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创业家》:为什么风险投资会看错ITAT(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09日 18:50  《创业家》杂志

  ITAT的“商业模式看不懂”。其实一直是投资圈里的普遍看法。

  前不久在饭局上,问过一个外资投行的中国区老大。这个项目找到他们甚至比大摩更早。他先是派了香港直投部门的主管去看,回来的人说“看不懂”,接着又从总部请了一位外籍国际零售业专家出马,还是下不了判断。保守是这家华尔街老牌投行的一贯风格,案子于是就被放过了。过一段,有消息说竞争对手大摩、美林都投了。新官上任的老大挺生气,专门写邮件骂了一通下属。

  不过,现在他的心情大爽。我问他怎么看ITAT聆讯被否?他连说:“我们运气好呀。逃过一劫!”

  又和另一位本土实力VC的执董聊天。他们投了好几个消费领域的项目。但ITAT的机会摆在面前也没碰。

  理由其实很简单。他们的投资经理跑到ITAT总部深圳的好几个店里,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很不自在,因为“店里面售货员比顾客多得多”。“跟旁边的茂业百货根本没法比”。今年5月,和ITAT前后脚申报的茂业百货(0848.HK)在香港上市,集资30亿港币。

  我问那位外资投行的老大,有没有可能在ITAT这事上,蓝山、大摩、美林全都看走眼呢?

  他承认这完全有可能。解释只有两个: 一是根本没有做足尽职调查的功课;二是,聪明人的陷阱——“羊群效应”。

  美国最好的商业作家之一Malcolm Gladwell写过一本《Blink》(决断两秒间)。在此书的开篇,他就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财大气粗的格蒂博物馆如何花1000万美元买了一个裸体男子雕像赝品。

  事实上,不少最权威的外部专家在第一眼看到这尊貌似完美的雕像的时候,就感觉到它过于“新鲜”,甚至“本能的厌恶”。但他们完全是出于经验的判断,拿不出有力的文件,其结论未被采纳。

  当最后的真相水落石出,人们发现律师忽略了一些关键的细节,而地质学家被造伪者用土豆制成的模具愚弄了。但格蒂博物馆的专家为什么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格蒂博物馆太希望那尊雕像是真品了,它是一家很年轻的博物馆,迫切地想得到世界级的馆藏珍品。

  率先投资ITAT的蓝山资本,会不会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唐越是个投资界的新兵,却早早就管理了一个数亿美元的基金。尽管他请了毕马威做审计,AC尼尔森负责调查ITAT。但他或许应该跟我的同事一样,多去ITAT的店蹲点看一看,再花98元办张会员卡,买几件YOUNG POLO牌的衣裳穿一穿。事实上,最近已有报道揭露,为了应对投行调查,ITAT曾专门动员其门店员工,采取各种舞弊手段制造“虚假繁荣”,并统一应对口径。

  “羊群”很容易就上当了,这往往在严重泡沫化的市场里出现。2006-2007年是中国风险投资业有史以来最亢奋的一年,数百亿的美元空投下来。而在资本市场上,“新消费”、“中国内需”更是和WEB2.0、新能源并驾齐驱的热门概念。蒙牛、如家、百丽、中国动向、小肥羊之后,人人都在寻找下一颗超新星。

  恰好,ITAT横空出世,它有着很对资本市场胃口的“轻公司”模式,它以几乎是核裂变的速度进行规模扩张,它的老板已经创造过一个上市公司(尽管这家名为“金盾服饰”的公司后来很神秘的落入别人之手),它的财务报表显示上市几乎就是12个月以内的事。

  有趣的是,中国最老谋深算的VC/PE都没有投资ITAT,不管是IDG、鼎晖,还是赛富、红杉,他们常常为好项目打得不可开交。投资ITAT的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大摩和美林这样的大投行。直接投资对于他们来说本身就像赚外快,而非主业。他们显然希望在ITAT身上赚到投资和承销的两道钱。

  二是像蓝山、Citadel这些老外投资集团,急着来中国淘金,却必须依赖一个中国“买办”。你能指望他们在企业管理上提供什么有价值的帮助吗?如果说有那么一点的话,就是唐越很早就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精明的企业卖家。

  我估计ITAT的创始人团队已经套现完成。值得同情的是它背后的投资人阵容。他们很可能会证明,一帮聪明人聚在一块,可以干一件很愚蠢的事。

  ITAT的离场之日,也许就是这一轮“新消费”投资泡沫的破灭之时。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