括Waymo专有的电路板设计方案。Waymo还进一步指责莱万使用这些窃取的文件来开发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

  暗线:连董事会都蒙在鼓里

  但随着诉讼的进行,另一条时间线被牵出,甚至连Uber董事会都毫不知情。有证据显示,莱万与Uber有着长期的关系,特别是与卡兰尼克之间更是“说不清”。

  首先,最近公开的文件显示,Uber和莱万早在2015年5月20日,就开始讨论某些技术问题。2015年10月-12月11日期间,莱万和Uber的代表已会见过五次。

  另外,在一次一对一的会面后,卡兰尼克亲自建议:莱万应该创建一个公司,然后Uber来收购。早在2016年1月,卡兰尼克就预计到可能会和Waymo打官司。

  更为关键的是,作为收购Otto尽职调查的一部分,Uber曾委托法务顾问Stroz Friedberg准备一份关于Otto或莱万是否拥有属于Waymo的任何文件或信息的报告。Stroz访谈了Otto团队的五个人,并对他们的电脑和其他设备进行广泛的审查。

  Waymo认为,这次调查足以让Uber知道莱万是否持有Waymo的资料。但值得注意的是,被调查人莱万曾经试图阻止在诉讼中使用Stroz的报告。

  而且早在2016年6月——收购案官宣前,卡兰尼克已经得知Stroz报告的内容,但他单方面决定不向董事会披露调查结果,因为他担心这会影响他对董事会的控制。

  更加不利的消息是,最近的公开信息表明,最早在2016年3月11日,莱万多夫斯基就已经汇报给卡兰尼克、Nina Qi、Cameron Poetzscher、Lior Ron,他拥有的五张光盘中包含Google的信息。

  但这些信息,卡兰尼克都选择了“留中不发”。

  最后,在Waymo起诉Uber的几个月里,Uber方面还拒绝停止莱万的工作。大股东Benchmark据信这些决定由卡兰尼克亲自部署,他一直积极阻止任何解雇莱万的尝试——直到不得不做出决定——2017年5月26日,莱万多夫斯基最终被Uber解雇。

  18天后,2017年6月13日,卡兰尼克也在董事会的压力下,公开宣布辞去Uber的CEO职位。

 卡兰尼克还能回来吗?卡兰尼克内外受困,归期缥缈 卡兰尼克还能回来吗?卡兰尼克内外受困,归期缥缈

  当然,Uber如此风雨飘摇之际,大股东Benchmark亲自把卡兰尼克告上法庭,原因并不只是知情权未得到满足。

  更核心的原因是卡兰尼克正在尝试通过一系列的手段重掌董事会,并导演“乔布斯式”的回归——而且伏笔早已埋下。

  去年6月,Uber董事会在卡兰尼克的主导下,计划将席位从 8 人增至 11 人,卡兰尼克是唯一一个有权指定新增席位所属的人,而且其中一个被保留给卡兰尼克自己。

  当时包括Benchmark在内的董事会通过了这一计划。

  不过,Benchmark现在表示,如果当时知道其后让Uber千夫所指的一系列事件:性别歧视、性骚扰丑闻,以及收购来的Otto跟Waymo纠纷,卡兰尼克都事先知情,他们都不会同意新增3个董事会席位。

  现在,暂时从CEO退位的卡兰尼克还想运用自己在董事会埋下的伏笔回归,Benchmark不仅实名反对,还希望用诉讼解决问题。

  Uber内外交困,“无人驾驶”的尴尬状况还在继续。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网络文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